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 中國甲流疫情大透視(上)

【新唐人2010年1月10日訊】世事關心(115): 中國甲流疫情大透視(上)(主持人):如果盤點2009年的關鍵字,毫無疑問豬流感 或甲型H1N1流感應該榜上有名。這種新型流感病毒自從3月18日在墨西哥首次被確認暴發以來,全球立刻緊張起來,如臨大敵。可是儘管如此,豬流在幾個月內仍然以很快的速度在全球傳播,(旁白):4月14日,美國的第一例人類感染豬流感在接近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被確診;4月27日歐洲第一個確診病例出現在西班牙;5月9日澳大利亞宣佈確認該國第一例人類感染豬流感;而中國大陸宣佈確診的第一個病例是在5月11日上午,地點在四川成都。世界衛生組織(who)公佈的本次流感病毒的正式名稱是甲型H1N1, 實際上是混和了人類、豬、和禽鳥流感病毒基因的新型變種,但由於以豬為宿主發生混合,並且以豬流感病毒基因為主,又被稱為“人類感染的豬流感病毒”。由於世界上對這種新型病毒尚無經驗,無法在短時間內確知其危害性,所以當疫情在墨西哥一暴發,各國立即採取緊急措施,往來墨西哥的許多航班被取消,該國的對外貿易也大受影響,來自疫區的疑似感冒者也被隔離觀察。但實際上這些措施對阻止疫情的傳播收效甚微。(胡宗義博士):流感病毒有個特點,不斷地突變。所以採取預防措施的時候,每年都有新的疫苗。因為每年都有,每年都會流行,就會產生一定的免疫力。但這次不一樣,完全是一個新型的流感,和季節性流不一樣。所以在人群裏面沒有免疫力,在人群裏面傳播特別快。(旁白):面對難以遏止的擴散,世界衛生組織在約6個星期當中連續將警戒級別從第三級升至最高第六級,這意味著病症的全球性大流行。這是世衛組織啟用六級警戒機制以來的首次,在全世界拉響了紅色警報。(主持人):由於2003年薩斯在中國大爆發的情景還令許多人心有餘悸,在這新一輪病毒的衝擊之下,人們不禁會想:中國大陸疫情傳播的情況到底是怎樣的,政府方面公佈的數字是否都是真實可靠的?這一輪的流感病毒到底有多“厲害”?作為普通人,我們應當怎樣對待,保護自己?(旁白):判斷一種流行病的危害程度,除了看其傳染性的強弱外、同樣重要的是看其致命性有多強。墨西哥自從報告出現新型流感疫情後的五周之內,至4月23日,就累計有59人死亡。而美國在4月14日確診首例感染個案之後半個月,4月29日即出現首宗死亡案例。歐洲首例死亡出現在6月14日;比中國提前兩天報告疫情的澳大利亞首例死亡出現在6月19日。以上這些西方國家的診治和醫療水準總體上都好於中國,但奇怪的,中國大陸的第一例H1N1死亡個案發生在10月4日,在其公佈發現疫情後的近5個月之後。到底是什麼神奇的力量使得中國甲流患者的死亡如此晚才出現,又是什麼靈丹妙藥使得中國大陸在長達近5個月的時間內、累計1萬多官方確診病例的情況下,維持著零死亡率?(徐建超):零死亡率是不正常的,不正常在哪里呢?比如說,在北美報導說,今年8月30日到12月中旬以來就有大概2400人確診得H1N1疾病以後死亡,在這2400多人中,兒童就有240多人,整個(確診)發病的人數保守的估計在10萬人左右,這個數字是比較難統計的。也就是說,有10萬人發病,有2400人死亡,死亡率在2.4%(旁白):11月17日,《杭州日報》登出一篇報導,名為《中國甲流病死率為世界平均水準的1/20,其中一個原因是得益於中醫藥防治優勢》,將這個奇跡歸功於中醫。(專家):至於說預訪呢,目前最有效的方法還是疫苗,至於中國的中醫藥對流感的防治有沒有效呢?目前還很難下結論,因為目前沒有很系統的研究,尤其是一個新的流感,你對它有沒有作用很難講,另我也沒有聽說流行以後大面積地用中醫作預防措施的,來阻止流感的爆發和流行。(主持人):從現在公佈的數字看,雖然甲流的致死率可能高於普通的季節性流感,但仍比疫病暴發之初的估計要溫和。媒體也不斷告訴公眾,不必對新型流感大恐慌。但與此同時本次疫情所表現出的一些特徵也著實讓人不敢掉以輕心。那對於中國還有什麼需要特別關注的嗎?(旁白)世衛組織在其報告中強調,儘管新型流感現在的表現比較溫和,但現在將甲型流感死亡人數和季節性流感死亡人數加以對比容易造成誤導,從而使人們對甲型H1N1流感的實際危害的估計不足。