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股市“球市論”為何令中共緊張?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一月中,中國足協的掌門人,南勇等三名高官同時落馬,引發了足壇的大地震,同時也就此揭開了中國足球的種種黑幕。之後,著名的財經名嘴水皮,拋出了中國股市「球市論」,說中國的股市遲早會像足球界一樣該揭開的黑幕都會被揭開。此番言論一出,立即引來了官媒的抨擊和中國網民的熱議,足壇的黑幕是中國固有的特色嗎?中國股市「足球論」的說法是否恰當?中國股市的黑幕要被揭開,要具備哪些條件呢?我們今天請來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跟我們一起分享他的觀點,杰森您好!說到中國的足球,的確是令國人很心痛的事情。中國的足球存在黑幕其實這是不言而喻的,誰都能想到的。這次足壇的這三位大老同時落馬,好像把這個黑幕揭開了一角,那麼這個黑幕到底有多黑?杰森:其實就是按中國足球業界的人說的,就是爛到底了、爛到根了。中國足球賭球、踢假球這個現象,其實是從十年前就開始了,當時98年就有陜西國力隊的教練賈秀全賽後就說哪個哪個隊員是在踢假球,事實上當時就搞的沸沸揚揚。中共在歷史上也不是說沒抓過,最明顯的2002年就搞過,但是都是過眼煙雲而已,一次一次都過去了。按它最近爆出來的事情,比如說很多地方的足球俱樂部根本發不出工資,在2004年拿到超級聯賽冠軍的深圳隊,發出工資的辦法是什麼?他就告訴他的球員和他的經理說,你們完全可以「踢黑球」,以「踢黑球」的方式來掙錢。主持人:已經是公開的。杰森:對,比如說他一般的裁判,一個賽季下來,輕輕鬆鬆就可以掙上個三、四十萬的好處費。一場重要的比賽,吹哨子就可以給他吹個十來萬塊來了,事實上有很多很多的內部交易在裡頭。包括前一陣子爆出來的廣東和山西2006年的那個比賽,比賽之前牽扯到廣東能不能保級的問題,廣州市直接跟他約好,賽後就直接給山西20萬好處費,山西放他一馬,直接內定了結果了。而山西的管理人員是兩頭賺,一方面是拿到了20萬塊錢,同時他在賭場也賭自己輸,事實上又在賭場上賺了十幾萬,所以整個來說是爛成了一鍋粥,哪場比賽是什麼的一個情況,其實球員根本不在中間說重要的話,是當時的教練很多都已經內定了。主持人:但是這次這三個高官好像涉及的並不是黑球的問題,他們完全是腐敗的問題。杰森:對,事實上是這樣子。中國很多問題都是很複雜的。主持人:千絲萬縷的了。杰森:你揭開一塊磚,你不知道裡頭爬出什麼蟲子來。這次初始是中央看整個足球在中國已經發展不下去了,因為太爛了,沒人願意看足球,整個足球產業在萎縮,04年的時候還有很多人看,現在已經沒人看足球了。主持人:所以它要整頓了。杰森:它不整頓,幾十億的產業就消失了,所以在這個時候它要整頓,整頓的起點是為賭球和打假球。在這整個的過程就發生比如說像剛才我說了廣州那個事,廣州市足協的秘書長楊旭直接參與的,那就已經是官員了,事實上就把官員抓了。在抓的過程中,千絲萬縷的各個官員都捲進來了,譬如說像最高的,作為中國足協的掌門人南勇,他事實上最終也捲進來,捲進來就有很多經濟的問題,當然具體是哪個經濟問題很難說。但是自他抓起來之後,報上報了很多,比如說2000年的亞洲十強賽,2,400萬的門票價,錢消失了;然後06年的英國的一個公司對於超級聯賽的名字很賺錢,大概有5,400億,後來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包括像南勇,2002年之前在北京開了一個餐館,一頓飯一萬多塊錢,只有各地的俱樂部老闆來吃。主持人:公開的一個收錢的窗口。杰森:整個過程中他掙了多少錢,沒有人知道,到底是哪件事讓他犯事,大家也不知道,但是一定是在這個過程中,因為經濟案件中的千絲萬縷的東西,把他拉下去了。主持人:其實說到像足球也好,其他的體育項目也好,這種黑球、黑哨的問題也不是說中國獨有的,其他國家也有。您覺得這個性質跟中國有什麼不同呢?杰森:其實最大的不同,就是體育這個東西在國外很多地方,它是一個民間的一個東西,比如說足協這個概念,在各個國家都是一個民間的一個組織,自發的一個組織,但在中國它很特殊,中國足協事實上是一個機構兩個名字。主持人:在一個體育總局下面。杰森:它另外一個名字叫做「中國足球管理中心」,它是體育總局下面直接管的,中國足協的主席是體育總局的頭來兼任,所以說他並不管事,他只是一個虛職。所謂的副主席,足球副主席就像南勇他才是真正的掌門人。中國的體育事業跟國外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官方介入,由官方指導的因素太大,而官員在這個過程當中,他的權力特別大。比如說幾千萬的名字買斷權,他一個人說了算。整個十強賽,中間牽扯到六、七千萬的門票收入,在哪個城市辦,他說了算。在制定規則的方面,都是他說了算。主持人:巨大的權力創造了巨大的利益。杰森:因為美國這邊也有大學生的這種體育聯盟,它是一個民間大學組織的,美國政府對它沒有任何辦法。