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甲流治療方法的思考

【新唐人2009年12月9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甲型流感在中國流行的情況已經相當嚴重,我們今天想利用這15分鐘的節目和各位觀眾探討一下甲型流感目前的治療方法和情況。首先為各位介紹一下,我們今天請到的資深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橫河:元慶你好!主持人:橫河先生,我想請問一下,甲流在中國還有世界一些地區都正在發生著,目前國際上治療的方法大概有哪些呢?橫河:甲流的治療方法確實和其它流感的治療方法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主要就是抗病毒藥物。除了抗病毒藥物以外,還有就是要對症治療,當他出現呼吸困難,你就要在呼吸上給他解決,減輕他的症狀。因為是病毒嘛,流感治療是一個星期,不治療也是一個星期。但是甲流確實出現一些重症病例,所以對這些重症病例確有必要留院觀察,如果出現危及生命的症狀,就要進行減輕症狀的處理方法。中國大陸目前流行的情況顯然比其它地方要嚴重的多。甲流是由美國和墨西哥最先發生,然後由墨西哥流傳到美國,但事實上在美國目前並沒有像想像中這麼嚴重,但在中國大陸很多城市都已經呈爆發狀態,特別是在年輕人比較集中的學校比較多。在中國大陸另外還有些治療方式,比如大蒜價格炒的很高,可能中國傳統上認為大蒜有抗流感的作用,大蒜就變成供不應求,以至於被人炒作起來了;另外還有一種治療方法是很獨特的,有人想出用甲流病人痊癒以後的血液,給沒有患病的人去打,想用這種方式來預防或減輕甲流的發作。主持人:這是怎麼樣一個情況?它有什麼樣的理論根據,是不是想利用帶有病源的血清回頭來治療這個病?根據在哪裡?橫河:不是,不是,你剛才講的是用病原體去感染,這是打疫苗的思路。打疫苗你用減毒的病毒或者是死病毒打進去,讓體內產生免疫反應,產生足夠的抗體,一旦真的被感染時就有抵抗力,就有抗體抵抗了。主持人:這個不是這麼回事?橫河:這個思路很接近,但它是被動的,而免疫是一種主動的方式,讓你自己產生抗體。那麼被動的方式,它是想讓人接觸到這個病源以後,他感染了,感染以後體內就會產生抗體,也就是把已經產生抗體的人的抗體,拿到還沒有抗體的人身上去,用別人的抗體去抵抗病毒,這個思路是這樣的。這種思路,我記得在很早以前中國有一種療法就是打免疫球蛋白,大概這個思路是差不多的,想用別人已經產生的抗體來抵抗病毒。主持人:這種思路,這種做法在國際上的通用程度如何? 橫河:這種思路我想最早的時候可能也是在國外產生的,但是現在治療流感方面,海外好像很少聽到有這種做法,因為這種做法牽涉到很多問題。你到了美國以後你可以發現,美國有很多治療方式比起中國大陸要保守的多。中國大陸治病動不動就打針、打點滴,不然就是開刀。一般在美國都是保守療法,能服藥的盡量不打針,不到脫水程度,一般能夠喝的就不打點滴。像這種情況,特別是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用別人的血來增加自己抵抗力的方式,國外很少使用。主持人:剛剛講的這種用甲流患者的血,已經康復病人的血來注射到正得病的人身上,在實際實施的時候發生了哪些困難?橫河:這個在中國大陸也有很多爭議,也有很多人不同意這種做法。這種做法我想政府不應該推薦,事實上我想也不會有人去推薦這種做法,但是民間確實可能有些醫院因為很多病人要求這樣做那樣做,有些醫生就會滿足他,就會這樣做,但這種在國外很少有。我想這個牽涉到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一般人不大願意把自己的血捐給不相干的人,這個是個很普遍的現象。如果每一個人都把這個做為治療方法,那就要有一部分已經確認感染過甲流,而且已經痊癒的人,再去打給別人,這種人是不是願意捐獻,那是個很大的問題,因為在中國捐血本身就是個很大的問題。如果是為了救一個人的生命,他失血過多,那是另外一件事情。但因為一個人怕得流感,想增強抵抗力,那這種做法一般人就不願意捐,這是從捐血的角度來看。從受血人角度來看,還有很多問題。除了這個人身上已經有的抵抗甲流的抗體以外,因為這個人可能得過其它的病,那這些血液裡頭還會有其它不同的成份,當取這個人的血漿或血漿成份來注射的時候,可能就會把其它不健康因素和病源也帶到你身上去了。這個事情在中國大陸不是沒有發生過,最近高耀潔醫生到美國了,在河南她查到了大批的獻血者,他們的血經過混源(用離心機分離)以後又打回去,結果發生了獻血人互相之間交叉感染,導致河南大批人得艾滋病。但是有一個問題並沒有強調出來,這麼多被艾滋病毒感染的血到哪裡去了?這些血都給病人或其他人注射了。那除了獻血賣血的時候交互感染以外,大批接受這些血的人也會被感染。