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印尼華商尋根記

【新唐人2010年1月21日訊】2009年10月初的一天,那是一個秋高氣爽、風和日麗的天氣,紐約哈德遜河清水暢流,上空海鷗嬉舞,河畔鮮花盛開,臨河的燈塔餐廳燈火輝煌,人氣旺盛,這裡正在舉行新唐人第二屆「全世界中國菜廚技大賽」,我正在這裡採訪。我注意到一對中年夫婦和他的五個子女,四個女孩一個男孩。也許是他們愉悅的談吐和昂然的興緻,和那家人之間其樂融融的氣息,不自覺地我就和他們攀談了起來。得知許文泰是印度尼西亞成功的房地產商人,偕全家不遠萬里從印尼趕到美國的紐約和華盛頓,除了觀看廚技大賽的表演,還有觀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我們的談話還涉及到一些有趣的話題。我決定邀請他們作客《細語人生》節目。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細語人生》又和您見面了。我們今天節目位您請到的是幾位特別的來賓。印度尼西亞的商人許文泰先生。您好!許文泰。許太太您好,小鳳您好。本來說想讓幾個孩子都上來。但是沒有辦法,座位實在有限。您們這是第一次來美國嗎?許文泰:我來美國好多次了。許太太:我是跟著他一起來。宇欣:小鳳那您呢?小鳳:我也常常來這裡。宇欣:喔!您也常常來這裡。您在印度尼西亞做房地產生意,在美國還有您的生意嗎?許文泰:在美國暫時還沒有,有打算要來這裡。宇欣:有打算要來這裡開發投資?許文泰:是!宇欣:許太太您是在幫助先生在做房地產的生意,您是在做主管財政嗎?許太太:我是管財政,幫他看他的錢。宇欣:您在印度尼西亞是第幾代華人了?許文泰:第三代了宇欣:已經第三代了。是在印尼出生的?許文泰:是本地印尼出生的。宇欣:本地出生的。那小鳳這一代就是第四代了嗎?許文泰:對!小鳳是第四代。宇欣:印尼很熱喔?許文泰:印尼是熱帶地方。宇欣:這次來是專門來看「廚技大賽」的表演嗎?小鳳:我們也去DC看了《神韻》。宇欣:有看《神韻》演出,那來了也是有一陣了。小鳳:這一次來了一個多月了。宇欣:您們在印度尼西亞,當地華人餐館應該也是很多?許文泰:是很多。宇欣:也有中國正宗傳統的餐館嗎?許文泰:正宗我們就不大懂,我們喜歡在印尼吃四川菜、廣東菜還有其它的。宇欣:也是很多中國菜。您家鄉是什麼地方?許文泰:我家鄉是廣東惠州。宇欣:應該這是您們本胃。那這次來參加廚技大賽看他們的表演,整體的感受是怎麼樣?許文泰:非常非常的好!宇欣:五大菜系嘛!小鳳:對。宇欣:中國的五大菜系,其中有廣東菜、淮陽菜、川菜、魯菜、還有東北菜。東北菜是第一次吃過吧!許文泰:東北菜好像是我第一次在這裡才看到過。宇欣:那感受怎麼樣?許文泰:非常好吃。宇欣:是嘛!東北菜比較鹹耶!許文泰:但是我喜歡吃。宇欣:小鳳那您呢?小鳳:我也覺得很好吃。跟平時吃的都不一樣。如果我們在印尼的時候吃中菜會有很多味精。吃在嘴裡的感覺很不舒服。可是這兩天吃的那些菜就很不一樣,又沒有很多油、又沒有那些味精的感覺,真是不一樣。宇欣:喔!您能感覺、感受出來?小鳳:對。宇欣:好像是說四百多道菜,有媽?小鳳:在三天之內應該有,因為我們第一天去吃的時候就有五大道菜,然後每一個廚師就會煮三樣還是幾樣。所以吃起來很多,這兩天吃得特別飽。宇欣:《神韻》演出應該是在東南亞國家,印尼應該是有吧?許文泰:印尼還沒有。宇欣:我記得我們電視台有報過這樣的新聞。小鳳:印尼第一次邀請《神韻》到印尼演出,本來《神韻》要在印尼演三天,演三、四個場次,一場有三千多位觀眾來看,可是很可惜無法演出,其實我們也知道背後有中共的干擾。宇欣: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許文泰:2009年。小鳳:2009年3月份。