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都是“相信政府”惹的禍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欄目,那麼在今天的節目當中呢,有兩位嘉賓參與我們的節目,向大家講述喲下她們的親身經歷,她們都是普通的無辜的老百姓,沒招誰惹誰,只不過因為相信了政府,結果遇上了飛來橫禍。第一位嘉賓叫黃光玉,她是湖南湘西吉首非法集資事件受害人。在這裡我先簡單介紹一下該事件的背景。從二零零四年以來,湖南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政府官員為了樹立政績,允許並支持湘西許多房地產企業以月息三分、五分、八分和一角的高額利息為誘餌,在民眾中非法集資。在很短的時間內,民間和社會的資金不斷湧入開發商的帳戶。期間,湘西自治州政府的領導又密切配合開發商進行暗廂操作和參股,引導民間資金投入。到了2006年,這種非法融資的風潮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看到高利息的回報,人們已無所顧及了,下崗買斷工齡的錢,賣自己田地所 得的錢,老人的養老金,甚至高息借來的錢,都被用來融資。2008年8月以後 ,因企業還不了高額利息,引起民眾恐慌。官方公布的集資金額為七十億人民幣,但內部調查指稱非法集資二百億,集資人數超過十萬。2008年9月5日,當地政府公布通告,將融資活動定性為非法集資,之後 明確表態說「誰集資,誰負責﹔誰參與,誰負責」,「政府一律不買單」。這一態度引起了當地百姓的不滿。黃光玉:從頭到尾湘西融資事件,我那5萬塊錢,都是給我親戚朋友借的5萬塊錢,因為這個是政府啊,它這個三館也好,偉業也好,還有這個福大,光彩,還有這個榮昌,每一個企業裡面,特別是三館,裡面都有州政府州人民政府協調辦挂的這個牌子,並且州委秘書長還給我簽的單,叫我融資的,當時住在裡面的有州委副書記,人大主席龍德忠,那我們都相信政府啊,是吧,老百姓的錢都放在裡面,84個億啊,不是小數目啊,這5萬塊錢,我憑甚麽,你就是說資不抵債,它說是資不抵債,資不抵債誰知道你資不抵債呢,你單方面由你政府評估拍賣都是由你政府一手操作,叫融資也是你們政府叫我們融資的,都是我們湘西州50週年的重點工程,他們提倡,在2004年就提倡了,鼓勵引進民間投資,簡化投資,審批項目,支持民間資本購買項目經營權,到了2008年下旬,它反定為非法融資,它反定為非法融資,是政府有權啊,政府權力大,它說甚麽都是,它說是白的,它說是黑的就是黑的了現在,就這樣,既然是非法的,那為甚麽,你們政府裡面駐紮那個開發商,這些企業裡面那麽多人,又是干甚麽的,難道他們還不知法麽?所以老百姓就這樣想不通老百姓的意思就是要回自己的血汗錢唄,意思就是老百姓怨來怨去就是怨政府唄,這些都是金字招牌,都是政府給開發商發的金字招牌,都是這些被打的集資群眾,就是為了要錢,稅收是多少,他們自己心裡清楚,收了開發商的,得了多少好處他們自己清楚,這些他們自己清楚,3個億的稅收,房地產開發,辦的這些項目,拍賣土地這些錢,那不是開發商的錢,開發商的錢是誰的錢,還不是我們廣大集資市民的錢,這些相片都有,都在這裡面,特別是這個州人民政府協調辦的這個,州人民政府協調辦,這個紅色的,上面寫的州人民政府協調辦,挂在三館的企業門口的,辦公室門口的招牌,老百姓為甚麽不集資呢,你政府裡面也有人參與,可以說湘西自治州90%的人參與這個集資,2004年你提出這個口號,利用民間的集資再造一個新吉首,你在團結報上也登了,刊登了,本身我們那個地方就是個窮地方,為甚麽有這80多個億呢,這附近湘西那個地方是四省邊區交界的地方,相鄰的省縣的人都把這個錢都放進來了,包括長沙那邊的人都放錢放在這裡面來了,因為是政府的號召啊,那大棟大棟的樓房蓋起來,多光彩啊,是吧,政績工程他們得了,稅收他們得了,最後來一個非法融資。