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前中共官員曝光宣傳部手法

【新唐人2010年1月6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新年快樂!很高興又在《熱點互點》直播節目和您見面了。中國共產黨的一個最大的特色就是它非常能夠迷惑人,大家或多或少都被它欺騙過,也都知道它的話是不能夠盡信,但是總是很難在下一次不再上當。就連在國際上曾經受到它打壓、矮化以及被飛彈瞄準的中華民國政府,都寧願再聽一次它的「甜蜜謊言」。那麼中共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是靠「統戰」!宣傳則是統戰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它是一個龐大的工程。我們想利用今天一個小時的時間,來挖出宣傳當中的一小部分來和大家談一談這個問題。首先我們先看一下影片,這段影片介紹一位在中國共產黨裡面從事統戰宣傳工作長達十幾年前官員的心聲,我們看他怎麼說的?(播放影片)張凱臣:因為我今天重獲新生了。我遠涉重洋,來到大洋彼岸,在此向全世界鄭重宣告﹕從今天起,我要同中共邪黨徹底決裂,義無反顧的真名退出邪教組織—中國共產黨。我加入中共已有二十餘年,而只有在今天,我才開始感到我真的自由了、真實了。不講道義,沒有公正的政黨,是永遠沒有前途的。共黨這架表面錚亮的鐵甲戰車已經失控了,正加速朝著深淵挺進,在這輛車上的人若不及早下車,下場可以想像。人不該立於危牆之下,所以我要退黨。!(影片結束)主持人:剛剛在影片裡看到這位先生,他就是瀋陽市委新聞中心的聯絡部前部長,他在新年期間退黨了。我們今天在現場請到了這位張凱臣先生,張先生歡迎您!張凱臣:謝謝!主持人:另外一位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深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橫河:元慶好,大家好!主持人:我們一開始,因為我們今天很高興可以請到您來,在這麼冷的天氣裡面來跟我們談一下中共宣傳部的工作手法。首先是不是請張先生一開始先簡單的介紹一下您自己。張凱臣:好的。我是198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至今黨齡也有24年了。我1995年正式調入中共瀋陽市委宣傳部瀋陽市新聞中心,任聯絡部部長工作。這個新聞中心在全國的城市成立不是很多,它主要突出的職能就是對外宣傳瀋陽,協調聯絡省機關單位和中央省新聞單位駐瀋陽記者站,搞好對外宣傳瀋陽的工作。我從1995年到2003年任了9年的聯絡部部長,2004年到2006年2月調到中共瀋陽市委宣傳部新聞出版處繼任兩年,主要負責中央省市三級黨報黨刊的行政發行工作;同時也是主控市屬的媒體,包括一些系列台、系列報、子報、子刊。從我兩段經歷來看,我既體驗了和中央省新聞打交道的經歷,同時也有直接主控管理接觸市屬媒體這麼一個工作經歷。我想我來談今天的話題好像有點得天獨厚。另外我從2006年2月組織安排我到中共瀋陽市委機關報《瀋陽日報》報業集團報刊圖書發行總公司任總經理助理工作。瀋陽市是省會城市,我在市一級的黨的系統裡體制內工作,也有15年的時間。要從我74年走入社會做團級幹部、團(總支)副書記和團支部副書記算起,到市級的體制內工作,也有35年體制內工作的經歷。我總體就這麼個情況。主持人:我想各位觀眾朋友也希望說張先生您一定有很豐富很精彩的故事,您自己的一些事情能夠拿出來跟觀眾朋友們分享。我想我每次都喜歡這麼講,十幾年前剛來到美國的時候,在美國的華人社區裡,我們都喜歡看看中文電視,它都有放台灣來的新聞跟中國來的新聞。這個新聞你看久了之後覺得奇怪,怎麼新聞裡面好像看到台灣都是一些社會亂象,立法院裡面怎麼怎麼亂,然後看大陸的新聞都講得很好,說什麼「祖國」發展如何如何的越來越好,都是這麼樣的一個情況。請張凱臣先生講一下,這些東西是不是中共所謂的一個統戰手法?然後我們順著這個話題講下去,請您介紹一下宣傳部或者從中宣部以下,它的主要的職能是什麼?像我剛剛舉的這些例子,我們在海外的華人看到的是不是它精心策劃出來的結果?張凱臣:是的,你說的非常有道理。我覺得就自由社會和專制社會表現是完全截然不同。就拿我們中國大陸來說,它所說的正面東西很多,所謂沒有什麼亂象,應該嚴格來說是我們黨中央的功勞,也是我們宣傳部門的功勞。因為我們按照黨中央的指示,牢牢的控制新聞輿論的指導權,控制媒體。不是我們沒有負面的東西,也不是負面的東西少。