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最牛上訪老太一家的遭遇(上)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你們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節目。中國河北唐山市開平區栗元鎮劉官屯的村民劉鳳芹,為了揭露當地官員的腐敗曾經35次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下跪抗議,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使得這位已經年過花甲的老人用到天安門下跪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心願呢?下面我們就來聽一聽她的女兒劉玉紅講述一下整個事件的經過。劉玉紅:最初上訪的時候是在07年的大約一二月份吧,那時候我媽媽就到有關向那個開平區園林局舉報鎮政府等多處部門舉報劉漢忠偷樹,還有非法佔用林地。我媽媽是村的婦聯主任,村民代表。是村民找到我媽媽的,一開始,由我媽媽牽頭來告他的。劉漢忠書記偷盜了劉官屯村集體村民的樹木多達幾百棵,現在我們也有證據證明,還有很多村民500多人聯名上訪告他。他利用了書記的便利,他職位是劉官屯書記,用書記的便利偷盜了集體的樹木,然後就是說以權謀私,把偷盜樹木賣給貪官,裝入自己的私囊。開平區林業局信訪給了答復意見,說對劉漢忠偷樹,盜樹給了答復意見,說依法懲辦立案偵查,偵查到今天沒結果。主持人:據了解,劉鳳芹因為人正直,曾於2003年被村民推選為劉官屯村的村長。劉玉紅:我媽媽在過去在03年到06年從事劉官屯由村民選舉上來的村長,為人剛直正直善良,愛打抱不平,比較看不慣黑勢力,當時當村長的時候得到了村民的支持。再後來為啥二任沒選上,因為下一任是騙選上來的村長,他誆騙了村民,騙取了村民的信任,都是說我給你大米我給你金錢,然後大量的拉著村民我去飯店請你們,然後給你們分大米,拉著大米在村裡繞,選上了我就給你們大米給你們好處,然後村民選了他以後他既沒分大米又沒給老百姓分任何錢,老百姓奮起反抗的時候,把他罷免了下去。主持人:劉鳳芹在擔任村長3年任期中,為植樹造林綠化環境,承包了被村民閑置的林地,種植樹木,後來又無償送還給村民。沒想到就在她卸任後不到半年,林地就被後來繼任的村長劉寶均和書記劉漢中包給了建筑開發商,放置建房用的模板,毀壞了大片的林地。劉玉紅:2006年10月份,劉寶均和劉漢忠利用職權簽發給了一個出租鐵板,就是說建筑樓的模板的一個人。然後我媽媽就這兩樁事一起帶著告著。當時的樹林地是我媽媽種的,因為我媽在當村長的時候,這個地老百姓都不種了,樹木死傷很嚴重,我媽媽把它接過來承包了以後,把它全部恢復了林地種的非常的標準。然後老百姓看錢太少,他在後面說他1200一畝,我媽媽包的林地只有300塊錢一畝,老百姓就不要包給我媽媽了,因為我媽媽當時是村長,我媽媽說,當時老百姓並不說我們包給誰而是說我們自己種林樹,我媽媽說你要願意自己種我雖然種好了,我也恢復還給你們,所以說我媽媽就無償的退給了村民,結果退給了村民,沒有半年我媽媽村長下來以後,就包給了現在的開發商,過去的時候林地不可能可以開進汽車去,現在開著汽車經常用汽車甚麽的或者鐵管啥的砸樹木,使樹木死掉或是折斷。現在還有很多的折斷樹木的根部在那裸露著。在耕地還有林地上有一個明文規定,不准上面放模板,另外樹全部是我媽媽植的。老人對這樹非常有感情。我媽媽對村民說,你們要種樹,我願意無償給你們。但是放模板是違反國家規定的,還是種樹。在勸阻不了的情況下,我媽媽要求他退出模板,恢復林地。我媽曾經告到開平區林業信訪,另外也多次找開平區信訪,受到了很多區長的接待,開平區政法委書記也挺重視這個事,然後也說讓把這個毀壞林地的現象儘快搬出,曾上我家來表示,可是至今一塊也沒搬出,仍在毀林,經常有樹木倒下。我媽在告的過程中得到了唐山市,又告到了唐山市林業局,唐山市林業局也給了答復意見,最後只是不執行,然後最後我們告到省林業廳,在省林業廳給了答復意見以後也是要求對劉漢忠立案偵查,到今天,那邊毀林仍在繼續,模板仍在放著。每回他只是使用的時候搬出去,然後一個出租再搬回來。主持人:劉鳳芹從2007年開始舉報該鎮村官員的貪腐情況,為此多次前往北京上訪,觸怒了當地村官,被打擊報復。