宇欣:票當時是怎麼個情況呢?許文泰:票賣的很好,VIP的票一下子就賣完了,他們都很想看。宇欣:那沒有演出怎麼辦?怎麼去跟觀眾解釋呢?許文泰:他們也是感覺到很可惜,這麼好的表演為什麼在印尼不可以演出?有一部分的華人到美國已經看過了《神韻》,他們說非常好,他們還要再看,還要叫他們的親戚朋友看,他們說《神韻》在美國非常有名。宇欣:剛才小鳳說實際中國大使館又在背後做什麼事情?小鳳:對,我們拿到證據,中共說如果《神韻》在印尼演出的話,會干擾印尼的穩定和安全,所以不允許演。宇欣:說怎麼樣會干涉到什麼安全的問題嗎?許文泰:其實那是一個藉口而已,中共的干擾就是它寫一封信給印尼文化部,說什麼《神韻》不可以在印尼演出,如果在印尼演出,會干擾、破壞兩國的關係。宇欣:兩國的關係指的是和哪一個國家?許文泰:是指印尼跟中國。宇欣:印尼和中國的關係。許文泰:是。小鳳:《神韻》是一個藝術團,也是一個中國傳統文化的演出。我們也不懂為什麼中國領事館會那樣對印尼的政府講。宇欣:會影響到什麼樣的關係呢?許文泰:不可能啊!因為《神韻》是個很好的演出。宇欣:《神韻》風靡全世界,各國的人民看到了這場演出都覺得非常的震撼,很多人都想:哇!我才知道中國的文化是這樣的!很多人非常激動的說:我要到中國去看看!這非常好的,為什麼它要寫這樣的一封信?您們覺得它們為什麼要這樣做?許文泰:為什麼中共會這麼怕《神韻》?宇欣:這封信的大概內容是什麼樣子?許文泰:說如果讓《神韻》在印尼演出的話,會破壞我們印中友好的關係。小鳳:會對印尼的穩定還有人民的安全會有影響。宇欣:就是《神韻》去演出會對人民的安全有影響?許文泰:太可笑了!宇欣:許太太什麼感受呢?您是生在印尼的華僑,也是第三代了嗎?有到過中國嗎?許太太:對,第三代,我沒有到過中國。我的公公是從中國來的。宇欣:您對中國傳統的文化了解有多少呢?許太太:不多。宇欣:生在印尼嘛!整個都是印尼的習俗。小鳳呢?小鳳:我9歲就離開爸媽到新加坡讀書,我12歲就跟姊妹一起到悉尼澳大利亞讀書,三年前才回到印尼幫爸爸媽媽做生意。宇欣:您是學什麼的?小鳳:我是學會計的。宇欣:您是學會計的,媽媽是管錢的,接下來就是換您去管。小鳳:對,現在一直跟爸媽學。宇欣:這個女兒很不一樣,其它幾個姊妹都什麼的?小鳳:她們都是學設計的。大姊是時裝設計師,三妹是學電腦的,小妹也是讀設計的,就只有我一個學會計。宇欣:爸爸媽媽指定您要學會計的嗎?小鳳:沒有,他們從來都不會影響到我們想做什麼事。就是奇怪,我一個人連畫一個圓圈都畫不好,就只能寫數字。宇欣:看來可能是命中注定,人要做什麼都是上天的安排。那您對中國的傳統文化了解多少?有學習中文嗎?小鳳:我在新加坡有學到中文,可是在新加坡、印尼也沒有學到很多的中國文化,我就是在澳洲唸書有學中文的時候在那邊碰到朋友,然後在課上教的書才學到中國的文化,可是也沒有學到什麼,如果您問我一些中國風俗習慣,我都很不熟悉。宇欣:完全都不知道。許太太:對。宇欣:父母也都不是很清楚,因為是生在印尼嘛!小鳳:對。宇欣:那您這次也看了《神韻》演出了,來到美國DC特別觀看《神韻》演出。小鳳:對,我們都看了兩場。宇欣:大飽眼福,看了感覺是怎麼樣?小鳳:特別好,從來都沒有看過的。宇欣:以前在印尼那邊有沒有看到中國的這些舞蹈?小鳳:看到的舞蹈好像都是那些一面唱歌一面跳來跳去的。宇欣:對,那是比較現代的,沒有傳統的舞蹈?小鳳:什麼是中國的古典舞我從來都沒有看過,就是這一次看《神韻》才看到了,從來沒有遇見過的、也從來沒有想像過中國的文化是那麼的豐富,還有我們中國人的那一些習慣、還有父母叫我們要孝順父母、要尊敬天……宇欣:就是敬天地禮神明。小鳳:對,那一些就從《神韻》演出中我都學到很多,真是很多。宇欣:全家的兄弟姊妹都有看到了?小鳳:對,對我們中國人應該是一個很驕傲的,會看到中國的文化是那麼的豐富,因為我們在外國長大就覺得中國文化看得不太重,可以是那樣子說。