比如台灣或是美國,一有點事情因為有新聞自由就報出來了,可能是一個月發生兩件事都報了,就顯得負面的東西很多。大陸一年可能發生一萬件事,它一件也不報或者報這麼一、兩件,其它寫的全是正面的東西很多。根據我的工作經驗我體會,中共的宣傳主要是通過一個大手段,產生一個大功效,達到一個大目的。它的大手段就是「控制」,就是控制媒體、控制輿論,是有令則行有禁則止,該上的上該下的下,這個該不該不是事實根據該不該,而是由黨的意思來決定它該不該;一大功效就是「洗腦」,包括給媒體洗腦,也給民眾洗腦,達到一黨專制的目的。這個一黨專政根據中共建政60年的歷史來看,有時候表現一黨專制是表現黨裡面的黨魁極度極權,表示他個人的專制,他的影響大一些,手段的成份更大一些。有的時候表現在少數人組成的寡頭集團,我給他取名叫寡頭幫份子。總之就是通過這個媒體,這麼個大手段產生了功效來達到了這個目的。因為我體會,一黨專制是中共的命脈、命根子,它之所以大逆不道,受到全世界愛好自由民主、獨立人士的反對,就是它倒行逆施,堅持一黨專制。而且我在紐約公開退黨發言的時候我講到了,我們根據國際及國內的歷史發展進程和所有事實,我們應該提出這樣的結論,一黨專政是危害中華的過去現在和將來的萬惡之源。主持人:這個結論倒滿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我想照您剛才這麼講的話,應該是說老百姓到最後都看不到國家或社會上不好的東西,所看到都是好的,可能老百姓就生活的更和諧,或是怎麼樣更愛國等等,結果居然是為了要達到一黨專制。這方面橫河先生您可不可以有些回應。橫河:因為絕大部分老百姓其實除了看媒體以外,他能夠看到他自己身邊的東西。所以媒體在這裡起到的作用是讓大家認為你身邊所看到的不好的東西是偶然事件,或者只是你自己倒楣碰上的,而全局是好的,這種迷惑是中共的媒體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共的媒體跟別人不一樣,它們自稱是黨的喉舌,江澤民在與美國《60分鐘》節目主持人會面的時候,他就直接說明了媒體應該是黨的喉舌。中國有一種馬屁文化,廣電總局的局長徐光春曾經總結了一套江澤民新聞思想,其中有一條就是對媒體的喉舌論,喉舌論是作為江澤民思想對馬列理論的一個貢獻,所以他把這個喉舌看的非常重要。就在1月4日,中央開了一個宣傳工作會議,全國宣傳工作部長會議,其中中共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提出來了就是要「善待媒體」、「善用媒體」和「善管媒體,」這三個「善」就其實表明了黨和媒體之間的關係。「善待」表面上好像這話不錯嘛!這善待就表明了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是一個管另外一個,所以他想要善待你,他可以告訴你:我現在在善待你,你應該感恩戴德。但是如果說他不善待你了,因為善待顯然是有一方比較主動的、帶有權力的,另外一方沒有這個權力,這是善待。「善用」那就是工具了,是不是?還有一個「善管」,那不僅當工具,還得隨時管你,所以即使是黨的喉舌媒體的話,在黨的系統裡面實際上只是一個工具而已。主持人:張先生您剛剛講了那麼多,宣傳部主要有哪些功能?是不是要一些比如說把所謂正面的,是它們想要去發揚的要怎麼做?對於負面的要怎麼做,能否舉一些實際的例子,它們怎麼樣規定?你們實際怎麼樣推行?張凱臣:是,宣傳部主要是兩大工作面,第一個就是正面宣傳,第二是負面消弭,總是要經常的、主要的宣傳正面的東西,很少的或者根本就不宣傳負面的東西,這是宣傳部主要掌握的準則,在中宣部的指導方針也講叫堅持正面宣傳為主。我感覺現在是全都是這樣做,而不是為主的,像瀋陽市也時常發生強拆事件,強拆老百姓的房子。你比如說像瀋陽市市府廣場附近有個工程,以現在可以說是大的工程、核心工程,省裡領導原本是市領導他也非常重視,工程跟他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要拆的時候就有老百姓跳樓自殺死掉了。但是呢,沒有媒體去,是媒體不感興趣嗎?不是。是因為媒體知道目前這種形勢下,他去也沒有用,而去的本身就惹了組織不高興,同時也發不出去,所以這種除了我們親身感受以外,你想通過媒體是反應不出來的。主持人:對,像您剛剛舉到這個例子,媒體不敢去,是他在那個環境待久了,他知道我去也沒有用,還是說實際上在宣傳部他已經有一些指示說不能去?張凱臣:這個是這樣,中共建政六十年,可以說對一個人生來說,對國家發展歷史來說,不是很短的一瞬間,經過這麼漫長的時間,我覺得中國共產黨已經把它的媒體訓練的服服貼貼,有序、有節、有制。