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從中國學生捐款耶魯看中美教育

【新唐人2010年1月23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近日來自中國的耶魯大學2002屆畢業生張磊,承諾向耶魯大學捐款888萬8,888美元,一個中國人的吉利數字。此舉雖然沒有在耶魯大學造成轟動,但是卻在中國的網民中成為熱議。前不久,前耶魯大學的校長施密德特(Benno C. Schmidt, Jr.)在校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對中國的教育現狀進行了無情的批評。他談到在中國現在沒有一個真正的教育家,而在民國時期教育家卻是燦若星海;他還說道:現在的中共政府把經濟上的成功當作是教育上的成功,是人類文明史上一個最大的笑話。今天我們的話題就是「從張磊向耶魯大學捐款看中美的教育」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提出您的問題,或向我們現場的嘉賓提問,或者表達您的意見。我們首先給大家看一段從網路來的資料。(影片播放)影片旁白:888萬8,888美元,這是目前為止,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收到的最大一筆畢業生個人捐贈。捐贈這一筆鉅款的是來自中國的2002屆畢業生張磊。1月4日美國耶魯大學的校長萊溫教授宣布了這一消息,新聞赫然掛在耶魯大學的首頁。據《環球時報》報道,張磊是一間投資公司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創建人,在中國中部長大,曾是國內的高考狀元。張磊本科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在耶魯就讀僅一年,就獲得了MBA和國際關係碩士學位。張磊說:「耶魯改變了他的一生。」他創建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就是以橫貫耶魯管理學院的一條道路命名的。他說:「之所以選擇捐贈888萬8,888美元,是因為數字8在中國文化有特別含義,代表了財富和運氣。」這筆捐款將主要用於耶魯管理學院新校區的建設,另外一部分作為獎學金提供給「傑克遜全球事務學院」國際關係計畫項目,以及資助耶魯各種和中國有關的活動。中國畢業生為發展先進,配備完善的耶魯大學捐款,張磊行為引起國內的熱議,張磊甚至遭到了人肉搜索,有人認為張磊應把捐款投入到國內的教育上;有人批評張磊「耶魯改變其一生」的說法;甚至有人提出張磊的捐款行為恰恰值得中國教育反省。(結束)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來自中國的耶魯大學畢業生張磊,向耶魯大學捐款888萬8,888美元這個事件看中美的教育。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來表達您的意見,或者向我們現場的嘉賓提問。SKYPE地址是:RDHD2008。今天我們特意請了兩位美國長春藤大學畢業的博士生,另外他們也曾在中國的復旦大學和衡陽醫學院就學過。首先跟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一位是李天笑博士,他是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的學位,李博士您好!另外一位是徐建超博士,他曾在中國的衡陽醫學院就學過,到美國後就讀耶魯大學,他讀的是哲學學位。您好!首先想問徐博士,您在中國求學過,也在美國耶魯大學就學過,在耶魯大學像張磊這樣用畢業生的個人捐款,是不是很常見,或者是一個很少見的事情,一般畢業生的個人捐款大概在多少錢呢?徐建超:個人捐款在耶魯大學和所有的美國大學都是很常見的。每一年夏天的時候,我記得學生畢業的時候,大學就邀請所有以前讀過書的學生回來參加團聚校友會,那就是捐款的時機。其實在耶魯捐款的數目現在已經達到200億左右美元。耶魯大學這麼大的學校,它的財政每一年的開銷大概1/3是靠它的捐款,不是捐款的錢,是捐款投資的利息回報,1/3是從那裡邊來的,所以200億的錢是作為本錢,它根本不花的。這樣看來這個數字是巨大的,有的時候有個特點,美國人捐款的時候,他不公布他捐多少錢,我就打個比方,去年11月份,也就是兩個多月以前,在耶魯大學有個癌症中心,它建築物是14層,有50萬的平方尺,花掉了4億6,700萬,其中在建築過程當中就因為缺錢,所以人家向他們捐款。有一個先生叫史密洛夫先生,他就捐了很大一筆錢,但是他不告訴人家,他也請求學校保密,就是說它(耶魯大學)不公布他到底捐了多少錢。