新聞周刊(194) 真人版電影"航站情緣"

【新唐人2009年12月6日訊】

新唐人新聞週刊第194期

一、焦點話題

馮正虎現實版“航站情緣”滿月

到12月4日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滯留日本成田機場整整一個月。今年4月,馮正虎在被非法綁架關押41天之後,據悉是被上海公安局警告,讓他迴避六四20周年,迫使他出國來到日本。6月7日馮正虎首次回國,手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他,卻被浦東機場出入境邊防檢查站員警禁止入境。馮正虎在一份聲明中指出,這個禁止入境的決定沒有理由,僅是上級領導的口頭命令。之後,馮正虎曾七次回國均遭到禁止入境。11月4日最後一次回國,被上海浦東機場的邊檢人員強行押上返回東京的航班 。從此,馮正虎滯留日本成田機場一號空港。上演了一幕真實版的“航站情緣”。

一位來自東歐某小國的小夥子,在抵達紐約甘迺迪機場時,被告知國內政變,他的國家已不存在了,護照失效。於是男主角滯留在甘迺迪機場,演繹出一幕極具人性的灰喜劇。這就是由好萊塢巨星Tom Hanks主演的影片《航站情緣》(The Terminal)的主要情節。日前,有人把這部影片,連同DVD播放機一同送給正滯留在日本成田機場的大陸維權人士馮正虎,馮正虎說,現實版的空港內的生活,要比電影中艱苦得多。

馮正虎在他的推特中簡單描述了他的空港生活:早餐,一根香蕉;中餐,Pizza;晚餐,Pizza;夢想著有微波爐。

馮正虎就是靠過往旅客的接濟生活。他的遭遇受到了越來越多的國際媒體的關注。12月4日,在他滯留成田機場整整一個月之際,他在推特中寫道:

──成田國際空港公司廣報室本吉先生把12月上旬的採訪計劃表交給我。上旬5日6日11日不安排當面採訪,其他日期的10點到15點都可以。電話採訪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

──華盛頓的電話,自由亞洲電臺不同聲音電話採訪,約30分鐘。BBC來電預約下周的採訪時間。已預約的還有日本NHK的採訪。

──還搜到前幾天CBS記者採訪

──昨天CNN記者說“今晚19點播放你的採訪,如果沒電視,網上也可以看。”上午上網查到CNN這個連接 http://www.cnn.com/...

──今天12月4日,是我在日本國門外露宿的第31天。

──下午還接受了自由亞洲記者的採訪。

──香港支聯會來看望所贈送的條幅。

馮正虎身穿寫有中英文的“回國”、“歸國”字樣的T-恤衫,在空港中生活了一個多月。成田機場每天來往的旅客多達數萬人,他們目睹了這幕現實版的“航站情緣”,非常同情馮正虎的遭遇。馮正虎於滯留滿月時,在推特中寫道:

──14:30,美聯航(UA)空姐,一位華裔美國人,或者是臺灣人,送來一袋食品,其中一個握便當,一盒粥、二個肉饅頭、二個橘子。從食品的外包裝上一看,是臺灣的出品。而且是熱的,她肯定在飛機上加熱後帶下來給我的。

──真的感謝這些空姐的細心關懷。她還帶來一本《亞洲週刊》(2009年第46期),封面有我相片,毛峰先生採訪我的文章。她問:“有什麼困難,我們會幫助你。”“現在我沒有什麼困難。”並送她幾本《我要回家》小冊子,請她分給同事,謝謝大家。

──正在寫推文時,15:55,接到一電話日語對我說,我也用日語,他說是中國留學生,我就用中文與他對話了。“我剛路經你這裏,知道你的事了。你很了不起,敢於站出來,你做的很對,我想告訴你,我支持你。但我是用公用電話給你打電話的,不敢用我的手機,我還是有點怕。”

──我告訴他:“你現在敢來電支持我,就已經走出了第一步。感謝你的支持。當你消除自己心裏的恐懼後,就會用自己的電話與我通話。我每一個人只要消除自己心裏的恐懼,就成為一個自由的人,就敢起來捍衛自己的權利。

