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2010 強國之夢有多遠?

【新唐人2010年1月2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2010年的開始首先祝各位新年快樂,萬事如意。2009年在中國和國際上都發生了很多大事,我們很多中國人都懷有「強國夢」。按中國官方的說法,現在中國是國進民進;而很多民間的人士卻認為現在是國進民退。2009年的中國老百姓到底是進了還是退了?北京當局是強了還是弱了?2010年中國的強國夢到底還有多遠?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高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地址是 RDHD2008。首先為各位介紹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位是新唐人的特約評論員,也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李天笑:大家好!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陳破空:主持人您好!主持人:我們知道2009年世界局勢是風雲變化,發生了很多大事,您能不能先回顧一下2009年的大事呢?陳破空:2009年是發生了很多大事,如果倒過來說的話,年底有中共交贖金400萬給海盜,換回所謂的人質;再倒過去有中共重判民運人士劉曉波和郭泉,就在聖誕節的時候重判劉曉波11年,也維持對郭泉的10年原判;哥本哈根氣候峰會上,中共在國際上耀武揚威跟國際社會叫板;再有奧巴馬訪問中國,中共史無前例的不做任何讓步顯得很強硬。舉世注目的新疆事件,新疆一再的流血,從韶關的6.26事件,到新疆的7.5事件,到其後的維吾爾人和漢人再三上街,中共再三鎮壓,血流西域殺人如麻,這是一個重大事件。鄧玉嬌事件掀起了全民維權抗暴的一個風潮,最終中共對鄧王嬌的案子是不了了之,判她是防衛過度;再往前是俄羅斯的炮艦向中國的商船開炮,開了5百多炮,把船上打的千瘡百孔,8名船員生死不明,而中共一聲不吭,軟弱了事等等這些重大事件。我想李博士和其他嘉賓可以補充一下,這在在都顯示對中國來說,2009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喜憂參半,或是說更多的壞消息多過好消息。主持人:我們說到強國夢時,經常提到國富民強,對民強來說或者國富來說,民生就是一個非常主要的問題。2009年您覺得在中國民生的狀況如何呢?李天笑:首先我想在元旦之際應該向所有中國大陸的人民,包括受中共迫害的身陷牢獄的人,還有所有被剝奪權利的人,包括被拆遷無家可歸的人,包括各民族受迫害的人,還有各界人士,表示節日的問候。首先特別向高智晟這樣能為正義仗義直言,但至今下落不明受,遭受中共殘酷迫害,在此向高智晟的家屬表示致敬。我想談到民生的問題,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因為我們可以看到整個一年當中比較突出的事情就是房價飆升。自古有句話說「居者有其屋」,但是我們看到在中國大陸有85%的人是沒有房子買不起房,另外有房的人傾三代積蓄,背上了房奴的重擔,一輩子陷在裡面。很多人辛辛苦苦的打工攢錢只為了買一座房子,處在蝸居狀態。所以電視劇《蝸居》能夠得到熱演,正是因為它非常生動的抒發出老百姓對高房價和官場勾結的義憤。其它像教育方面,我們看到沒多大進展,從海外歸來的我們知道有涂博士在浙江大學跳樓自殺,孫博士擺地攤。在醫改方面是第一年進行醫改,據說是有60~70%的人有了保險,但是我們看到在一場甲流來襲的時候,所謂的醫療系統破洞四出,根本禁不起瘟疫的衝擊,現在中共對所有的感冒採取不查的方式,到底是不是流感不管,反正都按照一般的感冒給治。另外就是隱暪疫情,現在中共講是有11萬人感染,只有4百多人死亡,這跟國際一般的死亡率要差20多倍,在中國醫條件這麼差,民眾得不到基本醫療條件的情況下,這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講實際數字要高出140倍,真實與虛假的數字之間的落差。另外在民權拆遷方面繼續在惡化著,很多民眾不願意拆遷,自焚的不少。所以有的教授上書要修改拆遷條例等等。總的來說我覺得這一年的民生是在惡化中。所以以後還會爆發出很多維權案件。主持人:很多人憂心大學生失業,找工作難的問題;還有農民工失業的問題;物價基本生活,物品價格上漲的問題,可能都對老百姓每日生活造成了影響。我們今天談到中國2010年崛起有多遠?說到強國,說到崛起,強國到底應該是什麼樣的標準呢?陳破空:說到國家強大,應該說「國富民強」四個字要是對襯的。