但是我個人猜測,以我的層次猜測估計是在1億以上,因為建這個樓它就花掉了4億6,700萬,像這樣的事情在耶魯大學,或是在其他別的大學都是很常見的事情。學生畢業以後走上社會,在經濟上很成功,他往往要回饋他的母校。主持人:那他們為什麼會隱名,或者是說不提他們的金額,我知道有很多的這種像常春藤大學的捐款,他都是不希望校方把他的名字透露出去,或像您剛才說的這種情況,就是不願意把金額公布出來。徐建超:因為這個我只能猜測,因為我沒有達到那個地位能夠捐很多錢,也不願意人家透露我的金額。我猜測,當他們達到那種層次的時候,錢對於他們來說只是一種手段,能夠達到某種目的的一種手段,所以他要說是他到底那個錢的數目有多大,對於他來說是毫無意義。其實有好多學友他捐的時候,他就告訴他的條件之一就是不要把我的名字說出來。我還想說一個例子就是大概在3年以前,耶魯大學音樂學院突然收到了1億美金的捐款,這個捐款的要求就是不要透露這是誰捐的,他的那個捐款的錢就告訴耶魯大學,這筆錢就給音樂學院的學生作為他們的生活費和住宿費,或他們的學費,這當時一直是一個謎,不知道是誰捐的1億美金。主持人:這聽起來很像我們當時50年代一個雷鋒所做的事情。我們現在有一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王先生:你好,各位聽眾朋友,主持人你們好。我在中國的時候,知道有很多(這一類的事情),像比爾蓋茲在中國已經捐幾千萬美金,做一些慈善事業,或者是做一些愛滋病的工作,而且我們中國很多的兒童都在接受美國或者國外的很多個人的捐款,包括有很多像是眼睛的復明,都是外國人捐款。難道我們中國只能接受外國人捐款嗎?難道我們中國人就不能捐款給外國人嗎?難道我們中國人捐給外國人就要受到責罵嗎?這也是我們中國人提高自己形象的一個辦法,這是一個好事啊!為什麼要受到中國很多網友的一種非議跟譴責呢?簡直是不可思議!現在大陸人在想什麼,或者在做什麼,我想講的就是這些,謝謝。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想王先生的問題也是很多在海外生活多年的人無法理解的,就是說你在中國可以接受別人的捐款,那麼從一個中國出來的,然後到美國求學,他覺得能改變他一生的學校給它捐款,這有什麼好稀奇的呢!好像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為什麼在中國會有那麼多的網民對他有很多的責備,或者甚至說責罵,比如有的人說他是賣國賊、漢奸、忘恩負義等等等等。現在中國的網民主要都有哪些反應?為什麼很多人會有這種想法呢?李天笑:本來這是一件非常稀鬆平常的事情,就像剛才徐博士講的這麼多人,但是不尋常的地方在什麼地方,可能是在中國人之間,一下子拿了這麼多的錢,這個是很鳳毛麟角,大概是很稀有的事情,而且是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因為中國大陸也就是在近二、三十年當中有所發展,所以一下子拿出近9千萬美元的話,這個在很多中國人看來是個很大的數字,所以說我想這引起中國網民中間的一個熱議,再有一個,我想就是中國人最近也出了不少大款,很多人也逐漸富起來,但是基本上捐款它不是一種廣泛的社會行為,和一種社會非常流行的一種信念。在這種情況下,他一下子拿出來這麼多錢,而且是捐出來,這個對很多人來講,特別是有些人,中國人他不露富,但有人喜歡吃啊、喝啊,用在自己身上,這個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概念上的衝擊。還有一個,是中國人現在最近一個時期產生這種概念,就是說基本上這個錢,你不能夠捐到中共的體系裡邊去,你可以捐到中國,你直接交給人家。為什麼四川大地震的時候,很多人直接把錢拿到那邊去發給災民,而不要捐給這些機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的貪污腐敗。政府基本上,人家說是99%都已經貪污了,所以你錢進去就像一個無底的洞一樣,像扔到海洋裡邊去,沒什麼聲息,所以說這樣做的話,還不如說你捐錢給美國的這個學校。而且它對他來說,應該說它也有改變他的一生。那麼捐給它可以回饋到其他的學生,比方說他裡邊講到國際關係,學國際關係的這些學生,還有中國大陸來的學生,很有才能但是沒有錢,捐錢給他們,再出幾個張磊不是很好。所以說在概念上的一種衝擊、碰撞,我想這個是引起很多中美兩國之間不同的反響的原因。主持人:如果是這樣的話,像您剛才所說的。比如說因為中國的這種腐敗,你不知道你捐到中國這些大學的錢會怎麼花掉,或會去哪裡。那麼張磊做的這個事情,應該會讓很多人能夠理解他的這種行為,為什麼很多人要罵他呢?李天笑:很多人罵他的最主要的原因,我想就是中共長期宣傳這個所謂的愛國主義,它不是真正的愛國主義。它就是說你作為一個中國人,你無論怎麼說你在中國人民大學讀的金融專業,現在出來了你還是把錢首先捐回這個國家。