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惱怒媒體高調評論戶籍制度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目前中國的人大和政協兩會正在召開,中共的會議期間往往被評論人士稱為是「敏感」和「嚴控」的時期。就在此之前,中國大陸的13家媒體發表聯合社論,提出對戶籍制度進行改革,此舉十分罕見。中共也非常迅速地作出反應,對這幾家媒體進行整肅,行動可以說是十分迅速和快捷。中共對13家媒體發表聯合社論,為什麼如此惱羞成怒?在嚴厲封殺的背後,中共究竟害怕什麼?對提出戶籍制度改革的過程中,與中共所提出的「和諧社會」,究竟是否會有衝擊?節目當中,我們請來本台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大家做點評分析。杰森博士,現在正值兩會期間,來討論兩會的話題。其實這件事情是發生在兩會之前,13家媒體發表聯合社論,提出戶籍制度的改革。那麼中共迅速作出反應,必定是觸動它這條筋可以說惹怒了它。中共為什麼對這件事情惱羞成怒,您能否具體做一分析?杰森:一方面兩會召開時,溫家寶在上面說要創造社會給政府提意見的寬鬆環境,還在高調唱的過程中,中宣部已經忍不住大打出手了,對這13家媒體包括起草共同社論的《經濟觀察報》的副總編直接開除,每一個參與的13家報紙的老總,幾乎都被中宣部或省宣傳部委拿去訓話,有的給了處分,有的給了警告。確確實實看到中共是非常惱怒,主要原因是什麼呢?我們分析主要是兩點,第一點就是戶籍制度雖然是目前中共第一大不公正制度之一,但是它確確實實在過去20年裡頭,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所以說它不公而它又是經濟動力,造成你針對這個制度發表評論的時候,就是針對它的經濟發展你在發表評論,同時你在影響它「和諧社會」的宣傳,所以這讓它很惱怒。另一方面,這13家聯合聲明這種形式本身,令中共非常驚恐。因為媒體對它來說只是喉舌,喉舌不應該有思想,而且你幾個喉舌聯合起來,它覺得好像對媒體的控制在減弱,所以這種聯合聲明的形式它一定要打擊,不管你說什麼。主持人:剛才您提到這個聯合聲明對中共的經濟發展產生嚴重的威脅,您能否具體的談一談這個問題?杰森:我們都說中國這20年來經濟發展很快,但是你要去看一看,從全球來看,中國這幾年靠什麼發展的?主要是靠加工,廉價的勞動力造成中國的國際競爭力,然後中國產品現在充斥全世界。換句話說,中國的騰飛,20年的經濟發展來自於,它的根本原因是廉價勞動力。比如說在美國開一個廠,人力成本大概占60%到70%,就是員工的工資、福利占60%到70%;在中國它能把這個比例壓縮到整個成本的20%到30%。中國本身的資源不豐富,它的資源能源各方面跟國際標準比起來甚至比國際還貴,所以它全靠勞動力成本壓低,造成中國的產品低廉,在國際上競爭。換句話說,中國的經濟奇蹟來自於勞動力的廉價,而在一個社會發展裡頭,經濟發展了以後,勞動力廉價是短暫的,只要經濟發展起來,勞動力就一定會不廉價的,因為大家生活都提高了,如果說是正常和諧的社會。中國能持續十幾、二十年保持廉價勞動力的優勢不變,主要是由於這個戶籍制度。它用法律規定你有一個二等公民,就像奴隸社會規定這一批人就是奴隸,不管(國家)是多富的,你這個奴隸,還是過著貧窮的生活。所以說這樣一個戶籍制度使得二等公民他要在城市貢獻他的所有青春,然後稍微幹不動,一腳踢到農村,生死由你自己管。整個社會對他承負的責任降到最低點,就是社會各方面成本降到最低點。所以這些方方面面的原因造成中國持續十幾年的人力成本低廉的國際優勢,這國際優勢推動了中國的經濟發展。而且經過二、三十年的發展,中國仍然沒有像韓國、日本一樣建立起世界的品牌,它的經濟模式仍然是這樣的模式,未來可見的幾年裡,它還得靠這個模式,這個又是它未來發展的基礎,所以過去它靠這個模式,未來它還靠這個模式。你針對這個動力模式的根本保證,你來發表評論,本身是對它經濟發展的前景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主持人:我們知道尤其是最近幾年,中共高調提出和諧社會,說是對這個產生衝擊,我想肯定是衝擊到它的氣管。剛才您的觀點是說,目前13家媒體提出的聯合社論形式對戶籍制度的改革,對和諧社會會產生深遠的衝擊。您對這點具體是怎麼看的?杰森:其實中共這兩年大量的媒體宣傳說,經濟騰飛了,老百姓經濟水平在提高,方方面面這麼說,但是它事實上是用媒體鋪天蓋地的形式來掩蓋它整個經濟發展的原罪。這個原罪是基於對整個農民工、農民階層的利益剝奪所產生的經濟迅速的發展。我們知道過去十幾年裡頭,廣東地方的農民工在過去前3年,九幾年的時候他們的工資是6、700塊錢,但是到2003、2004年他工資仍然沒有變,十幾年如一日。雖然GDP已經長很多倍了,但是農民工的工資完全沒有變。2008年中共自己報道出來說,這整個30年裡頭,城鄉的收入持續增加,到2008年它報出來的數據是,城裡人和農村人的人均收入是3.3比1,換句話說,農村人的收入連城裡人1/3都不到。農村人平均一年收入是4千多塊錢,城裡人一年收入是1萬3千多塊錢,將近1萬4 千塊錢。