就像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美國可以用六個字來形容「大社會小政府」,就是這個國家強大,它不只是一個國家機器強大,不僅僅是這個國家整體實力的強大,它有全世界最強的軍隊,它有伸向全世界的觸腳,它有很強大的外交力量,還有很多的盟友等等。它的強大更體現在讓每個老百姓得到實惠,特別是老百姓擁有權力,這是它強大的表現。所以美國總統是全世界最強勢的總統,最有力的總統,甚至比聯合國的祕書長還要強大,甚至說美國是個領導的國家。但是美國的總統在國內卻是非常弱小的一員,他是被老百姓選上去的,受老百姓的監督,老百姓是他的上帝。美國總統的任期4年或8年受老百姓激烈的批評,所以在美國是大社會小政府,老百姓比政府強,這就是強大的標誌。再舉個例子。台灣經常受經濟危機,經常都是叫苦連天。但是我多次訪問台灣,發現台灣可以說是國富民強,甚至是所謂的「國窮民強」,怎麼這麼講呢?台灣如果說國富民強的話,在亞洲市場是個很好的經濟體。但是如果說它是國窮民強,是因為它被中共打壓封殺外交空間,在經濟上市場上也帶來很多不便,相對它在一個新的發展階段處於弱勢狀態,但是老百姓的生活過的非常殷實。雖然我們看到台灣選舉有些吵吵鬧鬧的現象,但真正去到台灣,看到社會非常安寧,人民富足,到處都非常興旺,什麼餐館、商舖、農村到處都是一片繁榮的景象,老百姓生活過的非常殷實。甚至真正接觸老百姓,了解他們的收入,退休教師也好,在職的工人也好,他們的收入都是非常殷實的,台灣平均收入有3萬多美金,而大陸才1千元美金。這可以體現出如果台灣是以一個國家存在,它就體現它的強大。而中國的情況剛好相反,它就像清朝末年的情況,國家、政權顯得很強大,老百姓非常弱,清朝的北洋水師是亞洲第一,世界第四,但是老百姓卻非常貧窮,老百姓甚至沒有權力,連個君主立憲制都盼不來。共產黨也是這樣的,前30年它是破壞,把老百姓搞的一窮二白,但是國家有原子彈、核武器,中國老百姓卻是什麼也沒有,餓死4千萬人,就跟今天的北朝鮮一樣。而後面的30年發展經濟,以為靠著「養豬哲學」讓老百姓有房子住有衣服穿就以為是經濟發達,有房子住我們等一下可以講,有85%的人買不起房子。俄國思想家普列漢諾夫早就說過一句話,人這種動物,吃的再好住的再好,就好像飼養的非常精美的一群寵物,如果他沒有政治權力,沒有民主,自由的話,就像精美的寵物有什麼用呢?這不是人的生活,今天中共力圖把中國人的生活變成不是人的生活,讓中國人沒有權力,沒有主權在民,中國人連個權力都沒有,中國人不擁有主權,主權是共產黨所擁有的。所以中國老百姓弱,這個國家談不上強大。這個國家是非常弱小的。對老百姓來說這個國家非常的弱。主持人:談到國富民強,我記得在中國有一個詞跟它相對映的叫「富國強兵」。那麼富國強兵裡面就沒有說「民強」這個詞。我們有的時候會講,比如說你是一個國家官員在其它國家出訪的時候受到很高的尊重,就表示你的國家很強大。代表你的外交範圍、你的勢力很大,那麼你的軍隊也是很強壯,你在國際社會的影響也是很大,你在國際社會上說一不二,這都表示一個國家的強大。國家的強大,對於老百姓來說,他能夠得到什麼樣的實惠。就是說一個強國來說百姓他應該得到什麼呢?李天笑:一個所謂很簡單的道理,所謂的強國或不強國,你比方用GDP來衡量的話,你看總值,中國已經達到世界第二或者第三。但是如果按照人均來說的話,老百姓腰包裡有多少錢?這就跟美國差30倍以上,是美國的1/30左右。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就不能說老百姓強大了,老百姓有錢了,老百姓沒有錢你國家再強大有什麼用呢?你有多少的兵有什麼用呢?這些兵只會花錢,這是一個。再有一個,中共一直是把民生和發展經濟做為一個自稱為強國的重要手段,而且實際上是做為它自己合法執政的一個粉飾的主要標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貧富差距,富人有更多的錢;窮人越來越少的錢。這些是它所謂強大的一個結果。為什麼這麼說,我們可以僅從一個比例來看,如果以基尼系數來計算的話,整個貧富差距達到完全到了極致。2007年的時候,已經達到0.47,接近0.5 了,2008年到09年就更多但是我們沒看到。當然它自己是不報了。另外2009年公布跟它自己修正過、粉飾過的數字,是10%的人占到了45%的國民財富。這個相當的大。所以說,國民整個收入分布當中的比例,相當於一小撮占有了通過自己的權力占有了資產的權貴來說,相對來說那是越來越窮,這樣子比例來看我們不能說是國家強大了。國家強大的基礎在於人民有錢,人民沒有錢國家強大沒有用。主持人:那麼說到強國我們可以在歷史上,比如說像秦朝在當時中原是最強的國家。再到唐朝的時候,唐朝可以說是當時世界上的強國,就像現在的美國一樣是大家公認的強國。對比這些國家來看,那麼這些強國對老百姓意味著什麼呢?陳破空:中國歷史有五千年,文明史有二千年。在中國的歷大上因為中國的人口最多,同時幅員在歷史上也算是最大的,現在當然不算土地最大。在中國歷史上的大多數時期,中國是世界一流的強國,而且按中國的人口來看,中國有理由在任何時候成為排名第一的強國。