實際上剛才有觀眾打電話來說,像微軟的蓋茲,他把90%的錢,他也沒有捐給美國,他捐給愛滋病,捐給非洲,連他的家屬都得到非常小的一部分錢。所以這不是說你的錢在哪賺的,或者是你是哪裡的人,你就必須把錢捐到哪裡,沒有這個概念。就是說我做的是慈善事業,如果是慈善事業的話,那就是考慮到什麼人最需要這筆錢,最窮困的人、愛滋病的人,或者說將來他認為是最需要的人。再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就是「知恩圖報」。中國人傳統觀念知恩圖報。你覺得什麼人對你有恩,你在哪裡受到的教育,這個張磊他在耶魯受到這種教育,這種教育給他學會了賺錢的方式,通過這種競爭的方式,通過這種自由平等的方式。主持人:他說他在耶魯大學學會了給予,而且他說在耶魯所受的教育改變了他的一生。李天笑:對,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覺得把這個錢捐到改變他一生,而且對他來說能夠使後來人也能夠繼續他這樣的教育,那麼這個對他來說是最有意義的,所以我覺得他說的是有他自己的道理。主持人:好,我們又有好幾位觀眾在線上,我們現在先接一位加州郭先生的電話,郭先生您好。郭先生:你好,我給您提個意見,剛才你用雷鋒的比喻來比喻張磊,我覺得是非常不對的,雷鋒是個假的,是共產黨欺騙老百姓樹起來的一個榜樣,根本不能相提並論,所以請你以後注意這點。主持人:好,謝謝郭先生。我說的雷鋒精神就是說做好事不留名,我指的是這個意思,如果有歧異的話,請您理解,請您諒解。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剛才我聽了李天笑博士的觀點,我百分之百贊成。我的觀點是這樣的,跟李天笑博士的(論點)基本上是一樣的。就是說這個學生他捐錢給耶魯大學,可以說是西方普世價值,道德高尚的精神的彰顯,而且他的錢注入耶魯大學,副產品是給中國人爭光,那麼主要的是為培養年輕人,造福人類,真的是偉大。這個錢就像剛才李天笑博士所講,很多人捐錢不願意給貪官的政府機構,直接願意交到災民手上,我說這是完全正確的。聽說有人指責,假如有人指責的話,我現在給指責的人說兩句話,請你明白。如果說你真的有民族自尊心,真的有道德的話,請你像六四的學生一樣走上街頭,請你抗議這個貪官腐敗,重新喊出當年六四年輕人的口號,打倒貪官,打倒腐敗,創造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或者說你應該把矛頭目標指向這個貪官,據說9千億,貪官1年揮霍掉,你怎麼無動於衷呢?你怎麼不吭一聲呢?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明白了。我們接下一位中國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您在線嗎?好,我們接下一位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馬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認為張磊他不捐給中國而捐給美國的原因應該有三。第一他不願意捐給遍地貪官的政府,他沒有意思。第二個就是他原來念北京的人民大學,其實在培養他的過程當中,實際上是沒有培養他創造能力,反而當時希望把他培養成中共的一個工具來的,所以說他深刻的認為,他的這個母校耶魯大學才真正是為他後面的事業注入了很多有用的知識。另外目前國內有些人這樣講,那些憤青,他們都是中國…像現在谷歌事件一樣,中國就是把世界上一共發生100件事,它就讓中國人或者這些憤青只知道那麼三件、兩件事,培養這樣,所以說他們根本就完全是一種跟普世價值和世界脫離的,中國就好像是脫離了世界一樣的,讓所有的人都不懂得世界上的事,叫我說的話,都培養出很不聰明的人民,就是很傻的一些人,所以他們這些講法是有他的原因的。主持人:謝謝馬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高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主持人:您好。高先生:因為我的很多同學在中國教育界都做教授、校長,做的官很高。其實中國的教育現在已經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說它過分的把那些高校的擴張以後,完全為了錢以後,現在完全招不起生來,這是很嚴重的問題。為什麼呢?就是現在一胎化的子女,小學、中學都招不起來,所以那種龐大的教育體系,比國民黨比清朝的時候還要腐敗,說白了就是搞錢。比如說我知道我的這些同學住的所謂教授樓,那簡直都是…反正就是召一個學生要收多少多少錢這些,所以說中國的倫理道德…。如果說當耶魯的捐錢的人,我覺得只是中國共產黨找這樣的人做了一個秀,你看我們中國也有錢了,其實也沒有什麼可大為炒作的。