所以說媒體自己也講,我就是黨的一條狗,站在黨的大門口,黨讓我咬誰就咬誰,讓我咬幾口就咬幾口。現在形勢比較嚴峻,群發事件比較多,社會矛盾有些呈現表面化,激烈化,在這個時候不像剛開放之初,有一個經濟上升趨勢,可能共產黨為了點綴,或者當時還為了迎合國際需要,怕影響自己的形象,還搞一些曝光啊!《焦點訪談》還下去出去採訪。我們新聞中心還得接待他們,消弭這個負面報導,現在就不用了,因為現在你注意觀察《焦點訪談》,基本都是報正面的,也不到地方去報地方的什麼問題,對方本身也是根據地方黨委的要求,不是說每一件事都告訴他。因為人是這樣,總不讓你辦一件事,後來你就覺得是類似的一件事,既然是類似的事情就沒有必要耗費精力了,就是告訴我不讓辦,我為什麼非要硬著頭皮去辦呢,這不是自找沒趣嗎?所以說不是說媒體不想去,是我們中宣部,我們省委宣傳部、市委宣傳部給媒體訓練的,他們知道該去不該去,什麼時候去,該報不該報,什麼報什麼不報。主持人:我們現在有兩位觀眾朋友在線上已經等候多時了,我們先接聽一下紐約的陳女士電話,陳女士您好。陳女士:你好,我就是想問一下,我看大陸一些很受歡迎的幾個網站,負面消息也是很多的,尤其我很多國內朋友,他們也都覺得也許你在國外比我們知道的負面消息稍微多一些,可是也不是說國內媒體都不敢說話了,他們覺得現在國內媒體跟以前不一樣了,因為很敢說話了,請問是不是這樣?謝謝。主持人:張先生您聽到陳女士的問題了嗎?張凱臣:您先簡單重複一下。主持人:對,陳女士因為你的電話聲音中間斷斷續續的很厲害,她的意思好像是在國內有人認為媒體開放的程度已經相當不錯了。陳女士想請問一下張先生,依您在國內實際了解的情況,媒體開放程度到了什麼地方?是不是就像他朋友所講的,其實已經滿開放了。張凱臣:我現在回答一下這位女士的問題,我想她聽的這個問題完全不屬實,不是因為她聽不明白,而是說這話的人好像對中國大陸的情況不了解。因為我是身臨其境,前個階段瀋陽市有個「蟻力神事件」,除了我們主流媒體,也就是大陸媒體,我們瀋陽市的媒體,把它處理了公告報導以外,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發展過程,幕後的一些問題,哪個媒體報了呢?老百姓所要知道的不是說你把它怎麼破產了,逃脫責任,不是說你定下來了,說通過一個法院要公告。老百姓要討說法,討說法要向政府討說法,向黨委討說法,向法院討說法,向一切國家有關部門討說法,但都沒有說法。按照西方三權分立的概念,說媒體是第四權力。主持人:對,監督權。張凱臣:我們想第四權力介入,你可以查一查,我們遼寧省也好,包括中央媒體也好,包括王鳳友這個事情除了處理的這個結論問,他以前那些私下骯髒手段和給老百姓造成的災難,而老百姓起來抗爭、進京和警察對峙,那照片你也看不著啊!媒體也沒有報導。另外現在依然在很殘酷的打擊法輪功,這個哪個媒體能看到,除了中央或者是610辦公室有特殊的想法,恐怕得經過中央主要領導批示,有指示能報以外,現在就趨於表面沒有這件事,實際在暗自狠狠的打壓,簡直到了滅絕的程度。而最近所發生的鄧玉嬌事件也好,四川大地震也好,包括石首事件也好,基本上都不是平面媒體、多媒體、主流媒體報的,而是網上,是Twitter(免費的社交網路),是翻牆軟件(突破網路封鎖軟件),是一種新的媒體形式。從這些事例反證出來說大陸很開放了嗎?很開放了那咱就說老百姓和媒體不關注這些事情嗎?非常的關注,但是他們是怎麼知道的呢?是通過大陸的媒體?通過大陸電視台、通過大陸電台知道的嗎?我想不是的!這就說明我們現在對媒體的管控比以前更嚴酷了,而不是更寬鬆了。主持人:好的,那麼我相信張先生回答了陳女士的問題,我們先接聽三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紐約的黎女士,黎女士您好。黎女士: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今天能看到這位先生是剛剛退黨的,有這麼高的覺悟,看了真的讓人心裡非常高興,他在中國又是有很高的地位,像他這樣的人也有這樣的覺悟,真的非常高興。我在想他現在到了自由民主的美國,但是中國還有那麼多人看不清中共的面目,或者是說還沒有退黨。那麼希望這位剛退黨的先生在美國還能繼續幫助他身邊的親戚朋友能夠看清中共,多上新唐人的《熱點互動》,因為這個節目我們都很關心啊,每一期都看,就希望他能經常上這個節目,能給別的中國人看到這個節目,我想可能會有更多的人有勇氣退黨,謝謝。主持人:好,謝謝黎女士,也非常謝謝您對我們節目的支持,下一位是江蘇的趙先生,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主持人好,張先生好,橫河好,觀眾好。