因為人口多有13億人,你每個人扔1塊錢美元就是13億美元,那你一人一塊磚都比人家力量大。所以相對來說最多的人,最大的地區之一,最大的國土之一,沒有理由不成為第一號強國。我們知道在唐朝甚至宋朝包括清朝等等一些朝代,中國的產值往往占世界產值的一半以上。而今天中國的總產值GPD只不過占世界的4%到6%這個範圍。跟歷史上從縱項來比它比不上,那麼從縱項來比雖然它今天有槍有炮,古代沒有,別的國家也沒有,所以從縱項來比,中國絕對不是一個最強的時代。江澤民所圖謀的「太平盛世」是信口雌黃。從橫項來比它也不算,橫項來比中國沒有創新的能力,古代的四大發明都是自己創造的,中國完全跟在別國之後。都是模仿不僅模仿還到處盜版,甚至是偷別人的東西。核武器是偷蘇聯的東西,現在所有的東西都是偷美國人的東西、偷日本人的東西。現在有做生意的跟我講說中國的生意太難做了,你根本不敢把什麼東西拿到中國去。你在美國有什麼印刷設備、醫療設備拿到中國去,人家一看很快就可以盜版了,很快的它就給製造一模一樣的印刷機器或者醫療器材。它至少可以價格低一半,它很快就把你擠走了。這個民族到了這麼一個程度完全談不上什麼強大字眼。就是在做雞鳴狗盜之事。你不像美國和日本是創新的,是以創新的姿態領先於世界,這個才稱得上橫項的強大,但中國也比不上。李天笑:實際上共產黨也沒有說自己是強國,是不是說自己是強國看要在什麼情況說。比方說它在對老百姓說的時候,它說我們現在是崛起,在世界上排名第二。但是在剛才落幕的氣候高峰國議會上它就把自己列為發展中國家,也就是說它的整個發展水平還是處在於世界中位這樣的一個區域當中。在這個當中它並不是說一味的就是講自己是強國。比方說,溫家寶和胡錦濤兩次都是否認自己是G2,有西方一些國家把中國和美國列為世界上兩個能夠主宰世界的國家。因為美國的很多債務在中國手上,中國是最大的債權主。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你來談強國和弱國的問題,這個標準本身在中共看來它是變化的,所以你是不能夠衡量的。主持人:剛才談到強國、弱國,一個是政權的強和弱;一個是百姓的強和弱。比如說在秦朝的時候,政權可能是很強的,但是知識分子被焚書坑儒,我想知識分子也不會喜歡那樣的強國執政。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安娜小姐您好,李天笑博士您好,陳破空先生您好。這兩位嘉賓是我很熟悉很敬佩的。而且我認為他們兩位是高水平的絕佳的拍擋,再加上有安娜小姐這麼純熟的主持,對這個節目是很有光彩的。言歸正傳,今天的題目也很好,「強國之夢有多遠?」我的感覺是不太遠了,為什麼呢?因為很多事情要發展到一定程度,量變到質變。目前09年中國是動盪的,像新疆、西藏、鄧玉嬌、楊佳還有貴州、江西傢俱城遍地狼煙。所以民怨沸騰,比如上海的冤民大同盟,到處的上訪大軍、被鎮壓的法輪功學員仍在處在被迫害之中,甚至被活摘器官。這個情況我想起了一個自然現象就是冒煙的火山能量在積聚,什麼時候達到一個點,那火山就發出來了。到那個時候,新的紀元就開始了。一個轉折點就說通向了強國之路。目前雖然中國有很多大炮導彈,但是不能說它是強國,這是我的看法,謝謝各位。再見。主持人:謝謝張先生,祝您新年好。我們再接下一位江蘇的趙先生。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各位觀眾好。我們從小就被教育愛國,愛我們這個民族,但是現在我看非常的悲哀。我想從幾個方面來講一講。我透過了解才知道抗戰時期是國民黨在抗日。我們小時候就唱那個歌,說什麼到敵營後方怎麼把鬼子消滅盡,它們在迫害抗日,分裂國家,建立國中之國。一直到北方的領土問題,從海參崴到江澤民賣國,到中越邊界的領土爭議,中共出賣國家領土。這個國家已經被它賣掉了,賣掉那麼多幾十個、上百個像台灣那麼大,這是領土的問題。再一個就是強大的國家畢竟是道德文明的強國,在道德體系以儒釋道為主的中華民族有上千年的道德體系,被中共引進了馬列的暴力的革命學說,可以說已被迫害殆盡了。馬克思這個魔頭我最近才看到他在德國讀博士,我們知道他幾個孩子餓死了,讀博士學位怎能把孩子餓死了,所以就怪那個國家不好,後來才知道他是不務正業。現在就了解到他這個人當時參加了反對上帝、仇視人類這麼一個教,後來編出共產主義的學說,這都危害到中國來了。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個問題一直發展到破壞各種宗教、迫害法輪功都是由於馬列毛的體系造成的,我就簡單的談一下這問題。經濟問題也是個畸型的發展。股票以外像型經濟,特別是房地產這幾年特別的畸型的發展,這就像坐在火山口一樣早晚是個問題,是對全民的掠奪。雖然不像北朝鮮那樣把貨幣都換了,一下子掠奪了,但這樣也不亞於那個。嚴重的還有人權的問題,宗教信仰我剛才已經介紹一些了,特別是對各種宗教打壓。你看表面中國也有三自愛國教會,都是官方的基督教或者官方的天主教或者官方的穆斯林。它領導人是參與政治的,它要批判誰它就批判誰,它要打壓誰就打壓誰,人權信仰都受到嚴重的迫害。