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鵬六四日記出版 外界指卸責自辯

【新唐人2010年6月7日訊】在六四事件21週年之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表示,當局無意修改六四結論。另一方面,由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的《李鵬「六四」日記》將在6月22號發行。外界輿論認為,李鵬在日記中頻頻為自己辯護,撇清責任。日記中披露,當年是鄧小平拍板決定軍隊進入北京戒嚴。

新世紀出版社去年曾出版趙紫陽的口述回憶錄《改革歷程》,轟動一時。新世紀出版社創辦人、趙紫陽秘書鮑彤的兒子鮑樸表示,今年初由一名中間人取得李鵬日記手稿,無法完全肯定內容是李鵬所寫,但通過考證相信是真的。

李鵬日記全稿約14萬8千字,鮑樸說,會以原貌刊出,「不加,不減,也不會改。」

當時任總理的李鵬在日記中說,六四時,中央政治局常委對如何處理事件,有很大分歧,他本人相信示威活動是要推翻中共政權,但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傾向採取溫和手段,相信學生是愛國的。

日記中提到,1989年5月20號凌晨北京實施戒嚴和軍隊入城,是鄧小平在5月17號拍板,當時楊尚昆、李鵬等5名政治局常委都在場,只有趙紫陽反對決定。鄧小平在5月19號指出,動亂出在黨內,中央有兩個司令部,名義上是李鵬和趙紫陽,實際上是鄧小平和趙紫陽。

李鵬在5月2號的日記中寫道:「從動亂髮生開始,我就已經作了最壞的打算。我寧可犧牲我和我家人的性命,也要阻止中國再次發生有如文革般的悲劇。」

日記中還提到,6月3號軍隊入城,當時內定接任總書記的江澤民已經到達北京,在警衛局大樓直接看到天安門的動態。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李鵬日記是在為自己開脫,「而且我們懷疑他事後會不會把這些事情歪曲了再寫呢?再次證明六四這個事情是非常不得人心的,所以他們都想推卸掉,李鵬在裡面充當了不光彩的角色。」

據悉,現年81歲的李鵬目前已經重病在身。據《亞洲週刊》2004年報導,李鵬六四日記原計劃在2004年、即六四15週年時出版,當時定名《關鍵時刻:李鵬日記》,但被中央政治局否決公開發表,只容許印刷小量在中共高層內部傳閱。

而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則認為,李鵬有關六四事件的記載,並不可信,但相信當時中共內部有矛盾是真的。他指出,如果鄧小平是主兇,李鵬就是幫兇。

對於外界認為出版的日記有替李鵬辯護之嫌,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表示,李鵬有權為他自己辯護,就像趙紫陽有權表達自己的觀點一樣。擁護和反對屠殺兩方面代表人物的回憶實錄,有助於後人客觀、全面地判斷是非,了解六四真相。

鮑彤在六四事件中被捕,入獄7年獲釋後一直處在被軟禁中。他說:「如果學生的要求能夠像當時以趙紫陽先生為代表的改革派,在要求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能滿足、能解決學生提出來的要求,我認為中國的今天就不是這樣一個政治狀況,也不是這樣一個經濟狀況。」

親身經歷六四事件的作家盛雪女士對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指出:六四屠殺事件不僅僅是對一千多個生命的虐殺,「在八九民運被殘暴的鎮壓下去之後,對整個中國社會所造成的這種傷害,就是人不再相信善,不再相信正義的追求,不再對未來抱有一種善意的期待。」

六四事件之後,江澤民成為血腥屠殺的最大受益者,他所施行的暴力高壓統治,尤其是對億萬法輪功學員長達十多年的殘酷鎮壓,將中華民族推向了災難的深淵。而法輪功學員堅持「真善忍」的信念反迫害的努力,帶動了全民覺醒的退黨和維權運動。

面對當局一再拒絕平反六四的態度,鮑彤認為,平反六四不是更加渺茫了,而是更加現實了。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很高興地看到,群體性的維護公民權益的這樣一種行動,在全國各個地方,到處都在產生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雖然沒有解決,但是我有信心在大家共同維權的情況之下,最終是一定能夠解決的,其中也包括對六四重新做出評價在內。」

當年參加天安門廣場絕食支持學生民主運動,被稱為「天安門四君子」之一的周舵說:「我堅定地認為,六四是一定會平反的,但是甚麼時候平反,誰也不知道。只能說是一種對於人間正道的信仰吧,這冥冥之中總是有一種天理公道在吧。」

周舵最近發表文章,指責當局以「拖」的方式處理六四遺留問題。他警告指出,政治體制改革已經滯後得太久,再這樣拖下去,勢必釀成大禍。

新唐人記者 李元翰 周天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