──17:45,前幾天送CANADA WORLD報紙的加拿大航班的空姐又出現了! 給我帶來一包東西,其中有電熱水壺、保溫杯、毛毯、茶葉、盒筒拉麵。我只留下了盒筒拉麵。

馮正虎的行動受到全球關注大陸人權的各界人士的支持,同時讓和他同樣命運的大陸人士備受鼓舞。

中國作家小喬:“剛才我在使館呢向他們遞交了一份申訴函,就是要求,一個是給我解決換發護照的問題。我的護照已經到期了,那我現在在瑞典社會沒有合法的身份證件,我沒法在這正常生活。”

小喬(原名李劍虹)是原住上海的作家,2002年創辦了獨立中文網站“啟蒙論壇”,後因發表有關六四文章而被中共停辦。 08年應斯德哥爾摩市文化部邀請出訪瑞典,擔任該市,駐市作家一年半。09年小喬結束在瑞典的訪問,途徑香港回國,兩次在深圳入關處被拒入境,她被迫返回瑞典尋求人道幫助。12月4日上午,小喬到中國駐瑞典使館簽證処,就換領護照和回國權利事宜向使館提出交涉,並聲援現滯留日本成田機場已長達一個月的上海居民馮正虎先生。

中國作家小喬:“另外呢,我也要求他們轉告中國政府,無條件尊重我的回國權利,並要求深圳的入境處就上個月拒絕我回國呢,進行公開道歉和賠償經濟損失。”

馮正虎最後一次回國前曾發表了一份聲明,他在聲明說:“日本是世界上生活最便利、最安全的地方,我有日本的工作簽證,可以在日本舒適平安地生活,我的親屬大部分在日本,而且他們在我受難時總是給予我最大的支持與關照。我也有過可以留在美國的機會。但是,我依然選擇回國闖關的艱難之路,是因為我不願屈服欺壓,我要捍衛中國公民自由來往本國的基本人權,維護我們國家和憲法的尊嚴,消除每一個中國人回國出國的恐懼,讓每一位合法的中國公民都可以在自己的國土上自由旅行、自由地合法出入自己的國家。”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楊曉玫綜合報道。

二、中國聚焦

1.大陸血製品帶“艾滋” 受害者被壓制

12月1日是第22屆世界艾滋病日,各國都舉行了防治艾滋的宣導活動。中國也不例外。但艾滋病的受害者表示,中國的宣導活動不僅對艾滋病患沒有任何意義,而且掩蓋了中國的艾滋疫情,和傳播途徑。

戴上粉紅色的絲帶,胡錦濤一臉關懷來到國際會議中心艾滋病義工活動現場,透過螢幕鼓勵艾滋病患堅持治療早日康復。但是真正的艾滋病患的聲音胡錦濤又能聽到多少呢?全國人民在電視看到的場景對艾滋病患來説又意味著什麽呢?

血製品受害者親屬:“表面形勢,完全是在那作文章,我們最生氣的就是他們在表演節目。老百姓真正的疾苦他們不管。站在臺上我們遞一份材料都遞不上去,而且都被人偷偷摸摸地帶走,根本不給我們説話的機會。”

根據中共衛生部的估計,截至到2009年底,大陸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將共有約74萬人。而對於艾滋病的傳播,官方一貫強調性傳播,而根本不提血製品污染,這個造成艾滋病氾濫的主要原因。12月1日,就有數十位因血製品感染艾滋的受害者,跳上鐵道部的宣傳舞臺,講述自己的經歷。

受害者:“他買了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的八因數,然後得了艾滋病,現在我們是生不如死,家破人亡,(他的)妻子也離婚了,孩子扔下了,你說讓我們怎麼活啊?現在孩子的CD才170多。”

據悉早於1995年,用於血友病患者的“凝血因數8”,俗稱“8因數”的靜脈注射液,就發現被艾滋病病毒污染。當時只有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一家生産這種針劑,400元一支,。有的人爲治血友病傾家蕩產,但萬萬沒有想到卻死於艾滋病。國家在發現針劑有問題的情況下,並沒有停止銷售和將污染的藥品銷毀。

