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中)(英)

【新唐人2010年5月13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又到了《細語人生》時間了,我是宇欣。我們今天繼續為您請到了還是鐘桂春先生。鐘先生他是北京公安的一名警官,他從90年代就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了。在上一集節目中啊,鐘先生有談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給鐘先生的第一個印象就是他為人非常正派,尤其談到了當時在中國大陸李洪志先生在各地辦班傳功德講法時後﹐他每天的伙食呢就是方便麵。在上一集節目呢鐘先生還有談到李洪志先生非常關心他的弟子﹐從不給他們添麻煩﹐還有在社會上頁從不搞不正之風就是拉關係走後門啊。。。。

鐘桂春:不攀權貴。

主持人:那麼鐘先生在上集節目除了您談到的李洪志先生給您的深刻印象之外﹐您還有特別值得您能夠一直堅持修煉到今天,您最深的地方是什麼?

鐘桂春:前面我所講的師父的生活起居、舉止、一言一行、為人處世、為人師表、言傳身教、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給我們做出了典範。就是甭說修煉了,就是做普通的人,做社會上的一個好人,師父的很多地方都是我們永遠也學不完的。

主持人:是。因為在我採訪法輪功學員的過程當中,他們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說:「法輪功太好了,我怕我做不到,所以不敢修煉。」你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擔心?

鐘桂春:我沒有這樣的一個擔心,但是我就是我看到師父,就是師父有生活上很簡單的地方,我也自己也想學著師父去做,但是我們做做看,我們做不到!師父所有的都是做的那麼輕鬆、那麼自然,可是我們做起來確實是很難的。

那麼在跟師父修煉的時候,我也想盡量的協調好家庭的關係,師父也告訴我們修心性也要有這個,要有忍、捨、得、悟,要關心別人、要對別人好、要對所有的人都要好,不管對家裡的人、對身邊的人、對所有的人都要好呀,這都是師父給我們講過的。我記得是91年吧,和愛人的關係已經就是很緊張,那個時候就是我協調不好、協調不了了。

主持人:各持己見。

鐘桂春:我就是決定到長春,到師父的家鄉去見師父,想把自己的委屈跟師父訴一訴苦,我把這些個跟師父說了以後,我們的師父卻是笑咪咪的跟我說:小鐘呀,回去以後一定要對你愛人好。

當時我很慚愧,我也明白了 ,明白師父的意思,我當時就想到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是修大法的,是跟著師父修煉的人。當師父告訴我要對我愛人好一些的時候,自己覺得很慚愧,好像不應該跟師父講這一些。但是我自己就明白怎麼去做,同時我也連想到我們的師父確實是很正的,確實是很了不起的。

那麼我在社會上跟別的氣功師接觸的時候,我也談到了家庭矛盾的情況,和愛人的關係鬧矛盾的時候。那時有的氣功師就勸我,要離婚,你跟你愛人離婚嘛!那麼好的有的是,什麼樣的你不能找到,依你這個條件。

我還覺得他們替我說話,就是這樣的,那些氣功師說,這個和尚靈、那個塔靈,說你拜了它,就能找到好的媳婦。比如說有的時候我就去了山裡的一個寺廟,當時就去求寺廟裡的一個塔。

主持人:什麼塔?

鐘桂春:一個過世的和尚,他死了以後,圓寂了以後在那的一個塔,那個塔很大。

鐘桂春:在北京。所以說很多人都在那裡求,很靈。所以我去也想試一試,在那兒求,意思是想找一個年輕漂亮的妻子換一換。

雖然這些事情說起來很可笑,就是跟了師父修煉以後,我就連想到了在長春見了師父以後,師父告訴我那句話,就說回去以後你一定要對你的愛人好。

我把這些和這些氣功師和我自己的所作所為,過去的所作所為我相比較一下,我覺得自己很慚愧,我也覺得我們的師父很偉大,我覺得我們師父是真正的對人負責,對弟子負責。

主持人:也就是說李洪志先生,他和你們所有以前那些氣功師,還有你的好朋友他們講的話都不一樣。

鐘桂春:都不一樣的,他們都是順著我說。比如說發現我和我妻子有矛盾了,他們就說要找好的,要離婚,要勸我去離婚。

主持人:所以就加深了你這思緒。

鐘桂春:當我和領導發生矛盾的時候,你也有關係嘛,跟他幹。就是他們會順著我的執著去說,我們的師父不是這樣。

主持人:所以說有一句話「說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

鐘桂春:是這樣。

主持人:有的時候壞事往往可以促成好事,有的時候好事卻被一些人引導成了壞事﹐所以也加深了你這樣的一顆心。

鐘桂春:當時有公安、有部隊的、還有地方的,也是有很多女孩子圍著我,那要找一個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通過修師父的大法,通過師父的言傳身教,我們覺得師父這是真正的對人負責任、對徒弟負責任、對社會負責任,是很嚴肅的事情。

