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醫改是區分美國兩黨的試金石

【新唐人2010年3月29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美國總統奧巴馬終於在白宮親自簽署了醫療保險改革法案,將3,200萬美國人納入了醫保的體系。使得醫保的覆蓋率從85%上升到95%。該如何看待醫改法案的意義呢?該法案又將如何影響美國人未來的生活?這項法案會不會引起美國兩黨之間更大的政治紛爭呢?我們今天請來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跟我們一起來探討這些話題。志飛您好!陳志飛:您好!主持人:美國的醫改法案終於是在奧巴馬手裡完成了,它經過了幾代人的努力,這對奧巴馬來說是一次勝利,他是打著這個旗號進入白宮的。該如何來評價這個法案的通過的歷史意義呢?陳志飛:這個歷史意義是非常巨大的,因為就跟您剛才說的是幾代人努力的結果。因為美國是所有富裕的工業化國家當中,唯一一個不提供全民醫療保險的。主持人:好像是落後的。陳志飛:落後的,絕對是這樣的。美國整個國家的福利體系有三個劃時代的標誌:第一個就是30年代羅斯福總統通過的社會安全法(Social Security Act),給一些低收入的人、失業的人提供一個最基本的保障,使他們度過當時經濟大蕭條所帶來的生活困境。第二個是繼任被刺殺的肯尼迪總統的約翰遜總統通過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他在60年代中期推行的大社會計劃的一部分,就是兩個醫療法案,一個是給低收入的人提供醫療基本保險的聯邦醫療補助(Medicaid)。主持人:最低的一些保險。陳志飛: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是給年紀比較大的人,超過一定年齡的人,提供一些醫療的資助。自此之後美國的政治家,尤其是以被刺殺的美國總統約翰遜的弟弟愛德華‧約翰遜為主體的民主派人士,一直想推行美國的全民醫療保險。自來也有不懈的努力,比如說71年尼克松總統也曾試行一個全民醫療計劃,最後未果。隨後,冷戰之後柯林頓總統在90年代中期曾經想推廣,也沒有成功。所以這一次奧巴馬總統他的政治生涯,以至於整個民主黨在今後走勢都搭進去,把這個醫保通過,是費了吃奶的勁兒,同時也獲得了很多人的讚賞,以及歷史上地位的承認。我覺得從這方面來講,它的確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主持人:但是像您說的經過了兩次之前的這種改革之後,實際上在這次法案通過之前,美國醫療覆蓋率實際上已經達到85%,這比率已經不低了。現在是提高到95%,提高的比例反而也不算太大。他到底為什麼要那麼極力要推動醫保?陳志飛:最主要是跟醫保的成本有關係。美國的醫保是遠高於世界平均水平的,美國醫保在2004年的調查報告顯示是每個人醫保成本是6,500塊錢,比居於第二名的盧森堡要高於20%以上。但從另一方面來看,美國醫保的效率非常低,由於是州管理保險公司,而保險公司基本居於一種類似托拉斯的壟斷地位,可以漫天要價,給整個工業界的醫療成本,保險成本帶來很大的影響。據估計在公司上班的話,其實您收入的40%都送給醫療保險公司,因為40%都是公司替您出的醫療保險金,這筆錢肯定是不打在公司帳單上的。這對美國整個在全球以及工業化國家的競爭力帶來很大影響。主持人:就是說實際上這個法案是針對整個醫療系統保險行業的弊端來下手的。陳志飛:這是它肯定的一方面。但是共和黨一方面我們要談到兩黨的區別。共和黨一直是贊成小政府,給予人更多的自主權來決定。這醫療保險的確使美國政府的行使權利擴大很多。