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控制通脹從米粉做起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虎年到了,林雲在此恭祝大家新春大吉、萬事如意。日前,《新華網》報道了廣西柳州市政府處理當地米粉漲價兩毛錢的事件,不僅刑事拘留了多名米粉廠商,還分別處以30萬元的重罰。這看似保障老百姓利益的事件,卻不被老百姓所認同,網友們普遍質疑房價上漲為什麼沒有人管,當局嚴控米粉價格理由何在呢?新的一年,中國經濟模式又會有哪些調整和變化?我們請來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我們分析和解讀,杰森您好。《新華網》報道廣西的柳州處理米粉漲價是1斤漲了兩毛錢。那麼這件事情,好像並不是很大,為什麼他們抓人而且又重罰呢?到底理由何在?杰森:這跟中國近一代環境有關。我們知道2009年的時候,中共面臨經濟極端危機的情況下,它靠4萬億的政府的刺激經濟方案加上近10萬億的銀行貸款,把整個2009年的經濟靠這種吹泡沫的方式吹起來,保證了GDP的8.7,然後保8了。在這個過程中,因為錢投入的太大了,一下子近15萬億的錢投進去,通脹壓力就很大,雖然2009年本身通脹還不明顯,但是在2010年1月份通脹已經從負轉入…,CPI的值。就是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它通常是一個數據上衡量通貨膨脹的一個指數、指標。這個指數在1月份變成1.5%,增漲了1.5%,雖然從數據上來看並不高,但是它展現了一個趨勢,所以全國經濟形勢總體來說,中共已經從去年的刺激經濟變成了今年的控制通脹,主要任務擺在這個問題上。主持人:但是我們以前作節目的時候也講到了,說是對於GDP貢獻最大的還是房地產,那房價漲可以說是用「瘋漲」來講,為什麼房價沒有人管,反而米粉的價格漲了兩毛錢,還要這麼嚴格的控制呢?杰森:這就要看你在這個經濟形勢,在中共的GDP貢獻多大的問題了。在中共GDP貢獻的過程中,房地產固定資投資占了最重要的份額,但是在計算CPI也就是在計算通貨膨脹的時候,那些只是一部分,與此同時,像這種小的食品行業,它本身對GDP的貢獻可以整個忽略不計,但是它在計算通脹的時候,卻是一個重要的計算成分。主持人:直接跟消費者掛鉤的。杰森:從它的數據上來說,它希望GDP越高越好,希望整個通貨膨脹的數據CPI越低越好,那麼在這個時候,它自然而然對於房地產這樣的行業就是刺激,對於像食品行業、小商品行業的話,越壓越低越好,那麼在這個過程中,確確實實就做的非常過分。本身來說,只是幾個米粉廠說我們…畢竟你水價在漲、你電價也在漲、你油價也在漲、你整個上游的國營企業都在漲,經營成本自然在提高,提高的過程中,幾個米粉廠說,我們在一塊兒商量漲一下,漲的就是1斤漲兩毛嘛!老百姓都沒說它,它就立刻出來高調的鎮壓。當然這個事情發生在柳州,要是發生在重慶的話,正趕上打黑,估計這幾個人還能掛上黑幫的名字抓起來。黑幫動輒至少5年起判。整個來說,中國其實經濟上跟政治掛靠的很厲害,政治上要求這段時間控制通脹,你很小的一個經濟上的商業運作,都可能讓你進入牢獄之災。主持人:《新華網》通過一個地方新聞事件的報道,實際上它有更深的東西要告訴老百姓。我對關心老百姓的生活,消費的這些價格,我會看的很嚴的。杰森:這個事情其實是一石二鳥,本身是廣西柳州很小一個事情,為什麼整個網上普遍在報道這事呢?第一,擺姿態。你看我多麼關心老百姓,當地報紙說,米粉是當地老百姓喜愛的早餐食品,好像很重要一個吃的東西,當然是擺一個姿態,說我們很關心民生。另一方面也是殺雞給猴看,在整體社會通脹壓力很大的時候,它把這個案子報出來,告訴你各個地方的小商品,我們叫做小商業者,私營小攤主,你不許在這個過程中給我漲價,你的水電費你得吃了下去,你把這個成本給吃下去,你把你的利潤從薄壓的更薄,在這個時候你敢漲價,我就用刑事的案件辦你,所以說這又是個警告。主持人:對於老百姓來講,好像是關心老百姓的利益了,你看米粉這個價格讓你不能漲。很多老百姓說實際上漲的已經很可觀了,當地說一碗是漲了五毛錢,但很多地方說我2人份的一碗要20幾塊錢,已經是這樣的價格了,一方面老百姓並不買帳,另一方面,他就覺得這個是小事,老百姓更不可忍受的是房價,為什麼說房價漲了,1天都可以漲1千塊錢,為什麼沒人管?杰森:對,我們知道在2007年,中共面臨通脹壓力的時候,它採用的是同樣的辦法,一方面讓中石油這樣的大企業油價拼命的往上漲,同時對於運輸行業,卻拼命的壓價,甚至當時蘭州也報刀削麵的問題,你漲五毛我立刻就抓你,而且立馬罰你。每次這種經濟壓力來的時候,它都對於底層老百姓的小商品壓的很厲害,這次網民真的是明白事兒,不買帳。事實上很多網民也說,上游一斤漲了兩毛到底下賣給老百姓的時候一碗漲了五毛,我一個月就是吃它100碗,我不過是漲了50塊錢。50塊錢事實上影響不了什麼。主持人:也影響不了什麼。杰森:像最近的房價特別是海南這個地方,完全是政府行為。