中國非政府組織觀察社代表蘇玉彤(Su Yutong)說,“這個藥品,1995年時,國家衛生部和企業已經知道是有問題的,是因為當時生產藥品的時候,沒有加入滅活程式,那這個藥品是被感染的,裏面有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但在政府出臺的一個55號文件說,這個藥品含有艾滋病毒的,但他們沒有停止銷售,也沒有召回,很多人是在這個以後還在繼續使用,那全國就出現100例甚至200例艾滋病患者。他們得不到救治的。”

記者的採訪也受到中共員警的刁難。由於“8因數”需求量大,不法黑心商販,從未停止官商勾結,在農村非法採集血漿販售。因此比瘟疫更可怕的就是這個體制“艾滋”。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楊曉玫綜合報道。

2.高耀潔新書揭中共掩蓋艾滋真相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國際知名的中國預防艾滋病專家高耀潔醫生出版了新書──《血災:10000封信》。她也出席了當天在華府國家記者俱樂部舉行的新書發布會,並希望她的書能為後人留下歷史的真相。

高耀潔醫生:“在這種情況下,我為什麼要出來?我現在有三本書,這是一本剛出來的。”

高耀潔醫生,被喻為中國的德蘭修女,多年來因為堅持揭露艾滋病在中國傳播蔓延的真相,而長期受到當局的監視、軟禁和迫害。從2004年開始,高耀潔撰寫的關於艾滋病狀況的書在中國也不能出版。今年5月,高耀潔為躲避員警監控,被迫離家,四處漂泊,8月終於來美。她的目的就是希望她的書能夠得到出版,為後人留下歷史的真相。

“能把真相留給人間,我這個年齡,在世的日子已經有限了,如果一沒有了我的情況下,沒有人能把這些問題真正的東西拿出來。”

這次修訂新版的《血災:10000封信》是在2004年版本基礎上,增加了以前在國內無法公開的很多內容。

開放出版社社長金鐘:“原先因為在大陸出版嗎04年,所以有些情況他還不能說,所以這次出來了之後,當然就沒有這個顧忌,所以就增加了很多,比方說一些比較敏感一點的一些材料,都在裏邊。”

《血災:10000封信》是根據高耀潔醫生在過去十多年來,收到的有關艾滋病患者、訪民等的1萬多封信,挑選而成,從不同角度反映出在由於中國“血漿經濟”導致艾滋病氾濫而成為“血災”。高耀潔醫生也因揭露真相,飽受當局迫害。

高耀潔醫生:“不但是監控我,便衣經常跟著我,攝像機跟著我,監控我的電話,監控我的電腦,手機更不能用。而且它在網站上發表很多,說我的照片是假的。”

90年代中期,河南大搞官方主導的血漿經濟,鼓勵農民賣血致富。而採血方式又極為簡陋、不衛生,導致艾滋病毒大量擴散,受害者又都集中在貧困階層。

高耀潔醫生:“他們文化層次很低,既不能說也不能寫。病程又長,十年、二十年,所以這個問題一直在底下演變,被壓住了。”

事後官方又極力封鎖掩蓋真相,禁止記者採訪。

高耀潔醫生:“另外官方以遮蔽和保密的態度,來對待這個問題,不准我們下村,記者更不能下村。”

目前,這場血災也不僅限於河南。高耀潔曾經去過全國十幾個省,發現其他地區情況同樣非常嚴重。

高耀潔醫生:“安徽也一樣,河北是出現第一例艾滋病的。”

雖然血漿經濟被曝光後,公開的賣血站被關閉了,但轉入地下的賣血站依然存在。這張圖片就是高耀潔醫生帶領攝影記者在夜晚偷拍的。

關於艾滋病,中國官方一直對外宣稱,主要是由性傳播和吸毒傳播導致,而高耀潔通過自己在中國各地的調查發現,90%是通過血傳播。

高耀潔醫生:“它又說性傳播、吸毒傳播,我看90%都是血傳播。或者是母嬰傳播。”