主持人:好,謝謝趙先生。我們現在還有一位觀眾朋友在線,我們接下一位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王先生:在新春之際我想祝全球的華人,新年快樂。祝世界上有不同的信仰的人,相互的尊重彼此的信仰。只要你不做違法的事,不做破壞人類的事,都祝你們幸福快樂。那麼我想說一點,我非常喜歡看您們的節目,安娜您做得非常好。但是在上個星期劉曉波被判刑之後,我就想世界各個媒體都聲援他,但是我看你們沒有做詳細的討論,我想我們新唐人應該也支持他一下。我們一起把個腐敗的東西推倒它,這是我的體認。主持人:謝謝您的建議。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2010強國之夢有多遠」,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首先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的觀點。陳破空:首先謝謝紐約的王先生提到了劉曉波的案子。劉曉波對中共是善意的勸導,處處的善意,處處的溫和,但中共對劉曉波卻加以重刑。最溫和的呼聲換來是最嚴重的懲罰,這就說明很多自稱溫和派的對中共的幻想已經破滅了,而這裡可以說中共是對改良的蔑視,是對革命的一個召喚。它在挑戰中國老百姓有沒有革命的決心和力量,它在挑戰反對派有沒有革命的決心和力量,這是劉曉波案的實質。那天在聖誕節的同一天,它也維持了對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的10年重判,把這些顛覆政權罪加在一介白面書生的頭上,這個中共表面上強大的政權的虛作之處,它為了一個書生它坐臥不安,非得加以重刑,它才覺得能安政,中共這種兇相也是做給國際社會看的,它是要向國際社會顯示它強大了、它崛起了,它對西方的壓力、人權不管了。我在這裡著重說一點,剛才李博士也提了關於高智晟的案子,今年高智晟在2月份再次失蹤,他們全家,他的妻子、兩個孩子來到了美國,來到了美國之後,高智晟先生至今下落不明,中共拒絕交代高智晟的下落,他們對高智晟的迫害加諸於高智晟本人,他們對高智晟殘酷的毆打,對高智晟那種變態的折磨。並且他們把這種迫害加諸於高智晟的家人,即便高智晟的家屬生活在美國,他的女兒因為懷念父親而精神失常,最近再次住進醫院,他的母親耿和女士終日以淚洗面,年幼的兒子只有6歲,因為思念父親經常默默的流淚,失去了活潑天真的形象。這是中共的罪惡,而中共必須向國際社會交代高智晟律師的下落,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任何政治犯都有一個在哪個看守所、哪個監獄,一個下落,唯獨高智晟律師沒有下落,沒有下落是凶多吉少,證明中共也有可能對高智晟下了毒手,對他下了重手。或者是高智晟受到了生命的傷害,或者他們已經將高智晟律師殺害,然後把他的家人支的遠遠的,免得他們到它的面前去抗爭,中共這一點必須向國際社會做出交代,必須向中國民眾做出交代,我希望大家繼續關注高智晟、劉曉波、郭泉,這些被迫害異議份子的案子。李天笑:我簡單回覆一下剛剛三位觀眾的問題,張先生講說離強國不太遠了,我覺得他講的也挺有意思的,為什麼這麼說?因為中共兔子尾巴藏不了了,所以中共是阻礙中國進入強國、中國崛起最主要的障礙。因此中共如果說消失了、蒸發了,那麼中國就變成一個強國,那確實是不遠了。第二,江蘇的趙先生我覺得提的道德體系說得非常好,一個強國它主要的標準,是代表一個文明的崛起。西方最有名之一的學者馬克斯.韋伯講資本主義為什麼沒有在中國崛起?因為資本主義有它的宗教道德,就是耶穌、基督教興起,所以是代表一個文明,而中共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明,所以說它正是阻礙了中國、中華文明的崛起,這是一個。再有一個,中國不能夠崛起的原因是因為中共官員從上到下,系統性的腐敗,還有官員的出逃等等,中國人你不管怎麼跟他說愛國主義,中國人最願意去的地方還是美國、法國、澳洲、日本,這說明什麼問題啊?說明人家比你好,你才願意去對不對?雖然很多人表面上也罵美國怎麼樣怎麼樣,但是人家還願意去,就說明很重要的問題。第三,紐約的王先生他講到劉曉波,劉曉波被判,說明中國、中共絕不允許任何形式,哪怕是最溫和的,表示要跟中共和解的這麼一種姿態,它也要打壓,就說明跟中共沒有任何和解的餘地,也就是說中共所有做出政治改革的姿態,最終目的只是想維持它在台上的政權。所以說我們原來講,要求中共改革解決中國的問題,但現在我們發覺中共本身的存在是中國最大的問題,所以最大的問題就是要解決中共。主持人:那麼說到這,我們看這些異議人士上、維權人士上,中共是非常強硬的,我們也知道在新疆事件上,中共也是非常強硬的,那麼中共不管是對維族人還是漢族人,很多人都是被槍擊致死,內部的軍隊消息說差不多有4千多人死亡。那麼除此之外,另外一個案件就是鄧玉嬌案。