政府先把這個信息傳出說我們以後不批地了,一個消息出來,一下子房子瘋漲,有的地方一個小時一個房子就漲了20多萬。在那個時候…。主持人:沒有人出來管了。杰森:海南政府怎麼沒有說抓幾個警告一下房價不准漲,不是的!事實上是非常明顯的,它需要漲的,它絕對是鼓勵的漲;它不需要漲的,壓著你不讓你漲。就是這麼一個概念。主持人:最近講到CPI已經開始轉負為正了,央行上個星期又提高了儲蓄的準備金。這個概念好像一般人認為是不是開始宏觀經濟政策又開始收縮。我今天看到報道對於世界經濟都有一定的影響了。怎麼來看現在的這種考慮呢?杰森:中國的經濟它實際上是一抓就死;它只要一放立刻就是過熱。為什麼呢?所有的官員都想搞建設,搞建設就來錢,所以中國的經濟2009年稍微一放開,就一下子熱的整個控制不住。今年1月份說,要控制、控制,結果還帶出去了1.6萬億。整個來說這個數字是不可持續的,整個是會爆掉、會瘋掉的。在這個過程中,它出台所謂的存款準備金這個比例的話,它是個非常弱的一個控制,它不是一個很直接的控制。主持人:但是它是個信號。杰森:它是個信號,和這個信號是雙關的。一方面這麼猛的一個貸款量,你還只是發這麼弱的信號,證明誰都摸得清說…。主持人:它並不是真的要控制。杰森:所以沒人說2010年房地產會跌,甚至有人說2012年之前房地產都不會。為什麼呢?中共一定會努力的拖這個東西。與此同時的話,像一般老百姓,關係到私營企業,一般小個體的這樣的東西,又確確實實中共…。主持人:屬於下游的一些企業。杰森:這種企業又是中共每次一定要控制經濟控制最狠、最死的,你漲兩毛我都敢抓你、我都敢判你。這就是整個中共在控制經濟的一個過程。對於它自己整體經濟有利的部分,國營的東西,那麼對於它的GDP有貢獻的,它一定是非常軟之又軟的這個信號發出來,這個打你的屁股;那個稍微的握握手,這是它最常用的信號。西方因為不懂,所以西方的股市好像受到的影響很大。它對於小的個體戶,它就是往死裡打,你只要敢給我漲一點點,我就敢刑拘你。這個概念信息發出去以後,對於中國的中小企業是個非常大的致命點。因為中小型企業在每次這樣子的經濟不管是暴漲的時候、貸款的時候它沒有拿到錢,而一旦這個經濟要萎縮的時候,控制物價的時候,它又是被當頭打的第一棒,就是挨到他們身上了。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的中小企業總是發展不下去的問題。換句話說,老百姓在這個過程中也吃虧,這是為什麼大學生找工作總是那麼難的問題。因為各個國家中小企業是解決就業的最關鍵問題。現在中國已經,很多地方70%的就業是靠中小企業解決的。這些企業如果被中共打的這麼厲害的時候,事實上是在打擊中國的就業。主持人:但是反過來頭來講就是因為它控制了米粉這樣的價格,實際上真的是保證了通貨膨脹率沒有這麼快的上升,那麼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講的話,他的生活就應該沒有太大的影響。這一方面保證沒有很多人出來鬧事,再方面就是它也騰出手來,它可以在房地產、油、水電這些方面再繼續加價。可是這個平衡,總有一個點吧!像您剛才講到說,它在壓縮這些中小企業的生存的空間,但是這個平衡怎麼能夠維持的下去,能走多遠呢?杰森:這個事實上是不可持續的。這一點我們反覆說的,事實上中小型企業,中國人一方面自己創業的願望非常強。自己願意創業吃苦的能力非常強。所以基本上中國人創業這種能力在任何一個民族很難比的。如果說你給他一個正常的環境,那麼中國的中小企業會蓬勃發展甚至在全世界都可以遍地開花的。事實上你溫州人是全地遍地開花的。但是中國的中小企業在中國活的非常艱難,從金融風暴以來,死的遍地都是中小型企業。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就是非常明顯的,一旦通脹來了,第一打壓的是中小型企業。而老百姓的第一感覺是它讓米粉不要漲價,我們米粉可能一碗少付五毛錢。好像政府是在給我們兜裡多放了五毛錢。但是這個方式走下去的話,中小企業隨著而來的是一個個垮下去,垮下去的結果是失業,那麼失業的結果,事實上那個時候老百姓就看不見了,他變成了企業主把他辭退了或者企業主在敲詐他的錢。中國很多事情最後變成了就是看似是老百姓之間,私營老闆在欺負我,這個人在拿我的工資不給我,事實上最終你會發現背後那個操手都是中共。它把餅拿走了以後,讓你兩個人為剩下那半個餅打的你死我活。 主持人:這也是我們一直不斷的在我們的節目當中,反覆的強調的這樣的一個觀點。杰森:事實上它就是中國目前經濟運作的事實。主持人:一個模式。看起來在新的一年2010年,這種模式也沒有什麼太新的變化了,恐怕也是這樣繼續下去了。杰森:應該是這樣的,這是很多人的推論。官方的還會漲;民間的更難了。主持人:還是一個「國進民退」的問題。杰森:是這樣子。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今天的節目就做到這兒。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