我在想中共經過反複的政治運動,魔鬼的訓練,成功的練就了扣帽子、吹喇叭、打棍子這三個法寶。特別是像文革、六四都是中共領導人的主觀意識,錯誤定性造成的,比如錯怪法輪功也沒有例外,也是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忌仇恨造成的。所以他搧動仇恨情緒搞大批判,在全國的99年7.20,我所在的城市裡有很多這樣冤假錯案、假新聞。現在我講一個典型的,有個陳老太太曾經煉過法輪功,他的女兒在大學二年級因為個人感情問題得了精神病,陳老太太就想讓他的女兒病好就教他煉功。這個事叫法輪功輔導站的站長知道了,站長就找到陳老太太,告訴他不能教精神病的女兒煉功,想不到99年7.20以後,市報上就報導了陳老太太的女兒這個事,還胡說什麼人們練了某某功所以得了精神病,但這報導本身它有承認陳老太太的這個女兒在大二時得了精神病,所以這是個很典型新聞造假的案子。法輪功有規定不許精神病人及家屬有精神病史的人煉功,站長已經明確的阻止了陳老太太的女兒煉功,那麼你這個女兒發病了你怪誰啊!為什麼栽陷法輪功的身上呢?而且我本人在精神病院的時候,我看見這個陳老太太帶他的女兒去那邊,當時我就問她,她就不太理我,我想要問這個事,像這種事情太多了。那麼我還想講一個由這個江氏設計,由陳虻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是典型造假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案子。陳虻雖然是個造假編導的高手,但是卻鬧出了一系列的笑話,諸如喉管切開了,受傷不久還會說話唱歌等等這樣一個鬧劇。江氏雖然老奸巨猾,但是卻忘了給陳虻派一個科技顧問,我們知道很多特技片都有科技顧問。我還要強調的是天安門自焚這種偽案,是嫁禍詭計,陰險的連環計,編造之初或者說江氏最初目的就是要抹黑,搞臭法輪功,把非法輪功的學員偽裝成法輪功學員,就這樣以夷制夷,整天播放讓很多人觀看,就是要搧動人民的仇恨情緒,就是用這種詭計,明明是造假,為什麼還要反複的這樣搞轟動呢?它就要達到謊言共鳴的作用。也就是所謂的「謊言重復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揭露中共天安門自焚案謊言真相的影片出來後,中共就啞巴了。中共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片子中共就不敢再播放了。最後當局找不到抹黑法輪功的蛛絲馬跡,就利用媒體造假,很多記者就利用在押人員來誣陷法輪功,這種例子特別多。張先生也許知道一些情況的話,也可以揭露一下。主持人:非常謝謝趙先生。我們再接聽加州的陳女士的電話。陳女士:我剛剛聽了來自瀋陽的張凱臣先生的談話,我本來在瀋陽也是做記者的,他說的沒有一點錯,他說的就是我的感受,也是我想說的就是這樣,謝謝!主持人:謝謝加州陳女士。我們先聽一下紐約陳女士的電話之後,就請我們兩位嘉賓來做個回應。陳女士:我剛剛聽到有位先生提到自焚的事件,請問您們有沒有聽說過自焚偽案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組織調查證實是假的呢?這是關於天安門自焚案造假的問題,另外就是《九評》出來以後,您們內部有什麼討論沒有?主持人:非常謝謝陳女士。我們先請張先來對剛剛幾位觀眾的問題來做回應。張凱臣:首先我感謝紐約的黎女士對我的信任和希望,希望我多來節目把情況跟大家交流,為了揭示真相,堅持正義。我想我一定不會讓黎女士失望的。我到美國來,退黨只是我的第一步,我主要的目的是要參加革命民主運動,和中共邪黨鬥爭,而且要取得勝利,所以要做許多的工作,盡我的全力。第二個江蘇的趙先生講到的那個問題是很典型的,如果這個老太太的女兒要沒有精神病,要知道她煉法輪功早就把她抓起來了,但它一聽到有精神病反而要拿來做文章,誣衊說人們煉了法輪功得了精神病了。這就反映出中共誣衊法輪功、迫害法輪功,滅絕法輪功已經黔驢技窮。它要想盡一切辦法就像要在雞蛋找縫一樣,找不到縫,雞蛋有殼沒有縫,它非要想辦法要找,所以中共想要做文章繼續欺騙世人,它的心理非常陰暗,手段非常卑劣。實際上這個問題,中共鎮壓法輪功十年,法輪功抗爭十年,現在勝利者已經有了,歷史的結論已經回答了,法輪功是不可戰勝的。我是中共的體制內的人,通過我的學識來說,中共建政前和建政後60年的歷史我都得掌握,中共這個邪黨有強大的暴力,強大的欺騙性,它綁架了全國十幾億的人民,它霸占這個國家,各種資源都掌控了,在發展歷史上,基本上它想做的壞事沒有做不到的。