劉鳳芹自家的耕地屬集體耕地,栗元鎮政府並不具備該地使用權, 卻在合同期限未滿的情況下將劉家的耕地簽發給他人。劉玉紅:因為我們家在上訪,然後報復我們。我們家本來簽有合同,劉官屯村村委會包給了我們。有合同的,50年的。栗元鎮鎮政府又另給別人寫了一合同,它們用土匪的方式。搶去了我們家的,強拆了我們家的院牆,毀了我們家的房屋。然後它們硬搶去了。我們家房子本來都是說,應該是08年的8月2號被強拆的。不是政府強拆的,而是政府給劉文超,也是劉官屯人,劉文超的哥哥是黑社會,現在已經被捕。用他的勢力,就是說栗元鎮政府就是說我們這土地,就是承包給我們土地是劉官屯村集體所有,而栗元鎮政府沒有權力用這塊地。然後它就給他強制寫了一個合同,蓋上栗元鎮政府的章。然後就包給了,以一畝地1000塊錢一畝地包給了劉文超,因為劉文超的哥哥是黑社會,他可以對我家實施報復。就把那個地強給他了以後,然後它到我們那裏院牆,找鏟車推翻了院牆,推翻了屋子,房子,然後進行,進裡面強佔,我家多次報案,栗元派出所,我們也多次找鎮政府,他們就是置之不理,我們就是簽了你們也沒辦法!一直就這句話。主持人:在耕地被強佔後,鎮政府村委會對劉家的控訴一律不加理睬,法院也拒絕立案。在多方努力無果的情況下,劉鳳芹只有再去信訪辦上訪。劉玉紅:信訪辦是去了,然後呢,你像林業那事,還有盜樹那事兒歸林業信訪,像那個推毀我們家這個,推毀我們家房屋和院牆這事,應該歸派出所,還有強拆我們家院牆這事,跟鎮政府管,我們也找了上面,開平區信訪甚麽的,由劉國副區長接待了我媽媽當時。他說只能找鎮政府和栗元派出所,還可以上法院去告。我們上法院去告呢,立完案以後他們不給開庭,以各種理由不給開庭,栗元鎮政府和派出所都不管,而且鼓動他們繼續拆繼續拆,當時只拆了一小部分院牆,以後再不停的繼續拆,他在裡面又建了很多很多的房子。我的媽媽,在由區市省給了答復以後,而它們那個信訪答復了以後,信訪答復完了以後像一紙空文一樣,沒人執行。多次去北京,也沒有人管。然後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來到了天安門,天安門廣場,到那裏去跟人民說,跟人民去講,由人民來評價這事,做出正確的公正的說法。去天安門的時候每次我媽媽只是找一個空場,然後拿出她這個申訴書,3點,盜伐林木,非法毀林和栗元鎮政府搶我們家耕地。我媽媽拿出這3條來的時候,拿著申訴書。跪那兒的時候呢,只有一、兩分鐘,就會被警察強制抬上那個警車,然後拉到天安門地方分局,關在那裏面,多達幾小時,每次都多達幾小時。有時候從天安門被當地政府買通。直接由天安門地方分局強行帶上唐山市開去的汽車,拉回開灤賓館,有時候呢,關押幾小時以後,拉到北京市馬家樓。因為憲法上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而它們說這所謂的言論自由在中國卻執行不了。然後呢我媽媽在35次之中,兩次被拘留,多次被政府和各地方非法關押。主持人:2009年8月15日,66歲的劉鳳芹在天安門向國旗下跪後被判勞教一年。但是家屬一直沒有收到勞教通知書,並被禁止探訪。劉玉紅:我母親在8月15號被勞動教養,在進去的時候就有腦血栓,然後提供了醫院證明,可是它們不給醫治,不讓醫治。我媽媽本來進去就有心臟病。所以說在進去的那天我就拿去了,心臟速效救心丸,和步長腦心通的藥呢,要求隊上,就是說勞教所進行吃藥醫治,遭到了勞教所的拒絕,另外一個呢,我媽媽在裡面也提出了申請,要求呢,就是說出現頭疼,心臟不適。 北京一律師知道這個情況以後,願意免費為我們家提供服務。只有他在9月25號的時候,在勞教所看見了我的媽媽,然後當時我媽媽已經不能站立,讓他們迫害的已經不能站立行走,是兩個勞教犯把她架到隊長辦公室見的律師。我和律師去了唐山市路北區法院,要求給我媽媽立案起訴,遭到了當時的行政庭庭長王春梅的拒絕。主持人:路北區法院行政庭庭長拒絕為劉鳳芹立案的理由是“有內部規定”,“對這類勞教一概不立案”, 這使得劉鳳芹的家人感到申訴無門。就在劉鳳芹被勞教了一個多月後,她的丈夫劉碩祥也被拘捕勞教了。劉玉紅:我爸爸因為9月22號去了北京天安門,我爸說只是說去他哥哥家然後路過那兒。然後問了警察說那個閱兵訓練能不能老百姓看?回答說“能。”但是有一警察說我爸爸以前來過天安門下過跪就被抓了。就是因為這次去看閱兵被勞動教養了。