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核安全峰會聚焦奧胡對談

【新唐人2010年4月14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很高興又在星期二的晚上和您在紐約攝影棚見面了。全球核安全高峰會議昨天和今天兩天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這次的會議全球有47位首領參加,規模可以說是二次大戰以來最大的一次全球領袖會議。那麼在會議當中,除了討論恐怖主義的一些問題、核武方面的問題,另外最讓人矚目的就是中國國家領導人胡錦濤與美國總統奧巴馬之間的一些會談。我們想利用今天一個小時的時間,和各位觀眾來探討一下中美之間的一些相關問題,以及核峰會本身的一些問題。那麼首先我們先看一段影片,看一下核峰會本身以及中美之間的一些問題。(影片播放)奧巴馬說,即使國與國之間的核戰爭的危險已經降低,但恐怖組織正企圖獲得核材料,隨之而來核攻擊的危險增加。這真是歷史的殘酷諷刺。他說:「恐怖分子只需要一個蘋果那麼大的鈽,就能製造出造成大規模死亡和破壞的核武器,那真是世界的災難。」他警告世界領導人必須現在就採取行動,不要只是空談保證核材料安全。奧巴馬說,這次會議就是各國共同對抗核恐怖主義的好機會。21世紀的問題無法通過任何一國孤立行動來解決,必須通過所有國家的共同努力。奧巴馬星期一還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就伊朗核問題舉行會談,試圖爭取中國的支持加強對伊朗施壓。白宮官員說,雙方同意各自指派官員,共同與國際社會及聯合國安理會代表討論對伊朗核計劃的制裁案。不過分析人士說,這並不表示中國會在安理會表決制裁案時投下贊成票。這次核峰會預計將發布一項聯合聲明,承諾未來4年裡保障核武器和核材料的安全,防止落入恐怖分子中。奧巴馬還宣布,韓國將於2012年舉辦下一屆核峰會。在這次的會議上,中美關係是備受各界的矚目,因為這是從今年年初,兩國之間因為對台軍售、達賴訪問華府、谷歌及貿易爭端等等這一系列事件而關係吃緊以來,兩國領導人的首次見面。奧巴馬和胡錦濤的態度也將為近期的中美關係作一個定調。我們看到在訪問美國之前,中國的高層官員連日來已經降低了批評美國的調門,並且暗示在人民幣的匯率方面將作出一些讓步。中國方面在這次會議上要比去年的環境會議更加的配合。《華盛頓郵報》報道,胡錦濤和奧巴馬在伊朗問題上已經取得了共識,並且已經要求兩國的代表在對伊朗的制裁方面進行合作。白宮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巴德(Jeff Bader)在奧巴馬和胡錦濤一個半小時的會晤之後表示,中國已經做好準備和美國合作,並強調這是一次有建設性、有實質性效果的會談。所以,有分析人士認為,這可能是美國在過去幾個月裡對中國採取的強硬態度奏效了。此外,根據各地媒體的分析,美國將竭力通過這次機會來向中國施壓,要求人民幣升值。一方面,在美國國內各界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呼聲越來越高,而民主黨政府也希望在期中選舉之前能夠做出更多成果給選民看。至於中國是否能夠妥協、妥協到甚麼程度,也將是對美國政治籌碼的試金石。(播放結束)主持人:好,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回到我們直播現場。我先為各位觀眾介紹一下我們今天現場兩位特別來賓,第一位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博士,李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你好。主持人:第二位是橫河先生,橫河您好。橫河:元慶好,大家好。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646-519-2879;或者是使用SKYPE:RDHD2008和我們一起進行互動。我想首先請橫河先生介紹一下核安全高峰會議的背景。橫河:如果從核武器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從核能源的利用這個角度來看,自從冷戰結束以後,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因為冷戰時期實際上是兩大陣營的核威懾保持了一個平衡。