但是在歷史面前,滅絕法輪功這件事,中共做不到。江澤民說三個月要滅絕,現在已經過去多少個三個月了。所以中共誣陷法輪功只能說它們是蒼白無力,只有徹底的失敗,沒有別的結果。趙先生說中共像希特勒一樣,我想和趙先生交流一下,我也想跟他更正一下說法。我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它的手法和它的做法,以致它所達到的惡劣的後果超過希特勒,希特勒不及於它。主持人:對不起!我打斷一下,剛剛那個陳女士他也提到這個問題,我想我們在節目裡面也做過很多評論,比如說像天安門自焚偽案,剛剛陳女士提到了這個事情。那麼這些事情就是說在大陸上,你們是用什麼樣的方法,或您所曉得它所使用的是什麼樣的方法,因為我知道很多大陸上的人,他們都認為天安門自焚案,他可能還認為這個事情,就是還滿相信宣傳部做出來的這種電視上所放演的畫面,相信這個事情。那您是不是可以就這方面來講一下,是用什麼樣的方式讓老百姓都相信,那麼從您自己的角度來分析一下這個事情,它應該是怎麼樣個情況。張凱臣:可以,法輪功這個問題我也想做一個重點問題來談,但是我現在順著把剛才和趙先生關於希特勒這個問題補充完。這是我個人的見解,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別人講這些話,我認為中共比希特勒更邪惡,希特勒迫害猶太人是公開的,希特勒的蓋世太保,全體都知道的,他為了雅利安人的血統純潔,所以給直接迫害滅絕猶太人。但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不是,如果他告訴全黨,告訴全體記者,告訴全體警察,告訴全中國人民解放軍,說因為法輪功學員要煉功,我就要挖他的心肝,我就要給他關進監獄。我就要給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你要這麼講,我想我們黨、軍、全國人民,絕大部分都不能同意的。為什麼呢?法輪功學員是中華民族的組成部分,他只是為了煉功,強身健體,有真善忍的信仰,他有何罪之有呢?不至於挖人心肝,不至於關監獄。所以說現在中共這種表面上風平浪靜,不聲不響的殘害法輪功,你像它抄法輪功學員的家,沒有任何手續。從這一點來說,我作為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我就不能容忍。溫家寶總理在全國人大會議上,新聞發布會說了,我們是法治社會,有的記者問他了,說你們抓了這個胡佳,他矢口否認。但實際上我們剛抓完,還說是法治的社會,難道這是法治的社會嗎?我就突然想到這個例子,法治社會能允許你想上誰家就上誰家,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這是法治社會嗎?主持人:對。張凱臣:算哪國的法治社會呢?所以說今天我也向全世界闡明我的觀點,中共迫害法輪功,要認識到中共比希特勒邪惡,比希特勒造成的惡果更壞,這是我們應該認識到的,同時,我願意向全世界有良心的中國人,有良心的國際友人,國際人士說,我認為如何對待法輪功,是道德至高點的問題,是人有沒有道德的一個檢驗尺的問題,就是說「豺狼當道,安問狐狸?」。你如果能容忍中共迫害法輪功,滅絕法輪功,那你其他事你都能容忍。所以首先你不能容忍它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我那天在新聞發布會上,我用了一個詞,叫「人神共怒」,我用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這個問題上,我認為特別恰當,不光是人類,是人神共怒,這是我的一個自己的觀點。主持人:是。張凱臣:第二個加州有個陳女士,說他是我們瀋陽的一個記者。主持人:對,你們是同行。張凱臣:他說佐證了我這個話,我感到很欣慰,剛才我跟橫河老師交流,也是心裡覺得安慰,不是說我離開中國大陸到這來,我就信口開河,說為了說話而說話,為了幹什麼幹什麼。我認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走到任何地方都要講真話,只是在大陸的環境,如果說我在大陸講,我有一萬句話,我講兩句,我可能再也不能講了,這是環境的問題。最後回答主持人剛才提到了,有一位陳女士也提到了,說是關於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已經在過問,或者調查天安門偽案這個問題。這個我還沒有聽說。我現在感覺到比較失望的是,現在對中共迫害法輪功,主要是我們法輪功學員在抗爭。