因為醫療保險,整個醫療行業在整個美國的成本當中,經濟生活當中占掉GDP的16%。也就是說整個政府的支出增加了16%。主持人:就是政府攬過來做了。陳志飛:攬過來做了。這對整個共和黨來說的確是理念完全是相反的,不可接受的。主持人:現在在醫改法案通過的過程當中,雙方爭論得很厲害,現在通過了已經立法了就只能是實施了。如果它進一步實施,對美國人日常生活會有什麼樣的影響?陳志飛:對那3千萬人也就是增加的10%醫保人口來說,這是天大的好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聯邦政府也可以替他們加入保險計劃,可以享受各種各樣的福利。主持人:他自己還是要付出的。陳志飛:他自己付出的錢是很少的,而且他選擇面非常寬,他現在由國家出面建立了可能在3年之後才能實行的交易所制度。就是說您把這個秩序打亂,不見得是要保險公司壟斷,保險公司跨州運作,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來自由挑選。這筆成本增加,會反應到對於一些收入比較高的人,增加了稅收,這也是在3年之後才會實行。對家庭收入兩口子超過25萬美金的話,他的Pay tax 就是工資稅收會增加2%左右;對個人年收入如果超過25萬的人…主持人:影響還是有限。陳志飛:還是有限,但是大的漏洞還是需要一些美國人通過各種努力來彌補。因為據估計,在將來的10年當中聯邦財政赤字,因為這一項會增加9,400憶,這是非常大的數字。而同時它所帶來的好處只能達到1,400億,就是它減少的成本是1,400億,但增加的成本是9,400億。這對美國人各方面的影響,尤其是聯邦政府我覺得還是會非常大。但是對那些大部分的工薪階層,我覺得影響不是非常大,據我的觀察和跟朋友的討論,因為他們本來已經有他的單位,咱們中國人叫單位,就是他們雇主所提供的保險,有沒有國家提供的醫療保險對他們其實用處不是很大,只是說他們有選擇將來可以不用公司的保險,而加入國家的保險,如果國家的保險更便宜的話。實際上現在的保險也是由公司來提供的,所以對他們個人的錢包影響應該說是不大的。主持人:像您剛才說的那麼這個法案實施,它會給聯邦政府帶來9,400億的赤字,可是現在美國整個經濟,失業率高起兩位數字,而且經濟的復甦已經是非常緩慢,好像還見不到什麼希望,在這種情況下奧巴馬政府不積極的去怎麼樣想辦法改善經濟,反而又背了這麼大一個包袱,那麼這會不會對經濟會有雪上加霜,更進一步的衝擊呢?陳志飛:但是有很多的學者認為長期來看也有剛才提到的增加美國競爭力這一方面,它應該對企業成本的抵銷、削減有很大的幫助,有人甚至認為在計畫20年當中會帶來15,000億美元這麼高的成本節省。但是您剛才提到在這個關口上,美國經濟處於不景氣的時候,提高這個是不是一個最佳的選擇,我覺得奧巴馬也是沒有辦法,因為現在美國民主黨有一個天降的好時機,他們控制了美國兩院,如果這時候不做的話,可能以後就更沒有機會了。主持人:這個機會就更渺茫了。陳志飛:所以說他冒著非常大的風險,尤其是美國11月要到來的中期選舉,還是強力通過了這個選舉。主持人:對,就是說他強力的通過這個法案是利用他現在在國會的這種位置,但是通過這個法案的過程當中,在眾議院的比數是219票對212票,是非常微弱的比分勝的,這樣一來的話,進一步共和黨會怎麼來反擊,會不會引起他們雙方進一步的政治的紛爭?陳志飛:我覺得是這樣,尤其從過去的15年當中,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政治兩極化,非常的明顯,甚至最後帶來了所謂的紅州和藍州的說法,紅州(red state)也就是共和黨所控制的比較保守的區域。主持人:怎麼讓我想到了共產主義的紅色。陳志飛:那倒不是,是剛好相反的,藍州(blue state),不是中國那個蘭州。但是它是一些在海岸兩邊比較自由,比較開放的州。