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豐田能否挺過世紀難關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豐田汽車全球「召回門」與豐田社長豐田章男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事件,是近來全球聚焦的熱點。做為汽車業的巨頭,豐田為什麼會陷入如此這般的惡夢之中呢?它能挺過這一世紀難關嗎?人們從豐田的遭遇中又該得到怎樣的啟示呢?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跟我們一起來關注這個話題。天笑您好。李天笑:主持人你好。主持人:這一次豐田遭遇的這個「召回門事件」,它帶來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是不是會使這個汽車帝國從此就衰弱下去了?李天笑:它現在遭受的這個打擊非常沉重。從戰後豐田建立起一個金字招牌的這麼一個汽車帝國,到現在為止,它沒有經歷過像今天這樣大的難關,我們講的所謂「世紀難關」。對他的打擊…,像豐田章男這樣的人,他的爺爺創立了這個企業,到他這一輩有很多的領導人,會跳樓,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恥辱。他們豐田的這個牌子,他說每一輛車放在前面,都是他的名字打頭的,但人家一看到這個牌子,就想到你對質量問題的忽視,對人生命安全的忽視。我想這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第一,這一次他召回的規模非常巨大,現在大概有850萬輛,超過它一年的銷售量,沒有一個大的企業能夠承擔起這麼大的一個召回量的,這個對他來說,雖然他有龐大的現金,但是對他來說損失很大。再有一個,它幾乎囊括了他所有的車的系列。主持人:就是有問題,那所有車都有問題了。李天笑:包括最有名的,像LEXUS、CAMRY、RAV4,以及他最新的產品就是他的旗艦產品,油電混合產品,叫PRIUS。這個產品是做為他的一個驕傲打出來的,但是最近也發生有問題,它是它的ABS,叫做防煞車鎖死裝置發現問題。還有賣的最好的CAMRY,發現方向盤也有問題,所以這個問題就對他來說是一個綜合型的打擊。還有一個是他牽涉到整個美國,對他(來說)是最主要的銷售市場,老百姓對他的不滿,這個信譽方面的對他的打擊。美國很多人控訴他,美國國會現在在調查,美國政府現在可能有專門的調查委員會,現在他欠了至少有34個集體的訴訟,還有至少12個個人的訴訟。現在要求他的,原來是賠償的話,是要求是給一個Coupon(優惠),你可以換回原車或者怎麼樣,現在人家要求現金,對他的打擊非常大。所以這個現金的對他的打擊,至少他的原來估計是20億美元的損失,現在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另外的話,它最重要的問題,不單單是一個,比方說是一個很小的問題,比方說是煞車門或是油漆、輪胎,它是關於人的生命安全問題;就是你可以開這個車以後,你隨時煞不住,油門踩下去,突然之間爆衝的問題。這整個綜合起來的話,對豐田的帝國,我們講他現在遇到了一個世紀難關。這個難關他能不能挺過去,現在都要看他自己或者就是看他採取什麼樣的措施。主持人:現在講到這個,您剛剛說的它所有的這些車的系列裡邊都有問題,那麼這個問題就不是一個單一的了,那就從技術上面來講的話,您簡單的來介紹一下它主要的問題是什麼?李天笑:現在對於技術方面,主要的問題歸納起來有這麼幾個,一個就是它的這個油門,油門踩上去兩片東西,受溫度下的熱漲係數發生問題,就是它有時候踩上去沾住了,脫不開油門就爆衝,繼續加速;有的時候它分開,(卻)加不上油。像這樣子情況,是因為它在2001年採取了一個新的電腦控制油門以後所產生的。主持人:就是這個技術可能不夠完善。李天笑:這個技術不完善,但是他現在不承認它的電腦系統有問題,他認為是煞車的兩個片之間有問題,但也有工程師指出,它是因為煞車片外面用了好缸,裡面用了不好的缸,產生了係數不同,所以發生這種情況的,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再有第二個是說,也有工程師認為很可能是它的這個電腦系統受到熱磁的場的干擾,在不同的情況下會發生爆衝或不穩定。還有就是說具體的問題,比方說它的PRIUS,它的防煞車鎖死的裝置,這個有問題,還有方向盤的問題等等。但是總的來說,我覺得它的問題在技術上來講,實際上就是在汽車技術的一個革命性的轉換過程中產生的,本來的汽車是用這個機械式的來帶動油門的,現在是用這個電腦控制帶動,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你沒有經過充分的試驗,或者說各種條件不充分的話,很可能會發生問題。我想可能,它的問題就出在這兒了。主持人:那就是說,暴露出來的技術問題不是單一的,而且是很多方面的問題。李天笑:很普遍的一個問題,實際上許多車都有這個問題,但是它遇到了一個非常不恰當的地點,非常不恰當的時間,這個問題發生了。主持人:這一次,豐田社長豐田章男他在國會聽證會的時候,他就說,實際上他也承認,就是因為發展的太快,把發展的秩序跟質量安全,就是顛倒了這個秩序了,沒有把重視質量的安全問題擺在首位了。