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打破恐韓症 中國足球還怕什麼

【新唐人2010年2月15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伴隨中國傳統新年的到來,中國男足創造了震撼性的新聞,在東亞四強賽中奪冠,尤其是中韓3比0之戰,打破了32年的「恐韓症」,令中國球迷歡呼雀躍,而且這場勝利也是在中國足壇黑幕重重(之下),普遍不被人看好的比賽,同時在中央電視台拒絕現場直播的情況下發生的,更增加了這場勝利的戲劇性。中國足球隊這次為什麼能夠逼平日本,戰勝韓國,在打破了「恐韓症」之後,中國足球究竟還怕什麼?節目當中我們請到了本台的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為大家做點評分析。陳教授,這次中國男足,有人說是取得了一項歷史性的勝利,打破了32年遇韓而不勝的紀錄。您面對這樣一場勝利的消息,您是如何看待?陳志飛:面對這場勝利,我當然也是比較激動,因為就我們這個年紀,都很關心中國足球,而且原來也踢足球。對中國足球隊的歷史,自改革開放7、8年以來整個的展顧,如數家珍,所以說很明確的知道這個所謂32年「恐韓症」被打破的意義。實際上32年的「恐韓症」,還是把它恐韓的歷史給縮短了,因為32年是指1978年中韓兩國首次在第九屆亞運會上,在曼谷舉行的比賽,當時中國隊是0比1輸掉了。可是在(這)之前,在大韓民國建立之後,中國和韓國從來就沒有比賽過,所以,說是32年從來沒贏過韓國,還不如說從來就沒有贏過韓國,在國家隊級的A級比賽從來都沒有贏過。你剛才講得也很好,這次比賽來得太突然,我們在國內的時候經常談,這就像一層玻璃紙,怎麼捅也捅不破,不管場面怎麼好看,中國隊就贏不了韓國,因為韓國與中國相比,(他們)在意志力,在紀律性方面好像顯得非常突出,中國隊就一直處於被動。現在通過這場比賽,我們其實可以感覺到中國球員能踢比賽,而且能打出特別漂亮的比賽,因為這3個進球都非常漂亮,尤其是第三個鄧卓翔的兩扣一射,這其實是可以跟世界盃的進球媲美的。所以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球員,我們中國人的素質,並不是說中國人不適合踢足球,全球的這種娛樂,(並不是)因為中國足球的成績越來越差,而是因為它可能有一些更深層的原因,這也是我們今天要特別討論的。主持人:對,那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我想無論是誰,中國老百姓,尤其是中國的球迷肯定是非常的欣喜若狂,那麼多年遇到韓國,都是挫敗這樣的歷史。老百姓就不禁會問,這場勝利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會取得這樣一個勝利。陳志飛:你說這個欣喜若狂,我還不太贊同,因為我看了一下網上的帖子,各方面的反應,尤其是我一直對中國足壇比較關心,我覺得大家還是有保留性的歡喜。因為現在這個階段,這場比賽來得非常突然,而且來得非常的令人難以捉摸。現在中國足球可以說是,所謂中共建政以來吧!最低點的時候,大家對它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興趣了,打假球,假哨,然後各方面賭球,這個是塵囂之上。之前在跟韓國隊比賽之前,中國足球的高官南勇被抓進去;在逼平日本之前,足協的副主席叫楊一民給抓進去了,都是因為跟賭球,跟足壇的黑幕有關。所以有人說這場比賽從主教練到上場對打,實際上都是在查的犯罪嫌疑犯。那麼就是說在這一場比賽當中,雖然你贏了,但是還暴露出了很多很多的問題,而且大家現在也沒有找出可行的辦法來解決這些問題。甚至有人提出了,如果這場3比0,把「恐韓症」給打消了,那是不是原來那個體制重新要把它借屍還魂呢!