我們現在講的是艾滋病的汙染,但是事實上你用這種方式治療的話,不可避免的也會有這樣潛在的可能性。主持人:在捐血或獻血的過程當中,中國大陸對於捐血者有做什麼檢測?橫河:這個問題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在大醫院裡面,獻血確實有很多規定,但事實上很多檢測不可能做到,因為檢測本身價格很昂貴,而現在醫院都是要賺錢的,這才導致在河南抽的這麼多血最終都被用掉了,而且這些血絕對不會是在私人黑診所裡用掉的,絕大部分是在大醫院裡被用掉了。而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相信有很多是沒有經過檢驗的血,或者沒有經過全面檢驗的血。它能檢驗的無非就是甲肝、乙肝、丙肝這些,現在可能又加了艾滋病,很多不是很流行的病,它不可能全部都去檢查。這就是用別人的血可能產生的問題。大家知道,上海發生了很多起血友病病人感染艾滋病,因為血友病人缺血小板因子,那麼以前只有上海一家生物製品廠生產血友病所需要的凝血因子,這個因子其實就是從正常人或感染了病但凝血因子正常的,用這些人的血漿製造出來的。因為血友病長期要注射,所以艾滋病除了性感染,除了賣血的血源交叉感染以外,在人群當中危險度最高的就是血友病人,因為他長期要注射這種血漿製品。主持人:另外一方面,我們知道中國大陸現在有很多在學校裡接受預防注射的,這些人反倒發高燒或什麼的,所以很多人不敢接受這種治療。那關於您剛剛所提到的問題,這是不是一個可能的原因?橫河:可能因為打疫苗還沒有這麼普遍,再一個,中國大陸可能沒有認識到疫苗本身是有很多問題的。大家知道,這次的豬流感和70年代美國發生的豬流感其實是有交叉反應的,美國這次查出來,76年曾經接受過疫苗注射的,對這次豬流感流行有免疫作用,是有免疫效果的。但是當時出現了一個最大的起訴案,很多人因為打了疫苗以後造成了一種神經系統的病,所以就告美國政府。事實上疫苗本身在生產的過程中和注射的過程當中,都會引起過強的反應或者是病毒感染以後造成的反應。不知怎麼搞的,減毒疫苗打到人體內後,這個病毒又復活了,毒性又增加了。那這一次在中國大陸也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現有好幾起由於注射疫苗以後導致死亡的現象,也導致有些人不想去注射。但是這個消息不是大家都很清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大家也都想找一個能防止感染的方法。主持人:剛才橫河先生一開始就提到了,很多治療方法是病患自己去要求醫生這麼做的。在這種情況之下,政府是不是應該出面,在這方面有什麼作為,有什麼規定來預防這種紊亂的治療手法發生?橫河:本來像這種流行病流行的時候,政府應該把這種病的前因後果、流行情況、防治方式,用政府宣傳的方式讓所有民眾都知道,這是政府應該做的事情。但是現在民間為什麼有這麼多傳說呢?那就是民間對政府的做法或政府所說的話不能完全相信。為什麼不相信?這就牽涉到流感以前的SARS等等疾病傳播的時候,政府有非常明顯的掩蓋病情,掩蓋流行情況的趨勢,導致政府告訴大家這個病應該怎麼治怎麼防,別人也還是懷疑政府講的可信度究竟有多少?所以並不是大家願意去找別種方式,而是不相信你給我們的方式,不相信政府給大家的方法是對的,因為政府有說謊的傳統,已經說習慣了,所以大家在這件事情上不能相信它。主持人:我們看到甲型流感目前在中國大陸流行的這麼嚴重。橫河先生是不是可以談一下,在人類歷史上,像這種傳染病、瘟疫對一個社會的影響有多大?看起來似乎不亞於天災人禍。橫河:所謂天災,我們上次曾經討論過一次關於氣候的變化對於人類社會的發展,特別是對中國歷史上改朝換代的影響,美國也有些專家專門研究疾病對人類社會發展的影響。在人類歷史上,疾病或是天災對人類社會進程的影響度,在我們現在看來,可能比以前中國大陸的階級鬥爭,或者生產力或生產關係之間的矛盾的影響要大得多,比我們想像的要大得多。我可以舉幾個例子,第一個就是1918年的大流感。很多人認為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止的並不是誰打贏了誰打輸了,而是因為流感暴發,使參戰的國家軍隊都喪失戰鬥力,沒法再打下去。這是一個例子。中國歷史上在明朝末年、崇禎年間,華北地區曾經反覆出現瘟疫,這個瘟疫最後導致明朝的軍隊完全喪失戰鬥力,防制不住闖王的軍隊進入北京,闖王的軍隊入關以後消滅了明朝,所以明朝是因為瘟疫喪失了戰鬥力,然後才讓滿清打進來。主持人: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評論到這兒,謝謝橫河先生,也非常謝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各位觀眾,我們下次時間再見,謝謝!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