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谷歌斷臂中國得失如何

【新唐人2010年1月18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4年前,谷歌懷抱著改變中國的夢想,去開拓中國市場,卻不得不委曲求全的迎合中共,實現自我封鎖。當它艱難的打拼了4年,實現了1/3的市場占有率之後,上週三,谷歌突然宣布,不再為中共過濾信息,此舉也就意味著谷歌將撤離中國。消息傳來,立即引起全球震撼,從各國政要到普通的網民,對於這個作法都一致稱讚。那麼,谷歌為什麼最後選擇「斷臂中國」?失去了中國,會不會對谷歌造成失去未來這樣大的影響呢?我們一起來聽一聽,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為我們做的分析和評論。天笑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我們知道,谷歌事件,現在是世界上最熱點的話題之一,它的聲明的確是很震撼的。那麼,是什麼具體的原因,使它在上週三突然做出這樣的聲明呢?李天笑:「斷臂」對一個人來說當然是很痛苦的,但是當你被毒蛇咬了一口,這個毒馬上傳到全身去了,你不得不斷臂。從谷歌的公開聲明來看,主要是兩方面的問題。一個是它受到了,直接對它基本架構的攻擊,其中包括某些知識產權。主持人:就是駭客的攻擊。李天笑:這個攻擊,據它們分析來看,很可能是從大陸來的,而且很有可能是中共政府組織的攻擊,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是谷歌最主要的EMAIL信箱,叫GMAIL,受到攻擊。有幾十個在中國大陸,還有歐洲的一些維權人士,他們的信箱被人動過了,其中有些還中了毒等等,但是跟谷歌的防禦措施,就是它的設置,沒什麼關係。而這是一個公開的聲明,但是背後真正的原因在什麼地方?譬如說它講到,某些知識產權被侵犯,那實際上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在谷歌的總部的原始碼,可能遭到某種的盜竊、或者是某種破壞等等。從谷歌這次採用斷然措施,當機立斷,馬上就阻止中國員工對谷歌總部數據庫的提取,主持人:就是說谷歌中國的這部分員工。李天笑:權益馬上斷絕,從這個判斷、這個決定的判斷,一般來說,在搞IT這個行業裡面,就是對你產生不信任感,覺得你可能會對那邊產生某種危害。也就是我剛才講的,在一個人手中了毒以後,你允許把你這個手斷臂、砍掉,也不要把這個毒侵害你整個記憶體。還有一個,我覺得真正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谷歌最高層的決策層,發生了很重要的轉變。原來的3個巨頭,2個創始人、1個CEO,原來的CEO是主張在中國的,長期以來他一直主張在中國,即使受到委屈,也要待下去。主持人:也要委曲求全。李天笑:但是兩個創始人,其中特別是一個原來是從蘇聯來的,叫布林,他的主張就是,我們不能違背谷歌「不作惡」的原則,我們應該從中國撤出去。主持人:這一次他的意見占了上風。李天笑:占了上風,最後扭轉這個局面。主持人:我們知道,谷歌在剛開始進入中國的時候,它實際上已經背了一個,就是去協助中共作惡的一個惡名,那麼今天,它已經忍受了4年這樣的屈辱,今天它做出這個的決定,除了你剛才講的表面上,就是知識產權等等受到侵害,會不會有它商業上的利益,就是它商業得到的利益,跟它背負的罵名不相配呢?李天笑:其實谷歌,它已經是譽滿天下,在世界上,在任何一個信息產業裡面,特別是搜索引擎,它已經是龍頭老大的地位。所以它在名譽上不需要和任何人去爭,所有人都知道它。再有第二點,就是它在中國實際上是個小利,一個「雕蟲小利」為什麼這麼說呢?就是說,它在全世界的整個營業額的收入,大概是在200億左右,在中國的話,也只不過是2億左右美元,相比之下只有1%的效力,所以對它來說並不是決定性的。主持人:有一個說法是6億。李天笑:好像是沒有這麼多,因為這個6億,它只有800個員工,它要創造6億的價值,我覺得不是特別可能的。因為我原來也是在中國,代表美國公司在那邊工作過。幾百萬幾千萬的收入已經相當可觀了。如果是2億的1%的話。對它整個全球的利潤來說,不是一個重大的影響。因此來說,據它在中國,如果失去,比如說一直背著這個罵名,就是它採取一些過濾措施,符合中國政府的一些要求等等,這樣的話使它在全球的商譽、信譽受到損害,也許跟它在中國的盈利來看,是不成正比的。就這點上來講,我覺得這兩者是不相稱的主持人:那麼就是說谷歌,實際上,它斷臂中國,有一種說法是說它實際上經過了一個很長時間的考量。最終做出這個決定的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李天笑:你是說它真正撤出中國的原因?主持人:對!李天笑:我覺得如果我們從單純的經濟和商業原則考慮來講,很多美國公司它情願待在中國,為什麼呢?即使它虧本。它也覺得它占有了人。就是說我投資一期,再下次再投一期,可能就有…。主持人:就有一個希望在那。李天笑:對!對谷歌來說基本上和其他美國公司一樣。它的戰略就是待在那。將來有一天會發生作用、會站上立場。