正因為師父的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我對家庭對妻子的看法,那麼後來呢,不但我的家庭關係改善了,我對我的愛人關係好了,而且我的愛人從此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

主持人:就是說您對她好,您本身改變了,您太太看到您的改變。

鐘桂春:是這樣的。我的太太對師父也是非常尊敬,非常崇敬的。我也常想這件事情,如果沒有大法,很難想像我會做出什麼荒唐的事情,確實是這個樣子的。這裡有我們一家子的照片,這個全家福的照片,我們都要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師父和大法給我們帶來了美好。

主持人:有了一個幸福家庭的開始。

鐘桂春:是這樣的。所以我說師父就是很正的,讓人一眼看去,就是說師父很正直。

主持人:就是說師父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看在弟子眼裡。

鐘桂春:就是很正直。

主持人:觀眾朋友繼續由鐘桂春先生講述,當年李洪志先生傳法傳功的一些小故事。

鐘先生,我們特別要談到,您是在90年跟隨李洪志創始人開始學習法輪功。

鐘桂春:是的。

主持人:那麼92年在中國大陸,法輪功才正式大面積的傳出?

鐘桂春:是的。

主持人:在90年的時候,您跟隨您的師父,有沒有一些特別的小故事,要和我們大家分享的。

鐘桂春:當年跟著師父一起修煉,我們主要是在北京軍事博物館院內煉功。在那個地方呢,我們幾個師父早期的徒弟在那個地方煉功,那麼神奇的故事確實也是很多,特別是在功法,法輪功功法在身體演化的情況,就是每個層次、突破層次在身體演化的情況,功的演化形式,一些神奇的現象都是很多。

那麼我僅舉一個小故事,比如說有一次在軍博園裡煉功,師父就坐在軍博園裡松樹林一塊大石頭上,師父在那打坐,當時煉功沒有煉完,煉到一半的時候,天就陰下來了,當時天氣陰的很厲害,不一會兒就電閃雷鳴,黑雲就壓下來了,雲層壓的非常低,雲層幾乎就在松樹尖上,那個閃電一個接著一個就在松樹尖上。

因為師父在場,我們弟子就看了一眼師父,我們看到師父就在軍博院大石頭上,一塊大石頭上打著坐,右手用劍指指著天,師父閉著眼,輕輕地微閉眼睛打著坐在石頭上,一動也不動。所以我們也就不敢動,我們就只有煉下去,堅持把功煉完,但當時在煉到後面半小時的過程當中…。

主持人:下雨了嗎?

鐘桂春:沒有下雨,整個電閃雷鳴,雲層越壓越低,雲層越來越厚,那個烏雲翻滾,電閃雷鳴,從來沒有這樣過,我們看到這麼多就是說下暴雨、下大雨,這種場合從來沒有見過的,那樣的烏雲翻滾電閃雷鳴,而且很低,就在松樹尖上、就在軍博院內,所有人都回到屋子。

主持人:你說那雷就在樹的尖上面,這麼低呀!

鐘桂春:馬路上的人都停了,就是騎自行車的都停了、都躲起來了。只有師父的幾個弟子在松樹林裡還繼續煉功,師父坐在石頭上用劍指頂著,堅持把功煉完,煉完以後師父說:還有半個小時雨才能下起來。

其中我們有一個同修騎自行車到家正好需要半個小時,那個是最遠的,基本上在郊區了,師父告訴他:你趕快走!半個小時之內雨下不來。煉完功以後我們就各自分頭走了。

那麼最遠的那位同修就騎自行車趕到家,頭腳邁進門去,後腳大雨就下來了,那個雨下的大到什麼程度?就像天捅破一個窟窿一樣,那個水就像從天上用盆子倒下來一樣,天彷彿哭了,就那麼大的雨,事後我們想到這件事情確實感到很神奇。

主持人:而且那個時間說的還很準,半個小時才下。

鐘桂春:師父在那用法力頂住,不讓它下。為什麼呢?就是讓徒弟、弟子把功煉完了它再下,是師父用法力在做,我們感到很神奇,也感到師父又神奇又偉大,使我們修練大法增加了信心。

主持人:鐘先生可能神奇的故事很多,以後有機會我們在和觀眾朋友分享這些神奇的故事,由於我們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談下面的話題,這個法輪功是在92年在大陸公開傳出,尤其法輪功參加了92年到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您當年有參加這個的博覽會嗎?