主持人: 2007年遼寧省的蟻力神事件,和湘西吉首非法集資有很多相似之處,都是由政府引導,老百姓掏錢,政府改口,老百姓買單,最終導致數十萬人被螞蟻保健品公司騙走了近人民幣200多億元。我們首先簡單的介紹一下這個事件的背景。2000年以來,蟻力神集團以「委託養殖」的方式將螞蟻包給當地居民養殖,養殖增值率32.5%。早在 2004年底就有報紙和網民明確指出蟻力神是非法集資。而且蟻力神銷量並不好,還用「壯陽西藥」冒充純天然保健品。 2006年其銷售額僅6千萬元,而每年需償還養殖戶的本金和勞務費就超過人民幣100億元,這一入一出的巨大虧空非常清楚的表明,蟻力神是靠新增養殖戶的 保證金來償還原有養殖戶的本金和高額勞務報酬,一旦新來的人少了,傳銷鏈就斷裂了,最後一批養戶就血本無歸了。毫無疑問,作為管理企業的政府工商稅務監查部門,他們不可能不知道蟻力神的收支情況,卻不但眼見百姓往火坑裡跳,各級政府還推上一把,授予蟻力神「全國品質誠信放心示範品牌」、「最具社會責任感企業家」等稱號。前省長薄熙來為大力扶持蟻力神,在2006年特別批准蟻力神直銷牌照,有意給騙子樹立正面形象,多數老百姓就是因為信任了政府,把自己的血汗錢投了出去的。王桂芹就是上當受騙的一位蟻力神養殖戶。王桂芹:我養了三年螞蟻,這三年的時間吧,就是說,我經過考察啊,走訪,諮詢,都挺好的。完了,蟻力神公司又給我們養戶入了保證金的險,入了保證金的錢完了我看了啥呢,又有保險,還有國家發的直銷證,就是商務部發的直銷證,完了政府部門又發了40多個獎項,榮譽證書,經營執照甚麽的,看了單位還是信的過的。省政府各級職能部門又發的證書,對吧,我看的這些養的螞蟻, 我養了三年螞蟻,我是原來我們家包車的。包車呢,掙了十幾萬塊錢,十六萬塊錢,我都投到這上頭了,後來看養一段時間看挺好的。我又另外向親屬借了20萬,投到裡頭了。它是07年的11月30號報的破產, 11月11號開始不返的錢。這塊還有插曲呢。11月11號不是不返錢了嘛,從以後又有很多養殖戶,又簽的合同,因為啥,簽的合同,那時候省委秘書長郭福春,坐在警車裡,在11月20號,在蟻力神公司在警車裡喊,公司在評估,重組,改制,11月1號降養殖費。大夥一看,你還評估從組了,又甚麽上市啥的,它這個消息封鎖的那麽封閉,大夥根本就不知道細情啊。老百姓還繼續簽合同,又有很多養殖戶簽合同,現在就是啥呢,商家和官方勾結著騙老百姓。就是清算的時候,百分之六十二點五嘛,有3個方案。你同意的你打條,不同意打叉,你啥也不畫的呢,屬於你自己放棄債權,有的不同意打條,叉也不讓打,你不同意也得打條。打叉不行。我現在是連本帶利一分錢沒得到,結果最後清算時候給我了2萬6,給我2萬6,我借的20萬外債沒法還,怎麽辦呢,我就又東挪西借,完了又把我們家那個樓房,我們家住的那個房子,原來跟宮殿似的,把房子賣了還債,現在還欠人家外債呢,欠了外債不說,我現在租房子住,連個棲身之地都沒有了,我們是房無一間,地無一壟了,現在家窮徒四壁,窮徒四壁的時候,把傢俱都賣了,為了還債,現在還負著一身債呢,現在我,我現在啥程度呢,我孩子他爸有病,沒錢看病,高血壓,心臟病,肝腫瘤,腫瘤。