我覺得就是共產黨在炒作這個事情通過這個人,我想耶魯也不只他這樣一個人,耶魯好多是好的,比如我們的嘉賓也好,還有很多人都是一流大學畢業的。對於共產黨它那種炒作也好,共產黨它的虛偽也好,或者它的這種快垮台了,想拎住每一根稻草,想在國際上炒作一個形象,包括谷歌,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只能看出來是一個很小兒科的遊戲,大可不必對共產黨這個人有何評價也好,這只是共產黨的一條狗,我是這樣看的,謝謝。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中國學生向耶魯捐贈鉅款看中美的教育」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先請徐建超博士就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意見來發表一下自己的想法。徐建超:好的。我就想從張磊為什麼捐鉅款給耶魯,他的動機是什麼?因為我不認識張磊,我們是校友,我比他提前9年畢業,所以從來沒見過面。但是從我的個人經歷來說,耶魯大學確實給予我很多,不管是直接的從經濟上,還是從教我怎麼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都是受益無窮的。我剛到美國的時候,是1988年的時候,當時我到耶魯以後,因為獎學金有點問題,那時候我們的那個研究生主任毫不猶豫的就開了一個私人支票給我。主持人:你是說他用他個人的錢幫助你。徐建超:他個人開了一張私人的支票給我,借我渡過了第一個學期,第二學期耶魯大學就給我獎學金,這麼多年來耶魯大學一直都是給我獎學金,讓我一直到博士畢業,所以它們在我身上花了很多錢。同樣的在張磊身上可能也花了不少錢,這是說給他直接的金錢。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耶魯大學給予他怎麼做一個有用的人,怎麼做一個成功的人。這麼多年,我在耶魯大學讀完書,又工作又當老師,教耶魯的醫生,我教他們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當一個「醫匠」,但是要當一個好的醫生,最重要的一點你要有醫德,所以我教我學生的時候,我第一點最強調的就是說你必須要有良好的道德,因為那些醫術都是可以學得到的東西。耶魯在這方面是,我覺得它把它(道德)作為一個很重要的一點。它的學生它所培養的人,它的宗旨就是說必須是一個道德高尚,對社會有用的人,不單單是在金錢上,掙很多錢,或者是取得很高的地位。這就是我覺得張磊他為什麼捐鉅款給耶魯。主持人:他覺得在耶魯受教育真的是很受益是吧!徐建超:應該是這樣的。主持人:那李博士呢?李天笑:我覺得這幾位觀眾都說得非常好,紐約的張先生跟我的想法基本上英雄所見略同。我想這裡邊還有一點可以補充,比方說耶魯教出這樣的學生,張磊捐這麼多錢,說明耶魯大學它管理有方,教育有法,知書達禮,教出來的人他能夠回饋耶魯,證實在各方面它不單單是培養一個成功的人而且它知道怎麼樣能夠從這個成功的人當中,不斷的造出更多成功的人。這個正是中國大學教育當中所缺乏的。比方民國初期的時候,有一個南開大學創始人叫張伯齡。張伯齡就講,做為一個好的學校,教育學生的話要達到兩點:一個是他要有能力,有學習能力、專業能力、工作能力等等;還有更重要的是功,社會功德。你光有能力沒有社會功德是不行的。所以你一定要學會回饋,我覺得這個是耶魯非常成功的這一點。那為什麼中國貪官每年公費吃喝、公車享用、公費出國三項占到9千億人民幣,這麼巨大的費用,他整個是揮霍人民的錢財,國家的財富,為什麼沒有人來相映的做出這麼大轟動的報道呢?反而是回饋社會、回饋你的母校,要故意很多人出來反對,這個說明中國社會道德在衡量的標準變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加拿大的馬先生也說得很好,人民大學對他來說起到什麼作用?肯定他有一個衡量標準,他覺得人民大學對他整個的成功,對他個人的發展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所以他就不捐錢。說明中國教育失敗,這個也值得反思。另外,新澤西的高先生也說得挺好。高校的產業化都是用教育在撈錢,實際上就是做為一個商業運作,單純的商業運作。跟美國來說它培養人才這是完全兩個概念,所以耶魯大學的前校長他會發出這麼一個議論。我覺得張磊捐錢這是一個個人的行為。只要是他自己的錢他怎麼花,是他自己做出的決定。社會上對他的各種的議論來說,我覺得這個其實也沒有什麼,看淡一點就是了。主持人:剛才加拿大的馬先生談到,人大(人民大學)沒有給他創造力,他只不過是按照共產黨的教育成為共產黨的工具。當然他說的是表象類的。徐建超博士,您在中國受過高等教育,也在美國的耶魯大學受過教育。