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重慶真打黑”還是“律師真造假”?

【新唐人2009年12月26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薄熙來在重慶搞打黑運動,不僅牽動了高層的派系鬥爭,而且當一大批的涉黑案件即將進入司法程序之際,又出現了新的插曲,為涉黑商人辯護的北京律師李莊,被自己的當事人龔剛模檢舉,因涉嫌偽造證據罪而被抓捕,事件引起了媒體、司法界和廣大民眾的關注。我們今天就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跟我們一起來關注一下這一起「律師造假門事件」,杰森博士您好。杰森:主持人您好。主持人:最近媒體報道說,12月13號,龔剛模的辯護律師李莊被抓捕了。據說李莊是一個頗有名氣的律師,那為什麼在這個案件還沒有開始審之前,先把自己送進了局子裡?杰森:其實事情就像剛才你介紹的。我們知道,今年很大一件事就是重慶在薄熙來的領導下進行打黑運動。這個打黑運動抓捕了上千人,聲稱抓捕了上千個涉黑份子,然後抓了人之後,當然就要進入司法程序審判,也就是判刑最後定罪。那麼在這個過程中就有很多律師介入了,據說重慶本地就一百多個律師介入。當然也有一些相當有錢的人或是案子比較重的,比如說黎強就請了當地一個很有名的律師,龔剛模是個商人,他就找了北京的李莊。李莊實際上是來自於北京一個很有名的律師事務所,排名全國前10所的一個叫康達律師事務所,據說很有背景,因為這個律師事務所的所長就是彭真的兒子。而李莊本人也是2007年中國百強律師排第二名,是很有名的一個律師。請來了以後,案子進入審理階段,他跟龔剛模見了三次面,都是在警察的看護下見的,見完三次面以後,龔剛模卻在12月初站出來,說要檢舉李莊,說李莊涉嫌讓他串供,讓他作假證。當然有的媒體說龔剛模是主動出來檢舉,也有媒體引用重慶當地媒體說的,在警方多方的思想工作下,龔剛模出來檢舉李莊。所以整個事件確實讓人有點霧裡看花的感覺,我們光從媒體上的分析來看,只能簡簡單單的知道李莊被抓了,具體李莊在這過程中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卻一直看不明白。主持人:就像您說的,李莊進入這個案件的時間很短,他只見了三次當事人,而且每次都有警員在場,據說最後一次還有錄像之類的,那麼他是一個那麼有名的律師,怎麼會當著警員的面去教唆他的當事人作偽證?可信度有多大?杰森:李莊本人不會這麼傻,而龔剛模說的時候也不是說李莊直接告訴他怎麼做怎麼做,他只是說,李莊問我警察打我沒有,然後他就跟我眨眼睛,好像暗示我警察打我了,所以我就說警察打我了。然後李莊告訴我在法庭上你要大聲的這麼說,說警察打你了。讓他翻供。事實上從他這個說法本身來說,已經是非常遷強了,當然李莊本人是不是極端嚴謹的、一定會按法律做事的一個律師呢,這一點我也不敢說,為什麼呢?我們知道中國這個司法體系,它不一定完全按法律做事,很多時候官方很多案子是內定的,是已有結果的。換句話說,如果李莊過去這麼多年來,成功的辦過很多很多案子,那麼事實上他是在中國現有的腐朽司法體系中成功的一個律師。換句話說,如果是在這樣一個優汰劣勝的體制下存在的律師,那他本人對於法律尊重的程度,其實也常常讓我打一個問號。我在網上看到另外一個有關他的報道,說今年年初,4月份的時候,他在河北廊坊市一個開發商巨頭的案子裡當庭作證的時候,他的辯護辭是反覆的說,我已經跟省領導說了話了,我已經跟當地的政法委的人說了話了,他們已同意我們辯方的意思,他們應該已經給你傳達意思了。也就是說從媒體報道來說,他是充份利用中國司法體系潛規則的人。所以從這一點來看,我覺得還是那句話,這個律師到底有沒有嚴格按法律程序做,是不是也有意想用非法的手段,用潛規則方式去辯案子,去走這樣的渠道,這也是未可知的。所以中國很多事情你是看不明白的。主持人:像您說的這個律師,可能是在利用潛規則為當事人脫罪,但是作為律師來講,替他的當事人減輕罪責也是他的職責之一。但是這次涉及到打黑,抓的這些涉黑分子,其實老百姓對他們都是很氣憤的,那麼律師在這種情況下,他為這些涉黑人員脫罪,本身又牽扯到金錢,好像在發黑幫的財,那麼他律師的社會責任感或職業、專業精神何在呢?杰森:首先要說明一點,薄熙來現在抓的這上千人,只能說是犯罪嫌疑人,在定罪之前還不能說他們犯罪,他們有權利獲得律師的辯護,正常的法律程序是應該獲得強有力的律師辯護。那麼作為一個律師,如果是一個有良知的律師,他會出於事實去辯護。