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香港“五區公投”為何戳痛中共

【熱點互動】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上週,香港的兩個泛民主派的政黨:公民黨和社民聯宣布將於1月27日啟動五區總辭,使得醞釀半年的變相公投運動開始付諸實施,對此,1月15日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高調發表講話表示嚴重關注。什麼是五區總辭和五區公投?香港人為什麼要搞五區公投運動?中共當局和港府又為什麼要強烈反對?我們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我們一一解讀。杰森您好,香港的五區總辭和五區公投是什麼?那它五區公投的目的又是什麼呢?杰森:這事實上是泛民主派,特別是社民聯首先在去年7月份提出來一個非常聰明的一個辦法。它利用了現有的香港法律規定的條文,給了香港民眾一個全民表達意願的一個機會,事實上具體實施就是這樣一個概念。因為根據香港的法律規定,普選出來的議員、立法議員,他辭職了,那麼就得立刻在當地補選。當時泛民主派的人就說,那這樣子,我們在每一個,香港有五個選區,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還有新界東、新界西,這五個選區,他說,那我們在這五個選區裡頭每個選區找到一個我們的議員辭職,那麼這五個選區都得補選。我們再讓這5個人再去參加新的補選,而這5個人這一次只有一個施政綱領,別的沒有,就一個施政綱領,甚至連名字都起為普選,就是雙普選。主持人:要突出這個主題。杰森:要香港的民眾自己來選自己港府的立法會的議員。整個來說如果在這個情況下,我們這5個議員得到的票數總數超過了最強的反對派的票數總數,就證明實質上香港人民是要求普選的,某種意義上講,就像是香港人民做了一次公投一樣,變相的公投,所以它意義上就是說用現有的法律給香港人一個機會。主持人:那麼它這個目的到底是什麼呢?杰森:它這個目的主要的還是像…就目前來說的話,中共是不想立刻在香港進行普選,它說以後可以,就在17年2000年以後可以逐漸開始普選,但是現在不行,但是香港人普遍認識這是中共的緩兵之計,現在它(中共)壓的很重。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都在討論12年的政改,本地他們親中共的那一派,政改的方案就給的非常的溫和,沒有涉及普選的問題。泛民主派,他們就要求加入普選的因素,但是形成膠著狀態的時候,泛民主派的說法就是說讓人民說話,讓香港人民來說到底要不要普選。在這個情況下,他出了這樣一個奇招,這一招其實是將了香港政府一軍,也將了中共中央一軍,因為我完全是在法律框架下,現有你的法律框架下在做這個事情。主持人:您說的是現有的法律框架下,但是這軍將了之後,馬上港澳辦的人就出來說,香港不具備這種公投的這樣子的一個法律的效力,沒有這樣的一個權利。它的這個說法跟您剛才說的在法律的框架下是有點矛盾了。它的理由能站的住腳嗎?杰森:事實上中共它是在用窄義的法律上面的公投來代替,泛民主黨在做的一個廣義的公投的概念。我更把這一次公投叫成是「民意的反應」,連這個泛民黨都沒有說如果我們勝了,你就得普選,不是的。它只是說如果我們勝了,就展現民意、代表民意。事實上這個公投是一個民意的反應。主持人:實際上它選的還是一個立法委員,不是選一個港府的特首。杰森:並不是整個決定未來香港政治的運行模式。而中共它沒法反對這麼作,因為人家完全在法律框架下做的,它只能混淆視聽,混淆視聽的辦法就是我把你這個概念窄義化。從民意投票變成一個狹義的公投,因為在西方確實有公投這個概念,比如用民眾在投票上做決定來推翻現有的法律,推翻現有這樣執行的方案。主持人:甚至在一些具體的事情上做決定。杰森:這樣的過程就是它把廣義的公投、民意的測試,變成一個狹義的法律上的公投,事實上是混淆視聽,就是給不明真相的香港人覺得這事好像是違法,我是不是不參加呀!畢竟很多香港人對中共還是很怕的。這事情在輿論混淆視聽的結果,很可能讓這個事情不能達到其原來的效果。主持人:不單是港澳辦的人出來說話,包括港府的人也有類似的聲明,他們都表示很強烈反對,您認為反對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杰森:怕民意的展現。事實上我們知道現在香港它特意的要一部分就是50%的立法委員是靠功能組選的,功能組事實上就是一個特權階層,工商界的一個展現主持人:也可以說是指定的。杰森:對,某種程度上講它跟中共有千絲萬縷關係的。正是有50%立法委員不是民眾選舉出來的,所以中共對香港可以深入的控制,當然它的特首也都是中共指派的。因為中共控制媒體,香港媒體沒有幾個敢真正獨立為香港市民說話。主持人:早早就開始自律了。