您覺得美國的教育和中國的教育,這兩邊有什麼樣的差異呢?徐建超:我覺得打個比方吧!在中國受教育,有時候就像它給你一條魚,或者是給你一個魚竿,不太好用的魚竿。在美國受教育它不但能給你很高級的魚竿還教你怎麼去製作魚竿。甚至教你把石頭撥開還有別的方法去抓魚。我想這個差別在這兒。也就是說在這兩個體制比較的話。最大的特點在西方國家或者在耶魯,它的最大的特點就是學術的自由。就是它鼓勵、激發你,引導你去思考你有什麼才華,你在某項上是很差但是在另外一方面非常優秀,它就引導你在這方面充分發揮你的才智。我們見到很成功的人,他往往是很古怪的,但某方面他又是不怎麼發達。但是在某一方面他又是遠遠超出一般人很高很高。所以西方教育它就能夠因材施教,會鼓勵你、激發你把你所有的潛能都發揮出來。剛才我也提到最重要的一點,它們在培養一個人的時候,就培養他的誠實為本。就是說哪怕它培養你成為一個很成功很聰明,但是你要不誠實,我覺得在耶魯的眼裡也是一種失敗。李天笑:我覺得徐博士講的很對。誠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比方說我們很多中國留學生到這裡來,選擇一個職業或行業或是一個學校,他就是讀MBA就是讀商學學位。在商學院畢業以後,各大公司就會挑人,挑人的標準是什麼?很多人以為很可能是能說會道或者是有很超常的才能。其實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看你的誠實。你這個人對公司是不是忠實,對你的職業是不是誠實,你是不是用職業道德來對待給你的這個工作。這是很重要的。當然其他的還有,比方說團隊的合作精神,還有解決問題的能力,社會活動的能力,這個是很重要的,但是最基本的就是誠實。我們在前幾天看到一個很有名的叫(Reality Show)就是真實的戲。當時紐約有一個很有名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做地產商的事業做得很大,他創造了一種電視劇,這個電視劇他真的是招人憑實力,但是在電視上演出來他有幾輪淘汰,你在解決這些問題時,最重要的是看你誠實不誠實,你不能騙人。主持人:坑矇拐騙取得勝利。李天笑:他的眼光非常銳利,他的眼光像刀一樣,啪一下就看穿你了,看穿你這個不行馬上就淘汰下去了。主持人:對呀。我要問您一個問題,您在中國的復旦大學讀過書,而且後來留校教學,在美國的哥倫比亞大學唸書讀博士,而且你學到政治學博士,所以問您一個政治學的問題,就是從本質上資本主義的美國的教育制度,和社會主義的中國的教育制度,本質上有什麼不同呢?李天笑:本質上就是說一個有學術自由,和另外再有一個就是它培養的是一種創造性的人才,這兩點是最根本的不同。在中國,它培養的是怎麼來符合它專制的需要,特別在文科方面,它主要是培養比方說中共官員的搞宣傳、報社裡面來怎麼樣為它進行鼓吹等等,貫穿了整個的就是怎麼來作為黨的喉舌和工具,就是在培養這個,或者是忠於共產黨的人,就思想上全把你灌上去了。在專業上,它搞了什麼呢?基本上就是「使怪」,就是讓你背,就是你把教科書背出來、把老師的筆記再全部回給老師,那你就得一百分。但是你說提出一點你自己獨立的看法,可能就不及格了或者找你談話了。但是在美國學校那邊看到的,比方說我到哥倫比亞大學,我第一年進去,那時候能聽讀70%到80%,已經算不錯了,其他同學有人聽不懂,最後我第一年有一門學科我得了A+,很多美國學生都沒得A+,為什麼?我提出一個跟所有人都不同的一個命題,裡邊我找了很多的資料,我證實了那個東西,但那個東西不一定站得住腳,可是教授非常欣賞。主持人:他鼓勵你的創新。李天笑:他覺得這個是你自己的東西、你想出來的、你獨立的,他鼓勵你,從鼓勵角度他給你一個A+,所以說這個是很重要的一點。再有一個,美國確實提倡非常活躍的思想學術討論,各種不同觀點之間的碰撞等等,這個在中國來說是受到束縛。我們知道華東師範大學有一個教授叫楊師群,他是教古漢語的,古漢語的時候應該沒有涉及到什麼政治問題,他上課的時候,就被學生舉報到了公安局去了,說他上課的時候講《九評共產黨》等,其實他說我也沒有講到這些問題,我也不懂法輪功,我只不過就是啟發學生去用自己的觀點去分析問題。主持人:獨立思考。李天笑:獨立思考的能力,結果後來對他進行打擊報復。比方還有一個北大的教授叫賀衛方,他也是很有思想的,現在中國就打壓這樣的人,杭州大學不讓他去,結果現在把他弄到新疆去了。整個來說中國和美國最大的不同,我覺得一個是思想的活躍、獨立、思考的能力,還有就是培養人的創造能力。主持人:好的,我們有幾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現在接一下紐約觀眾錢先生的電話,錢先生您好。錢先生:安娜你好,我想講一下張磊捐款,在中國人民大學母校有人反對。那麼他們的高中、他們的初中、他們的小學都要出來說了,這樣他在搶他的錢了,不是要叫他捐錢了。