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比毒奶還毒的毒疫苗

主持人: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節目,最近在中國山西出現了毒疫苗事件,造成近百名兒童致殘致死,被網友稱做是再創新高的權力奪命行動,比三聚氰胺的毒奶粉事件,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麼今天來到我們節目中的,這位嘉賓就是一位受害兒童的父親,他叫易文龍,我們來聽聽他的經歷。易文龍:在2006年12月8號,我孩子在學校注射了流腦(A+C)疫苗後,第二天出現了不良反應,就到鎮診所去看醫生,醫生詢問了一些情況,給她抓了點藥就回來了,第二天我們到臨汾去檢查是禮拜六醫生都放假了,就把小孩子她放到她舅舅家,計劃星期一帶她到醫院去檢查,我們剛回家她舅媽就打過來電話,說孩子突然暈倒了。主持人:易文龍帶著女兒先後到當地鎮醫療所、臨汾市人民醫院、太原市兒童醫院,治療均無效,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女兒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甚至一個星期都處於昏迷狀態,全家人含淚帶著昏迷不醒的女兒去到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醫治。 易文龍:我們只好到北京301,是咱們中國最好的神經內科去住院,住了一個月以後,她才醒過來,301醫院診斷我女兒得了這個“急性播散性腦脊髓”,得這個病的途徑只有兩種,一種是病毒感染,再一個就是疫苗接種後引起,出院的時候301的專家說你拿上這個我們的診斷證明就可以到相關的部門去索賠。孩子是住校的,然後她這個學校是黑診所打疫苗,它這是屬於我們自費的,自己要掏錢的疫苗,學校也沒有經過我們家長的同意,就給我們注射了這個疫苗,是疾控中心為了推銷這個疫苗給學校合作做的這個決定吧。主持人:易文龍找到女兒所在學校及當地教育局,投訴為女兒注射疫苗的診所,但學校和教育局領導仗著新華中學的董事長王彩平是省人大代表,臨汾知名人士,對易文龍的投訴不加理睬。並且將易文龍請來的記者拉去吃飯,慾掩蓋真相。易文龍:幸虧我這個經濟條件還可以,到北京301去住院,花了不到30萬吧,回來以後我認為,他們最起碼會賠情道歉,從學校到省衛生局,到教育局,它們對我這個事都置之不理。學校的校長,衛生局的幾個幹部,還有這個教育局的幹部,他們在一塊還吃飯,共同商議怎麽對付我們。他們把這個,我們找了記者,他們把記者安排到臨汾市八一賓館。主持人:易文龍想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律師告訴他要先做鑑定。他去了臨汾市衛生局申請疫苗疑似病例事故鑑定,而臨汾衛生局表示他們技術力量達不到鑑定要求,從而轉到山西省衛生廳。易文龍:我們多次督促它做這個鑑定,但是山西省衛生廳一拖就拖了我們一年,也不做鑑定,最後在人民監督網上面發了幾篇文章,然後在人民監督網的督促下,他們沒辦法才通知我,讓我帶著孩子到山西太原省疾控中心做這個鑑定,在這個鑑定會上,我說了我這個女兒,是疫苗問題的幾個關鍵,一是學校是黑診所,我們家長沒有同意,給我們就打了疫苗,再一個是山西省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長指證山西省疫苗, 2006年到2008年這疫苗有高溫暴露,但是過了兩三個月以後鑑定結果出來了,臨汾市衛生局通知我去拿鑑定,我去了一看,它鑑定上面純粹是胡說八道,說我女兒學校疫苗渠道正確,操作規範,她這個學校屬於黑診所它怎麽能操作規範?