在中國網上大家都談的非常的熱烈,那麼鄧玉嬌案本來也是要判的,但是在民意的壓抑下,這個案子就不了了之了,很多人說這是民意的聲音,那為什麼會一手軟一手硬,它什麼時候實行軟?什麼時候實行硬呢?李博士?李天笑:這句話當然是胡錦濤自己說,硬的要更硬,軟的要更軟。我們可以看到近來中共在這個裡邊,表面上做了一些很強硬的措施,比方說判郭泉,判劉曉波,對新疆進行鎮壓,對國外,最近又把毒犯處死等等,這些表現出它很強硬,但實際上我覺得中共是外強中乾,內心非常的虛弱。特別是當2009年,中共實際上是遇到一個全面性的,全民維權的這麼一個運動的到來,我們可以看到鄧玉嬌案是非常典型的例子,當時有很多老百姓自動自發的到事發的地點去支持她,成立了30多人的律師團,北京的律師主動的為他打官司。大家上街散步,萬人簽聲明信,在廣大網民的支持下中共最後不得不做出讓步,做出了「有罪釋放」,這應該是所有的網民都結合起來對中共施加強大的壓力下的一個結果。還有很有趣的是躲貓貓事件,當初中共擺出了姿態說要派一些所謂的「網民」去調查,而這些所謂的網民就是中共的網管或是中共的媒體人做出一些假的東西,最後大家反過來聲討這些做假的「網民」,中共被迫做出解釋說是被監獄的人打死的,所以才做出了一定的讓步。整個在其它的方面,比如像杭州的70碼案件,比如四川成都婦女唐福珍自焚的案件,還有廣州居民反對建垃圾焚燒場等等這些問題上,都是通過網民網上的連絡,聯合起來對中共施加壓力,然後最後被迫讓步。因此在去年我覺得一個非常重要的特點,就是網民參與整個對中共的施壓這麼一個過程中,雖然說取得的成果目前來說還是有限,但是對中共形成一個強大的壓力。主持人:說到鄧玉嬌案還有新疆事件,外界有評論說這兩個案件放在一起的話就能看出來,中共現在是處於一種全面管制的危機,也就是說一個是民間對中央政權的反抗,還有地方政權對中央政權的反抗。您同意這種觀點嗎?陳破空:比較準確的說應該是中共政權本身很擔心它的管控失去能力,就是管控危機,所以它們一直在強調它們的執政能力。它們所強調的執政能力就是要管住老百姓,管住各級官員,管住網民。說網民在抗爭,老百姓在造反,所以中共加強統治,互聯網是一個工具,它在和互聯網做鬥爭;老百姓上訪,它和上訪的老百姓做鬥爭;維權人士或異議人士寫一個文章,它也和維權人士做鬥爭。所以中共表面上是非常強大,但在強大的實質下面又是虛弱的一面。它連一個書生都害怕,連人家寫文章都害怕,連手無寸鐵老弱病殘的扶老攜幼的訪民它也害怕,連那些網民在網上完全看不到人的隱形民眾,它也害怕。所有這些害怕看出來中共是色厲內荏,外強中乾,就是表面上強大實質上虛弱。主持人:說到這我們知道在中共建政60年的時候,我們看到有很多的武器,各種各樣新的技術,還有很多人去遊行。如果中共要顯示強大的話,這已經顯得很強大了。為什麼還要像您剛才講的,對這些只是講話就被判重罪,或者只是表達不同的意見來維護自己權利的人,就要用砲火去鎮壓?所有這些加起來,您覺得它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這樣就能顯示它的強大嗎?李天笑:顯示武器恰恰不能顯示自己強大。很簡單的一個道理,如果你真的很強大的話,你用不著來顯示,你看美國世界上最強大,在二次大戰當時日本投降的時候出動了500架的飛機,22艘航空母鑑,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夠強大了。但是70年代以後,美國覺得自己強大了就不用再顯示,就不用再進行閱兵了,中共到目前還沒有一艘航空母鑑來顯示強大。天安門廣場這次所謂中共建政60年顯出來是什麼?第一個顯示出來的強大,所謂它的能力就是清場的能力,驅逐老百姓的能力,把北京城變成了一個戒嚴,一座空城,把老百姓全部鎖在家裡,所有門窗都封起來,只有它自己在自導自演。第二個顯示了它的模仿能力,所有最有創造力的所謂90坦克,底盤是俄羅斯來的,所謂的戰鬥機實際上也是模仿俄羅斯的,另外預警系統也是俄羅斯的。再有就是把模特兒和禮儀小姐短短的幾個月中訓練成能夠擺手擺的非常漂亮的這麼一個所謂的女民兵列陣,本來都是一個花拳繡腿,你怎麼可以顯示國家的強大呢?如果顯示一個國家強大的時候,當俄羅斯擊沉你的漁船的時候,當日本占領釣魚島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表示一點強大呢?甚至當越南占領南沙群島,這麼多群島的時候,你怎麼不去干涉一下呢?所以中共所謂的強大只是一個非常虛偽的一個說法。主持人:我們有很多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多時了,我們先接一下洛杉磯江先生的電話,江先生您好!江先生:主持人好!我聽了你們剛才講的,現在有一點,你看中國的近代史,從乾隆末年、嘉慶即位之前,外國人到中國來侵略,先是《天津條約》,英法聯軍打一場仗,幾千萬兩銀子就被他們搶去了,然後「甲午戰爭」又賠了兩億多兩銀子。後來外國發現發財很容易,就到中國打個小戰爭、侵個略,清廷政府就把銀子送給他們了。一直到宣統、道光、光緒,都是這麼做的,中國都給搶窮了嘛!