我爸爸在9月23號關進去的時候,提出唯一的要求,因為我媽媽我爸爸同時在河北省第一勞動教養所,要求呢見見我媽媽。勞教女隊和男隊,房屋間就只貼著一個院子,沒有街道的院子。他們吃飯的時候,會在一個餐廳吃飯。所以要求見見我媽媽,隊長,勞教所隊裡面答應了,答應以後呢,在10月1的時候,我爸又提出了這個要求,說馬上要中秋節了,就是哪怕在勞教所裡,讓我們夫妻見一面,隊長答應了。在中秋節那天,我爸又提出這要求,可他們說呢,人已經不在河北省第一勞教所了,去向不明。我爸爸在中秋節那天打來電話,讓找我媽媽。我通過朋友關係,給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女隊打了電話,它說我媽媽轉走了,轉到了石家莊。我就是說呢,通過朋友關係,找到了石家莊一個所長。我給他打過手機電話的時候,他說我媽媽已經不在了,因為心臟病死亡了。當時呢我非常難受,我在10月7號8號的時候呢去了勞教所,河北省第一勞教所,要遺體。看門口的說呢,看門的警官說現在不上班,不能接待我,等他們上班,我在10月9號10號我自己去河北省第一勞教所,9號的時候呢,看門口的說,管理處的處長會見我的,讓我在這等等到12點,說下午見,下午呢又說還有事,明天去,我明天第二天又去了,然後呢又告訴我不見,我說請把我媽媽的遺體給我,至今我媽媽下落不明,我也沒收到遺體也沒收到我媽媽到哪裏的任何通知,就包括我媽媽被勞動教養,我爸爸被勞動教養我們家屬一直沒收到任何書面通知,按規定是應該給我們家屬通知的。主持人:劉玉紅的父親劉碩祥已經年近古稀,患有高血壓病,不但沒有得到應有的治療,至今仍在勞教所被強制勞動,劉玉紅非常擔心父親目前的健康狀況。劉玉紅:我父親呢今年實際歲數是69歲,因為我已經44歲了。我父母在65年結婚,66年生下了我,當時我爸爸25歲,所以說呢我爸爸今年已經69歲了,原始牙齒一顆沒有了,安裝了假牙。然後呢老人呢就是說在他進出的時候呢從房上,上房的時候呢摔了下來,身體一直未癒,然後到勞教所以後查出,10月8號那天呢查出高血壓,一直在生病。老人在裡面我們在外面我弟弟找了勞教所的管理處,一直在說要求保外就醫,給老人醫治,另外牙齒在大約10月中旬呢也斷裂了,老人呢在裡面只能吃方便麵,整吞方便麵,而且還被強制勞動,他們就是那種穿衛生筷子,就是中國人不是吃筷子嗎,然後發到各飯店的那種筷子,強制勞動,假如今天你完不成任務,不准睡覺,老人歲數大了,還有高血壓,很難承受這種較高的勞動,然後有病又得不到醫治,因為又沒有牙齒假牙又壞了,很難嚼動那勞教所那個硬饅頭,和窩窩頭,所以說生活非常困難,他多次要求醫治,我們家人也提出要求醫治,都遭到了拒絕,前段時間說我爸爸牙齒壞了,我多次找他們呢他們說讓把外頭的大夫帶進去,我們找了多家大夫,大夫都拒絕進去,原因是無法帶儀器進去,需要很多儀器弄假牙的時候,最後勞教所一傅隊長,一個姓傅的隊長說,總隊長說,你們掏錢,我們去給他醫治,我弟弟掏了一千塊錢。我爸爸前幾天打電話來說呢,錢沒有上卡然後呢包括他進勞教所360塊錢至今也沒有給他卡,牙也沒給醫治只是把舊牙給他接上了,現在很難使用,還是整吞方便麵,嚥不下飯去,另外一個呢,高血壓也非常重,一直在處於頭昏的狀態,要我們申請醫治,我跟我弟弟說呢我申請了,可是隊上說了,因為你 是上訪的不允許,管理處的說的。主持人:眼睜睜的看著無辜的父母雙雙被勞教,劉玉紅感到既焦慮又無助。為此她開始研究法律,懷著最後的一絲希望跑到北京拜訪法律專業人士,並且訂購了法律書籍,希望把年事已高的父母救離虎口。可是在她北京買的書還沒來的及拿到手,她自己也被拘捕了。劉玉紅:然後我又到了北京西單王府井等處買關於勞動教養的書,在那裏頭呢,他們介紹我去北京中國法制日報社,法制日報社有賣公安機關關於勞動教養案件規定的書,上面也有60的老人不適合勞教所內執行的勞動教養規定。可是在晚上的時候,在26號晚9點我住在了羊坊店派出所管轄的旅館裡頭,在夜間檢查的時候呢,當時的警員說我手機上有一條短信。“你媽媽為甚麼多次到天安門下跪,請把詳細材料寄給我。” 因為有這一條,說我有上訪嫌疑,把我抓到了羊坊店派出所。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們,由於時間的關係,今天的節目到此就結束了。請大家在下一集繼續收看劉玉紅的故事。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