渠道怎麽能正確呢?跟我一天做鑑定的還有,山西大同天鎮的一個孩子,他們的專家做出的鑑定也是偶合型的,跟我一樣偶合型的,就是說,不打疫苗我孩子也有這個病要發生,他們山西省衛生系統為了掩蓋,它們將山西省疫苗高溫暴露的這個罪責。我當時就對他們提出抗議,但是它上邊它說不管你怎麽樣,你必須要簽字,你簽完字以後你可以提出復議,然後我就簽了字拿著這個鑑定結果到這個衛生廳去復議,但是衛生廳也沒人理我們,有一次我們全家到衛生廳大門口,拿著相關證據,還有山西省疾控中心,疫苗高溫暴露的光碟,拿著手提電腦,到它門口去播放也沒人理。我們也去過衛生部,我們二三十個家庭都去了,我們的鑑定上面有衛生廳蓋的公章,有疾控中心蓋的公章,臨汾市衛生局蓋的公章,我們也去過衛生部行政復議,但是衛生部它的回覆說跟山西省衛生廳沒有關係,就是衛生部它也胡說八道。主持人:由於參與鑑定的專家中,三位都是來自山西省疾病控制中心,違反了迴避的原則,鑑定結果的權威性和公正性受到質疑。而衛生廳和疾病控制中心的態度也十分曖昧。就在這時,易文龍從網上結識了山西省疾病控制中心信息科原科長陳濤安,得知了官商勾結龔斷山西省疫苗市場的黑幕。易文龍:它這個疫苗的配送權,承包給了一個私人小公司,50萬的私人小公司。山西3千多萬人的性命,就攥在他們這50萬的公司的人手裡。2006年3月份到2008年好像是11月份吧中間,它這個公司承包疫苗配送權,它這個公司最後問題出來以後,跑了,它老闆跑了。在2007年,中國青年報,山西青年報,都報導了它山西疫苗亂象,它們現在也承認這個高溫暴露,它們說這個疫苗高溫暴露不變質。他好多人注射完疫苗不是馬上就得病,有的是幾天,有的是幾個月,好多人他都不知道怎麽回事。主持人:為了更多的人不再受到黑疫苗殘害,易文龍向法院提起了訴訟。可是一年多過去了,法院卻如一潭死水,既不立案,也不駁回。易文龍:這個迎澤區法院應該去了就立案,或者駁回,但是它半年了也不立案,也不駁回,就說我們貼那個問責書吧?我們在山西太原,我們貼了有幾個月,往法院門口,往政府的門口,往電線桿上,帖問責書,問責山西省迎澤法院行政不作為的問責書。還是置之不理。它說這個事因為太大,不給我們立案,甚至還嚇唬我們說如果你們再鬧的話,就判你們7年徒刑,我跟另一個受害人家庭說我們不怕,然後我們就買了一面鼓,上面寫著擊鼓升堂要求立案,就到法院去敲,四家受害人,有太原的,有呂梁的,我是洪洞的,都是注射它這個高溫暴露疫苗。主持人:易文龍和其他受害兒童家長,在迎澤區法院門口進行了長達3個月的「擊鼓鳴冤」,對此,法院是怎麼對待的呢?下面請聽一段易文龍與迎澤區法院楊院長的談話錄音。易文龍:你好你好,楊院長!楊院長:你倆就是敲鼓的?這個是易文龍,這個是王明亮。你有啥事沒有?我知道你們天天在這兒敲鼓,你們倆誰在這兒敲鼓了?易文龍:我們倆都...... 我是洪洞縣,他是......楊院長:你們約了他也在敲鼓,是吧。你在這敲鼓敲多長時間鼓了?易文龍:兩三個月了吧楊院長:北京敲鼓敲到太原,中院敲鼓敲到迎澤法院了,這是吧?易文龍:對楊院長:那你敲鼓敲的有功夫呀易文龍:沒有辦法, 我......楊院長:我給你講清楚啊, 今天我對你講清楚,對你二位對迎澤法院地區,天天在敲鼓,本院對此極為不滿,嚴厲告誡你,這樣事件如果再有發展下去,你們要承擔相應的法律後果。你們在中院敲過鼓,是嗎?易文龍:嗯楊院長:鼓現在就在中院了是吧?易文龍:知道楊院長:為甚麽,咱們幹甚麽事都要合法合理,是不是,你們帶了錄音機沒有?易文龍:沒有沒有楊院長:帶的攝像機沒有易文龍:沒有沒有楊院長:我聽說你們在著方面挺有能力的,但是我告訴你哈,咱們法院,知道吧,這些東西我們不怕你帶與不帶。易文龍:對對對楊院長:但是給你講清楚,我今天接待以後,你們仍然要敲鼓的話,咱們就該承擔甚麼責任的就承擔甚麼責任。 