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縣委黨校變看守所黑監獄

【新唐人2010年4月26日訊】在一間加裝了雙層防盜網的房間裏,關押著一位形容枯槁的老頭。而關押他的地方並不是監獄,是廣東陽西縣委黨校。中共堂堂的黨校怎麼成了監獄?下面請看記者的報導。

63歲的老人李紹庭是廣東省陽西縣新圩鎮村民,是一位上訪了10多年的“上訪釘子戶”。 97年,鎮長劉某說李紹庭的兒子超生,帶人燒了他的房子。備感委屈的李紹庭開始了10多年的上訪路,廣東省各級信訪機關留下了他的身影。北京,李紹庭也去過5次。

去年4月,李紹庭在北京上訪,被送回陽西後,他就開始了被關押的生活。而關押他的地方就是陽西縣委黨校。

近年來,陽西縣的老百姓中流傳著一種說法:“黨校和看守所差不多”。李紹庭說,他的生活“和坐牢沒甚麼兩樣”,因為“每天24小時有人看管,一天兩餐盒飯,根本吃不飽,不能洗澡”。

據廣東陽西縣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李紹庭被關進來之前,陽西縣委黨校早已成為當地政府關押百姓的一個固定場所,“很多人沒辦法定罪,辦不了羈押手續,看守所不敢關人,就關到黨校裡面去”。

《四川在線》評論文章“黨校是如何變成監獄的”內容指出,這樣做就是把法律當成橡皮泥來捏,就是要斷絕群眾的越級上訪之路。

黨校變看守所,在中國並不是偶然現象。精神病院也是政府用來關押上訪者和異議人士的地方。近期,上訪者被強制送到精神病院的消息越來越頻繁。

9號,湖北十堰市的網友彭寶泉,拍攝了幾張群眾上訪的照片後,被派出所送進當地的茅箭精神病醫院。

新聞人士蕭疏提出,精神病院,咋成了政府部門的幫兇?

這些在法律之外的迫害民眾的手段,為甚麼會不斷出現呢?著名評論家橫河先生指出:(錄音)除了被廢除的收容制度,還有現在仍然不肯放棄的勞教制度以外,中共還有一個得心應手的法律之外的體系,就是精神病的系統,來用於迫害民眾,特別是迫害信仰者。為甚麼這種在法律之外的迫害人權的系統層出不窮,廢除一個又產生一個呢?其根子就在中共身上。

據《明慧網》報導,到今天,仍然有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被精神病院非法拘禁。而中共迫害法輪功信仰者的“洗腦班”,被中共美其名為“法制學校”,無數法輪功學員在裏面受盡了各種酷刑折磨和迫害,甚至失去生命。

新唐人記者李靜、明宇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