現在一天不如一天,看病上醫院看病,讓我上大醫院看病,我現在當地吃小藥都沒有錢了,我哪有錢上外地看病去。我現在,一說我現在就心太酸了。上次,我有一回我哭,人要帳的逼的我,有半宿,逼我給我哭了半宿,共產黨騙我,我不能騙個人。主持人:黃光玉說,在湘西非法集資事件曝光後,群眾是敢怒不敢言,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中共高層,於是進京上訪,然而卻被當地政府買通黑惡勢力非法關押。她自己則身負兩個冤案,除了上述的集資案,還有自家房屋拆遷安置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因此到北京上訪,也遭到了迫害。黃光玉:兩次關在小紅門黑監獄裡面,7天,關了7天,我病了不給我看病,最後我是逃出來的,從二樓不要命的,從窗口上跳下來,逃出來的,沒辦法拉著那個床單,從二樓那麼跳下去,這是第一次。第二次我又是上訪,上訪又是這樣的,把我從馬家樓又是駐京辦的那個姓孫的,截訪的,他說,黃光玉,我要你死,那態度好惡劣的,意思就要打人的,那樣子,就這樣,他就這樣抓皮球,回去了,不解決,就是打擊報復,說那些風涼話,那就繼續又上北京唄,再上北京我就去中南海給中央領導遞一封信,被警察發現了,給我又送到馬家樓,又從那個馬家樓把我接出來以後交到哪裏,交到大興區龐各莊東南次村五組一個民房裡面,又是一個黑監獄,是我們自治州設的,病了也不給你看病,你要出去看病不可能,你吃飯,一天就吃一餐,關在黑監獄又關了18天,4月5號又把我拉回家,又拘留10天,在我們吉首拘留10天,我就問他們,當時連拘留證都不給我。我是54青年節去的,到聯合國回來,到那個黑監獄關了一個月零三天,當時我也病了,同樣的病,又發病,也不給你看病,關了一個月零三天,說要勞教我,我是6月5號被黑監獄的人,強行抬出來的,抬到他們事先準備好的一個警車上到大公路上,抬上車的時候就用那個手銬把我銬起來了,最後就是我因為心臟病犯了,犯了我氣啊,第二天6月6號把我送到湖南省白馬龍戒毒所裡,就不給你講道理,你不簽字它可以,它就叫它那兩個打我的警察代簽,代簽字就行了,我這件衣服是從湖南省白馬龍戒毒所裡面穿出來的,這就是戒毒人員穿的衣服,這裡還有一件,這件是夏天穿的。從戒毒所裡面穿出來的,這是我花錢買的,兩套衣服麽,花了70塊錢,它裡面有規章制度,它要統一服裝,我是6月6號進去的,16號心肌缺血,沒辦法還得關,還得關,到了7月中旬,我再去醫務室查病的時候,我的心跳每分鐘只有46下, 8月31號查出來,就到外邊去,株洲市二醫院做彩超,就說我主動脈硬化,當時聽到主動脈硬化的時候,我真的是,對我們這個國家太失望了,我們維權有甚麽罪啊,維權何罪啊,合法的財產得不到保護,我還是雪上加霜,加上融資事件,我雪上加霜,揹負了一身的債,我上有90歲的老娘,下有12歲的孩子。欠了外面5萬塊錢債,自己一身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回家幹嘛去,吃甚麽?主持人:和黃光玉的經歷相類似,王桂芹也因為信任政府,變成了一無所有,於是想盡辦法去告狀,得到的結果同樣是被打壓。王桂芹:讓我到他們管轄區的法院起訴。我現在有這些東西,我起訴立不上案,遼寧省,還是這個,差哪我不知道。各法院都不受理我這案子。我找我們當地,當地也說,這(清算)公司確實是不合理,但是我們不敢站出來替你們說話。我們誰站出來說這個事不合理,我們就得下崗。扒這身衣裳,我們就挨整。今年六月份我請個律師,請的北京合川律師事務所,叫高奎,完了公安局就找我去了。找上我了,我不是告狀嘛。