是迎澤法院沉默不語,就讓你每天不接待你,就讓你這樣了?還是接待過你,講過了就讓你這樣啊。易文龍:接待過了,沒有甚麽實質性的......楊院長:你要甚麽實質性的,給你立案就是實質性的,是不是? 易文龍:嗯楊院長:咱們立案是有規矩的,不是誰來告甚麽,我就給你立甚麽,是不是,本著對法的負責,對你本人負責,對社會負責,進行審查,對不對,所以不能說是誰來告,馬上就給。易文龍:這審查也有一年啦楊院長:一年審查告清楚你,沒有告訴清楚你了,沒有。你現在無非就是想向哪裏匯報,想這樣匯報,你就要法院一張紙。你被判輸了,我也算為甚麼要這樣呢?我們為甚麼要對你這樣不負責任呢?我們歷來要……. 你聽我講完行不行?所以我不管甚麽,我今天看到你二位,就覺得你有必要清醒了,為甚麽會你天天在那敲鼓,為甚麼會你天天在那敲鼓,我很不理解,是不是,給你講過你不聽,你老來這兒敲鼓,我們也沒辦法。易文龍:你們肯定解決的問題不合(理)。楊院長:你所謂的解決問題,如你,你說東,我們就往東走,你說西,我們就往西走,這你就如意是吧。易文龍:這也不是那麽回事......楊院長:法院要解決問題的,要根據事實和證據,能立於不能立,三番五次,我聽……易文龍:咱們這法院你不立案,你駁回,你可以給我個駁回書啊楊院長:已經說了呀,也可以口頭......易文龍:肯定是呀,你空口無憑。楊院長:你也是空口無憑,我給你講過始發件……為甚麼沒給你寫過,都在幫助你不是,對你事情,不管但是該哪個渠道管,咱們哪個渠道管,是哇,該我們協助你就協助你是不是?中級法院東西在哪?易文龍:肯定在。楊院長:拿過來我看看,你到了北京東西給我拿出來,我看看到了中級法院東西給我看看。易文龍:迎澤法院你就管你迎澤法院,你還能管了北京的事了?楊院長:那你也不能來我管你甚麽事了,我也不會管你。易文龍:那我告省疾控中心了楊院長:那你告疾控中心,好了,剛才跟你說甚麼?疾控中心就這麼回事兒,你那個東西告的話,你證據在哪?易文龍:你說話你不要,你說話,不用給我那個......楊院長:手不用提那麼高,就跟你敲鼓一樣,就是這動作,你要是再提,你出去。你看我說的沒錯呀,你到北京你反映過,你反映過的東西給我看看,中院你拿來我看看,咱們這是給你解決問題。易文龍:我跟你說到北京拿的也都給了省人大了。楊院長:你也尊重尊重我,行不行,你講話我沒打斷你吧?復議結果在哪?易文龍:復議他沒有給我們答復楊院長:你看,答復都沒有,你來我這兒要我們立案,你說你這案子怎麽辦易文龍:現在我們就拿著它,那個鑑定。楊院長:拿著鑑定就不行,對你不利,人家先做出的結果,我們又不是專家,你說法院就是技術部門啊,能認定是不是?易文龍:現在說了半天就是不立案的理由,你這說了半天就是這個不立案,就是這個理由?楊院長:是呀,你證據不那個啥呀。楊院長:那證據不足,咱們法院前十個月幹啥去來?這十一個月啦,才說證據不足?楊院長:前幾個月也好,我跟你講,我來以後慎重的,我告訴你對你的情況,答復也早答復過了,但是我答復之餘,我是為了你們,為了你們的切身利益受到保護,我們督促相關部門寫了這個司法鑑定,這是不是我們的工作了?易文龍:是楊院長:我們為甚麼去督促,是不是我們的工作?易文龍:那司法鑑定給我們一份楊院長:給你們幹啥呀,我又不對你的,你再拿著照樣回不去。楊院長:我是為了解決問題,我告訴你。易文龍:一個法院的院長公然違法,叫我們老百姓也沒有辦法,我估計他們是為了保護這些腐敗份子,為了保護貪官吧。我想這不是他一個迎澤區人民法院一個院長,他不敢公然違法,違反這個司法規定,也許,也許他們後面有人支持吧。現在天氣這麽冷,好多家長因為在太原,他們一呆就是一年,他需要大量的資金,給孩子看病花得也沒錢了,然後再鬧一年也沒錢,好多家長堅持不住都回去,現在我也是,我把我那幾個車都放下不經營,好多車也放壞了,因為3年了,我就,為了給孩子討個公道。