他長了這麼大,他讀過這麼多的學校,他捐錢是他自願的,你不能夠再評論他,他應該捐給母校,他認為哪一所好,哪一所對他有利,哪一所改變他的人生了,他應該回報哪一所大學、哪一所小學、哪一所中學、哪一所高中,這是他的自由,這是人身的自由,所以可想而知中國是沒有自由。你捐一點錢都要罵你,就這樣,人家對方全部捐給它,所以我認為美國這個社會,我在美國住的越久越感到這個社會好,它是為我們老百姓著想。它的空氣、污染、水質等,它是關心我們老百姓,為子孫後代在造福。你回到大陸去,早死,生病又多。所以我很憎恨中國大陸,我不喜歡大陸。我在美國生活久了越來越喜歡美國。我將來有什麼事也會回報美國社會。我就說到這裡。主持人:謝謝錢先生。我們下一位接紐約的佛蘭克,佛蘭克您好。佛蘭克:你好,主持人。我對今天題目很感興趣,我就淺顯的說兩點意見,第一點意見就是說張磊的捐款行動,我是非常欣賞,對於每一個人受到很好的教育,應有的行為。但是有一點我要提醒大家,因為我個人看就說我們局外人,最好不要對張磊的個人的動機做什麼猜測性的評論,這樣不好。你可以說做一個捐款,知恩圖報等等什麼美德,回饋社會都可以,但是我想對張磊捐款本人的個人的目的動機做一些猜測,這樣是不禮貌的行為,這也是不注重個人隱私的行為,也可能給張先生帶來一些不便,這是一點。第二點,你剛才問的問題,說資本主義的教育,或者說所謂的社會主義教育,有什麼根本不同,我說得非常簡單。現在的社會主義就是專政主義,所以專政主義教育的根本點就像中國兩千年的封建社會,它培養的是奴才,而不是人才,這就是根本的不同點。所以大概講任何學術思想的都是進步的,沒有自由的它不可能培養出在科學上有創造性的人才,在人文科學上、政治科學等是個人才,它培養的是奴才不是人才。這就是根本據點,一切都是從這出發的,這就是我要說的。主持人:好謝謝佛蘭克,我們再接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高先生:主持人你好,談到中國和國外的教育制度的不一樣,我是中國77級的大學生,79年的研究生,在國外也在亞洲和美國讀了大學院,我想談談這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制度),跟剛才那位先生說的培養奴才是不一樣的(論點)。在盛唐的時候我們的教育是非常發達,甚至來自東歐的還有很多很多其他國家的,包括魏徵,長孫無忌他們對於皇上覲見這些,所以我認為教育主要是「德」是最重要,美國的教育和國外的教育,它注重一個「德」字。我曾經在中國設過一個獎學金,但是設完以後,校長問我,你覺得應該怎麼處裡?我說你要考上我在國外讀上的兩個學校學生都給。每年10萬,但是如果你考不上我不給。後來就說要去考察這個學校怎樣,我說你不用考察絕對一流學校,所以最後這個獎學金擺在那擺著。(這個獎學金)大概90年設的。在《參考消息報》和《人民日報》海外版都登過了。最後他們終於沒有採用,為什麼?沒人考得上這兩個學校,很遺憾。最後我說這個錢我要撤回來了,5年沒人考上,我也不想讓你們學校捏著,這是一個事實。還有一個我要談的是,為什麼一個是凱洛夫式教育,一個杜威式的教育、一個是填鴨式教育,教你必需這麼做,你要不這麼做就不行。我在參加同學會,我曾經談過。對於中國沒有魅力,對於同學是(能力)強於我的(而已),因為我要擺脫農村,擺脫當兵所以我要考大學。對於老師,我不承認,為什麼?他教我的知識沒有任何,他沒有我懂得多。我負責當教授的,我跟他們說你們什麼都不懂,還當什麼教授。然後我也不稱我,為什麼呢?當時的我在77年上大學的時候,也是一個極為反叛的人,所以才到國外來。到國外以後,一發現,國外的教育是讓你欣賞得到一種認可,認為人可能達到的,中國人不笨,中國人也可以達到。但這個功勞絕對不是回歸中國的,而是應該到達於這些真正教育你做德的或做支持的人,謝謝。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下一位接安徽錢先生的電話,錢先生您好。錢先生:主持人好,我想許多網民說張磊捐款,說他是忘恩負義,我的看法就不同。我說正因為他知恩圖報,(所以)他捐款了,因為他自己講受益最多的是(從)耶魯大學,所以他是知恩圖報的一個人。另外來講,我感覺西方的教育體制很成功,比方說耶魯大學,還有美國有名的西點軍校,他們好多學生進去的時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經過學校的培育之後,成為社會的菁英。中國的教育體制正好相反,在89年,我記得安徽有個中國科學大少年班,當時吵的沸沸揚揚的,20年之後現在調查,當時許多上大學了,當時是神童,大少年班都是十幾歲上大學…。 主持人:錢先生。錢先生的線路可能掉線了。各位觀眾,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從中國耶魯大學畢業生張磊向耶魯大學捐款,來看中美的教育。