而且做為我們中國境內的,就包括一些民運人士,包括一些體制內、體制外的一些,就是說正義人士,反抗,表達自己的意見都不是很強烈,這是我的感覺。要不然的話,就不能體現出高智晟先生這種高風亮節,這種中原漢子,這是中國人民真正的兒子的這種正義感,所以他更能顯得難能可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調查天安門偽案,我今天我可以作一個證人,我先講一講看看能不能作為證人,我95年調入中共瀋陽市委宣傳部新聞中心,我每年都要到北京去陪著市領導,瀋陽市的人大政協代表團去開兩會。我們做會外宣傳組,我基本年年都去,也是主要成員,而我當時有個習慣,我一到北京,不管是平時出差還是開兩會,我都要到天安門廣場去逛,好像按照中國人說法叫觀雲風。天安門用共產黨的話說叫「祖國的心臟」,按照我們來講那是一個大的觀察口,反正感觸就是與眾不同。但是我連續去了幾年,我從來沒有看過武警也好,警察也好,背著滅火器巡邏。但是,天安門偽案有沒有滅火器,哪來的?為什麼有滅火器?這就是預案,準備好了,事先那種假案,所以說叫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就是證人,按照我的思路,大家聽明白嗎?那我就問製造這種偽案的人,包括中央電視台作這個節目的人,當然他現在已經癌症早去世了,可能是跟這個罪有應得有關沒有關係,我們就不好給他分析,但是天安門從來沒有過滅火器,而恰恰在天安門偽案那天什麼污衊法輪功自焚去了,不但滅火器準備好了,滅火毯也來了。我認為這有常識的人,有邏輯分析的人就知道這是假的,不用聯合國證明,因為現在國際社會,包括美國總統,包括歐洲,除了我觀察加拿大的大衛‧喬高,美國的史密斯、沃夫等幾個議員特別關注,出書、演講、抗爭以外,非常嚴明的表達他們的立場,對中國人民是很大的鼓舞。我希望我們法輪功的學員,希望我們中國有正義感的人,一定要永遠記住這些外國友人,這可以說是恩德,也是一種民主的、開放的、公正的立場,但現在有些政府和有些組織機構,包括國際社會,好像覺得這是中共的核心利益,也不知道覬覦什麼,說是因為經濟,難道中國的經濟真這麼強大嗎?難道資本主義發展這麼多年,反倒因為一個小小的經濟風波變成窮光蛋了?對法輪功的問題始終迴避,這一點我覺得非常遺憾,我要繼續探討這個問題。主持人:我們現在先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加拿大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李先生:你好,我姓李,我住在加拿大,我主要是打電話向張先生致敬,因為你是很了不起,感謝你拋棄馬列主義,歡迎你做回真正的中華兒女,我只是講這句話,謝謝。主持人:非常謝謝李先生,李先生在電話上等候非常非常久的時間,就為了跟你講這句話。張凱臣:謝謝。主持人:那麼第二位是紐約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陳先生:你好各位、主持人。紅朝秋雨一甲子,崩潰爛朝又一波,今天我在電視裡面可以看到張先生,張先生公開退黨這個壯舉,唾棄中共,我們海外華人非常的歡迎。我們海外華人非常幫您高興,公民權是要眾人來推動的,對不對?20 年前天安門「六四」發生,我判了共產黨死刑,今天又證明我是對的。各位看看,共產黨這個癌症進來還有救嗎?張先生是宣傳聯絡部部長對嗎?對中共黑社會流氓謊言暴政的本質,還有宣傳機器、新聞管制,愚弄、洗腦,反天地、反人類的特性,應該堅決徹底的揭露,讓大陸13億人民覺醒,明白真相,提升正義元氣。主持人:好,非常謝謝紐約的陳先生。我們再接聽一位溫哥華的胡先生,胡先生您好!胡先生:你好,大家好,我個人有兩個看法,中共這個政權像河豚,而中宣部其實就是它的喉舌,起一口氣、吹一口氣把這乾癟癟的河豚給撐起來。還有一個,剛剛有人提到,江澤民說什麼三個月要滅法輪功,「三個月」,好耳熟啊!是不是有一個法西斯國家也說三個月要把我們殺光光呢?就是這兩點,請你們指教一下,謝謝。主持人:好,謝謝胡先生。我們請橫河先生回應一下剛剛幾位觀眾朋友的問題。橫河:我想先跟江蘇的趙先生回應一下,關於自焚案的問題,因為今天我們在講媒體怎麼運作,所以我們就講自焚案裡面媒體的運作。如果大家看過的話,當時有一個「紅朝謊言」徵文,有一篇文章介紹自焚案發生以後,中共的幾大喉舌媒體的報道都互相矛盾。也就是說中共只是定方針,但是在具體操作上就看它們自己發揮了,結果就發揮錯了。所以光明日報、人民日報、新華社的報道都不一樣,還有CCTV央視也全都不一樣。