而李莊在這過程中,一開始就收了龔剛模家二百四十多萬元。主持人:那是一筆非常大的錢。杰森:很可觀的錢。據龔剛模說,他還讓他在空白委託書上簽了很多字。重慶警方抓李莊的時候,很多人說,他用這筆錢,這很大的一筆錢是要去公安系統搞關係的。所以你可以看到,李莊這個律師,他是個名律師,他很成功的做了很多案子,他是精通中國司法體系的律師。在這個過程中,很明顯的他沒有準備按正常法律程序做辯論,他是有計畫的準備用他的老套子、老路子,用錢來打通一些關節的。當然這過程中,就有可能使得一些真正有罪的人,通過中國腐敗的法律系統,最後逃漏掉了。比如說廊坊的案子,當地的開發商就被釋放了,釋放的原因其實是當地的政法委直接找公、檢、法談話,把這個案子銷掉了。主持人:沒想到他一個老江湖卻在重慶這件事情上翻了船。但是另外一種說法是說,他是因為一大批涉黑案件馬上要進入司法程序了,那麼在這開始的時候,好像是重慶警方在這個問題上也是滿強勢的,殺一儆百,要給律師一個下馬威,在以後的涉黑案件中不要防礙我的打黑成果,您覺得這種說法能不能站得住腳?杰森:是能站得住腳的。歷史上薄熙來在遼寧打過黑,很多案子根本不能進入司法程序,因為證據實在太弱了。那次打黑的案件像這次一樣,媒體轟轟烈烈的在搞,甚至這次遼寧跟隨他打黑的公安局長王力軍本人也成為打黑英雄。但是最後那些案子真正能在司法上成立的沒幾個,這一次他同樣面臨這樣的問題,轟轟烈烈地、全國給他造聲勢的打黑運動,最後有幾個案子能立起來呢?他這次聲稱要把這些案子都做成提案,要保證這些案子都能做下去。在這過程中他的計畫是希望辯護律師只是一個陪襯。比如說第一個案子,他聲稱的紅頂商人就是又是官又是黑社會的一個叫做黎強的人,他是當地的一個人大代表。他請了西南政法大學一個七十多歲的老教授趙長青給他做辯護,結果呢,整個檢舉一方,3萬多字的檢舉書被這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批的體無完膚。而且最重要的,給黎強的9條涉黑案子中幾乎沒有一個證據可以證明他涉黑,其他8項也互相矛盾,甚至出現非常非常可笑的問題。比如說判他是「擾亂公共秩序罪」還有一個「擾亂交通秩序罪」,趙長青教授就談到說,事實上這個法律條文中有兩個選項,你只能選一個,像這種小兒科似的犯罪,錯誤都能在他的檢舉書上出現,所以連審6天,最後說證據不足以後再審。黎強這個案子是給整個重慶公檢法系統搞了一個很強的下馬威,因為如果黎強這個案子不能作成鐵案,後面一系列的案子都可能會受影響。如果黎強都不能判死刑或者判無期,那麼後面的人很難再做下去,最後整個轟轟烈烈的「打黑」案就變成了一個笑話,讓很多政敵看他的笑話。所以這時他又一次以堅持法律原則的方式,把像李莊這樣一貫靠潛規則生存的律師抓起來,事實上就有殺一儆百的作用。因為李莊背景很強、名聲很盛,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抓了李莊,其他一百多個重慶當地的小律師可能就顫顫危危了。主持人:在記者採訪李莊的時候,他就談到司法程序正義的問題,那您認為在重慶的打黑運動中,程序正義的問題能不能得到體現?杰森:事實上,中國近一兩年來,除了法輪功問題外,重慶打黑是對司法體系的最大的衝擊,這次它叫做「公檢法」三方聯合辦案,這本身就是個大笑話。主持人:應該是互相制衡的關係。杰森:對,因為法院是獨立的一方,而公安和監察機關本身一個是舉案,一個是立案的,你三方一起做事就有先定罪後找證據的因素。主持人:可是這在中國來講是習以為常的,公檢法聯合辦案連老百姓也見怪不怪了。杰森:事實上這是不正常的,在中國正常是因為公檢法統一被中共的政法體制所管,因為它不把法律叫「法律」,它叫「政法」,是跟政治緊密結合的。所以只有在政法委這個共產黨的組織之下,公檢法才放在一塊兒。把它們放在一塊就是對這個體系極大的諷刺,也是對這次打黑運動的一大諷刺。當然以前我們也談到,王立軍在遼寧時就是以地痞方式來統治遼寧的,到這裡又在公安系統立案過程中就把這些人當犯罪分子了。從這個案子本身我們可以看到,重慶打黑是對中國司法體系的巨大衝擊,而李莊律師給人辯護又是一個潛規則的展現。當然李莊沒想到在這個過程中黑碰到了黑,被重慶公安系統抓起來,而抓的本身是又一次對司法體系的衝擊。所以中國很多事情就複雜在這兒,你根本不知道它真正的原因所在,因為幕後很多東西已經爛到根了。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節目時間到了。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