好像原來這個體制做得還不錯,其實正是因為原來這個體制造成了中國足球一直落後,而且是越來越落後,就我們看球以來,可以說是這個熱情一天天的減弱。就像原來有人講愈敗愈戰,這個中國足球給人的感覺也是這樣,就是大家好像嚥不下這口氣,因為你想想看,中國足球我們認識它的開始就是1981年,第十二屆世界盃預演賽,當時的球隊是在文化大革命剛結束,百廢待興的時候組建的。(當時)球隊的球員踢得非常的賣命,而且他們的技術比現在球員高超,因為他們訓練比較刻苦,當時球隊的幾個球員,大家可能知道的容志行、古廣明、蔡錦標、陳熙榮這些人,他們在亞洲範圍內可以說是鼎鼎大名的球星。從中國隊當時文革的情況來看的話,77年球王貝利和足球皇帝貝肯‧鮑爾率領美國宇宙隊訪問中國,他當時就點名中國有兩個球員非常的出色,一個是後來成名的容志行,還有一個就是中國足球隊的隊長遲尚斌。後來也確實證明這兩個球員,在足球運動當中有很大的天賦。再說到81年的比賽,中國實際上那次是離世界盃最近的一次,除非就是沙特阿拉伯,現在沙特阿拉伯可以說是亞洲的一個霸主之一,當時沙特被中國2比4,0比2,兩次刷得乾乾淨淨,那麼沙特阿拉伯故意放水給新西蘭,0比5,使得中國要跟新西蘭再打一次附加賽。當時中國隊已經解散了,覺得十二屆世界盃進軍馬德里是沒有問題的,因為沙特阿拉伯的放水,造成了中國直到2002年日韓兩霸不參加預選賽的情況下才進入世界盃,而且就是說在世界盃上飲蛋9顆,一顆未收。我的意思是說,在改革開放之前,文革的體工大隊,每個人一個月才四十幾塊錢的情況下,踢得非常出色,我記得容志行這個球星在他的自傳當中說過,說他左右腳都非常出色,為什麼呢?他說因為那時候的人窮,穿那個膠鞋踢球,而右腳幾天就踢破了,踢破一看左腳還好好的,覺得可惜,那麼就是說也要練左腳,這樣的話,這個鞋的磨損會均勻一些。主持人:由於鞋的原因。陳志飛:你把這些話給現在中國足壇的大老,動輒就是買千萬的豪宅,然後開的不是寶馬,要開寶馬7,都是加長型的寶馬7,他們掙錢也不是真正的為國家的利益出發,好好踢球,是怎麼樣呢?賭球,有盤口跟國外的人聯繫起來,靠這種賭假球,甚至把球往自己國門裡頭灌,這樣的方式來掙錢,那麼相差的太遠。雖然原來那個體工大隊時期,好像感覺像游擊隊,泥腿子似的,但是踢得卻是很漂亮,只是臨門一腳欠差,差一些,因為當時經驗不足,但從場面,從技術上來看,老球迷現在還是津津樂道。反觀現在的中國足球隊,好像是身高體壯了,各方面營養也不錯,跑起來也更快一些了,可是你感覺到他踢得不像足球,更像是日本人這回中日比賽完了以後,中韓比賽完了之後說的,中國隊現在好了,不練功夫。為什麼?中國隊召集起來不好好踢球,就專踹人家。韓國球迷也說,中韓比賽之後,誰是贏家,還是韓國,為什麼呢?世界盃馬上就要開打了,中國隊這次就是說還算不錯,給韓國個面子,沒把韓國的正選前鋒給踢傷了。因為我就記得98年世界盃之前,中國隊也是跟韓國有個對抗賽,當時就把韓國的正選前鋒黃善洪給廢了。大家知道,黃善洪,在06年的世界盃,02年世界盃的比賽都有精采表演,就是說中國的這種不重德的體育操守,在亞洲以致世界範圍內,都引起了很惡劣的影響,尤其這個賭球,還有這個假哨,已經引起世界足聯的注意,如果中國再任這個足壇黑幕持續下去的話,中國可能會面臨整個足球產業的萎縮。這也就讓我想到了,為什麼這次球員放鬆包袱,而且有這麼強的取勝的信心,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飯碗,不單是他們千萬元的豪宅,可能會沒有了,他們以後的飯碗都成問題,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整個中國人民對這黑暗的足壇就說掰掰了。主持人:您剛才揭示了很多足壇中間的內幕,就是黑幕重重,比如說假哨,比如說踢假球,您能否具體舉一舉,就是這些具體的表現究竟是怎麼樣的,為什麼產生這樣的事情。陳志飛:剛開始它的假哨,假球,實際上是跟中國的這種環境有關係的。