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被掩埋的真相 地震可預測

【新唐人2010年5月20日訊】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艾曉明陸續推出了川震系列記錄片,記錄了豆腐渣校舍所埋葬的孩子,和志願者的公民調查結果。而去年,她在網站上推薦的一部記錄片《掩埋》,最近再度引起民眾的關注。這部記錄片詳細再現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預測和漏報經過。

艾曉明教授在「獨立媒體」網站一篇《不能被掩埋的真相—談青年導演王利波獲獎記錄片《掩埋》》文章中表示,中國去年有關地震的媒體報導有三個禁忌,那就是:地震預報、校舍垮塌、救災款去向。導演王利波有關唐山大地震的作品《掩埋》,是第一部探尋地震預報問題的作品。

在《掩埋》的導演闡述中,王利波說:1976的唐山大地震留給世人的疑問太多,地震前唐山的地震工作者和北京的地震專家都曾發出過臨震警告!但最終卻以超過24萬人的生命被掩埋為代價﹔2008年汶川大地震約10萬生命被掩埋。面對慘絕人寰的大地震,人類一次又一次的重復著悲劇的發生。王利波問:這到底是為甚麼?

在《掩埋》這部記錄片中,觀眾有幸目睹,當年以各種方式預報了唐山地震的科學家和群測群防小組成員。他們中間的一些人,有汶川大地震以來人們開始耳聞和關注的地震預報專家,如:七十年代任職地質部地震地質大隊的黃相寧﹔北京地震隊的耿慶國﹔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華北組組長汪成民——他們證明,作為專業人員,他們是深入基礎做了調研的,是歷經艱難,向有關部門做出預報的。

特別重要的證人還有:當年青龍縣科委的王春青,是他把汪成民突破封鎖的臨震信息帶回縣裏,使青龍縣委做出預防,從而創造了全縣無人喪生的奇蹟,而青龍 縣距唐山僅115公里。

還有,當年青龍縣縣委書記的冉廣岐,儘管縣裏沒有權力發佈地震預報,但他毅然拍板,決定從縣到鄉傳達臨震消息。他說:別人拿烏紗帽當烏紗帽,我考慮的是全縣47萬人!

艾曉明說,這部作品的重要性在於:它進入了被主流敍事遮蔽的歷史,讓攝影機的鏡頭照見了一批被排斥、邊緣化、甚至被妖魔化的關鍵證人。

這些專家指出:當年地震局的官員和主流學者,為了推脫責任,完全不承認地震前有預測也有預報﹔而政府則默認、支持他們。北京地震隊的耿慶國說“現在還是這種態度,我覺得這對於我們整個社會是一種很大的危險。”,在發生了唐山大地震之後,“還採用上欺中央下騙百姓的辦法,那是不能容忍的,是沒有科學家良知的。”

新唐人記者周平、郭敬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