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下)(英)

【新唐人2010年5月27日】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又到了細語人生節目時間了。觀眾朋友我們今天還是繼

續為您請到的是鐘桂春先生,這個話題還是與法輪功非常有歷史淵源的這樣一個話

題。大家都知道法輪功是在1992年傳出來的,到目前為止是遍及了八十多個國家,

而且是不分種族、不分膚色,可以說是修者日眾。

那有人問這個法輪功為什麼會傳播的如此之快、之廣?為什麼又如此的受人們的喜

愛呢?那麼在看過前兩集的觀眾朋友可能您對法輪功已經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上集節目鐘先生他有講到他個人修煉法輪功的一些體會,還有李洪志先生一些神

奇的故事,又講到東方健康博覽會,在這個健康博覽會上一些空前的盛況,法輪功

治病救人的一些神蹟、奇蹟,而且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他獲得東方健康博覽會

的最高獎項。

鐘桂春:三個最高獎項。

主持人:三個最高獎項,還有一個特別的金獎,那麼法輪功在這個東方健康博覽會

上治病效果真的是最好的。

鐘桂春:治病全國最好的,人數最多。

主持人:我們談到這些相關的話題。那麼今天我們還是要繼續請鐘先生跟我們展開

歷史回顧。鐘先生您知道就是說當時在大陸,那個時候氣功是非常盛行,您知道有

多少種氣功嗎?

鐘桂春: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統計各類氣功在當時有兩千四百多種。

主持人:那法輪功是排第幾啊?在東方健康博覽會是排第一,那法輪功當時在社會

上是怎麼樣?

鐘桂春:法輪功在傳出的這些功法當中還是首屈一指。

主持人:還是首屈一指。

鐘桂春:是首屈一指,在當時這些眾多功法裡面,沒有能夠與之相比的。

主持人:那為什麼會這樣呢?而且當時法輪功好像是傳出短短幾年的時間當中就有

那麼多人在修煉,您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修煉法輪功?

鐘桂春:當時修煉法輪功的人在99年的時候據統計已達上億人。

主持人: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功。

鐘桂春:那麼修煉法輪功的人各個階層的都有,上至黨、政、軍高級官員,下至平

民百姓,各個階層、各行各業都有法輪功的修煉者。

主持人:前面您有講到說這個東方健康博覽會,那麼也就是說在東方博覽會之後,

法輪功這樣大面積的傳開了嗎?

鐘桂春:就從博覽會之後就是傳開了。

主持人:人們了解法輪功。

鐘桂春:人們了解法輪功因為神奇,不但使人們身體得到改善,使人們的道德同時

得到昇華,使人們充分認識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功法。

主持人:法輪功當時除了健康博覽會這樣的傳播之外,還有其他的一些什麼樣的方

式呢?

鐘桂春:師父應邀在博覽大會上做了學術報告,那麼學術報告的收入師父全部捐獻

給了「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以後的在93年,師父在公安大學又做了兩場學術報

告,那個收入也將近六萬多元,也全部捐獻給了「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在延邊

的一場報告七千多塊錢全部捐給了紅十字會等等這些。

師父要求我們就說從做好人做起,那麼再一個就是要做一個有益於社會、有益於他

人的人。在當時的情況下,這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眾多,光就北京來說,在整個北

京城從各大公園到各個綠地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在修煉、在晨煉,非常壯觀。

主持人:鐘先生我還想請問您,這法輪功傳播的如此之快、之廣,您認為他最根本

的原因是什麼?您除了辦班還有那個博覽會之外。

鐘桂春:最根本傳播的快主要還是都是通過心傳心,人傳人這樣傳的,因為都是他

有自己親身體會,那麼那個人受了益以後他也有很多朋友,他也通過告訴他的朋友、

告訴他的親戚說法輪功如何如何好,那麼他的親戚朋友也修煉法輪功,就是這樣傳

開,速度非常之快。

主持人:可能就是一種耳聞目睹,就像您上一集有講到您自己本身的變化,所以說

您的太太和您的孩子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鐘桂春:在當時,我周圍的很多朋友,比如我公安局的一些警察、我的科員、我的