有人就把這些不一樣的地方都拿出來比較,比較以後才發現在很多重大問題上都互相衝突,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CCTV做的錄像片放出來以後,海外有人把它拿來分析,分析完以後就到處播放,那CCTV就把《偽火》那部片子揭露出來的部分全部刪掉,然後繼續放刪掉後的那個短的版本,那些喉舌就是為了完成任務!既然已經被大家揭穿了,那麼它就應該不作聲了,但它不會,因為這是它的任務,它必須完成,於是它就把那些部分給刪掉,繼續放。主持人:反正能騙多少人就騙多少人。橫河:能騙多久就騙多久,這是它的基本做法。另外,第一個紐約陳女士提的問題我想談一下,其實陳女士已經談得很清楚了,他們認為能夠看到消息的地方是在網上,並不是在平面媒體、傳統媒體上,也就是說網上什麼都能看到,其實網上也不是什麼都能看到。網上能看到的原因是因為:第一、現在大家都可以把他看到的消息報上網,每個人都是業餘記者,在這個問題上,中央宣傳部門是防不勝防的,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它要在網絡媒體上下很大的功夫。第二、它不是都不報,它是只報一部分。只報事件,不報根源;只報事件的結果,不報事件的過程,只報它們想讓你看的東西,為什麼?因為捲入的人太多,一捲入就是幾十萬人,像「蟻力神」你怎麼可能不報道,不報道人家也知道。所以現在中共對於媒體的控制,它有個新的說法,叫做「掌握話語權」。就是這件事情不是我不報,而是要按我的方式報,大家只能聽我的方式。所以當時谷歌(Google)進入中國的時候就說:提供部分信息比不提供信息好。這是不對的!提供部分信息比不提供信息還糟糕,因為不提供信息,大家知道你瞞了我,你提供部分信息,別人就以為這是真的信息了,結果這只是事物的一面,所以中共宣傳的精緻化就是在這裡。現在中共已經認識到網絡上的消息太多了,它控制不住了,所以它在上個月制定了兩個政策,一個是黑名單制度;一個是白名單制度。所謂「黑名單制度」,就是國內的網站必須自我約束,一旦出問題,網站負責人要連坐,要承擔同樣責任,這就讓一些以前可以放行的消息,現在越來越不容易放行,因為這已經把網站負責人的政治生命跟在網站發文章的人連在一起了,這種連坐法叫「黑名單制度」。「白名單制度」更厲害,以前海外的網站是規定哪些要封,現在不是,是全部封,凡是經過它批准的才能放行,它就倒過來用這種方式使得絕大部分網站天然被封了。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能看到消息呢?你實際上是看不到消息的,因為措施已經制定出來了,這個措施一旦全面實行,你所能看到的不管是國內網站或國外網站都會越來越少,你能看到的只是它提供給你的,你以為這個事件已經報道了,但是你卻得不出一個正確的結論,因為你只聽到了部分消息。另外溫哥華胡先生的問題我不是很明白,他說中共是不是完全照中宣布吹出來的河豚?不是的。它有一整套方式,比如現在各個城市搞基本建設,叫「櫥窗工程」,所以它不僅僅是靠吹出來的,它要建出窗口來,要把陰暗面遮擋掉,讓宣傳部門能宣傳出一個偉大的形象來,而這個偉大的形象是有「櫥窗工程」來配套的,它不僅僅是吹的,它有整個一套配套工程。第二個說「三個月」,我沒聽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確實江澤民當時說「三個月要消滅法輪功」,我到現在沒聽說過世界上有哪個人說要消滅哪一個民族,或哪一個人要花三個月時間去消滅誰,這種威脅我沒聽說過,至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沒有聽說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也沒聽說過希特勒要花三個月去滅哪個民族,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說法。主持人:我們接著橫河先生剛剛提到的「話語權」,對任何一件重大事情,它要先有一個話語權出來。我常常看電視就很不解,比如像甕安事件,說有一個年輕男子強暴一個年輕女子,完了以後說是在河邊看到了「俯臥撐」,像這種把人的腦袋當成白痴的處理方式它也做得出來。對於這種在社會上發生的,比如「楊佳案」、「鄧玉嬌殺官案」,您們是如何處理、如何防止這些消息外漏?像剛才橫河先生提出來的,怎麼樣去掩蓋這些不好的事情?張凱臣:我非常同意橫河先生對一些事情的判斷,非常準確,和我體會的一樣。順著剛才幾位觀眾說的,我想起關於誣陷法輪功有怎麼樣的宣傳,我確實有體會,我想利用很短的時間來說清楚。