可是現在我們看了《神韻》就覺得不是我們不看重,因為我們從來都沒有看過,所以就沒有辦法欣賞,實在是太好了,尤其是我這一個年代在外地長大的中國人更應該要看,才會知道什麼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宇欣:小鳳的華語講得非常好。許太太:對呀,我叫我全部的朋友都來美國看,因為在印尼他們看不到。宇欣:那您們覺得說這個辦不到,中共一直在施展這種手段,您做為一個華人,中國的傳統文化是您的根,那您是怎麼想的呢?許文泰:印尼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中共不應該來干擾是自由國家的印尼,它們的那個做法太可怕了!宇欣:要爭取嗎?小鳳:一定要,如果沒有看的話真是太可惜了。宇欣:許太太您已經是老華僑了,第三代中國的移民,小鳳已經第四代了,目前還有很多新的移民嗎?許文泰:應該沒有。宇欣:沒有新的移民?為什麼呢?小鳳:因為來到印尼他們都只是做生意,不會移民的。宇欣:只是到那邊做生意而已,那您覺得中國大使館要干涉您們的自由民主之外,還要做什麼呢?小鳳:對《神韻》那樣子干擾的話,恐怕很多國家如果讓中共那樣子干擾,很多國家就變得像中國一樣了不是嗎?宇欣:那實際這是一種威脅。許文泰:是,是一個威脅。宇欣:因為印尼很多的東西是要靠中國進口的嗎?許文泰:他們有往來。宇欣:就是貿易的往來,這樣的事情好像在世界各國都發生過,甚至在美國也都發生過,但是這邊的官員很多就是不去理踩它,覺得您干涉到我本國的內政。許文泰:還有對法輪功的遊行它們也在干擾,其實法輪功的遊行在印尼是特別好,他們都說:「法輪功的遊行最好、最好、最好了!」人家都很喜歡看,很整齊、很有次序,中共就是很壞一直來迫害。宇欣:小鳳您怎麼想?您生在這樣一個自由民主國家,您是怎麼想呢?小鳳:我覺得很不舒服,因為我們到底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那樣子的話,作為印尼的國家我想政府也是很不開心,有哪一個國家會喜歡聽另外一個國家命令呢?到底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為什麼要聽中共的命令來做事。宇欣:中共這個領館到處這樣去干擾別國的內政,許文泰,您是怎麼看?您本身也是一個商人,就說生意上的往來人們可能會有一些擔心。許文泰:我是一個商人,但是我對中共的(威脅)我不怕,就是一個良心問題,為什麼要去怕它?我們做的事情最正的,沒有什麼可怕的。許太太:對,不要怕了。我們就是要讓《神韻》在印尼演出。宇欣:《神韻》要到印尼去演出?許太太:是。宇欣:有這樣的信心?有告訴本國的人民。許太太:我有跟在印尼的中國人說過《神韻》真的很好。小鳳:就是為我們認識真鄭的中國正統的傳統文化,非常的重要。就是從《神韻》我們才能看到,不然的話,我們對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宇欣:對這個共產黨有什麼樣的了解?就是這孩子、新的一代更不了解這個共產黨了。小鳳是怎麼看的呢?小鳳:我是有看過《九評》,本來那樣子看也覺得很可怕,可是就從這件事情,印尼被中共干擾,《神韻》不能在印尼演出,真是太邪惡了!因為如果不是從《神韻》來了解正統的傳統文化,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在外國看的那些中國人,不只是看中國人,就在每個國家看每個國家的中國城,就從那邊認識了中國的文化。讓我的那些外國朋友都覺得怎麼中國的文化都是像在唐人街那樣子的呢?可是其實中國的文化是那麼的豐富、那麼的美好,我覺得中共的那樣子干擾反而實在是太邪了,為什麼不讓這個美好的文化來到印尼給印尼的華人來看、來認識?