鐘桂春:我參加了,在當時92年師父的大法公開傳向社會傳出以後,人傳人、心傳心,大法就這樣傳開,靠著師父一身正氣,大法的很正、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功效很神奇,第一屆就是92年在北京的國貿大廈,我們就在那兒。

主持人:能不能談談您的所見所聞呢?

鐘桂春:93年是在北京的國際展覽中心,兩屆博覽會我都參加了,當時去的、組織參加的都是氣功團體。

主持人:有多少氣功團體參加呢?

鐘桂春:有上百家吧,氣功團體、氣功師他們有上百家,還有中醫。

主持人:參加博覽會的參展是怎麼樣一種方式?

鐘桂春:這個博覽會本來就是治病,展示各派功法的治病效果,因為健康博覽會嘛,那麼去的人一個是瞭解功法,首先他要看看這功法治病的效果怎麼樣,當時人們的認識也就是這樣。

那麼去博覽會的人、看氣功的人也都是在個別醫院都有生成不同的病,有人身上有很多很多的病,他才到博覽會上去,看醫生看不好去看氣功,都是這種情況。

那麼所有很多氣功師也都去了,上百家氣功師都去了,那法輪功是師父帶著我們參加兩屆的博覽會,在兩屆博覽會上,法輪功被評為「邊緣科學進步獎」,還有一個是「特別金獎」,這個是在93年健康博覽會上結束的時候博覽會給參加博覽會發的證書。

主持人:當時好像有這樣的介紹,李洪志師父帶領弟子去給病人看病,那您能不能舉一舉裡邊做出特殊貢獻的這樣一些病例、案例,聽說當時裡面有很多神奇的故事?

鐘桂春:當時是這樣,那麼到現場去調病的人,那麼到法輪功攤位前面去看法輪功的人兩屆博覽會都是最多的,我們的人數確實是最多的,都排著大長隊。

特別是第三屆博覽會,那簡直是人多的沒有辦法,人山人海都擁在法輪功攤位上,一行隊是掛上午號,一行隊是掛下午的號,另一行就是找師父,排隊請師父簽名,排三行隊都是滿滿的。

主持人:都有什麼樣的病例呢?

鐘桂春:身上的病都是很重的﹐什麼樣的病都有,比如說羅鍋(駝背)還有這樣一種病。這是我看到的,就是師父給一個人治羅鍋,我也知道這個人,在現場這個人也去了,他的羅鍋到九十度的樣子,直不起腰來。

正好師父在那個地方,師父就在他的背上輕輕的拍了一下,在拍的過程當中,就聽見他背上的骨頭喀喀的響,師父輕輕的從上到下拍下來,過程當中他的脊骨就喀喀作響,師父說:你直起來了。他就直起來了。

主持人:就是正了,骨頭就直起來了?

鐘桂春:對,就是這樣。

主持人:這是您親眼所見到的?

鐘桂春:這是我親眼所見,我們所有弟子親眼所見的。但是可是在現場當時覺得很平常,就是師父治起來這樣一個我們覺得很容易。

主持人:就是說這樣的例子很多嘛!

鐘桂春:他就直起來,這是對於那個人來說,但是對於所有的人來說,唉唷!這個羅鍋能直了誰都不相信,可是在我們看來很平常,我們都沒有…。

主持人:習以為常了。

鐘桂春:我們都沒有在意這事,說那羅鍋讓師父給他治,羅鍋給他正過來了,這個事讓人一看就是很驚奇的,可是我們在現場看著,我們沒有覺得驚奇,只覺得師父治這個很平常。

主持人:還有其他的一些這樣的例子嗎?