我倒不是說城裡人收入高,我主要是說在這整個發展過程中,農村人的收入被壓低得太厲害了。整個社會如果是建立在盤剝巨大的50%以上的人群基礎上的話,這個發展是罪惡的發展,根本不是中共所說的和諧社會的發展。那麼如果說在對於戶籍制度的討論中,必然會引入這樣的討論方式,這種討論方式會對它的和諧社會說法是個巨大的諷刺。當然中共總是靠謊言來騙人的,如果你揭穿它的謊言,它一定會惱羞成怒。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媒體這麼高調的評論,甚至讓它下不了台,那它一定會整肅你。主持人:通過中共對媒體的聯合社論的反應來看,從這個社論本身探討的戶籍制度,我想老百姓也非常關心這個問題。這個社論把它提到一個很高的高度,比如它說這個制度是由來已久,而且已經到了不改不足以平民憤的程度。那麼您覺得這個戶籍制度究竟會對老百姓產生什麼樣的危害,能不能具體分析一下?杰森:戶籍制度事實上是58年從中共計畫經濟下搞的東西,已經推行有五十多年了,半個世紀了,已經有兩代人在這個戶籍制度之下被害。除了前蘇聯有短暫存在一段時間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種族這麼統一的,信仰這麼統一的社會,政府硬是創造一個制度把人硬生生的劃成兩種,沒有任何原因的化成兩種,它不是基於任何其他原因,產生兩種的意義又是非常深遠的。大家從最開始不知道的情況下,被中共強加這樣的制度到它用一系列的制度,這個制度轉化成不同的人的等級、收入等級,最後形成社會的階層。事實上兩代的中國人已經承認了這樣的制度,農村人在這個制度下拼命的想鯉魚跳龍門,跳出這個戶口;城裡人因為在城市覺得高人一等。方方面面中國人已經在中共劃的這個框框裡生活,已經感覺不到這個制度對他們的危害,但是事實上這個制度已經赤裸裸的創造出來一個「兩個階層的社會」。在過去這麼多年裡頭,剛才我談到說,中共自己聲稱城裡人的收入是農人的3倍多,事實上實際真正的不只這個,那只是收入。我們知道城裡人的社保一個月最基本可能發一千多塊錢;農村給你55塊錢,有的大部分還沒有。城裡人的醫療保證,給你一個月,如果你進了醫保可報銷70%。農村合作化大部分人沒有,有也只有30%。所有這些比例,實際把這個考慮進去,人家說城裡和農村的生活質量差5倍、6倍都不止。而這個問題還在延續,還在延續到下一代。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中國有一個強烈的討論就是說為什麼農村大學生的比例在逐漸下降。城鎮人口只占全國人口的40%,而很多學校的比例是90%的學生是城市人口,農村人口只占10%。為什麼60%的人口只在大學裡面占了10%,而這個又影響了很久遠,未來的一代就會變成…當然學歷高往往收入就高。這就是把這種貧富分化變成兩代人、兩個群體就固定化、規模化了。那麼未來你會看到城裡人受教育多、聰明、收入更高;農村人,受教育低然後整個收入就更低,形成兩個社會的對立,本身的話對中華民族未來的發展是極其可怕的。所有的(國家)都在抹平人與人的差異;只有中共在強化這個,強化的主要目的是創造這個赤貧階層,維持低廉的勞動力成本,使得它的經濟可以用這種低廉的方式往前發展。主持人:我注意到您剛才提到城市和農村的差別。目前我看到媒體的報道就是最近在廣東沿海那一帶出現「農民荒」的現象。這個是不是它一個弊端的體現呢?杰森:事實上我覺得正好相反。有人說因為戶籍制把人固定在土地上,所以說人口多的地方不能向用工多的地方流動。其實還不是這樣。民工荒是從2004年開始的,在那之前民工也都去流動。為什麼這幾年出現了?是因為勞動力成本在不斷的持續上升,而農民工的收入沒有上升所以說整個農民工荒是個偽命題,它並不存在。只是說勞動力成本你得認可他的高價值,因為物價已經上升了到這個位置上,所以整個來說這是個偽命題,如果不去改革戶籍制度只能使民工荒更加嚴重。如果農民工在本地就享受城市人的收入,有社會地保,同時有這個醫療,他根本不必去背景離鄉的到那邊睡地鋪然後打工幾十年,然後再回來這樣子。主持人:通過完整的討論的話,我們也看出中共對這個事情做出了迅速的討論。那在這個背後它究竟在怕什麼?杰森:它就是怕對它整個謊言的衝擊,同時這13家媒體社論的形式,它覺得一定要打壓下去。當然這個社論它也是看錯方向,這13家社論覺得中央有個別的領導人,在上面說了幾段話,但是中共從來就是話我可以說,從我嘴裡說是可以的,我說這個城市是為了我的房地產發展,我讓農民工城市化;但是你要說,媒體在我的控制之外說,那你就犯錯誤了。所以說中共對於媒體的控制,是中國媒體有的時候還把握不住方向。主持人:那看來中共對提出戶籍制度改革的命題的本身的考慮和害怕的程度,還不如對中國人民的覺醒和聯合起來發表聯合社論的懼怕程度要巨大。因為時間的關係,今天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您加入我的節目。觀眾朋友非常感謝您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一期的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