在我找他們這幾年,沒有一個單位讓我喝過一杯水,在中院,給我們戴了手銬,我們去擊鼓,在中院去擊鼓,然後關了我們有半個小時,它們這些法庭也不知道,我們是疫苗受害者,它知道以後,馬上給我們,趕緊把手銬給打開,他們也知道我們有理。在中國有許多貧困的家庭,別說是15(萬),就1萬5這個醫藥費,很難拿出來,好多家庭沒錢他怎麽辦,那只有一條路,死。那孩子死了以後,你國家再這個醫療機構或者是政府部門,你再賠這個錢還有甚麽用,因為在中國現在實行獨生子女麽,好多孩子家長都作了絕育手術,就只有一個孩子。主持人:易文龍表示,醫治女兒以及上告期間,支付了高額費用,生意也無法繼續下去。上訴至今,沒有得到任何的賠償,如果孩子再次發病將無錢支付。易文龍:省疾控中心這個科長,他是個防疫科科長吧,他就是我們鑑定專家裏面的一個,他說不管這個鑑定如何,都會給你,你都會得到相應的賠償,只要你要求不過份,我說我還要做生意呢,我絕對不會要求太過份的。我訴訟的上面,我訴訟是是36萬多,到目前為止,我沒有,沒得過他們任何部門一分錢的賠償。我每天要去太原的那個法院去敲鼓,現在最近天氣冷了我沒有去,上週那個法院院長,新來的一個法院院長接待了我,然後他對我下了最後通牒意思說,就是說如果你再來敲鼓的話,會對我採取措施,現在天氣特別冷,我也怕他把我關起來,現在這麽冷的天,關起來人特別難受,我說天氣暖和一點了,我還要到它法院去敲鼓,它必須給出我一個答復,就是你不立案,必須得給我駁回,我認為這是迎澤法院,還有好多部門腐敗的一種表現。因為我孩子畢竟還沒好,還有後遺症。她是癲癇後遺症,就是扔東西摔東西,然後的一個人得在家裏陪著她,有時候清醒有時候不清醒,跟正常人不一樣。吃這個激素,她在治病過程中,她這個身體發生了變化,不是那麽胖,她吃了激素以後,體重超過160了,她當時才13歲,體重超過160,在學校別人都會笑,給孩子心理也造成了許多傷害,別的學校不想要她,我們這是有關係,在我們鎮上,跟人家學校,私立學校校長說了很多好話,才把她收下。但是孩子畢竟落下了後遺症,癲癇,在她以後的工作當中,因為她現在才15歲,她以後還有幾十年要生活要工作,這都成了嚴重的問題。他們是私下曾經跟我說過,說現在要跟我私了,我說現在我要跟你們打官司,我不能跟你們私了,因為我,現在三年,一是我的生意擱下了,我不能做正常的生意,我這三年也花錢了,我這三年去過北京好多次,太原去過無數次,我就一直,我現在在太原已經住了半年了,我說這些都,你們都,你們都要給我付出相應的代價,就是,你們必須要承認這個,給我做的這個鑑定是違法的鑑定。在301醫院,問過那個專家,那個大夫,我說孩子這個病,一開始的時候,是需要花多少錢能好,他說這個說不准,也許三五十萬,也許一二百萬,跟你同樣病的,還有花二百萬也沒好的,那你說我孩子如果下一次,如果,因為我這三年了,我甚麽也不幹,就上訪打官司,如果我孩子下次這個病再犯了,她就會,是不是,再這麽幸運啦,因為沒錢是,這個病是他是沒人給你看的。現在我外債纍纍,現在再一個不回家的原因就是,外債纍纍,因為我們在北京,在太原,做這個宣傳嘛,就是山西疫苗之案,這全是我們,我們自己花錢,做的那個甚麼,展板,做了,我們做了一年嘛,在各個學校,就是告訴這個,山西省這個疫苗,有問題,就做了一年的宣傳。這個,衛生門對我們實行的,也是跟蹤,拍照,威脅我們,好多朋友告訴我,這個腐敗官員會陷害你,會說你,會給你安一些罪名,那,他們想怎麽就害怎麽害吧。我為了討公道,這個官司非要跟他們打下去不行。主持人:易文龍還說,在這次曝光山西毒疫苗事件過程中,得到很多網友的關注,他相信這種公眾輿論關注將成為保護他們的力量,阻止利益集團的惡意報復。好的,觀眾朋友們,今天的節目到這就結束,謝謝您的收看,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