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先接一下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趙先生:嘉賓好。現在中國大陸,從幼兒園到大學,都熱衷於建設新校區、擴大建校、闊錢開建,餐廳、新教堂都在招標、擴大招生。出現名牌、省優、資優,在這些活動當中,充滿了作秀、賄賂、貪污、腐敗,你要把錢捐給它,正好補到它這個漏洞裡去了,能用到學生身上去嗎?乃至於真正的基礎設施、設備,特別是教學和實習,都不重視。舉一個簡單例子,不單是教學質量沒管、不好好抓,就是從小學、中學、大學沒有熱水供應,只是叫水公司弄個桶,讓學生交錢才能喝點水;大學園區裡熱水是怎麼供應呢?都是電爐燒的,然後你要拿卡、交錢,有的學生氣得都把那個熱水機器砸了。所以這個基本設施都達不到。三、四十年前我讀小學的時候,學校還有供熱水,現在都做不到。所以這個事情非常腐敗,大學生、中學生要打水洗,那得給多少錢呢?家庭負擔無形當中增加了。再一個問題是整個教育過程當中,充滿了黨文化,許多政治社會問題,中國大陸學生考試各方面,你不能獨立思考,你只要按照教育大綱、課本、官方說法你去答,你背標準答案就行了。這樣無形中束縛人的思想,創造力怎麼發揮出來啊?有個小學老師講到花朵,花朵在本文當中是指孩子的意思,你這樣解釋把孩子束縛成怎樣了,所以中國學者拿不到諾貝爾獎。中國教育非常扯皮的,張磊不捐給它不就看到這個問題,你捐給它正好給它貪污,貪污腐敗還有漏洞,正好補漏洞,那有什麼實質意義呢?還不如捐給美國,由美國指定給中國留學生,這不是一樣嗎!跟愛國不愛國,這更愛國,更實際的愛國。主持人:謝謝趙先生,我們接一下加拿大羅女士的電話,羅女士您好!羅女士:主持人好,嘉賓好。我剛才在看你們這個節目,談到關於中美兩國教育制度的問題,我覺得今天討論的時候有一點可能沒有提到,其實中美兩國教育制度最大的不同,就是因為中國的大學都有黨委,而西方的大學是沒有黨委的,所以我覺得這是兩個教育制度最不同的地方。好,謝謝。主持人:好,謝謝羅女士提醒,我們再接洛杉磯黃女士電話,黃女士您好!黃女士:我剛剛聽了這個事情,我覺得是這個樣子的。這說明我們現在中國人覺悟高了,大家眼光也遠了。張磊在耶魯大學留學完了以後,回去中國自行發展,也賺了很多錢,再把錢捐到耶魯大學回報他以前的母校。這說明了一個是美國的教育讓他改變了,也說明中國人目前也很發達,而且能夠有比較好的思想有改變,所以大家也不用(在)網上去批評攻擊,我覺得這表明了我們中國人在全世界來講也是覺悟的大大提高。主持人:謝謝黃女士,我們請嘉賓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意見,徐博士先請。徐建超:這些觀眾發表的意見或提的問題或看法,我覺得最有印象的是一位新澤西的先生打來的電話,談到關於西方世界最重視的是什麼?他們就是德育的教育。主持人:新澤西高先生。徐建超:我覺得高先生他也是身體力行的,他說到做到,他自己捐錢設立獎學金,我覺得他這個行為也是值得佩服。他說的很對,其實在美國就是德育的教育。我再說一點,在美國商業界有一位很成功的商業家,他就寫了一本書。他調查所有最成功的人,他們共同的特點是什麼?有的比如很勤奮、有的有天才的能力能夠發明一些東西、有的是能夠勤儉持家,但是調查很多人以後他得(到)了一個結論,就是他一定要「誠實」,要他說的話像金子一樣,他說是就是是、說不是就不是,也就是最重要一點是,他有沒有道德。李天笑:我覺得講的很對,美國這個地方造假、說謊話代價非常高。比如你開信用卡也好、你申請房貸也好、或你學校考試等等,如果你造假作弊、採取不誠實的方式,那可能對你一生造成重大打擊,所以這個「德」是第一重要的。不管你有多大成就,沒有德,一事無成。但是為什麼會有這個好像美國不講德,但實際上這麼重視德;中國卻不重視呢?剛才加拿大羅女士講到這個要點,就是說最大的不同是有黨委和沒有黨委。中國共產黨,學校裡頭不管怎麼說,層層對學生的思想進行控制。所以說它培養的是忠於共產黨的一支隊伍,又紅又專。什麼是又紅?專是沒有用,專是要為紅服務的、為黨服務的,有了這個黨,你怎麼會講德呢?共產黨的所有從最高層到下面都不講德。所以它不講德,它所有學生教育出來都不講德,所以這是一個根本的區別。主持人:好,我們再接一位中國大陸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談到中美教育,中國的教育部你看它現在又發一個通知,過年期間要向祖國拜年,下去一個周濟上來一個袁貴仁,我看也不是一個好人。原來周濟在當教育部長時,叫大家跳什麼集體舞、唱樣板戲,這都是中國教育非常古怪的東西,現在他還是這樣子。現在大學已經成為賺錢的機構了,你看他冒名頂替,去年初曝光師大有個女孩子她本來考上了,但被另外一個有錢有勢的人給代替了,結果她畢業要辦教師證的時候…,中國教授他們現在都靠潛規則,而且論文抄襲現象非常嚴重,我看中國教育徹底完蛋了。