那麼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做為整個核戰略來說的話,在世界範圍之內,並沒有共識說要有一個轉型或者有個變化。那麼在這之前,美國就有兩個重要的步驟:一個是它自己有個關於《核態勢報告》;另外一個是和蘇聯簽了一個防止核擴散的新條約。那麼在這方面顯然就是要把美國新的核戰略和世界整個形勢的變化做一個…,把這個關係理順,我覺得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關於目前核的整個態勢,雖然說兩大陣營核武器的威懾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實際上區域性的核衝突和區域性的核擴散,(這些)威脅並沒有降低。而伊朗核武器的問題只是一個比較典型的,它是中亞一個比較大的國家,又是比較難控制的。但是這還不屬於核恐怖的範圍。再一個就是冷戰結束以後,擁有核武器的主要國家對很多核武器的控制能力已經分散掉了,這樣的話更容易流散到外面去,所以恐怖分子的威脅現在變成一個更大的威脅了,這是核方面的。當然經濟方面也有,經濟危機以後,全球整個經濟布局好像重新洗牌,重新布局了。那麼我覺得美國在這個時候是有一定的想法,能夠重新組織起世界上、國際上的認同來推行某一個政策。主持人:剛剛我們影片一開始介紹的時候,說這個蘋果大小的鈽,指的是原料、化學原料?橫河:指濃縮的鈽。主持人:我們是不是請李博士跟我們介紹一下,這一次的峰會實際上達成了什麼樣具體的結果?李天笑:這次會議只有一個目標,這個目標就是大家達成一個共識,還不是簽定什麼合約,什麼協議等等。就是說在4年之內,所有國家都意識到不能把核武材料轉移出去,流傳到恐怖主義分子手裡,各國要對這個問題採取各自的措施,但是並沒有一個具體的計畫。這次主要就是向各國提個醒、打個招呼,然後大家給奧巴馬一個承諾。所以這次會議本身具有一個象徵性意義,不是具有實質性的法律、制約性的會議。但是它的意義我覺得還是滿值得玩味的,因為它實際上強調的是目前的核恐怖對世界和平造成的威脅。現在從世界上來看,冷戰之後,大量的核武從前蘇聯到美國這些國家,特別是美國和蘇聯進行了雙方的核裁減,但是裁下來的這些核彈並沒有被銷毀掉,而是暫時存放在什麼地方。加上蘇聯許多加盟共和國及原來的東歐國家,這些東西雖然移交給俄國了,那麼現在這些東西是不是還留存下來?比方說哈薩克還有大量的鈾,這些東西會不會流傳出去?就成了一個很引人注目的問題。現在世界上大概有50噸左右的鈾,可以製造12萬枚核彈,另外,大概還有100多個國家都要進行所謂的和平利用,用核能源來進行各種發電,但是也可能提升為發展核武器的設施和基礎。所以這是一個問題。第二個,我覺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從戰後聯合國成立到現在,奧巴馬想藉這麼一個機會重新樹立美國對世界的一個主導形象和地位。像現在大家在談的「G2」,說中國和美國怎麼樣…,有的講美國經濟危機實力下降了,現在看來不是,通過這麼一個會議可以明顯的看出來,美國仍然是主導,在核的問題上,在整個原子能的利用上,美國還有西方國家,包括現在的俄國都是處在頂尖地位,這一個很重要的信息發出來了。 另外一個,就是奧巴馬實際上是在布什之後,轉換了反恐它的內涵。就原來反恐的話,只要我們一提反恐,它的意思是什麼呢?就說是伊拉克戰爭,或者是阿富汗戰爭,或者是美國國內的一些保衛等等這些。但是現在,奧巴馬把它轉換為一個新的題目,這個題目就是要防止恐怖主義取得核原料。也就是要防止核襲擊,恐怖主義的核襲擊。這個東西就是把反恐的內容刷新了。那麼也就預示著美國核戰略的一個轉折。剛才橫河先生提到過,美國有兩次的《核態勢報告》。但是這次和前兩次都不一樣,它預示美國從一個注重核威懾,又放棄核威懾。但是它(並)沒有(全然)放棄核威懾,它把主要的東西放在核威懾。它現在重心轉移到,用高境界的,特別是快速的自導系統,還有就是這種外高空的飛機,這種常規的高境界的武器,來實行常規打擊,來代替原來的用核武構成的這麼一種的戰略。但是它沒有放棄的是什麼呢?當然就是提供核保護傘給其他國家。但是它不再進行核試驗,也不再研究新的核武器了。可是它現在所擁有的核武器,足夠摧毀全世界幾十次,甚至上百次。所以這個東西是一個。當然這一次的背後,還有一個重要的意義,就是利用這一次的機會,讓奧巴馬和胡錦濤,進行了一些關於雙邊會議的會談。主持人:剛剛李博士談到了核技術的運用。這次也談到基地組織(al Qaeda),他們如果去取得這種東西的話,他們也可以做。