後來英國人更聰明,乾脆用奴隸在印度種鴉片,然後到中國來換銀子。所以中國就被這些帝國主義搞的民窮財盡,我們甚至都被葡萄牙、比利時侵略,所以你要想一想,強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這是一個陣痛。中國要強大,目前民主方面可能差錯了點,但你們也不要認為好像美國人什麼強大又是基督教,基督教的保守派就是造成去年8月份的經濟大破產的,他們這些主持的人就是造成美國經濟恐慌的。假使AIG在去年11月破產我們就崩潰了,美國的經濟就崩潰了。不要看到美國現在的情況好像很好,我們要跟美國一樣,美國問題也很多,美國保守派的基督教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人民的。主持人:謝謝,聽明白了,謝謝江先生。我們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高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新年快樂。我想回答一下剛才洛杉磯那位先生講的話,他講的非常的好,從康乾盛世淪為外國的殖民地。最近我參加了一些會議(meeting)以後,華爾街有3個詞兒,我在這兒重覆一下,我想能回答江先生的話:第一個,「炒中國」,炒就是炒股票的炒,大量的外匯和國債湧入中國以後,中國的人民幣即將面臨高度的壓力,國債它也必須買。所以從經濟上談我是有一定經歷的。中國政府談到買黃金,黃金已經飆到300%,而美國的黃金儲備是占全世界的24.9%。所以這是第一個詞兒「炒中國」。第二個詞兒就是「中國將變為資本主義的經濟殖民地」。所謂的經濟殖民地就是廉價的勞動力輸出,破壞植被和對最底層的平民的最殘重的盤剝。康乾盛世到賠黃金白銀,賠的是政府的錢,而最淒慘的是老百姓。所謂的「中國的經濟殖民」提出來以後,我想問洛山磯的江先生,他應該很清楚大工廠全都在中國,而中國人現在看起來就像我當年下鄉一樣,買了個手錶,當時可以說,哎,以前我們只有看天上的太陽出工,現在可以看手錶了,共產黨真好。其實買個手錶有什麼?買個鬧鐘有什麼?買車買房,買房也只有50年的使用權,不像美國你買棟房子就可以給你的兒孫。所以這個問題我要談的就是,中國已成為世界強國的經濟殖民地。第三點,中國的強大只是一個很表面的。我就講中國的強大,如果是很強大的中國,領導人會是很愉快(happy)的面孔,像美國的總統還有法國總統,他們出來都很愉快,還要參加時尚秀(fashion show),你看胡錦濤到溫家寶到江澤民這一代的領導人,沒有一個不是苦著臉,所以說下面的人民就苦不堪言。何為強大?強大在何處?我想請問這位先生他能解釋嗎?謝謝你們。主持人:謝謝高先生,祝您新年快樂。我們接下一位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中國強大」實際上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希望,但是現在中國共產黨在台上,我覺得它越強大的話,就像一部車讓流氓開,這是很危險的。總的來說中國共產黨,我認為到目前為止,它已經像恐龍一樣了,共產黨修了一個字,就是鬥爭這個「鬥」字,所以如果把它作為一個群體的話,它已經是跟人類社會整個相反了,全人類它沒有生存的空間,也就是沒有生存的陽光、水,它會絕種的,這是必然的。像最近共產黨有兩大,一個是在哥本哈根會上得罪了全世界,第二是得罪了歐盟,處死一個英國精神病毒販。因為共產黨高幹子弟當權以後,智商非常低,出了這些扯皮。所以我認為共產黨政權大概不超過5年,最多不會超過2020年,到那個時候中國再經過十幾、二十年,一定會擠入世界強國,我是這麼想的。主持人:謝謝張先生,祝您新年好。我們再接下位紐約黃先生的電話,黃先生您好。黃先生:大家好,我覺得身為一個中國人都希望中國能夠強大,但是一個強大國家不代表軍事強大,最主要是經濟、文化各方面都必須強大。今天中國的強大,人家看起來就是舉行大閱兵的這種強大,我覺得這好像是逆世界潮流。那經濟的強大好像也很勉強,我贊同剛剛高先生所講的,中國現在沒有創造的能力,製造能力是絕對有,但是沒有創造自己品牌,或是創造一個新的產品出來讓世界認同。那文化呢?它是沿用中國本來已經有的5千年文化遺產,在那邊宣揚中華文化,不是中國共產黨的文化。所以基本上它是沾了古代人的光,我覺得在這個時間利用文化來賺錢是太過分了點。在軍事上來講,前陣子不是有研究報告說它們自己講在國力、在軍事上排名第二,我覺得這有點誇張了自己,它的武器大部分是以仿製為主,向俄羅斯、以色列拿一些科技回來自己弄,但還是脫不了仿製的階段,連戰鬥機的發動機都沒辦法自己研發的話,請問那怎麼能是軍事強國呢?主持人:謝謝黃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錢先生電話,錢先生您好。錢先生:主持人好,我想「強大」兩個字,中共的強大是針對老百姓鎮壓的強大、對異議人士鎮壓的強大。就像一個大人專門打自己的孩子,不讓他出去、不讓他說話,所以是鎮壓的強大。