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剛才中國大陸兩位朋友都談到了中國教育的現狀,剛才李博士也談到現在中國教育走產業化了,就是說教育不是一個培養人才的地方,是一個賺錢的地方。您覺得這樣下去的話,對中國炎黃子孫,我們的後代會造成怎樣的影響?徐建超: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要想把經濟搞起來,10年、20年、30年說不定就能見到很好的效果,但是培養一個人才不是說幾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特別是這個體制全部崩潰以後,重新建立起來一個完善的培養人才的制度,不是幾年、十幾年、二十幾年能夠做好的,這是要經過幾代人的努力,這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這個差距是很大的。我想我們也要現實一點,不是在很短的時間就能改變的,這個改變必須從體制上來改。主持人:我們在開始的時候談到耶魯大學校長施密德特(Benno C. Schmidt, Jr.)在校刊的一篇文章中,對中國現在的教育做出無情的批評。他談到中國現在教育沒有一個教育家,而民國時代卻是有很多真正的教育家。我想很多人想知道,什麼是良好的教育?真正的教育家應該有什麼樣的標準?有什麼樣的素養?李天笑:真正的教育家的話,我想從民國幾個比較著名的教育家,比方說蔡元培、晏陽初、陶行知,還有我們剛才講的張柏齡等等這些來看,他們都有一個非常大的特點,就是把道德為社會貢獻,把為底層的平民做普及教育等等,放在首位,所以他們能夠在教育方面做出一些成就。而且他們都是把國外學到的知識,比方說,晏陽初他搞的所謂鄉村建設和平民教育。他認為中國人現在農村存在著貧窮和落後、愚昧,怎麼樣才能改變這些,他就從最基本的平民教育(著手)。他在河北定縣,做為試測點,然後推廣到全國。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挺支持他的。因為他跟毛澤東在農村搞的暴力革命是相衝突,到了49年之後被迫害,說他是美帝國主義的走狗。當時他從美國國會裡想辦法通過一個法案,這個法案給美國援華的經費的5%到10%用於中國的鄉村建設。後來他被迫離開中國,到了聯合國,在聯合國他把他的經驗推廣到南美,非洲還有其他的國家。其實他這個方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都是很好的基礎性的東西。比方說蔡元培,他提倡釋出各種不同意見,兼容並收,廣收人才等等這些東西。還有比民初更早一點,清朝有一個武訓,我們知道,武訓興學方式是用自己乞討的方式積攢了財富,辦起了私塾,所有窮苦的人都來上學。我覺得這個是中國非常優良的傳統。到現在為止,共產黨49年到現在完全把它破壞了,當時還批判《武訓傳》。我覺得要根本的改變中國現在教育狀況,就要反思幾十年以來,共產黨對中國從整個文化道德和社會體制等等方面進行的摧殘和迫害。主持人:對,您談到這一點就是說在中國的傳統上,歷來中國的知識分子是有社會責任和道義的,他們要引領社會走上正路的人。我們在一開始的時候談到,耶魯大學前任校長施密德特他說這些話,他說,中國文科的計畫學術更是權力對於思考的禍害,這已經將中國學者全部利誘為犬儒,他們只能內部惡鬥。缺乏批評世道的道德勇氣。孔孟之鄉竟然充斥著一批不敢有理想的學者。令人失望。他還談到說,很多中國人還以為真的在搞教育,他們參加一些我們的會議,我們基本是出於禮貌,他們不獲禮遇。您做為從中國來的耶魯的學生,聽到前校長這番話的時候,您是什麼樣的感受。徐建超:我想這一個前校長,他說的是一個很誠實的話,是一個很實際的話。對我們中國人來說是一件好事,良藥苦口,能夠非常正確的分析自己的力量,要是在某些地方有欠缺的話,從這方面做起。確實中國是存在很多問題,特別是教育方面,他說的這些具體事情,比如在中國來的教育團隊來參加他們的班,我也碰到過確實是跟這個社會不太合拍。主持人:怎麼說不太合拍呢?徐建超:比如說它們的系統,和美國的教學方法完全不一樣,他們好像就不在同一個層次,用不同的語言在對話一樣。這個我覺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我覺得是很滑稽。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因為我們今天時間已經不夠了,我們線上還有觀眾朋友在等候。今天因為時間關係非常抱歉不能接您電話,下一次您可能早點打過來,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如果您還有什麼其他想法的話,您也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您的參與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