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連跳門”自殺?謀殺?

【新唐人2010年5月30日訊】新聞週刊(219)

台灣鴻海集團旗下的全球最大電子產品代加工企業,“富士康”科技集團深圳園區,從今年1月23日到5月26日,連續發生了12起員工墜樓事件,僅五月份就發生了六起,共造成10人死亡,2人重傷。此後,27日還發生一起割腕自殺未遂,甚至傳出“14跳”,一時間,對富士康“血汗工廠”,“粗暴管理”的指責,以及80、90後精神脆弱等等,似乎理所當然地成了跳樓的主因。人們也很自然地將跳樓和自殺劃上了等號。擔心影響產品聲譽,包括蘋果、惠普、戴爾在內的鴻海代工企業均表示將介入調查。那麽事實的真相究竟是甚麽呢?截止到目前,在“連跳門”事件中,我們看到的唯一真相,就是當地的公安機關沒有針對一起事件展開偵辦,甚至第一跳馬向前案,法醫二次驗屍,發現死者身上有被打傷的痕跡,隨後將鑑定結果由“高墜死亡”改爲“死因不明”,並將其列爲刑事案件,但後無下文。同時中共政府處理“連跳門”事件不是司法介入,而是行政干預。因此“連跳門”究竟是自殺?還是謀殺?內幕不單純。請看報導。

一,自殺?謀殺?

富士康發生“11跳”之後,鴻海集團總裁郭臺銘26日上午從台灣飛往深圳,並邀請兩百多名大陸、台灣、香港及外媒記者隨行參觀富士康龍華廠區和生活區。對於“血汗工廠”的指控,郭臺銘沒有正面回應,多次強調希望媒體進行正面報導,因爲員工需要鼓勵。在記者會上郭臺銘除了深深一鞠躬之外,並說:“你們今天把我從樓上丟下來也好,你們怎麽逼我也好,我今天沒有把握。但是從一個企業責任角度,我必須要負這個責任。”

郭臺銘似乎話中有話,“把我從樓上丟下來”是甚麽意思?難道有人從樓上被丟下來嗎?又是誰在逼他呢?其實,富士康“連跳門”是自殺還是他殺的疑問一直就存在。

根據大陸官方媒體的報導,在今年發生的12起連跳中,至少有兩起發現死者生前身上有傷,甚至在現場發現兇器。一起是5月14日的墜樓案,據富士康科技集團媒體辦公室的通報,當晚墜樓的梁姓男子,在其身上發現四處刀傷,同時在7樓樓頂發現一把帶血的匕首。另一莊是今年第一起,1月23日的馬向前之死。馬向前死後,最初的屍檢報告結論是“高墜死亡”,但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深圳市公安局法醫檢驗中心,於 1月26日上午,當著家屬的面,對馬向前進行了第二次屍檢。據馬向前的姐姐馬慧說,根據法醫現場的屍檢通報,她弟弟的頭頂,和身上有多処疑似被打過的傷痕。因此,深圳市公安局法醫檢驗中心推翻了第一次的結論,改爲“死因不明”。這麽明顯的外傷,爲甚麽在第一次事件中沒有查出來?

馬向前是家中的唯一男孩,年僅19嵗。

  

另外,就在郭臺銘離開深圳的當天晚上,富士康又發生一起墜樓案。“連跳門”幾乎成了“天天跳”,讓人不免覺得太離譜。

時事評論員林保華:“自殺,一個自殺將連續自殺,使人感到非常的奇怪。包括郭臺銘昨天剛從深圳去安撫一回來完就有自殺。他去安撫就表示他要改善,甚至要加工資。你要死的話你也可以等一等嘛,是不是?等了他安撫的滿意不滿意。不滿意再死也來得及,為甚麼就趕著立刻去死呢?所以,我就懷疑其中有些案子不是普通的自殺案,而是謀殺案。”

二,五月爲何跳樓屢發?

五月,富士康跳樓頻傳,不得不讓人懷疑其背後原因真的是自殺嗎?最令人不解的是,公安機關爲甚麽不首先針對個案展開偵辦?“血汗工廠”,“粗暴管理”,應該很容易調查。相反,深圳當局卻先行於司法,強行進駐富士康。中共新華網5月26日發表題爲“富士康墜樓事件引中央關注 深圳書記調研”的文章。文章中說,深圳市委書記王榮不僅親自率市區有關人員再次到富士康進行調研,由市主要領導挂帥還成立了專門工作小組,三位副市長也先後前往富士康進行深入調研。文章中還提到,在此之前,深圳市公安局就派出260多名特保隊員和一百多巡防隊員,對園區、宿舍區進行巡查看護,對人員排查﹔深圳市衛生管理部門,深圳總工會、深圳婦女兒童健康服務中心等全面介入,調查工資收入,進行心理諮詢等等。簡直是全面接管。260多名特保進駐,特保是甚麽樣的人,凡是在大陸住過的人都很清楚,這麽多特保進駐的同時,跳樓案也頻繁發生,二者是否有關呢?恐怕這才是“連跳門”的關鍵。

三,謀殺目的是甚麽?

如果説是謀殺,其目的是甚麽呢?有著“台灣代工之父”支撐的郭臺銘,1988年起在位於深圳北部的龍華鎮開辦工廠,成爲以出口為導向,低成本高利潤,中國世界加工廠經濟模式的領軍。據報導,他創辦的富士康集團,早於2001年12月,就成立了黨支部,成爲大陸第一家建立中共黨委的台灣企業。二十多年過去,富士康龍華工業區的員工據稱超過三十萬人。每年為當地帶來龐大的利潤。那麽爲甚麽突然遭此厄運呢?

時事評論員林保華:“這個謀殺案可能就是有人、有些大企業,或者是和官員勾結,準備吃掉郭臺銘這個企業,這個富士康。因為我們知道在中國發生許多太子黨個人開的公司,以私有化為名把國有企業吃掉了。用各種非常骯髒的手段。所以我也不排除這個事。因為是甚至也有其他企業是從富士康複製過去的,是富士康裡面的一些要員,給策反出去,然後再複製同樣一個好跟富士康競爭。

我現在似乎覺得,可以到了把富士康整個吞下去的時候。所以,這些事情我覺得蠻複雜的,不是簡單的甚麼血汗工廠之類的。因為如果說血汗工廠,富士康絕對條件比中國的其他企業要好。否則的話,不可能有那樣多人一直排隊要加入到富士康裡面。」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楊曉玫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