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潮愈演愈烈 江西千人罷工砸廠

【新唐人2010年6月11日訊】自深圳臺資企業富士康接連發生墮樓自殺事件以來,中國各地相繼爆發血汗工廠大規模罷工潮。日前,江西一間臺資企業因保安毆打員工,數千工人憤起反抗,砸壞設備,掀翻車輛,停產罷工。專家學者指出,奴役廉價中國勞動力再難繼續,提高精神物質待遇勢在必行。

台灣思格瑞集團屬下的思麥博運動器材公司,位於江西省九江市星子縣工業園區,是全球最大的球類生產基地之一,也是這次南非世界盃足球賽指定球的生產企業,全廠有8000名員工。

6月5號午後,兩名女工吃完午飯上班,由於沒有戴廠牌,被門口保安攔住,雙方發生爭吵,保安粗暴地踢了女工一腳,一名男工人看見上前阻止,結果遭到5、6個保安拳打腳踢,打成重傷,昏迷不醒,送到醫院搶救。

到了7號,一度傳出這名男工人經搶救無效死亡,而廠方卻一直不出面處理,數千憤怒的工人堵塞廠房門口,砸爛保安亭、食堂、行政大樓門窗和工廠設備,推翻車輛,堵塞公路,罷工抗議,但遭到大批公安驅趕。

國內媒體沒有報導這次事件。工人在百度貼吧上披露,聽說廠裡老闆預備了40萬支持保安打人,這個廠從投產到現在才兩年多,打人事件就有5、6次之多。

工人們表示:「文明的今天,善良人民怎麼可以承受這樣的非人對待,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沒有答復就天天罷工。」

廠方一名姓李的人事部經理9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承認保安打人,但否認有打死人。他說:【錄音】「那個時候進廠的人有2、3百人進來,那個保安很生氣,結果就很氣用腳踢她。旁邊有一個男的是他們同村的,說你怎麼打人。工廠有要改善的,要檢討保安執行是不是應該要小心一點。」

他表示事後為平息工人的憤怒,已將打人的保安和保安隊長撤職,並向受傷工人賠償3千元及負責住院費用,廠方又答應整頓保安的管理方法。

6月7號,江蘇省昆山市花橋鎮臺資的書元機械廠也爆發大規模衝突,全廠2千多名工人罷工追討欠薪,並要求待遇和改善工作環境,如生產現場太熱、食堂的伙食太差等等。當局出動上百警力,強行驅散工人,造成50人受傷,其中5人重傷。

勞工維權人士蕭青山表示,罷工與臺資企業的非人性化管理有很大關係,【錄音】「他們管理層應該把員工當成人來看待,對員工侮辱他們的人權,不應該把我們人當成畜生來看待,那就不像話了,作為我們自己來說,像這樣的對待心裡很不平衡。」

深圳富士康過去5個月內先後有13名員工自殺,引起國際關注此類血汗工廠「半軍事化」的管理模式,深圳富士康兩家工廠40萬員工中每個月就有兩萬人離職。而最近本田汽車零部件工廠罷工,造成本田汽車在中國全部停產半個多月。

5月份以來,廣東、北京、上海、重慶、山東、山西、甘肅、河南、湖北、陝西等地,相繼爆發大規模罷工潮,工人們要求提高待遇,有些要求建立獨立工會維護權益。

黑龍江經濟學家廖誠對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說:【錄音】「中國因為專制、禍國殃民太嚴重,經濟惡化,買房難、唸書難、治病難,三座大山,壓得中國人民喘不過氣,逼得他不得加班加點去幹活,掙點低工資,老百姓怨聲載道,大街小巷到處都在議論當局政府腐敗愈演愈烈。」

世界銀行最新報告顯示,中國1%的家庭掌控全大陸41.4 %的財富,貧富兩極分化遠遠超過國際警戒線水平。北京大軍經濟觀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軍指出:中國財富分配不均是社會制度問題。

湖北「民生觀察」創辦人劉飛躍說:【錄音】「所謂的中國經濟發展,並沒彙集普通老百姓,這涉及到一個收入分配的問題,絕大部分既得利益,被那些有權有勢或者是勾結起來的商人、那些特權高階層他們所佔有,造成現在社會矛盾頻發、社會事件頻發的一個原因。」

中國過渡政府發表聲明中指出,中國這30年的經濟發展不是靠國人的消費拉動內需來發展,而是靠壓搾工人的血汗出口廉價產品來發展。

聲明指出,30年中,中國GDP的增速是發達國家的好幾倍,可是直到現在,中國許多工人的月工資仍是600多元人民幣,只有美國工人的1/20、日本工人的1/24。在這種低工資、低保障、無人權的長期忍耐中,最隱忍耐勞的中國勞工終於以罷工,來抗議他們30年來所遭受的極端不公。

國際媒體報導說,中國各地的罷工浪潮此起彼伏,預示著中國勞工運動的新開端。而經濟學家們認為,罷工是中國經濟發輾轉型的一個重要標誌。

新唐人記者 李元翰 周天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