上級都有修煉法輪功,也通過修煉功法,比如身體有病都得到改善,修煉法輪功強

調「真、善、忍」,修煉心性,通過修煉心性他們有家庭矛盾,還有領導之間有矛

盾,通過修煉心性都得到了改善。

所以他們認為這個功法確實不一般,確實非常好。大家都是非常高興的,能夠修煉

這樣一個好的功法。

當時是這樣的,比如還有在公安大學、公安部、中宣部邀請師父給在全國召開「中

華見義勇為基金會」這些見義勇為的正義份子,他們都是在和犯罪份子在做鬥爭的

時候受的槍傷、刀傷還有各種疾病。

他們在康復治療上,師父帶著弟子給這些近百名的英雄、模範人物做這個康復治療,

治療效果達到百分之九十八這樣的效果,所以就是公安部都寫了感謝信,感謝法輪

功的師父,這是公安部寫給李師父的。

主持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致中國氣功協會研究會感謝信。

鐘桂春:給李師父的感謝信。

主持人:鐘先生您可以說是一個歷史的見證,在您這裡也記載了歷史的一頁,可以

這麼說。那麼對於這樣一個好的功法,修身養性的一個功法,人們經常要問到的一

個問題,我想您也一定會知道,因為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

他們說你看這些看似儒雅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真的挺好的,那麼為什麼就會遭到這

樣一個殘酷的打壓,而且前面您有在講說修煉法輪功的人當中有很多就是高層的這

個人物,黨政軍的一些幹部都在修煉法輪功。

鐘桂春:當時政治局的常委的委員,常委的家屬都在修煉法輪功。

主持人:那麼為什麼會遭到這樣的一種打壓?是不是中共的最高層它不了解法輪功

呢?

鐘桂春:不是這樣的。因為在當時在中央的高層,我剛才講的就是中央的政治局的

常委、委員他們都了解法輪功,都看過法輪功的《轉法輪》。那麼做為中央最高的

權利者江澤民來說…。

主持人:他了解法輪功嗎?

鐘桂春:他也是最了解法輪功的,這個我是清楚的而且…。

主持人:您說說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鐘桂春:事實上是他非常了解、非常熟悉法輪功,那麼熟悉到什麼程度呢?熟悉到

就是江澤民甚至他自己有些個動作,他的講話,他的走路,他的有些個動作,都是

和法輪功的師父和李大師學的。

主持人:是這樣。

鐘桂春:92年的時候他接見那個北京公安的警察,我們都在大會堂開會。

主持人:當時您們都在場。

鐘桂春:我當時在上頭看著他出來,所有的警察都看著他從裡面出來一個動作就是

走路的姿勢,我可以給大家學一下,他從裡邊出來以後,這手就是這樣的,就這樣

出來,這樣走著出來的。當時我們感到很奇怪,他的手都是乍著,身體就是這樣,

就這樣出來,那麼現在他就不是這樣的動作。

主持人:你是說他後來就動作就變了。

鐘桂春:那麼他出來了以後是這樣,走路是這樣,那麼他鼓掌呢?鼓掌就是這樣子,

這個手乍開,就是這樣這樣的,這樣的動作。

主持人:好奇怪!

鐘桂春:所以我們看到就是很奇怪,當時從那會議回去以後,有些個警察,也甚至

有些個老百姓看了電視的,老百姓就說了,說他是蛤蟆。後來我們一連想確實是那

個動作,五個手指頭乍著,人家這個鼓掌的時候五指都是併攏的。

主持人:是啊,一般都是這樣子。

鐘桂春:人家出來都是舉止正常,他手出來是這樣出來,那麼鼓掌的時候手又是這

樣,五個手指頭是張開的,肚子是挺著的,都是亮白吧!就亮著就這樣姿勢出來,

當時他出來他的姿勢就是這樣子。

為什麼說他有些東西是跟李大師學的呢?就是因為反映到他耳朵裡面,他也覺得自

己動作不雅觀、不好看,那麼他就要問到身邊的工作人員,現在當今全國誰最有名

啊?所以他的身邊的工作人員就告訴是李大師。

主持人:李洪志先生。

鐘桂春:法輪功的李大師最有名,李大師的動作最優美、最優雅,說人家李大師都

是這樣的,所以從此以後,江澤民就學李大師,那麼現在改成這樣,這個式的,這

都是跟李大師學的。

主持人:之後他的動作也…。

鐘桂春:包括他的講話、他的走路都在跟李大師學。都在學李大師。這就是內部消

息。

主持人:學得像嗎?