要等到疫情高峰期過去一兩年後才能準確地統計感染人數和死亡率。本次流感之所以令公眾憂心忡忡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病死者大部分青壯年人口,過半死者年齡在20-49歲之間,另有超過13%的死者是孕婦。這都與以往的季節性流感不同。這種情況是什麼原因造成的,至今尚無完全令人信服的解釋。除此之外,越來越多的專家將注意力集中在中國南方,流行病學專家鐘南山在2009年11月份就表達了憂慮,擔心豬流感病毒與H5N1禽流病毒混合,產生出一種傳染性和致命性都更強大的疾病。(鐘南山):H1N1和H5N1的重組將是一個災難,因此我們需要監控病毒株的突變,所以我認為關於死亡率的報告必須是透明的。(林曉旭):豬流感病毒是很容易突變的,流感病毒本身有8個片段,並不是完整的片段。所以在病毒複製過程中很容易和宿主體內其他的病毒、或同一個病毒但不同毒株的基因進行重組。在中國南方和亞洲人們已經知道高致病性的H5N1已經在豬只體內發現過,中國本身的科研工作者的文獻也證明了這一點,那人們就很擔心在中國豬只同時有H1N1, 又有h5n1禽流感病毒,就會混合出一個新的病毒。(旁白)H1N1病毒當前的特點是傳染性強而致命性弱;而H5N1禽流感病毒的特點則剛好相反,是致命性強而傳染性弱。與世界其他農村地區不同的是,H5N1禽流感病毒在中國南方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臺灣前疾病管制局長、成功大學副屬醫院副院長蘇益仁表示,H5N1禽流感病毒在中國南方已經本地化,中國南方的陸禽和水禽中有3%帶有這種病毒。如果豬流感、人流感和h5n1禽流感病毒長期共存,而公共衛生環境又不完善,毫無疑問它們之間發生致命性重組的可能性也更大。這樣一種危險讓世界各地的流行病學專家們憂心忡忡。(蘇益仁):禽流感h5n1大家認為還會再來,因為它已經在中國的南方,廣州、福建、甚至很多地區都已經“在地化”(長期駐留),在社區中都在流行著。h5n1禽流感的死亡率是60%,遠比現在的甲型h1n1更嚴重,所以我們也組了團到廣州去。現在比較重要的、大家比較關切的,其實不是甲型h1n1, 而是甲型h1n1會不會和季節性的流行性病毒重組,最不願意看到的是禽流感h5n1和h1n1重組, 或者h5n1禽流感變成大流行,這是目前防疫專家最關心的(旁白):在中國南方的農村的大部分地區,生活仍延續著幾千年來方式,許多家庭既飼養雞鴨等家禽、又飼養豬等家畜。人與家禽、家畜混住,接觸頻率高,這樣的衛生環境使得病毒突變的風險增加、疾病的防控變得更加困難。(林曉旭):所有的流行病學專家、病毒學家在中國南方或亞洲其他地方爆發出新的病毒株,目前中國甲流的感染人數、死亡人數在全國各地都在增加,特別是廣洲一帶的資料表明,感染人數在激增,所以我想人們的擔心是有道理的,特別擔心在中國的南方發生新的病毒突變。(主持人):正像鐘南山教授所強調的,透明地報告疫情、特別是死亡率是監控病毒變異的前提。當大型疫症出現時,政府的防控體制是保障公眾安全的重要屏障。病患資料的收集統計是否透明、數字是否客觀是公眾知情權的關鍵體現。那麼有了薩斯的前車之鑒,大陸是否已經有了這方面的透明機制了呢?(旁白):2009年12月2日《美國之音》報導《批評瞞報後中國H1N1死亡數字激增》,援引大陸的醫學權威的評論,對政府公佈的官方數字提出質疑。文中說,鐘南山表示一些區對死於重症的肺炎病人不進行檢測,而當作普通的肺炎死亡來處理。在接受路透社的採訪時,鐘南山也談到了政府在防控疫症中的“潛規則”。(鐘南山):某些地方醫療部門不樂意或不情願測試那些肺炎重症患者,我認為有些時候是存在著所謂的“潛規則”, 也就是說,死於h1n1的人數越多,在你(地方政府)的管區內疫病防控的成績就越差。(旁白):從對大陸衛生部公佈的疫情數字的分析看,也能從側面支持專家們的批評。在十一長假前的9月25日,也就是各省為確保十一慶典力求維持穩定的時候,中國大陸報告確診甲型H1N1病例共15968例,無死亡。