那麼在我們的記憶當中,中國一開放之後,很多日本產品,特別是一些電子產品進入中國以後,日本貨基本上就是一種質量的保證,一說日本的東西,那就肯定不用說,那就是壽命很長的,不會有問題的。為什麼會到今天這個日本車,不僅是一個豐田,而且是其他的車廠,也都是真的是在質量上出了問題,怎麼會光去發展這個,光去追求商業利益而忽視了質量問題了呢?李天笑:你提的問題非常好,追求商業利益沒有錯,但是品質安全永遠是第一位的。豐田章男在國會作證的時候,他講,他們是忽視了安全與發展之間的關係,他這個話說的是有道理的。就是說他現在,在大規模的擴張之後,成為龍頭老大之後,他把他的注意力,他是說要來迎合消費者的需要、比方說省油、輕快等等。但是問題是,他把重點放在這個方面之後,他就發展新的車型,發展電腦系統控制以後,它顯然能省油,但是這個問題就是說你把注意力放在發展上面,發展研究,他的研究部門非常發達,幾乎所有關於汽車的新的專利,TOYOTA都在研究,他都有他的專業成果在那,確實他在研究上是頭號。但是問題是,安全問題是首位、是最基本的問題,反倒被忽視了。這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第二問題是什麼呢?它的企業文化,它的企業文化當中有一種叫「家醜不可外揚」。就是他起先是採取拖延的態度。主持人:沒有把它在剛剛有苗頭時候給它控制住。李天笑:對,第一時間。即使後來發現了很多問題了,1月20日他開始大量回召汽車的時候,豐田章男也是10天之內沒有出來道歉,也沒有做出任何解釋。主持人:還想把事情掩蓋下去。李天笑:所以這就使他越弄越壞,造成目前這麼嚴重的後果。主持人:這件事情發生後,有人就說全世界人民都應該感謝美國人民和美國政府,如果美國沒有這樣子一直去追究事情的話,可能不會導致發現這麼多豐田車的問題。那這個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美國,這裡邊有沒有可能存在著某種政治因素。李天笑:首先,(這件事情)為什麼會存在美國。我覺得美國人發現這個問題之所以提出來,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大的貢獻。我們知道美國人都非常有法治概念。什麼事情就給你打官司,就說他這個概念非常清楚,我有什麼東西我就投訴。投訴不行我上法庭,或者說採取某種社會公共機構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在這問題上從美國最早的紀錄,從2001年開始一直有人投訴,到現在2千多項投訴,但這個過程當中實際上美國豐田和美國的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之間有一定的關係。 他們之間,就是豐田雇用了兩個前官員,利用前官員跟高速公路局打官司的時候,就是寫報告時候,實際有意偏向豐田汽車。因為這當中美國叫做「旋轉門」。就是你官員下台了,就到公司裡做,公司到時就把你派到這裡,還是有些利益的牽涉。所以在這過程當中至少大的調查有六次,但是都沒有什麼結果,最後認為大多情況是腳墊所絆住了、所產的,這其實是無稽之談。主持人:沒有追到問題的實質。李天笑:也不可能的,我也開豐田車,我看腳墊離那個差那麼遠,不太可能。這是一個。再有一個是美國人他孜孜不倦維權。這也是一種法治概念的維權。還有一點是美國政治的這種三權分立的制約性。你雖然看到美國這個行政機構,聯邦的高速公路管理局,它在這個問題上雖然跟豐田之間有一些關係,這次也受到聽證,他還必需解釋他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沒有及時調查出來。我可以看到代表美國人民選上去的國會,對這個問題非常認真的。他是確實在調查,現在國會有專門調查委員會,他如果發現豐田已經發現了它自己產品的紕漏,質量設計的問題,而且偷偷在改,比方說PRIUS就是油電混合車。他今年說在一月份以後出產的,沒有這個問題了。那麼這說明你在一月份之前是不是已經知道這個問題,那麼為什麼那個時候沒有召回,你是偷偷的改過來。主持人:就每個細節美國人都會去追究他。李天笑:如果這個事情追查出來的話,很多的問題公開出來話,可能豐田會受到很多的懲罰。而且美國聯邦管理機構他也會受到懲罰。我覺得這是兩方面問題,一個是制度的問題,一個是美國人他對這個問題是一種責任心,當然也是對大眾生命安全的關懷。主持人:那面對如今這種困境的話,豐田要怎麼樣才能挺過這個世紀難關呢?通過這個遭遇來講,對中國來講又有什麼樣的啟示。李天笑:對中國來說,現在目前好像中國召回的很少,但中國問題車的問題並不是比豐田更不嚴重,在很多方面包括技術,比方說它召回這個懲罰金只有3萬人民幣,所以說非常的少,而且中國的駕駛員他的車主對豐田仍然具有很高的信心,為什麼呢?因為中國車的質量比豐田還要差,所以我覺得豐田通過大量召回,中國很多車主反而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有信譽的企業表現。所以說我對豐田還是有信心,他只要把質量問題解決,挽回自己的信譽,同時,徹底的在今後發展當中把自己經營方針放在安全範圍的定位,然後同時在進行其他品質上的改進。我覺得這樣的話還是能夠重新翻身,成為龍頭的一個企業。主持人:就說這一次的事情的話,可能會使他徹底將質量方面放在首位之後,對這個企業重新整裝之後,再繼續前進,可能還是一件好事了。李天笑:我覺得可能就是這樣。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