鐘桂春:學也學不像,他一邊學李大師,一邊又妒忌李大師。因為身邊的工作人員

告訴他說李大師往那一站講話從來不用稿,洋洋灑灑一講上幾個小時從來不用稿的,

出來就可以編出書來了,說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去學照著去做,就是擁護,就是

尊敬了李大師受到上億人的尊重,江聽到這個以後就受不了。

一邊學李大師的動作,他的妒忌心使他受不了,所以他執意要鎮壓法輪功,他就是

小人之心完全是出於妒忌,鎮壓法輪功他做為他來說完全出於妒忌。利用共產黨的

組織系統,利用手中的權利,發動了這一場對法輪功這個善良群體的慘無人道的長

達七年的迫害。

主持人:您是說不是說他對法輪功了解的有多淺、多深,而是法輪功本身這個功法

和李大師可能當時太有名氣,人們太尊敬他了。

鐘桂春:就是一個是修煉法輪功人數有上億人太多,再一個李大師的名聲太大,師

父確實受了上億人的尊敬,他做不到,他是小人他做不到,他只有妒忌。他是作為

一個什麼總書記、國家領導人也希望有多少人能夠對他如何如何,他做不到。

主持人:沒有人去這樣子去擁護他嗎?

鐘桂春:沒有人擁護他,他講整個「三個代表」、「三講」,很多這個共產黨員,

很多共產黨的幹部就罵他,什麼狗屁三講、三個代表,人家就是背後嘲笑他。

主持人:像您說的,出於他完全這樣妒忌,而且他又妒忌又深怕又去模仿李老師的

動作,就整個從他的言談舉止你說都在模仿他,而且他又發動了這樣一場戰爭,這

樣的一場就是說迫害,那麼簡直聽起來就是說讓人又覺得他可笑又覺得挺可悲的。

鐘桂春:自己有些人不理解說那為什麼他學李師父?他是在妒忌當中的學,他學的

目的他是要鎮壓,見到有誰受到眾人尊敬,所以他就要把人家打下去讓人家尊敬他,

不允許有別人超過他。

主持人:除了您剛才說的這些官員在罵他就是說那些百姓對他怎麼樣?

鐘桂春:當時從他來到北京市,做為北京的市民都在罵他,一系列都是在他表演他

自己,都是耍那個權勢、耍那個小人,妒忌就這個。

主持人:當時那麼多的官員都在修煉沒有人去阻止他、去勸他。

鐘桂春:中央政治局當時七個常委裡面除了江本人以外,幾個常委都是反對的,都

是反對鎮壓法輪功。

主持人:除了江本人其餘的七個常委…。

鐘桂春:都是反對的。

主持人:都是反對的。

鐘桂春:那麼他就執意的,那些個官員就是在他的淫威之下吧!執行了對法輪功的

非法鎮壓。

主持人:所以說當時不是有說「要三個月之內消滅法輪功」。

鐘桂春:一般按照共產黨的這個歷史上按照它的慣例,它要對哪個群體要消滅哪個

群體,它所樹立的對立面、它所樹立的敵人,它要消滅不出三天它就能辦得到。

主持人:到現在不但沒有這個被消滅,而且這個聲勢日益在壯大,尤其在海外。那

麼可以說江澤民我不曉得可不可以用這樣的一句話去形容,可以說是「竹籃打水一

場空」。

鐘桂春:是這樣,那麼從他提出來要戰勝法輪功的那一天就決定了它的失敗,所以

從今天情況來看,這場迫害持續七年了,那麼在全世界有八十個國家和地區,就是

法輪功弘傳了全世界八十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世界各國人民和政府的歡迎,不但他

沒有消滅而且弘傳全世界,所以它的鎮壓是失敗的。

主持人:說到這個江澤民,我們又連想到就是說還有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抗議的那

個橫幅上,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法辦羅幹」,那羅幹又是什麼人呢?