鐘桂春:我知道就是北京的有一個女學員她是車禍吧!出車禍以後就是從此就癱瘓了,不能下地了,不能行走,到各大醫院都治過,已經沒有救了,她根本就不能行走,生活也不能自理。

主持人:癱瘓多少年?

鐘桂春:歲數又挺大的,癱瘓十多年吧!那樣子。經過師父的調治,就是馬上在當場她就恢復了,就恢復知覺了。

主持人:就站起來了?

鐘桂春:她就站起來了。

主持人:那癱瘓病人很多他可能等於肌肉都已經死了。

鐘桂春:師父讓她走,她就走,師父讓她走她就走,師父讓他說:你走,你走。她就走,她高高興興的就離開了,所以後來從此以後這個人就好了,她就成了學員了。

那治羅鍋、像那個車禍什麼造成癱瘓這都是外傷,那麼內臟器官裡面你比如說癌症、腫瘤、腎病、心臟病、腦瘤像這一類的治好了多少。

通過病人他自己敘述,我們知道他的病很重,他介紹他自己,渾身上下都是病,沒有好的地方,就是這樣子的幾乎是沒救的,在現場幾分鐘,經過調治以後幾分鐘,

高高興興的走了。

主持人:就是醫院可能有一些疑難病症這樣子。

鐘桂春:有的人就當時跪地上,那是經常的,看到他們跪在師父那兒,見了師父以後就給師父跪下。

主持人:就是說他感激。

鐘桂春:給師父叩頭,或者病人或者他家裡人。見了師父就給師父跪在那裡,這種情況在博覽會上經常的,不新鮮了,不是說一例,兩例。

主持人:博覽會是多長時間?多少天?

鐘桂春:博覽會有一週吧!

鐘桂春:像這樣的情況是很多的。

主持人:所以說那時候法輪功在92、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獲得像您剛才說的明星功派,還有這個李洪志創始人好像有一個,他那個是…?

鐘桂春:最受歡迎的氣功師。

主持人:最受歡迎的氣功師。

鐘桂春:一個是「最受歡迎的氣功師」,還有一個是「特別金獎」﹐還有一個是「邊緣科學進步獎」,這是博覽會上最高的獎勵,都給了法輪功。

主持人:好像還有記載,我看到這個紀錄上面有在寫說法輪功也是這兩次博覽會得獎最多的這樣一個氣功門派。

鐘桂春:得獎最多的就說獎項是最高的。

主持人:我看上面有這個博覽會有這個總指揮李如松先生,還有總顧問姜學貴教授對李洪志的功力和法輪功治病的這個奇特的功效都有這個特別的評價。

鐘桂春:我想他們今天手裡頭都有法輪功當時這個博覽會的資料,他們要有很詳細的一套資料。但是我們就是參加博覽會的時候,由於這個博覽會上治病的情況,都是師父給的功能治病,治病的效果很神奇,療效特別好,但是好到哪個程度甚至我們都沒有感覺,但是今天看起來確實是很神奇的。

說讓我們舉一些個具體的例子,說哪一個例子最突出,因為我想所有治的病人他們背後都有一個故事,他們那些個病例都是很突出的,特別是像內臟的的病氣,那些個癌症、那些個腫瘤你說哪個病不突出呢?

主持人:鐘先生,當時您知道在大陸這個氣功非常那個盛行的時候,那個全國一共有多少種氣功呢?

鐘桂春:在當時情況下全國有兩千多種氣功。

主持人:兩千多種氣功,那麼修煉法輪功的人有多少?

鐘桂春:那麼修煉法輪功的人當時有一億吧。就是在99年吧達到一億,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正因為法輪功就說他的神奇、療效,還有法輪功的功法正,法輪功的師父正,所以才有那麼多的人。

主持人:有一億人在短短的幾年當中傳出。

鐘桂春:有上億人在這短短的幾年人傳人、心傳心,在修煉法輪功。

主持人: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話題只能先到這裡。那麼聽到這兩集節目鐘桂春先生給大家介紹的法輪功可能觀眾朋友對法輪功有了更一步的了解。

也就是觀眾朋友經常問到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堅持到今天,在中共那種殘酷的迫害之下,他們還在堅持他們的信仰,他們還在修煉法輪功?也許是鐘先生這個話題給您這個答案了。

下一集節目我們還會繼續請鐘桂春先生談接下來的話題,為什麼中共會發生這樣一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好了觀眾朋友,不要忘記收看我們下回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