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家屬疑遭綁架 中共爲何懼怕神韻?

【新唐人2010年2月28日訊】新聞週刊206期

神韻藝術團二胡演奏家美旋的先生江峰,原本應該在美國時間二月十八日下午抵達美國新澤西紐瓦克機場,但卻沒有接到人。美旋向國內親友打探,確定先生已經通過海關,但航空公司説此人並未登機。也就是說,江峰是在通過海關之後和登機之前這段時間失蹤的。一個多星期以來,美旋多方打探杳無音訊,她懷疑丈夫很可能是遭到了610的綁架,目的是針對神韻的演出。那麽,綁架演員的家屬﹔再加上不久前發生的神韻藝術團赴香港演出受阻﹔以及中共駐外使領館向當地劇場發函詆譭神韻等等,一臺晚會,爲何讓中共如此大動干戈呢?請看報導。

神韻藝術團二胡演奏家美旋的先生江峰在浦東機場失蹤已有一個多星期了。多方打探杳無音信,美旋心急如焚。

神韻藝術團二胡演奏家美旋:“實際上我們結婚十年了,真正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幾個月... ...我現在就特別想知道他的下落。”

記者向浦東機場候機樓派出所詢問是否知道江峰失蹤一事,派出所的人說,家屬應該很清楚是怎麽囘事。

浦東機場候機樓派出所:“甚麽叫他失蹤了?具體甚麽情況他家裏人應該很清楚。”

神韻藝術團二胡演奏家美旋:“神韻的演出影響越來越大,中共就越來越緊張。其實從它綁架我媽媽,到我先生,包括我先生失蹤這件事情,它完全是衝著我們神韻來的。

美旋曾在中國某藝術劇院擔任二胡演奏家多年。2007年底來到美國,並加入了美國神韻藝術團。出國前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共被非法判刑4年。先生江峰,42嵗,是一位調音師,也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當局綁架,並被判刑3年。因此美旋認爲,先生下落不明,很可能再次遭到610的綁架,原因就是企圖干擾的演出。

美旋:“也就是衝著神韻吧。它們跟我母親說你要勸你女兒回來啊。只要你女兒回來,我們保證她甚麼都不會失去。”

一個“以繼承中華傳統文化這一人類瑰寶”為宗旨的藝術團體,不花政府一分錢,洪傳文化,應該是一國政府何樂而不爲的事,而中共爲何如此大動干戈呢?神韻藝術團自2006年成立以來,足跡已遍佈四大洲。藝術團也從一個成長為了三個演出團。即神韻紐約藝術團、巡迴藝術團和神韻國際藝術團。去年,三個藝術團,在全球的91個城市,共上演了304 場神韻晚會,現場觀看的人數多達80萬。用好評如潮來形容,都有點詞不達意了。

歐洲議會工作人員海倫•威利茨(Helen Willetts):“我最喜歡的是演出把(舞臺上的)純美和故事後面的道德價值結合起來,這讓這場演出比其他的任何演出都要感人肺腑。”

海倫還說:“(演出)真是發人深省,我真心希望能有更多的歐洲人能有機會看到演出,我敢肯定,大家都會像我一樣喜歡她。” “老實說,我完全不能理解它(中共)爲甚麽會這麽害怕(神韻)。”

大陸法學家袁洪冰:“中共統治中國的六十年,就是中國淪爲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六十年。中國的文化傳統早已被摧殘殆盡,現在的中國人的真實地位,不僅是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也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和文化的奴隸。”

而神韻晚會卻能讓中國人擁抱那個久違了的真正屬於自己的文化。

密囌裏州華人寧先生:“辦這個節目辦得很好。反映了中國人不全是共產黨的奴隸。有很多人是眼睛睜開的,我們知道中國應該往甚麽地方去。”

如果說對內,神韻可以把中國人從馬列精神和文化的奴隸中解救出來,使統治者害怕﹔那麽對外,神韻也讓中共失去了對中華文化的解釋權。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表示:我很高興來自紐約的神韻藝術團2010年再次來歐洲巡迴演出。藝術能讓我們欣賞彼此的文化,放下我們的差異,但是藝術領域長期被中共壓制。我們希望歐洲和全世界能夠配得上神韻藝術團的勇氣,不承認中共的人權迫害。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楊曉玫、胡志華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