我說我找保險我有這個東西,他說,哦那你告這個吧,這邊讓我告著,那邊找律師去,然後律師就不受理了,結果我們這事全國的律師啊,不讓受理,說司法部,下了通令,律師不准受理蟻力神案子,如果誰受理蟻力神案子,出現後果自己負責。現在律師誰也不敢受理我們蟻力神案子。我們現在是狀告無門,訴說也沒地方,老百姓不懂法,但是老百姓不犯法。讓老百姓維護法律,法律那個國家榮譽,但是如果我們老百姓的利益誰來維護?沒有人給維護。去年3月28號,給我拘留了十天。08年的12月4號,是法律援助日嗎,完了,我就到北京來了,12月3號來的,12月4號在電視焦點訪談那,就強行給我塞到車上去。給我拉回來,拉回來問我幹啥去了,我當時挺來氣的,我就不說告螞蟻事件去了,我說告你們公安局去了,他說告我們公安局幹啥,我說告你們公安局非法拘留我,私闖民宅,扣留我身份證,限制我人身自由,後來警車在我家門口呆了十多天,人就站到家門口睡覺。站著24小時不間斷的,說要拘留我,再去勞教我,要勞教我3年。 現在在我們家安上監控器,在我們家一樓,我在三樓租的房子嘛,完了現在八個人看著我。24小時不間斷,一個人400的工資一個月,看著我,為了不讓我出行。人身自由,我走一步,跟一步,走一步,跟一步。找市長市委書記沒找到。我又找政法委書記,我想都沒想到,他是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你猜猜他說的啥話?你不要臉,你臉都不要了,你掙錢的時候和誰說了?你現在賠了找我來了,你憑啥給你救濟啊,你都不要臉,說我不要臉,我後來我都不想活了,有一次我把藥都買了,我要喝藥,孩子他爸勸了好幾天,鄰居也勸我,錢不能沒有,慢慢將來會有個說法。將來甚麽時候,我原來我是低血壓,現在我是高血壓達到我這個程度。我都不知道咋的,我現在一尋思孩子他爸的病。我孩子三十多歲了,沒結婚,啥都等著錢,錢錢沒有,孩子30多歲沒結婚,孩子他爸有病不能看,我現在甚麽保障都沒有了,給我2千塊錢說我不要臉,我不知道下一步我該怎麽辦,我一心想死,但是我想死,死而不甘心,我覺的社會應該給我個說法。主持人:有人為湘西非法集資事件改編了一首詞,詞中說“公道幾時有,把淚問青天,不知今日政府,又撒何謊言,我慾乘車追討,又恐大街小巷軍警會阻攔,心中急如焚,不想在人間,轉力神,看融資,夜難眠,怎不有恨?一生積蓄一週完” 這首詞表達了老百姓對當今腐敗政府的憤恨。 黃光玉:冤得不得了,我從白馬龍戒毒所出來,我去找他們,得到的是甚麽?打擊報復。我11月10號回來以後,12號一共找了,又對我踢皮球,找甚麽法院,要我搞甚麽行政復議呀,又說你過期了,到勞教委我也去了,勞教證書我都有,我去了,這就是勞教證書,我現在是本來一天要吃三餐藥的,只能吃一餐藥現在,沒錢!生命是危在旦夕。我為甚麽要出來,我找了你州市兩級政府都走了十幾次,二十次,再一個來說,我老娘九十歲了,我被關給我老娘是怎麽樣的一個打擊,我老娘成天,我一出去看病回來,老娘就哭哭啼啼的說,說她的孫子又被抓去了,又被抓進去了,勞教了,這不就是因為我這個做女兒的沒本事,讓我老娘九十歲了還不得安生過日子,我還上不能盡孝,下不能盡一個做母親的責任,我這個人一向視法律為高壓線的,到2009年,兩次拘留一次勞教,這是為甚麽?這就是為了一個真理!典型的流氓政府!典型的集團政府! 主持人:是啊,對於這樣的流氓政府,老百姓怎麼能夠相信呢。好的觀眾朋友們,今天的時間又到了,謝謝您的收看,咱們下期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