《神韻》在印尼被迫害,在最後的一刻中共就那樣子不讓演出,實在是太邪了。許太太:太可惡了。我也看過了《九評共產黨》,那時候看我只是覺得怎麼會那麼惡,怎麼會那樣子去做呢,可是這一次我們自己在印尼自己體會到那實在是太邪了,真的真的是太壞了,共產黨實在是太邪惡了,怎麼能那樣子插手來管其它國家的事情,印尼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真是不應該。因為我爸媽講華語都講的不太好,他們都是在印尼長大,也沒有像我有這種機會能到國外學到華語,那我就代表他們,我想呼籲印尼的人民都站出來,不要怕中共的政權,因為我們都知道就是從《神韻》才會真正的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我們都要站起來,來了解一下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有多麼的偉大。我也是很感謝《神韻》,如果不是看了《神韻》,我自己一個後代的中國人也不懂得我們自己的文化有那麼的美好、有那麼的豐富。許太太:對啊!宇欣:中國有句俗話說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君子和小人形容這完全不同的兩種人的境界。雖然小人得志,可是長遠的角度來看,可能那也是暫時的,有句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我想我們還是做君子,不要做小人。小鳳:對,反正如果我們知道我們做的事是對的,那什麼都不用怕,因為剛才您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管是中共還是什麼,我們都不用怕。因為如果我們做的正,一定都是最好最好的。宇欣:從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孩子嘴裡說出這樣一番話,而且她是一個海外的華人,不是在中國大陸長大的孩子,也不是在台灣。是在印尼沒有機會學習中國文化的這樣一個地方長大的海外華人年輕女孩子。我想她一定發自內心的心聲,她看到《神韻》的美好,她看到的《神韻》的美,看到中華文化的歷史深遠的境界,所以今天小鳳才會講到這樣一番發自內心肺腑的話。小鳳:因為我想全世界有很多像我這種後代的中國人,都從來沒有認識到真正的傳統中國文化,就是現在有了《神韻》,我們可以從《神韻》來了解一下,什麼是中國傳統文化。宇欣:小鳳的心願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就可以實現了。我想這靠印尼人民的努力,不是什麼夢想,這在美國太普通了。在其它世界各國也是一個正常的演出,不是一種奢望。小鳳:我媽媽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印尼的人民就不要怕,因為到最後正的一定會勝,不管是中共的什麼壓力還是什麼干擾,我們就不要怕。如果我們是對的,一定最後還會勝。許文泰:正義一定是勝利的,邪惡一定必敗的。那是一定當然的宇欣:正義一定是勝利的,邪惡必敗。今天節目時間也到了,非常感謝許太太,許先生,還有小鳳還有您的姐姐,妹妹,弟弟從那麼遠地方來,都來看《神韻》演出,謝謝您來美國,謝謝。您們都看《神韻》演出了對不對,那希望《神韻》早日到印尼演出,到印尼的小朋友和印尼的民眾早日看到《神韻》的演出。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您收看今天的節目,下次節目的時間,我們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