我們大家知道在打乒乓球的時候,中國就有意讓給它所謂的友好國家,像北韓等那些國家得一些金牌什麼的,來顯示,當時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它們剛開始出現假球、假哨也是這種環境下發生的。我記得在80年代前期,中國辦過長城盃比賽,也叫作北京國際足球邀請賽,可能一些老的球迷還記得。中國隊經常就是得第二,它就是把第一,輪流的讓給別的亞非的國家,然後顯示自己的寬大為懷,也是它中國政治的一部分。所謂這種「讓假球」的文化,在改革開放金錢置上的環境當中,得到了空前的膨脹和發揮,尤其跟國外的這種盤口、賭博的勢力又結合在一起,這給中國足壇造成最強烈的衝擊,球員打球甚至都不按照教練的意志來進行,而是按照他之前睹球、假球,就是莊家的決定來判斷它的結果。那麼如果我的隊輸了,我能賺更多的錢,那我會做出更多跟我隊相反的方向、最不利的行動來保證我們球隊的失敗。這樣的話就使得中國足球烏煙瘴氣。從90年末期到現在有「隋波事件」,各方面在打假球,甚至出現黑社會介入;比如說遼寧隊的曲樂恒,這些都是被黑社會把腿弄斷,造成很嚴重的後果,引起社會很多關注的一個情況。就說球壇肯定不但是不乾淨,而且有很黑的因素在裡頭操縱,這樣就造成現在越演越烈,最後誰也無法收拾。球隊根本沒有國家榮譽感,使中國足球各方面的表現,並不是說它的體能或技術越來越不行,而是它的精神面貌和它人為的因素越來越使得它離足球比賽真正的目的越來越走越遠。主持人:剛剛您揭示了足壇黑幕重重,在這種情況,我知道中國足壇職業化相繼帶來「黑哨」、「黑金」這種幕後行為,還有「盤點」賭博交易是在中國足球職業化之後逐漸產生的;反而外國的足球職業化可以說比中國更久遠,那對比外國來說的話,外國難道沒有這些「黑」的現象嗎?陳志飛:有啊!有的也相當大,比如這次中國贏了韓國,不是有人說「中國這會兒學了意大利」嗎!因為它的典故是什麼呢?2006年意大利得了世界盃冠軍,但是2006年那一年,尤文圖斯隊還有AC米蘭或國際米蘭,我記不清了,兩個義甲最強的隊給徹底降到「丙級」隊,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他們睹球。這種事情從西方足球歷史以來都存在,但是像這種大規模的有系統性的、整個行業的球員全部參與的,引起強大地震的;像李承鵬這個足球評論員在書中寫的這種事情,在歐洲、在世界足壇上還是沒有的,絕無僅有了。像李承鵬他寫書要揭露這個黑幕,他是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他給自己家保了險、給自己也保了險。而且這次他的中韓評論我看了一下,也是非常中肯。引起了很多球迷或者是假球迷或者說體制內的這些人咒罵。可以看出來這個體制現在還處於飄搖之中,如果沒有真正的洗心革面、勵精圖治的精神,把中國官版樣的足球給它徹底革除的話,中國足球這「恐韓症」取消也是一時之事,可能還有別的「恐症」會發生出來。但是我從另一方面講,我也不是很樂觀,因為中國「功利足球」、「官樣足球」實際上跟中國經濟和整個政治環境連在一起的。根據中國現在「球市」而不是「樓市」、「股市」的情況,我覺得「球市」只是它的延伸,只要股市和房市還是這樣的走態,我覺得中國足球的狀況還會繼續下去。主持人:好的,我們今天探討了中國隊大勝韓國隊的這場球賽,可是這場消息表面的本身來說,令中國老百姓或球迷歡欣鼓舞,但是老百姓也越來越知道更多中國足球官場幕後的重重黑幕。面對這場比賽有人就評價說,在這場比賽聲勢,高洪波帶領平民球隊打了一場球,他們在這裡邊拋棄了政治和金錢的因素,恰恰用純足球方式發揮了超常的水平,我想這也是老百姓的希望所在。今天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就進行到這裡了,非常感謝陳志飛教授加入我們的節目。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一期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