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二代相約自殺 揭誰的傷疤?

【新唐人2010年5月20日訊】5月的初夏,三個年輕人來到經常相聚談心的草地,演繹著在網上空間的相約,“自殺式。告終。天堂見。”三個鮮活的生命只有一個被搶救回來了。他們共同的背景是,90年後,第二代農民工,也就是現在中國稱之為的“貧二代”。

活下來的阿友曾想二度自殺,另兩人是他的堂哥陳建和好友李鑫。自殺用的亞硝酸鈉是李鑫家用來做豬頭肉的。李鑫爸媽在葭沚街上賣豬頭肉。陳建的爸爸在船廠當個小包工頭,媽媽蹬三輪車。阿友的爸爸打零工為生,50元一天,媽媽踩縫紉機。

他們租住的農民房低矮、破舊、狹小,環境很差。父母忙著打工,不怎麼跟他們交流,他們也不跟父母說,在外面一玩好幾天都不回家。

這幾個年輕人每天都掛著聊天工具,在上面發佈心情。翻閱阿友和陳建以前的空間記錄,多次表達了“好纍,活著沒意思,不想活了”的話語。

在中國,富人的子女稱為“富二代”,窮人的子女被稱為“貧二代”,就如已經被人貼上了社會標籤。

這是在網絡上流行的“貧二代”之歌。“沒有大款的爸,也沒有能遮風避雨的家,農民工和大學生,區別其實大”。

網絡上給“貧二代”制定了18條標準。例如:別人說:家裏錢不是問題,你說:問題是家裏沒錢﹔”﹔“有當城管的衝動,好罩著天天被驅逐的父母”﹔害怕自己尤其是家人生病,特別是慢性病,因為沒醫保。有仇富心理,並十分痛恨貪官,覺得他們不僅奪取了你父輩的財富,更奪取了你翻身的機會。

“富二代”開車撞人,“貧二代”相約自殺,前者用囂張蔑視社會,後者則用自殺聲討社會。網絡作家熊傳東表示,這所有一切問題的責任不全在他們本身,根子出在我們社會問題上,整個社會環境罪責難逃。

博客寫手李諾言發出質問,“貧二代”相約自殺,到底揭了誰的傷疤?她認為,這條路是被殘酷的社會逼出來的。中國的社會精英一直都在用馬賽克的形式告訴我們,社會讓人變的更加幸福,可現實卻出現了那麼多與“好”相反的事情,體現出了這個社會是多麼的造假。

最近,在中國頻頻發生的殺童、殺人、自殺事件,不也是在拷問中共當權者的良心嗎?

新唐人記者李靜、李璐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