杰森:在這樣情況下,中共就說大部分香港民眾是對普選有不同認識的,它總是用這種它在國內代表大部分民眾意義,它在香港也想用這種代表大部分民眾意義這種概念,給人一個感覺好像老百姓不想公投。這個活動事實上是想,好,你說民意不想,那我現在就用這種形式展現一下民意。中共它很害怕這種概念,因為它知道它是在強行代表著人民,但是人民到底怎麼想的?它原來不關心,現在它怕人民真的表現出來跟它不同的想法,這樣的話以後它的謊言就不能再成立了。在這種情況下,它一定要蓋住公投這種事情,蓋住公投其實是要蓋住民意。主持人:但是對於這個社民聯和公民黨的這個提議來講,其實在香港本地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認為這種做法太激烈了。一方面他們拿出5個已經到手的立法委員職位來,如果一旦真的投票失敗的話,那好像從另一個角度講也坐失了民意並不支持普選這樣的事實,這樣會使香港的民主進程受到阻滯,這是一種觀點。還有一種觀點反而認為說要求普選,這已經是香港人民最低的一個民主訴求了,他們應該有這個權利,這已經不是政治層面方面的問題,是香港人的尊嚴問題了,您怎麼來看這個觀點?杰森:其實這一次確確實實不管是公民黨還是社民聯,他們這麼做是有風險的。有人說拿出5個席位,最後可能只能拿回來3個,整個來說是有很大損失的,從政治上來看。但是與此同時我也看到,這行為本身是非常有勇氣的,因為它畢竟給了香港人民一個公投的機會。主持人:是犧牲自我的意義。杰森:某種程度上講這行為應該是被稱讚的行為,當然這個過程中、在具體運作過程中,香港人民能不能真正展現他們內心真實的想法,這我也打一個問號。因為畢竟中共的影響它是在那裡存在著的。中共不管未來的許諾對老百姓有許多影響,老百姓認為中共已經答應了幹什麼現在急呀!另外現在中共媒體強烈的反對、輿論造勢也會影響人。因為畢竟很多人他心中對中共有怕,他不敢得罪中共。這種概念本身可能會影響民意。但是我自己返回來說,就本身你敢於給民眾說話的權利,這就是真正民主的理念。在這過程中具體的結果,連公民黨和社民聯都說如果這次民意真的展現出來,那我支持你2012年的政改。事實上這是一個正常民主國家一個正常的參與政治黨派的正常想法。因為他說我們還歸民意,讓民意說話,民意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事實上他沒有像中共甚至現在港府有操控民意、代表民意的想法。其實我覺得他們是代表民主真正理念的東西。主持人:但是現在事情看來不管港澳辦或港府怎麼表態也好,但是這件事情要想做下去,有它繼續做下去的可能性。那就直接關係到它真的實施的話,結果會怎麼樣?結果肯定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民意到底想怎麼樣!講過來民意的話,香港人一般的概念中對政治比較冷感,更看重現實生活、現實利益。可是這方面中共給予的影響又蠻大的,它可能會有一種施壓,或有一種利益的誘惑。那麼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您覺得民意會怎樣一種走向?杰森:這就是香港人自己的決定。其實命運掌握在香港人自己手裡。我們知道很多人確實有概念覺得香港人貪錢、不重政治,但歷史上很多香港人表現又讓我覺得,香港人他其實是真正在民主下成長起來的有民主理念的一個團體、一個社會。我們從2007年「七一」大遊行、反二十三條,50萬人走上街頭。事實上是徹底的改變了香港人的運行模式。香港人在這件事情上他也是有他自己的決定權的。當然我自己在看,這件事確實把中共戳的很痛。主持人:您說中共它現在是用公投違法這種理由作為一個擋箭牌的話,公投在世界上已經成為一種潮流,它這樣繼續去阻擋的話,不會讓它自己在這方面失分嗎?杰森:當然,事實上中共它想介入香港的管理是誰都知道的,所以它也不在乎在這上面失多少民意。它也確實知道它這麼做本身會使很多猶豫的香港人被它嚇到,這一點我是有感覺到有這個因素在,不然的話,它不會在媒體上大作文章。我們知道像這樣的新聞,在香港內陸上是不會廣泛被重視,但是你看新浪網上,它硬是被排到第三條,而且你看後面的評論,青一色都是「五毛黨」的作法。你可以看到中共在這新聞上有很強的內部運作。主持人:它對這個問題非常的重視。杰森:它非常有內部運作因素在裡頭。其實我們知道在中國目前這種情況下,如果割裂中共方方面面的影響,其實中國人很多目前的決定都不一樣,比如很多人說退黨7千萬,有沒有這個人數?我說如果沒有中共的影響,你讓中國人自己決定要不要中共?主持人:7萬萬都不只。杰森:7億人都不只,其實中共的影響在很多時候,它的存在、它的輿論本身是對很多政治決定有影響的。但是與此同時我倒看出來香港人自己的決定,有可能是對他們自己未來的命運有正面影響。主持人:如果更多的香港人能看我們今天的節目,對這個問題有更多認識的話,也許對他們將來做決定會有一個很好的參考價值。杰森:希望是這樣子。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