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昭雪六四 中領館上空的條幅

【新唐人2010年6月7日訊】【熱點互動】(1291) 熱點互動: 昭雪六四 中領館上空的條幅 

條幅全文:“昭雪六四,結束專制,人民必勝,良知永存!河蟹,草泥馬喊你從中國滾蛋!”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今年的6月4日是北京天安門屠城21週年,正當世界各地紛紛舉行集會和悼念活動的同時,紐約上空,在自由女神像和哈德遜河畔的中領館上空之間,出現了由飛機打出的巨大「昭雪六四」的橫幅。

據說這是一群80年代、90年代後的留學生所精心策劃組織的一次駕駛飛機而表現的抗議活動,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使這樣一群年輕一代組織這樣一次抗議活動?「飛天斬河蟹」究境表達了他們怎麼樣的心聲?節目當中我們請了本台的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為大家做點評分析。

陳志飛教授,今天我們來探討一下這次留學生在六四當天下午所搞出來的這些抗議活動,據說當時一端是自由女神像,一端是哈德遜旁邊的中領館,他們組織了三架次的飛機進行超低空的飛行,打出了「昭雪六四」這樣一個橫幅的景象頗為壯觀,您看到用這樣一種形式所組織的抗議活動,您有什麼樣的感想?

陳志飛:我心情是非常的激動啊,久久不能平復,因為我六四的時候是大學生,參加了大部分的活動,而且我到美國已經生活、工作這麼多年,十幾年快二十年了,對國內的情況,尤其對新一代,尤其是80年代、90後,我一直不是特別樂觀,從推動民主自由這個過程來看,我覺得好像中共對他們這一代的洗腦,在六四之後變得非常嚴格,而且可以說非常成功。

所以我們竟然看到這一代人出現什麼憤青啊,這一代人出現一些小資,在星巴克討論討論自己的未來,對國家、民生好像已經置之腦後了。可是從這次事件,好像組織者、參加者都是80後、90後,這個飛行員叫施毅,他本人是89年上半年出生的,也就是說這個事情本身帶有很多的象徵意義。你剛才說了一個非常好的象徵意義,說飛機行駛在一邊是自由民主象徵的自由女神像,另一方面是代表落後的、保守的中領館之間,他們想搭成一個橋樑,使中國落後的制度能很快的過渡到對岸自由女神像所代表的自由民主的現代社會狀態,這是一個很好的比喻。

另外,這個架機者是89年那一年出生的,就表示新一代的中國人對這個事情的覺醒,表現出後繼有人,表現民主的浪潮會滾滾而來,最終會造成社會的巨大變革,讓人對它抱有很大的希望,這也是一個非常好的象徵意義。

另外,這個橫幅是出現在紐約上空,出現在自由社會的領袖──美國的領土上,那麼我們就可以展望,隨著這一代人的成長,將來這個橫幅可能很快就會出現在高樓林立的上海浦東和浦西之間的上空,讓中國人民看到他們真正的希望。可能有朝一日就會出現在天安門廣場上空,來弔祭亡靈,使中國人民真正擺脫六四的桎梏,走向真正的未來。

主持人:我覺得您剛才描述了一個非常壯觀的畫面,那我們再回到這次抗議活動本身。以前我也聽說過很多集會、燭光悼念活動啊、遊行啊,或者是舉標語、喊口號等等抗議活動,那麼這次用飛機的形式在上空打出這樣一個橫幅,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那麼針對這種形式,這種壯觀的場面,您有何感想?

陳志飛:這種形式和他使用的語言,包括剛才我們所談到的這種象徵意義,都是非常具有中國新一代獨立思考能力的80後、90後這種青年的特徵。你想,他們用這種方式,這種廣而告知的效應,非常的創新,而且非常現代化,帶有他們這種在Starbucks喝咖啡的創意和新的構思。

他的語言又說「飛天斬河蟹,五代草泥馬」,針對河蟹這種神獸代表中國新興的民主力量,要你回家、趕緊回家。這些名詞都是在中國生活過的或關心中國網絡和民主自由的人才能知道的語言,他們是09、10年中國網絡的創新語言,代表著深層的含義。這些人跟中國社會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是從中國的草根中走出來,用中國草根社會最流行的語言跟中共說不,讓中共藉用「六四昭雪」的契機下台,徹底走出、退出中國社會。他們的說法就是回家,回家就是下課了,這是網絡語言。

所以整個一切給人的感覺就是說,中國新的一代用他們特有的方式,在六四這個具有非常歷史意義的這一天,向中國人民做了一個交代,向中國人民發出了倡議。而對中南海的一些老人們,不管他有沒有歷史責任,不管他們手上有沒有六四的鮮血,都給他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主持人:剛才您具體分析了一下他們這個口號所表達的心聲,那麼我也注意到他們具體的口號是這樣的:「昭雪六四,結束專制,人民必勝,良知永存!河蟹、草泥馬喊你從中國滾蛋!」那麼剛才您在一部分上也分析了,我覺得您可以再具體的講一講,我覺得他這麼長的兩段、兩個部分的話,代表了他一個很長的心聲,您能不能再具體分析一下?