奧巴馬上台如果開玩笑對很多球迷許諾說,你們都想大學聯賽,最後哪一個對決,不用評委來決定名字,由對決來決定名字,我當總統以後,我盡力想辦法讓這個實現了。當總統一年多了,沒人理他,美國NCAA(美國大學體育協會)的委員說我們現在的方式很好,你少在這多說話。主持人:它主要是一種市場需求。杰森:政府它對於整個民間體育沒有什麼控制權,但是中共是由不懂足球的人,過去連著十幾年的足協的頭(頭)都不是足球出身的,南勇是溜冰出身的。它是不懂足球的人管足球,加上腐敗的人管足球,結果就造成了從上往下爛。主持人:那麼這次足球的事情引發了地震之後,反而財經評論家水皮他把中國股市跟足球聯繫起來了,說股市也會像足球這樣,您覺得他這種說法恰當嗎?杰森:其實是很恰當的。而且引他說這個話的倒不是他自己,是記者發問的時候問說,足球現在被揭出來了,股市會怎麼樣?他是順著說了說我們都知道了股市有很多黑幕也逐漸會揭出來的,結果這一說說大了。《財經日報》直接就趕快回應說這種說法太情緒化了。我看《財經日報》的說法,它不是說我們的股市多麼清白、多麼清白,它不敢說,它只是說足球怎麼能跟股市比呢?足球才幾十億的產業、幾萬億的產業,那麼多人捲進來,而且我們現在的整個股市正在進入一個關鍵時期,在輿論上一定要注意保駕護航,不要引起波動。它放出一個很明確的風聲,這個風聲不是說我們股市沒有問題,是股市中共一定會死保的,你放心吧!它跟所有的股民說,不會像足球這樣子,無所謂的,中央政府說抓幾個小頭目抓了,股市它說一定會死保的。其實誰都知道,中國股市的黑幕是最黑的,很多網民說用足球比股市把足球虧了,股市比足球黑多了。我們知道,在2007年上交所天量創建招商銀行的認沽權證,一次就賺走了股民上百億的錢,南航又步這個舊塵。這是制度性的腐敗,它不是像暗箱操作的賭博,它規定證券公司就可以創建認沽權證,只要能賺錢,它就再臨時給你創建。在2007年,光認沽權證就給國有的中信銀行大概(賺進了)六十多億的收入。去年報上來的數據,利潤1/3都是由認沽權證創收造成的。中共自己的經濟學家都說,可以創建認沽權證或者是認購權證這樣子一個機制本身,就是中國股市不公正的一個集中體現。它無意中搶奪錢,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沽民一年70%都是在折錢,它事實上是制度性的黑暗。這種制度性的黑暗,中共本身都不承認。比如說黑幕之下的那種,我們知道中國股市大約至少有這樣的機制,你靠著一些消息,而消息是這樣的現象,這是普遍存在的,所以說中國股市它的黑暗都不是黑暗,它是明在面上的一種不公正。主持人:但是不管說足球也好、股市也好,因為它有利益存在,所以就很難避免。太多人為的因素就會造成這樣的一些腐敗的問題。可是在國外也是一樣,你這次華爾街的金融風暴整個連帶著,也是有很大的問題。可是反過頭來講,中國的經濟不說一枝獨秀吧!至少在全球也是中國熱的這個概念還是很強的,所以說這一點要比起來的話,是不是可以忽略這方面的問題。杰森:其實中國現在的這個問題就是多到了你沒法接的程度。中國現在也就只有這一個經濟發展數據。這個數據真假我們先不說。這個數據這一塊遮羞布遮住了所有的「羞」。為什麼這次中共很擔心跟足球隊類比,因為很多事情太像足球了。2000年當時中國足球很猛,打入了韓日世界盃的總決賽,當時因為它的輝煌使得沒有(人)過問這二千多萬的門票到哪去了。事實上就是一個黑幕就被一個輝煌遮蓋了。主持人:那麼您說股市也是存在著類似的問題。杰森:這個一模一樣的。中國經濟、中國股市目前的表面的亮麗遮蓋了無數骯髒的陰謀。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為什麼中共極端害怕人(民)把球市跟股市連起來。因為中國股市的發展現實和中國球市太相近了。甚至中國房市發展的現實跟中國股市也都太接近了。主持人:可能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存在著不公正。杰森:對。我們知道中共為什麼立刻一個簡單的回應,而且水皮有意只說了一兩句就轉到其他的話題上來,並沒有就中國股市深入下去。就這一件事,它就趕快行文章來阻止這樣的說法。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發現如果針對球市目前的黑幕演繹開的話,人(們)如果開始發問,股市原來跟球市也很接近;房市原來跟球市也很接近!因為房市事實上是赤裸裸的大家都在罵開發商的時候,發現其實是中共獲益最大、官員獲益最大而且是自動性的獲益,方方面面大家會發現的。如果再下一個問題,中國經濟是不是也跟球市一樣!那麼這樣的問下去的話,中共就會沒法睡覺了。主持人:但是球市的崩潰真的像您說的已經爛到底了,那股市是不是也等到它爛到底的時候,這個黑幕才能揭開呢?杰森:其實在中國的話,它真的是很難揭開。只有在中共離開中國,在中國消失的時候,很多黑幕才能真正揭開。在目前中共的控制之下,它絕對不會讓它的經濟露出來任何的問題。但是中國的老百姓應該清楚,中間也是爛到底了。主持人:那就看這個過程長短而已了。杰森:是這樣子。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