但是我覺得谷歌,它發現了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對它的一個封頂。主持人:這是什麼?李天笑:這個封頂,它不能通過技術的改良,也不能通過員工的素質造出新的員工,或者是投資等等方面來突破。它從事的信息行業,它的實質就在於讓民眾得到更多的真相。我給你一個詞去搜索,你要把最貼近這個詞的所有的真相、事實給我蒐集過來。這個領域恰恰又是中共政府它一個致命的生命線。主持人:一個關鍵的封鎖。李天笑:它就是要隱瞞真相。中宣部最主要的責任是什麼?就是說我不要讓老百姓知道真相。因此在這個行業,谷歌的商業盈利,和中共的生命線造成了重疊,那麼在這個重疊當中…。主持人:是相矛盾的李天笑:就是針鋒對麥芒,是不可調節、也不可調和的。在這個當中產生了根本的衝突。在這個衝突之下,我覺得谷歌發現,如果說它為了保持30%的市場利益也好、一定的收入也好,不值得!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它是退出。再有一個,它現在不但受到中共政府對它的打壓。比方說叫它放一些過濾的詞上去。它有的時候不得不這麼做。還有一點,它受到惡意的市場競爭。比方說百度,百度對它的一個…。主持人:直接競爭對手。李天笑:直接競爭造成它一個非常大的威脅。這個威脅不是說正常的,在西方的社會商場競爭環境下所造成的。而是百度跟中共政府惡意的勾結造成的。比方說早期百度開始發展的時候,就是跟中共政府進行勾結。它故意蒐集一些谷歌的一些,比方說各種收集的信息,向中國政府會報。會報以後取得中共信任以後,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它就開始取得一些支持。在這個情況下,它又在商業上進行惡意競爭。比方說它就根據你錢出得大,我就把你排在前面,這樣一個價格排名。而谷歌不是的。谷歌完全按照你這個點擊率。你跟這個詞的關聯度,以及其他方面技術的要素,跟這個聯繫來(做的)。在這種情況下,谷歌覺得在這種惡意競爭、在中共政府打壓、以及它根本不能突破,這麼幾種要素考慮之下,那麼它高層就轉變了它的態度。原來認為說我可能跟老百姓,讓它們有接觸的權力,可能比要直接撤出更好,但是到後來…。主持人:這些是基於一開始讓它改,通過這個信息,然後讓它改變中國,這樣一個理念。李天笑:對!但是,12月中旬,最後的攻擊,最後一擊使它轉變態度。主持人:這個夢想破滅了。李天笑:但實際上在這個之後,谷歌馬上就把這個情況跟美國的情報機構以及國務院進行會報。在1月7日當時希拉里代表國務院跟幾個大頭,包括微軟的、谷歌的、還有思科(Cisco)、twitter,召開會議。實際上這個會議,就是在談,要把技術方向怎麼樣定位在,怎麼來翻牆。同時在1月7日,其實谷歌在它的網站上它也推出了一個新的獎項,叫「突破邊緣獎」。它的目標就是來鼓勵那些信息交流。推動世界的民主國家這些人士怎麼樣能夠突破封鎖牆。所以它在技術上的轉向,實際上跟中共對它的最後的打擊,實際上是促進作用。所以說谷歌造反了,為什麼造反?被逼的沒辦法。主持人:但是在一般的中國概念這樣的影響下,認為你放棄中國市場實際上就是會失去未來,那麼如果從這樣的角度來講,你覺得谷歌的得失怎麼來衡量呢?李天笑:這是今天我們主要要講的,谷歌在這裡有它非常精明的盤算,這個盤算它的戰略眼光是非常長遠的。比方說它如果在中國繼續下去的話,第一它首先失去它在整個世界範圍、在美國的商業信譽,這對它是根本的打擊。主持人:道德方面的層次。李天笑:第二如果它繼續在中國待下去的話,它又遭封頂、它利潤又不大,所以是雙輸,在中國待下去它是雙輸。現在如果撤出來,首先它在世界範圍挽回了聲譽,現在美國其他商業巨頭和政府聯合起來,很可能搞一些突破網絡方面的研究,如果能夠翻牆的話它的總部沒變,翻牆出來中國民眾還是能夠收到谷歌的。在這樣兩相比較之下,我覺得它看到了將來的希望。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中共政府處在風雨交加之中、火山口上,很可能將來的民選政府代替現在的中共專制政權之後,很可能對谷歌採取非常歡迎態度。中國民眾對谷歌態度我們今天也看到了,中國民眾是非常流連,非常歡迎谷歌回到中國。主持人:大家已經習慣用谷歌了。假如下一步突破網絡封鎖的技術要是真的能夠實現,對中國人民是一件好事了。李天笑:而且谷歌會產生一種連續效應,比如上海美國商會主席他就考慮說,既然產生這種知識產權的問題,那對其他公司是不是有很大影響?還有美國政府正在考慮建立一個「自由網絡聯盟」這個法案的通過。這個法案通過之後會對所有在中國或其他國家、特別在專制制度下,這些從事信息行業造成一定的制約,它們必須向美國會報它們所做的。這樣會促使它們考慮在這些國家待下去是不是值得,或者是採取谷歌這種方式,撤出來。但是在破網、在翻牆這方面加強。所以整個我覺得連鎖的效應正在發酵著,所以這對中共政府來說它反而正塑造兩難的境地。主持人:看來谷歌的事件將如何進一步的發展,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和效益還有待我們繼續觀察。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節目時間到了,各位觀眾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