陳志飛:他這個語言,剛才我講過了,是非常具有網絡語言特徵的。如果你沒有在中國大陸生活過,你不太關心中國社會,你是ABC,按他們的年齡是隨父母來的,你根本寫不出這樣的語言。而且給你看了,你懂漢語,你都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含義,就比如說草泥馬、河蟹。

我剛才講到了草泥馬,雖然聽起來是比較世俗的語言,它代表了網絡社會、中國新一代人民寄予希望的神獸。草泥馬的對手就是河蟹,河蟹就是取寓於中國專制社會一直想鑄造的所謂和諧社會。河蟹侵占了草泥馬,也就是侵占了它的自由,那麼草泥馬作為網絡眾民所構造出來的神獸,要打倒河蟹,重新把失去的草地奪回來。

那麼它的象徵意義不是要回家,他說得更明確:要滾蛋,要中共專制滾蛋,要中共專制結束,要中國重新回到民主和平的局面,他是這樣非常宏大的理想,那麼前面他說的更具體,結束專政,要繼續六四未竟的誓願。

這是出自於一群80年代、90後這麼一代,這些人在美國現在扎根未穩,尤其駕機者跟89同年,現在也就是21、2歲。他們的組織者孔靈犀,04年到美國來就讀哥倫比亞大學,由於民主言論,19歲就被武漢華中科技大學退學,被迫負笈到美留學。實際上這些人在美國現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都面臨生活、工作上很大的壓力,但他們籌集了幾千美金,租用這架飛機,其用心良苦、精神可嘉,令人讚嘆不已,驚天地泣鬼神!

我覺得這真正體現出了中國新一代青年對祖國的責任感,而且點燃了我們老六四這些過去一輩人的希望,重新燃起一種心中的聖火!

主持人:當然我也看到另外一方面,有人質疑這些青年在自由社會的美國,作為留學生來說,他們舉行這樣活動的動機究竟是什麼?有人說是不是因為你們在美國你們想移民,所以要搞出一個動靜來,並不是為了其他什麼。您怎麼看待?

陳志飛:當時我不在場,但我們可以談談這個,因為我覺得這是對他們非常大的不敬。但這種言論不是空穴來風,因為網絡有很多五毛黨,同樣的言論也曾經被適用於西藏獨立的衝突事件當中,對杜克大學王千源女士的攻擊身上。因為王千源女士也屬於這一類,自己到美國來讀大學,有人就講了,妳現在是站在藏獨那一派,妳肯定別有用心,想得到美國綠卡。

但是如果你設想一下,包括我們新唐人在座的所有人,我們在新唐人工作,一直積極致力於推動中國民主自由的事業,那麼我們選擇這條路給我們帶來的是什麼?從短期來看,只有帶來更多的不方便,因為我們相當長時間不能回國探親,老父老母在家也不能回去看望他們,各方面有很多的不便。

那麼這些青年留學生當然也要走很長的道路,如果說你拿暫時居住在美國這麼一個便利,換取生活上,或者道義上、傳統上很多的不方便,那麼你設想一下,這個東西如果放在一般人身上值不值得。就像有人說法輪功學員、7、80歲的老太太每天坐在領館前面,一坐十幾、二十個小時,說拿了30美金,那你去坐坐,現在年輕人給你30美金你去坐嗎?

所以從這方面來看,如果沒有這樣的理想,他們不會走上這條路的,這是顯而易見的。因為他們是有知識的人,很多是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他們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方式選擇留在美國呢?他們是美國社會造就的精英,中華民族的脊樑,他們抱負著很多的理想。

而且像發起者孔靈犀,他能被中國名牌大學錄取,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錄取,他19歲的時候在中國就有30多項專利,這樣的人在美國這個知識為上,以能力為唯一競爭標準的社會呢,是不可能沒有很好出路的。他們現在以這種非常好的條件,致力於中國的民主事業,可謂中華民族有幸,能使我們的自由民主事業走上更好的、良性的發展。

主持人:其實這個組織者他是80後,尤其是90後,在六四事件發生時候,他們很大部分人還沒有出生,然而他們能夠有這樣的行動,做出為六四在空中吶喊這樣一個舉動。相對在中國國內,他們雖是留學生,但在中國也生活在非常桎梏的控制環境之下,那您怎麼看待?21年,對許多人也許很漫長,對許多人又是轉眼一瞬間的,那麼21年來在中國這麼新一代的思想,究竟有怎樣的變遷?和您那一代又有有什麼樣的不同?

陳志飛:說到我們那一代,實際上在80年代中前期,六四之前,對中共還有很多幻想,就是所謂的「振興中華」。而這一代人從他們身上的發展可以看出來,中共一直致力於所謂網絡封鎖是完全徹底失敗的。因為我從這個報導中看到,參與這事件本身很多都是90後,他們都是在大學宿舍用寬帶看到六四的錄像,而宿舍的人當晚就抱頭痛哭一夜。

所以我們參加六四的這些學生真的讓我們感慨萬分、熱淚盈眶,因為說明我們民族不管中共用什麼樣的魔爪想割裂隔代人,每代中華民族年輕人對理想或自由的嚮往,它都是割不斷的。這樣的精神是永存的,中華民族永遠是有希望的。

主持人:由於時間關係,今天我們節目就只能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您今天的點評分析。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