他們也可以從國際市場上,黑市上買到,雖然他也受騙過。那麼關於這一部分,是不是請橫河先生跟我們提一下,就是恐怖主義這方面,也就是恐怖分子他們拿到核技術以後,對人類的威脅,或者是對國際社會的威脅,您可不可以簡單的介紹一下。橫河:這個核武器的製造,其實是比較簡單的一件事情。說起來的話,一個合格的、很有技術的核物理學家,只要有合適的裝備,有合適的實驗室,都可以做。主持人:所以,只要拿到原料的話。橫河:只要能拿到原料的話(都可以做)。困難的是像拿到濃縮鈾的提煉,他做不到。所以他必須去買這些原料去做。其實,我們在好萊塢的電影裡面可以看到,有好多都是這一方面的主題。對於國家和國家之間,在核威懾的概念提出來之後,就是你有核武器,我也有核武器,咱們誰都不怕誰。就是你別打,因為它有一個後發制人。只要剩下來一部分沒有被它徹底摧毀的話,就足夠把你也摧毀掉。由於大家害怕後發制人,把自己也摧毀掉,所以大家都不動,所以核威懾的概念就是這樣子。但是,萬一它落到了一個不講理的國家,或者是恐怖分子手裡面,那麼它就不存在一個平衡的問題。因為一個國家,它要考慮到自己國土和自己國家人民被轟炸,包括自己在內。但是恐怖分子他不遵守這個規則,所以他們一旦能夠得到這些核武器的原料,而且他們能夠很輕鬆的把它裝配起來的話,那麼,很可能他就會使用。因為它不是一個以地域政權,或者是一個國家的,甚至於是一個民族的,以這一種概念存在的這麼一個實體。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在現在,有這麼多的核原料,有這麼多的核武器,流散在外面的話,可能要造成的威脅,實際上比當時冷戰時期,大家積累了很多很多的核武器,但是不用。僅僅以作為威懾來說的話,威脅要大的多。主持人:現在在世界上,有哪些國家具有核武器或者是這方面的,能不能請李博士來談談。李天笑:現在有核武器的國家是,美國、俄國、中國、法國和英國。還有一些是應用核武器的,但是實際上,有的是他自己說的,還有一些是暗示的。比方說以色列有核武器,印度和巴基斯坦有核武器,朝鮮據說也擁有核武器。另外,伊朗正在擁有核武器。還有一類國家,就是它有能力、很迅速的能製造出核武器的,像是德國、日本。那麼曾經有過核武器,但已經摧毀的是南非。它曾經擁有過核武器,大概有5、6枚核武器,最後它摧毀了。所以這個核武的問題,實際上,在整個的世界和平當中,它的作用應該說是從核武出來以後,就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用兩顆原子彈,實際上,對於法西斯陣營起到了很大的一個震懾作用。最後結束了這場戰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後來核武出來之後,它有雙面劍的這個含意。一方面來講,核武一般來說,它只能作為威懾的武器來用。因為大規模的進行,你即時在戰時,使用核武器來打的話,基本上人類很快就會被摧毀。因為就是你打,我也打的,大家互相打來打去的。後來因為美國和蘇聯,雙方已經有運用過幾百次,摧毀對方的紀錄的行為,現在即使把雙方最近簽訂了一個協約,把原來的降低為各自擁有1,550枚核彈頭, 而且減少1/3。即使這樣的數目,這樣的規模,也足夠互相摧毀對方幾十次,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沒有意義了,這是一個。再有一個,就是核武使得地區造成了一定的不穩定。而這個不穩定,也就是說,一個國家擁有核武,另外一個國家看到你擁用核武,它也要擁用核武。比方說,當初在60年的時候,中國擁有核武,後來印度突然之間發現到,如果中國使用核武,而印度它又在鄰邊,它也感到受到了威脅。然後它在72年左右也發展了核武。後來巴基斯坦跟著想,就是你印度擁有核武,我也應該有核武,後來巴基斯坦也有了核武。那麼以色列擁有核武,是因為它處在阿拉伯國家的包圍之中,它是孤立的,它就自己一個國家,而阿拉伯國家又這麼的多,後來就擁有了核武。後來伊朗就說你以色列擁有核武,我也應該有核武,就存在了這麼一個問題。後來到1968年的時候,就是有一個《防止核擴散條約》,現在全世界大概有190多個國家簽訂了這個條約。所以這個就限定了,就是有核國家不能夠轉讓、轉移核武器、核技術和核原料,包括積極的進行核裁減。那麼無核國家,就是不能擁有核武器,就是禁止它們發展核武器。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情況。(待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