然而“10-1”之後第一次更新疫情資訊的10月23日,確診病例陡然上升到到了33064例,增幅約 107 %,而在同一時間段內,根據世衛組公佈的數字,全世界範圍內甲流確診病例只增加了28.6%,在十一後的兩三個星期之內,中國大陸報告的甲流確診人數突然以高於世界平均水準3倍多的速度增加,不怪專家們會質疑政府之前公佈的數字是否是真實的。(主持人):在評批和壓力下,大陸衛生部11月份表示,將採取與國際相接軌的統計方法,凡是實驗室檢測為陽性,已經臨床確診的病例,在一個連續的治療過程中死亡的,不論有無基礎性疾病,均納入死亡病例報告。那這是否意味著政府的表現在批評和壓力下進步了呢?之後公佈的數字就是真實可靠的呢?(旁白):從大陸的《傳染病疫情告報制度》看,有報告責任的單位和個人可謂涵蓋廣泛,從各級醫療機構、到學校托兒所、再到具體的醫護檢疫人員。但對於甲型H1N1流感,報告的責任只在醫院:甲流病患必須在三級醫院集中、定點收治。具體做法各地略有不同。江蘇省要求必須在三級甲等醫院收治;北京市看起來相對寬鬆,除三級醫院外,二級醫院有呼吸內科和綜合ICU設施的均可;重慶市指定了九家醫院、而長春市只指定了六家。那麼這種防控制度是否有利於客觀真實地報告疫情嗎?(林曉旭):中國一定要有衛生管理部門批准允許,要經過這樣一個機制才能參與,反而把一些在普通醫院的有能力的醫生排斥在網路之外,這是管理機制方面帶來的弊端。(旁白):當把普通醫院排除在外之後,疫病的報告事實上就依賴於有限的“定點收治醫院”。那麼,這些“定點收治醫院”報告的確診、重症和死亡人數有無可能低於實際情況呢,最近一些管道回饋出的消息加重了這一疑慮。12月9日,《廣州日報》批露出一條驚人的消息,一個從廣西跟隨打工父母來廣州的3歲兒童,因罹患甲流無錢醫治,死後被發現遺棄在水溝中。這不禁令人擔心,在中國基數廣大的低收入人口中,是否有類似情況並沒有被“定點醫院”接觸到,或者未被納入計算。雖然此消息一經批露,大陸衛生部立即出面表態,表示要調查清楚、加強防控。但是還有其他消息表明,這種事情似乎並不是特殊的個案。另據大陸一門戶網站“騰訊網”12月11日報導,廈門一五歲男孩高燒不退,在被確診為“甲流”之後,多家醫療機構仍然拒收。最後在媒體的關注下,才入院治療。那麼在傳媒被嚴格控制的大陸,是不是每個有類似境遇的患者都能如此幸運呢?另外在電話調查中,也有民眾報料稱有瞭解到的死亡案例,並未見到有任何公佈。(記者):有朋友的小孩因甲流而過世的?(被採訪人):對。我朋友的女兒。(記者):醫院有沒有給她治療?(被採訪人):有,不過就是沒有聽說有公佈(記者):她的死亡沒有被公佈?(被採訪人):對。(記者):家屬有沒有說要做申訴?(被採訪人):沒有做什麼,就是我朋友說去了就去了唄,沒辦法。(記者):現在很希望把這個事情……(被採訪人):我瞭解,他就是…我的朋友是…是在江門那邊。報紙上也沒報導。(東莞市民):是死了兩個嘛。(記者):兩個小孩,男的女的知道嗎?(市民):男孩子(記者):多大年紀知道嗎?(市民):6、7歲嘛(記者):確定是什麼時候?(市民):確定是12月初、還有11月中旬的時候(記者):確認是甲流死亡的嗎?(邱先生):是啊(記者):報紙上沒有報嗎?(邱先生):沒有、沒有,新聞上沒有報。(旁白):大陸對於甲流的宣傳口徑一直是強調“可防”、“可治”,新華社還稱,大陸對甲流“防控得力有效、國際高度認可”。2009年12月31日,《人民日報》總結出2009年“十大國內新聞”,甲型流感沒有入選。新華社評選的“2009年十大國內新聞”中,也沒有甲流的身影,似乎官方並不認為甲流是這一年影響中國的一個重要事件。上面採訪到的民眾所知的死亡案例來自於不同城市,可是不同地方、不同級別的媒體都默契地保持著沉默。(主持人):在涉及公共安全和公眾利益的重大問題上,大陸最缺少的是獨立的民間組織的活動,因此人們只能看到來自政府的獨家資訊。在這種形勢下,在海外的一批學者和社會公益人士自願發起了一個民間調查,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接觸到關於甲流疫情的一些更具體和詳實的資訊,與此同時也給人們多一個瞭解疫情的管道。關於他們的活動和具體的成果,我們將在下一期向觀眾朋友們介紹,敬請關注。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