我們剛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前,有一個機構叫「610辦公室」,市委機關也成立一個,當時我是在新聞中心,並沒有調到這個辦公室,所以對它內部運作具體情況我也講不清楚。但是對當時有些情況我也有感受,就是會對法輪功有所謂非常不好的感受,為什麼呢?我回顧起這個事就回想起中共的一個魔頭、極其殘暴的毛澤東,他講過這樣的話:要奪取政權或要做某件事,一定要製造輿論,輿論先行。按中共當前宣傳的叫「掌控輿論」。當時毛澤東還說:無產階級是這樣,資產階級也是這樣。當今中共迫害法輪功,也用了這個手法。我為何有這種體會呢?因為它要全國人民反對法輪功,它要消滅法輪功,首先要輿論先行,它就造輿論。在沒有真正大張旗鼓下手以前,它就大量的充斥輿論,造謠說什麼法輪功自殘、有病不吃藥、有病不看。主持人:不能看。張凱臣:還造謠說什麼抱著孩子跳樓,有的給媳婦砍了,什麼給老母親放火燒了,自己又上吊了,好好的人沒什麼前兆就上吊,說要見師父。當時我是親身體會,因為當時我沒有進「610」,也沒關心過這事,但它這一宣傳,我就會很反感法輪功,就會跟著中共的宣傳走。中共比較卑劣的就是,它為了讓人們理解什麼叫「邪教」,因為對「邪教」的概念,人們從建政以來好像也不怎麼接觸,它就把什麼奧姆真理教、什麼人民聖殿教集體自殺啊,在那個年代都同時見諸媒體了,在媒體上你可以去查。它實際就是引導人,讓你理解什麼叫「邪教」,說這也是邪教,對生命不珍惜、反常,和正常人不一樣,污衊說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所以它那麼一宣傳,我也上當了,首先我就反法輪功。因為我有許多的工作,我也不煉法輪功,我身邊也沒有親近的人煉,所以我也沒什麼感受。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自然而然的聽到一些反應,和朋友在一起吃飯、閑聊談話的時候,我就好奇的問,究竟法輪功是怎麼一回事?很多人就講煉法輪功的其實都是好人,特別願意幫助人,心地特別善良,從來不占便宜,從來沒有壞的詭計,他們實際就是信仰「真、善、忍」,所以不存在什麼自殘、跳樓自殺,沒聽說過。這樣就引起我思考,從矇蔽當中我有點覺醒,但是因為我沒有直接管,所以也沒有引起強烈的震撼。直到有一天,我在家裡看電視,看到長春的法輪功學員插播「天安門偽案」的事實真相,使我非常震驚,我為什麼震驚?中共媒體控制極其嚴,建政以來,也可能是破天荒第一次插入了對中共來說是所謂「敵對勢力」的東西。主持人:但是放出來的都是真相,你們被矇蔽,從來不能夠知道的事情。張凱臣:對,它震撼了我。因為從他所放的真相,我相信他說的是符合邏輯的,符合事實的,符合真理的,符合事情本來面目的。所以我就覺醒了,我認為這是共產黨的安排,從那以後我就覺醒了。主持人:對於法輪功的迫害我們今天談了很多,關於共產黨、江澤民他們怎麼樣迫害法輪功這些事情,有一本書《九評》,這本書裡面對共產黨有很詳細的分析。我想問一下,中宣部宣傳部門為什麼從來對《九評》沒有過任何反應?張凱臣:從我個人的理解,我認為中共無言以對,因為我看到加拿大的盛雪女士給《九評》這樣一個評價,說:「終結中共生命的終結者」,我覺得這句話非常有道理,非常能夠評價《九評》的價值和地位。對於終結者和被終結者來說,被終結者對終結者是無言以對,因為《九評》從歷史上、理論上、各個細節上,宏觀、微觀、裡裡外外,給中共判了徹底的死刑。因為他的某一句話、某一個觀點,某一系列的價值判斷、邏輯判斷、理性判斷都是不可動搖的。你說中共或許只能回應一個問題,它可以說「以偏蓋全」、「只重某一點,不顧其它」。但這個不是,《九評》處處點點、方方面面、裡裡外外說的都是事實,所以中共無法回答。主持人:都是事實。我們只剩下不到1分鐘時間了,最後想請問您一個問題,您今天退出中國共產黨了,您覺得在「愛國」跟「愛黨」之間,您如何劃分這個問題?您有30秒的時間。張凱臣:「國」是生存在這裡的人民、土地、江山、河流所組成,是我們生存永遠依戀、信仰的這麼一塊地域和文化;「黨」只是在這個地域、人群當中的一個政治團體。「國」是永遠偉大的,永遠是我們的家,是我們要愛護、呵護的對象,當「黨」這個政治組織做「愛國」的事的時候,我們愛這個黨也愛這個國,但是永遠不能夠愛黨超過愛國。但是中共恰恰是禍害這個國。主持人:好,非常謝謝。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還有很多觀眾朋友在線上,非常抱歉,也非常感謝您今天的收看,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