外面的人看這人很兇、非常強大,它是這樣的強大。人家美國、英國幾百年下來一直都強大,沒有變過。中國共產黨的強大禁不起一吹,就像蘇共、羅馬尼亞共產黨一樣,柏林牆一推倒就沒有了,推倒以後就不再起來了。所以中共現在不是真正強大,是鎮壓的強大。主持人:謝謝您,祝您新年快樂。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2010 強國之夢有多遠」,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那我們先回應觀眾朋友們的觀點。陳破空:各位觀眾都講的非常好,謝謝指教。我想回應洛杉磯江先生的話,江先生提到中國現代史,說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欺凌,說的非常好,我非常認同。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欺凌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這些內憂外患,這些外侮是中國國恥的一頁。但是作為一個國家,我們要知道,任何事情首先有內部因素和外部因素,而內部因素是決定性的。清朝為什麼從強大墮落到這種落後、挨打,被外國欺凌的地步,關鍵是它在內部固守它的專制、腐敗、重官輕民、閉關鎖國。當時日本和清朝處於同樣情況,也受到西方列強大砲的挑釁,逼著它做生意,但是日本採取的是順應潮流、改革政治,實行君主立憲制,而清朝是拒絕了君主立憲制,把權力集中在皇權上,繼續腐敗。後來日本通過內政革新強大起來了,跟列強達到平等的位置,甚至加入列強的一員。並不是說中國要加入列強的一員,但是中國當時錯過了內部改革的機會,鎮壓了戊戌變法,就像後來鄧小平鎮壓八九民運一樣。它虛偽的君主立憲最後沒有實現,最後的結果是被一場革命洪流所吞沒。所以這內部因素是當年晚清末年落後、被動、挨打的主要原因。而共產黨沒有吸取這個教訓,共產黨依然如此,前30年破壞國家,最近30年雖然表面上經濟方面有發展,但是依然像滿清末年一樣,那些特徵全部有:專制腐敗、重官輕民、閉關鎖國。尤其是政治上的閉關鎖國、文明上的閉關鎖國依然進行。如果這時候人家對它批評,說它的人權紀錄,它就說人家說三道四、欺負它,這完全不是,這比清朝的態度還要糟糕。另外,剛才江先生還講到說美國的種種缺點,是,美國是有種種不足,美國的基督保守派有這樣那樣問題,人類再發展1萬年也還有不足,我們在說好和不好的時候只有相對的好,沒有絕對的好;相對的壞,沒有絕對的壞。但是我們絕不能拿一個好的發達國家、文明國家、民主國家不好的一面,去比較專制國家好一點的一面。就像兩個學生,一個非常勤奮,成績很好,另一個學生懶,成績很差,但這個懶的學生不求上進,反而挑勤奮學生的毛病,說他這不對、那不對。這些沒有什麼意義,最重要是怎樣學好人家的方法,怎樣改造自己本質上不好的地方,迎頭趕上。中國政府或是幫中國政府辯護的人正是這樣,動不動就拿美國輕微不足的地方來比較,你比如說基督教保守派不好,至少人家沒有搞群體滅殺,而中共在搞群體滅絕、群體屠殺,它在群體滅絕法輪功,它在集體鎮壓異議人士,甚至高智晟律師都有可能從肉體上被消滅。它用一個政府的行為來謀殺,它完全是一個謀殺犯。一個好人的缺點怎麼能拿來跟殺人犯相比呢?我們希望江先生跟我們一起來深思這些問題。李天笑:我覺得這幾位先生講的都非常精采,今天談話的質量挺高的。關於中國是不是強大,錢先生講的非常有意思,他說中共所謂的強大就是鎮壓老百姓的強大。實際上對人民的富足,讓人民口袋裡有錢,這才是真正的強大。有一句話說的挺好,挺有意思:你站起來了,你站起來卻往回走,倒退了幾步。那有什麼意思呢?你站起來了,但是你專制獨裁、鎮壓人民、六四、法輪功,以及歷次政治運動,文化大革命死這麼多人,餓死這麼人,你有什麼意思?說明你強大嗎?說明你倒退了!並不是強大、不是真正的強大。另外,真正的強大是一個文明的興起,他代表先進文明體系、道德的體系。而中國傳統文化價值的體系被中共摧毀了,你說它是往強大走呢?還是往落後走?這是很明顯的。另外從經濟上講,中國目前只不過是世界的加工廠而已,主要技術的源泉、整個的發動機是在西方。主持人:像剛才高先生講的經濟殖民地。李天笑:為什麼中國人要到國外才能得諾貝爾獎,這是很明顯的一個例子。另外,中國的發展是所謂「低人權優勢」,就是壓低工資,靠廉價勞動力來發展的,另外也是靠外資才發展的。到現在為止,在這方面你不承認也不行,中共它自己也講,它不能達到G2(美中共治)的概念。所以從總的方面來講,區分強大和弱小,我們要有一定的標準。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加拿大理查德的電話,理查德您好。理查德:主持人新年好。我想說一下,我剛才已經和在日本機場的馮正虎通過電話(中共不讓他進關、回國),對他表示新年好。你想,一個強大的國家,連一個自己國家的公民都不敢讓他回去,你說這個國家強大在哪裡?