鐘桂春:羅幹是整個鎮壓迫害法輪功的首犯。

主持人:這怎麼說呢﹐是除了江澤民之外嗎﹐他也是首犯﹖

鐘桂春:主要就是迫害法輪功,他是執行者。

主持人:他是掌握著什麼權利呢?

鐘桂春:他掌握著中央政法委和610這些個迫害法輪功的系統,全國的迫害法輪功都

是掌控在羅幹的手裡,還有曾慶紅。

主持人:他就是掌管下邊610辦公室,這是對法輪功迫害這樣的一個辦公室。

鐘桂春:610辦公室,還有公安、司法都是他掌管。那麼通過迫害法輪功,他確實在

政治上撈取了資本。討好了江澤民,從一個中央政法委書記,一個中央委員到後來

爬到政治局常委。

主持人:那就是說江澤民在上面的指揮,他的一聲令下,羅幹就在下邊具體的去操

縱。

鐘桂春:所以說他是主犯,迫害法輪功的主犯,江澤民是原凶,他是主犯。他們在

迫害法輪功,他們就是狼狽為奸互相利用,製造了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也致使很

多政府官員全部都牽扯進去。在鎮壓迫害中,在迫害善良群體上,犯了很大很大的

罪,不可饒恕的罪。

主持人:那麼您說到這兒,說羅幹迫害法輪功,他充當了主要的一個角色。我們目

前看到了很多這樣的報導,在《大紀元》網站、《明慧網》上看到說羅幹在目前對

法輪功學員人體摘取器官,他也是在這裡邊起到非常主要的作用,是這樣嗎?

鐘桂春:就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慘烈駭人聽聞的事件,就是羅幹一手

製造的,就是他製造的,就是由他來指揮的,和江澤民他們互相狼狽為奸幹的事情,

目的就是要殺人滅口。

現在就這件事情,因為我們知道是羅幹直接指揮在操作、在運作的。另外他也在指

揮著中國的軍隊系統,也直接參與軍隊系統、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在大西南、在西北、西南、華北一帶都有大量的國防設施,那麼這些國防設施現在

都是閒置的。那麼這些國防設施要關上數萬法輪功學員是非常容易的,外界無從知

道。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認為利用軍事設施隱蔽、保密,就可達到掩蓋罪惡

的目的,事實上是辦不到的。

主持人:您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鐘桂春:那麼現在這件事情已經在海外曝光,海外的調查團體,公開調查的團體,

陸陸續續要對中國的勞教所、中國的醫院系統、公安系統在進行調查。

主持人:是,鐘先生您說到這兒,我想打斷您一下。我想請問,您前面有說,那些

軍事設施、軍事基地,那是不為人知的,裝那些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是很渺小、

很容易的,可是外國記者去,他怎麼去調查呢?這些調查團,而且很不容易被發現

的。

還有一點,就是中共它很容易造假的嘛,對吧!就像那個蘇家屯20天之後就把證據

都搬走了,都消滅掉了。那怎麼樣去調查這樣的事實真相呢?

鐘桂春:那麼這件事情他想掩蓋罪惡,就跟他當初鎮壓法輪功一樣,他想像不到鎮

壓法輪功會失敗。迫害法輪功,所有的不管活摘人體器官或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所有的事情,正像「追查國際」的宗旨說的一樣: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