因為美國的媒體和知識界,整個被所謂自由派人士所控制,所以他們給自己黨派選擇的詞都是非常好聽的,他們叫自己自由派,也叫自己進步派的,可是他們所代表的理念並不見得是這樣,因為他們不相信自由市場,所以有人感到很奇怪。主持人:很矛盾。陳志飛:對,自由派您應該相信自由市場才對,其實自由市場讓人有充分的自由來選擇,是共和黨保守黨的理念,是共和黨的理念。因為這些人,大學教授也好,好萊塢明星也好,按咱們中國話說,他們占有了話語權,所以他們給自己選的詞都是很好聽的詞,自由派。其實按照中國的說法,自由派其實是保守的,但是他們要想國家大包大攬,他們要大政府出面,那麼這個事情我們坐岸觀火,因為我現在上班,對我們來說生活可能影響也不是很大,我只是看一看。我感覺到兩邊可能都有些道理,因為現在雙方都有自己的智庫,都能拿出駁斥對方的論點或論據和事實或者數字。主持人:好像雙方有點勢均力敵的。陳志飛:雙方都堅持不下,就跟選舉投票一樣,現在誰對誰錯,是騾子是馬,咱們遛遛看,可能5、6年以後才能見分曉。但是從政治生活當中來看,就醫保本身,醫保這件事情的確把兩黨政治的主要焦點給它白熱化了,使人們就從中可以看出一個案例。主持人:實際上是一種理念的抗爭。陳志飛:是一種理念,您共和黨的人您說他對這個醫保具體的數字、概念,或者統計有多少理解,不見得,就是說從他的本地裡,從他心底裡,從他從小的教育來看,聯邦政府一下要擴大16%支出,這我不願意幹,因為我想我維護自己的權利。主持人:不願意被管。陳志飛:不願意被管的,那麼從民主黨他們來看,他們所謂自由派的經濟學家來說,他覺得如果我們現在這麼一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甚至沒有這個全民醫保,而其它工業化的國家都有提供,這是我臉上丟彩的事情。所以他們就覺得我們終於趕上了歐洲和加拿大這些兄弟國家,因為它們多少年來一直都提供,我們美國在這方面一直不提供,人家就覺得我們像落後的這種野蠻人一樣,根本沒有人性。主持人:他認為這樣做以後可能會造福子孫後代。陳志飛:對,造福子孫後代,在我覺得他們可能位置已經很優越了,他們主要是從他們的價值觀,從他們道德的責任來看,因為這些所謂自由派人士,按我們中國說法有點就是說他們好像有點以天下為己任這種感覺。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就是說在這個法案通過的這個過程當中,好像也體現了兩黨之間各自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團,您是說它理念也好,它是利益集團的一種較量,一種平衡。那麼就是這樣子的一種作法的話,從中國人這種專政體制下,專制體制下生活的人來講,從這樣一個過程當中有什麼啟示?陳志飛:我覺得您看他們掐得很厲害,北京話是打得很厲害了,掐得很厲害,可是這樣也好,把所有的事情,各個方面,正負還有很極端的,很強烈的,都擺在桌上,讓大家都看。主持人:全部都透明化了。陳志飛:像一個家裡人一樣,我打仗,我沒有所謂家醜不可外揚這個事,我們把這個事情來龍去脈,原原本本全部告訴大家,讓大家來投票。主持人:都清清楚楚的。陳志飛:清清楚楚的,所以說他最後通過的法案,實際上是結合了民主黨和共和黨共同的智慧。主持人:不會極端化。陳志飛:不會,因為我剛才談到71年的時候,尼克森總統就曾想推行一個全民醫療計畫,他當時也是跟當時在任的那些共和黨一塊合作,所以現在有人說,現在奧巴馬推行的計畫,最相近的就是尼克森總統當時未被通過的計畫,可以看出它其實是個兩黨共同合作的這麼一個結果,也是可以是我們中國人值得推崇的一個優點。主持人:這可能也是民主體制的一種優點。陳志飛:對一個優點。主持人:優點,對,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