她還發現中國的艾滋病病毒與國外的不同,因此官方利用這一漏洞,故意隱瞞實際艾滋病患者數量。

高耀潔醫生:“因為不一樣他就鑽這個空子,他現在一直就是咬住這個性傳播,弄的老百姓不敢說話。”

高耀潔醫生希望未來再出版她的2本有關著作,並能翻譯成外文,讓世界瞭解中國艾滋病蔓延的真相。

對於高耀潔醫生的工作,美國國會議員、國會全球艾滋問題委員會主席麥德摩表示高度的肯定。

美國國會全球艾滋問題委員會主席麥德摩:“我向大家推薦高女士,她很出名。她為中國人做了很多。我因此支持她在中國普及艾滋病教育上的行動。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政府一直無視艾滋的病的流行,造成艾滋氾濫。如果你不告訴人們發生了什麽,傳染病就一直會流行下去。所以她的工作很重要。因爲她一直告訴人們發生了什麽,讓人對流行病產生警覺。

新唐人記者王凱迪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報道。

三、環球焦點

《血腥的器官摘取》引法議員及醫界共鳴

12月3日,前加拿大國務秘書、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應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和法國前部長、國會議員弗蘭索瓦茲•奧絲塔麗埃(Françoise Hostalier)邀請在法國國會聯合舉辦《血腥的器官摘取》新書介紹會。喬高在會上呼籲法國議員能像加拿大議員一樣在議會成立法輪功之友協會,幫助制止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與會的法國器官移植界權威人士,以親身經曆確認該書內容的真實性,並肯定這次會議的重要性。

在法國國民議會的火星廳內,大衛•喬高介紹了他和大衛•馬塔斯在《血腥的器官摘取》中公佈的新的調查證據,他們指出,在中國官方聲稱的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死刑犯人數急劇下降的情況下,器官移植的數量卻保持在同樣水準,他們認爲唯一的另一部分重要的器官來源是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資深媒體人吳葆璋在發言中說:“在這個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合一的國家裏,野蠻摘取器官並不是新近的事情。當死囚犯不能滿足繁榮的市場的需求時,就正好把法輪功修煉者當成了器官供體的來源。法輪功修煉者由於信仰一種與階級鬥爭相反的哲學,從而被打成共産制度下可以隨意處置的賤民。”面對這場仍在進行中的人間災難,文明世界應該做些什麽?吳葆璋指出:“起碼可以說的是,爲了金錢政治或職業利益而沈默是可恥的。這一點對於那些宣稱確信我們的人道價值准則的普世性的人來說,尤其如此。”

法國著名器官移植醫生、蒙博利耶醫學院移植部主任納瓦羅(Francis Navaro)在一次被邀請去中國做示範手術之前發現中國的活摘器官交易,他認爲這是非人道和違背倫理的器官移植,於是拒絕了做這個手術。後來他就開始了這方面的調查,他說他也得出了與這本書的作者同樣的結論,他認爲這部著作和這次在國民議會召開的研討會非常重要,要引起法國政要和歐洲政要對器官交易危險的重視。

法國醫學科學院倫理委員會主席伊夫•沙布伊(Yves Chapuis)以個人的名義表達了他的觀點。“我覺得這件事觸及到了一個重大的倫理問題,對進行這種不能容忍的交易的國家要進行強烈幹預。”

出席會議的汝拉省議員讓-馬力•塞爾米耶(Jean-Marie Sermier)認爲這是嚴重的侵犯人權的罪行。羅納河口省議員兼馬賽副市長瓦蕾麗•布瓦耶(Valérie Boyer)問喬高他們怎樣能幫助,喬高呼籲法國議員能像加拿大議員一樣在議會成立法輪功之友協會,幫助制止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並且制定法律制裁非法器官交易。

參加會議的還有多家媒體,國際大赦和世界反死刑協會等人權組織。

會議之後全球法語地區電視台TV5在午間新聞中採訪了中國問題專家吳葆璋先生,對法輪功受迫害及《血腥的器官摘取》進行了報道。

新唐人記者王泓、吳建勝法國巴黎報道。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