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企圖控制輿論隱瞞真相?

【新唐人2010年6月8日訊】「深圳記者採訪 被銬兩個鐘頭」、「車禍現場採訪 交警揮拳向記者」,號稱輿論開明的廣州,頻頻發生保安打記者事件,媒體質疑:全國屢見不鮮的記者採訪受阻擾,甚至挨打的事件背後,是誰在企圖控制輿論隱瞞真相?

《南方都市報》報導,5月28號,廣州白雲區鐘落潭陳洞村時代裝飾公司發生沼氣中毒事件,公司老闆自稱“香港記者”並帶頭暴打三家媒體的記者。

5月23號,廣州市蘿崗區廣州市萬孚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發生火災,這家公司保安阻撓媒體採訪,圍攻《南都》記者並搶奪相機。

5月8號,廣州市天河區奧體南路一在建工地發生坍塌事故,阻攔記者採訪,工地10多名保安手拉手排人牆阻攔記者。

報導中還收集了發生在今年的記者被打事件,如「惠州酒樓宿舍著火 記者採訪被追打」、「東莞工廠大火 採訪記者被打入院」,等等。

資深媒體記者高瑜接受新唐人採訪表示,廣東最近頻頻發生民眾維權事件,在當局「維穩」的政績考量下,除了出動警力鎮壓,同時就是封鎖媒體報導。

高瑜:「主要就是最近一個階段,廣東,就群體事件或者說暴力事件,發生比較多。所以他(當局)加強新聞控制就成了……除了我用槍桿子鎮壓!就剩了控制輿論。它就是說明:地方上,他(政府)就是不願意讓自己的事情曝光。」

高瑜認為,中共政權體制內的媒體記者處境,即使記者沒有被砸像機,媒體內部的控制也是很嚴厲的。

高瑜:「上邊一遇到事,特別又是經過六四比較敏感的日期,總的,中宣部這樣要求省委宣傳部,省委宣傳部對下邊的要求也就是嚴格控制新聞報導。他們不敢在政治改革上邁出小小的一步都不敢!只能維持現狀,維持現狀現在就是用槍桿子鎮壓、控制筆桿子報導事實,就是這麼兩個辦法。」

《南方都市報》針對廣州頻頻發生保安圍毆記者事件,網友怎麼看待的問卷調查顯示,多數民眾認為「應追究縱容保安打人企圖控制輿論的幕後者」。但高瑜認為中國內部社會矛盾的根源是政治結構問題。

高瑜:「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都按著六四鎮壓之後鄧小平的那條路線,現在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難,不光是國外遇到了金融危機、出口頓減……不光是這樣,它內部的社會矛盾甚麼都發生了,而且你說你改變經濟結構,你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經濟結構改革那是非常難的。」

《南都》社論表示:「當記者忠誠於事實的時候,他就是社會的良知。」「記者有義務報導新聞,媒體有責任告知事實。」「記者的使命就是說出真相」。

新唐人記者梁欣、周平、黎安安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