必將追查到底。

所以說這件事情一定會搞清楚的。那麼在軍隊系統,我剛才說了,修煉法輪功的在

黨、政、軍系統都有大法弟子,所以他們的事情必定會公諸天下,必定會水落石出。

即使軍事設施上,那也是由軍人來控制,那麼我說軍人裡面有大法弟子,那大法弟

子在軍人裡面,除了有大法弟子之外,還有有良知的喚醒良知的軍人,所以他們想

掩蓋這個罪惡是辦不到的。

迫害法輪功一定會停止。那麼所有迫害大法弟子迫害致死的一定會搞清楚。那麼活

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這些個血腥案件,都會搞清楚。

主持人:對。還有一點,而且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這是大面積的在做。而

且在中國大陸,就說你任意打去一個醫院,它都有這個項目,而且它的話都答得都

很一致、都很統一。

他說:「我們很快,一個禮拜、二個禮拜,你就來吧!保證給你最好的。」這使人

就不難想到它肯定有一個活體器官這樣一個大型的儲存庫,他才敢講出這樣的話來,

因為這面積太廣泛的。

鐘桂春:那麼知情人、證人是很多的,我相信大陸有很多醫院裡,各個地方醫院、

軍隊醫院系統,有很多很多知情人和證人。他們將來一定會站出來揭露這件事情。

主持人:是,說到這裡,我們再把話題再往前拉一下,因我們這節目時間也快到了。

您從90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您一定認識很多朋友,像您剛才說的公安、軍隊裡

可能有很多大法弟子,因為您知道這個內幕。

您知道,自從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以後,軍隊裡的一些官員、一些幹部,他們有一

些都是有怎麼樣的情況?

鐘桂春:這一位就是。

主持人:哪一位?

鐘桂春:這一位就是於長新教授。

主持人:前面坐的。

鐘桂春:就是空軍指揮學院。

主持人:左邊第一位。

鐘桂春:解放軍空軍指揮學院的教授,就是92年的大法弟子。被江澤民中共當局軍

事法庭非法判刑18年。

主持人:那他現在還在獄中?

鐘桂春:現在還在獄中。

主持人:他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就被判18年這樣的徒刑,那麼我想歷史一定會給他

一個答案的。鐘先生,我們說到這兒,就使我連想到歷史的故事—「瘋僧掃秦」。

還有我不知道您有沒有到過杭州去過岳王廟。

鐘桂春:我去過。

主持人:我們在岳飛墓前,經常看到這樣一幕場景,就是秦檜反舉雙手,還有他的

妻子王氏,雙雙跪在岳墓前邊,那麼人們總是要對著鐵柱的奸像咒罵和砸擊,唾液

滿身。雖然是經過歷代的稍整重修,還是常此以往,王氏的鐵頭已經被打落在地。

所以說歷史的故事也就說明奸臣和小人雖然得逞一時,但是最後他留下的是罵名千

古。

鐘桂春:那就是江澤民的下場。岳王廟秦檜的那一幕,就是今天江澤民的下場,他

的下場恐怕比他還要悲慘。

主持人:鐘先生您要不要通過我們《細語人生》這個節目,向大陸這些公安、政法

系統、軍人,從事這樣比如像活體摘取或對法輪功迫害的610辦公室的這些人,再講

一些什麼?

鐘桂春:我想說的,共產黨的黨、政、軍系統的所有的官員,所有的共產黨黨員、

共產黨的幹部,回過頭來看一看,共產黨在幾十年當中,對人民、對歷史犯下了罪

惡;對中華民族犯下了罪惡,所以希望他們認真的去看《九評》,不要被共產黨眼

前的利益所迷惑。

再一個特別是直接參與或間接參與迫害法輪功這些官員們,更要冷靜的思考,趕緊

的趕快的停止迫害,不要再繼續的為共產黨賣命。

那麼現在共產黨政權,共產黨很快就會被解體,很快就會垮台,就會消失。那麼在

共產黨消失的時候,所有追隨共產黨,沒有脫離共產黨,都將被淘汰。

所以一定要為你們自己的生命和未來負責任。對人民、對善良、對神佛犯下的罪惡,

絕不是完了就完了,一定要得到清算的。

主持人:鐘先生,我們今天的這個時間可是又到了。非常感謝您把這段珍貴的歷史

記錄和我們的觀眾朋友分享,謝謝!

鐘桂春:謝謝!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節目就要結束了,在我們聽完了鐘先生的談話之後,您

對於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這個問題,是不是有了進一步的答案了呢?為了要回

答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觀眾朋友,也感謝您收看我們這一集的節目,不過忙碌了一天的您,在閒暇之餘,

不妨嘗試一下修煉身心的歡樂與美妙吧!好了,觀眾朋友,我們下回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