還有那些共產黨,你說它不吸取以前人的教訓,其實它根本沒前人的教訓可比較,為什麼?因為共產這兩個字,就充滿了……它就是要貪、要搶,它共產不是共自己的產,共產是共別人的產。不像基督教,基督徒是奉獻,把自己的東西都奉獻出來。共產就是要共別人的產,那共別人的產勢必要產生暴力、強姦、謊言、騙,所有最、最邪惡字眼用在共產兩個字身上,絕對沒有過當。我就說這點,因為其他大家都已經說的很多了,謝謝。主持人:謝謝理查德,今天還有加拿大的新唐人特約評論員文昭先生在線上,我們請文昭先生來講一下,文昭您好!文昭:安娜好,兩位嘉賓好。今天討論中國到底是不是強國,大家討論也比較熱烈,挺有意思的。借用安娜在節目一開始講的部分,提到了中國秦朝和唐朝,我想如果用歷史來做一個比方的話,中國需要唐朝式的強大,而不是秦朝式的強大。因為秦朝這種國家的強大對人民來講是個災難。秦朝這種政權越強大意味著人民要去修長城,去服很重的徭役和兵役。唐朝的盛世、強大為什麼和秦朝的強大不一樣呢?因為唐朝的「貞觀盛世」、「開元盛世」是真正造福百姓的,當時的老百姓是真正能從強大中分享到實際上的好處,所以他們會發自內心去擁護,並且從內心感到喜悅和自豪。反觀中國的強大,我們要知道我們需要怎樣的強大,用歷史來對比的話,我們需要盛唐式的強大。打個比方說,中共說它的經濟今年實現了V型反轉,上半年往下走,下半年通過加大基礎建設投資,和發放大量的貸款,它拉動一些基礎產業,逐漸的往上走,實現了V型反轉,今年的GDP實現了保8的目標。問題是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8%,對國內百姓意味著什麼?我們看除了基本生活用品漲價之外,國內現在水、電一些基礎設施也在漲價,北京市還在搞關於自來水價是不是要漲的聽證。V型反轉是不是老百姓的收入也實現V型反轉呢?經濟增長8%或0.8%對北京普通市民意味著什麼?你房價還照樣在漲,基本生活開銷還在增加。所以這也是每個中國人都要去問自己的問題,一些看起來宏觀的數字,對個人的生活,你從社會所謂強大中分享到什麼?這是一個。剛才有位觀眾江先生也談到中國近代的屈辱史,他談到一個具體方面是強國必須安全,它能夠保護自己的國民,並且能保護自己的主權不受欺凌。我想這個要求是完全合理的,任何一個強國、任何一個正常國家它都應該能夠達到這樣的標準。但是要實現安全呢,如果僅從物質條件來講,建立一支現代化的軍隊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在晚清末年的時候,中國有北洋水師而且有北洋陸軍,它是一個現代化的軍隊,那為什麼在對外戰爭中,它是屢戰屢敗呢?我想實現一個國家真正的安全,一個重要的、根本的原因是上下一心,內部的團結,這點非常重要。那麼如何使內部團結呢?最重要一個是它能解決內部矛盾,能有一個公平的機制,能夠在關鍵問題上,在內部各個利益團體之間能夠達成妥協來維持這個安全。清朝雖然在晚清的時候實行了軍隊現代化的一些改造,在某種程度上它實行了強兵的目標,但是由於它的政權和民眾是基本對立的,這樣一個統治者在和外侮交戰的時候,它有兩種擔心,一種擔心是它打敗了以後怎麼辦?對外它是一個屈辱,對內擔心打敗以後不會得到人民認同,它要改朝換代,老百姓要把它推翻。而它對後者的擔心是遠遠超過前者。我們在研究甲午戰爭的時候,實際上中國完全可戰,當時的大清王朝遠遠比抗日戰爭時候的中華民國要強的多,而日本帝國遠遠比抗日戰爭時候日本帝國要弱的多。主持人:文昭,謝謝您,因為我們時間快到了,非常感謝您,祝您新年好。那最後一個問題,我們剛才談到中共軟的更軟、硬的更硬。但是有評論說在2009年發生了一件事,中共軟也不行、硬也不行,那就是江澤民被阿根廷法庭判犯了反人類罪,西班牙也對此進行起訴,您怎麼看這個評論?李天笑:這是人類歷史上,特別是中共統治史上非常具有深遠意義的事件,為什麼?因為在中共統治的60年當中,從來都是它對人民犯罪,人民不能審判它。任何我們現在所講的維權也好,抵制中共、抗議也好,我們只是從下而上,而這次審判卻是從上而下,定中共的首領江澤民為罪犯,這具有非常深遠的意義。而且將會有許多國家進行傚仿,當所有國家都起來審判江澤民這些中共首領的時候,中國就會出現一個很大的變化。陳破空:我想補充一下,除了江受審這件事情以外,更重要的是今年有兩件事顯示中共非常的虛弱:一個是俄羅斯用500發砲彈打中國的商船,中共卻完全沒有反應;再一個是中共首次派出海軍耀武揚威,首次遠征到索馬里海域,但是卻用贖金給海盜來換人質和商船,所以這完全可以看出中共的所謂強大是「外強中乾」,它的強大是對老百姓的,對內而不是對外。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也非常感謝今天觀眾朋友非常精采的評論。《熱點互動》節目一直以來有您們的支持,使我們很多觀眾能夠受益,能夠學習到一些知識和您們的見解。非常感謝各位,再次祝各位新年快樂,祝您在新的一年中一切順利、萬事如意,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