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韓國熱與中韓文化之爭

【新唐人2010年6月16日訊】熱點互動直播(495):韓國熱與中韓文化之爭

韓國申請文化遺產重內涵 中共只重形式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很高興能夠在星期二晚上和您在紐約見面。

過去幾年來,韓國的連續劇熱力不斷,在華人社區裡面一直非常流行,在中國大陸、台灣以及美國的華人社會裡面,一批一批的哈韓族不斷地產生。那麼除了這些以外呢,韓國也在國際社會上聲稱了許多他們傳統的文化,造成了中韓之間的文化遺產權之爭。

我們想利用今天這個時間來探討一下這些現象,中國跟韓國之間的文化有很多相似之處,那麼他們保存了哪些好的文化?除此之外,我們也看到了,近年來韓國的企業在國際上大放異彩,包括他們的汽車工業、電子工業、造船等等工業,他們為什麼能夠成功,是不是跟他們保存好的傳統文化有關?我們也想聽聽各位觀眾的意見。

首先為各位介紹一下我們現場的兩位特別來賓。第一位是韓國漢城大學的博士李光勛博士,李博士您好。

李光勛: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您好,非常高興李博士到我們現場來,他是韓國通。基本上他是中國人,所以我們談的一些話題不會涉及到敏感性的問題。那麼第二位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橫河先生,橫河您好。

橫河:元慶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我們在線上還有文昭博士,他是我們的評論員,文昭您好。

文昭:主持人好,觀眾好。

主持人:好,希望各位觀眾能夠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或者是Skype:RDHD2008 和我們一起進行討論。那麼我們今天談的是韓國文化,我們最近聽到的一些事情對中國人來講是比較有些刺激的,比如說韓國人可能提到了,像孔子啦、李白啦還有漢字這些東西都是韓國的。那麼大家覺得這都是我們中國的,為什麼會這樣?李博士是不是可以先提一下,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他們說這種東西是他們的,畢竟我們認為這是中國傳統的,而他們認為是他們的。請簡單的講一下。

李光勛:是這樣的,韓國人開放以後,他特別重視他的傳統。他分析他的祖先是東夷人,東夷族曾經住過遼西半島,中國湖北、遼寧半島、山東半島,那麼他們認為曾經在那兒待過的人都是我的祖先。那麼大家都知道孔子是山東人,他們認為孔子跟東夷人可能有關係,所以就說他是「我們的」祖先,最後就變成「我的」祖先了。

主持人:就是從地緣的關係來分析,山東曲阜那邊跟東夷人的居住環境很近,所以孔子可能就是韓國人的祖先。

李光勛:所以漢字是中國人創造的還是韓國人創造的,它這個觀點也是類似的,他認為東夷族曾經創造了甲骨文,那麼我的祖先是東夷族,所以漢字就是「我們」創造的。但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什麼呢?「我的」祖先創造的,這可能更貼切,但是最後變成是「我」創造了以後呢,可能就變味了。

主持人:您說的「我們」是中國的祖先?(李光勛:是韓國。)噢,是韓國的祖先。

李光勛:他不是客觀現實的說「我的」「韓國的」祖先創造了這個文字,他不是這麼講的,他說「我」「韓國人」創造了。這跟實際的歷史背景相差甚遠,他帶有自己主觀意識去理解,所以就引起了這些矛盾。

主持人:那橫河先生,除了剛剛李博士提到的這幾個之外,還有哪些東西是韓國人聲稱是韓國的,引起了中韓之間的一些文化遺產之爭?

橫河:其實是這樣,因為韓國和中國在文化上有很多相近的地方,特別是一些節日或者是一些重大的慶祝活動,幾乎是重疊的。前幾年有一個比較有名的事例,就是關於端午節,因為端午節兩邊是過得一模一樣,所以他們就有人聲稱去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那麼這個就引起了比較大的爭議。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我覺得可能還是跟語言上的問題有關係。在大陸的網民當中爭論了很多,說韓國人聲稱了什麼東西,其實韓國人不一定就聲稱。你想想看,不可能這麼多人都能讀韓文,因為近代韓文和中文是分開來的,互相之間完全是不兼容的,真正能夠看懂韓國原文的,能夠看到人家網民在討論什麼東西的人並不是很多。所以也可能是誤解,其實原來沒有那麼嚴重,然後被加大了影響力,變成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所以究竟真正發生了什麼,可能跟雙方文化的重疊和語言上的障礙還有一點關係。

主持人:另外一個,像剛剛橫河先生提到的端午節,其實韓國的端午節跟我們的端午節還不一樣,他們好像叫「江陵祭」對不對?

李光勛:端午,這個名字是一樣的,從我父母、爺爺奶奶那一輩,他們就過這個節日的。在中國,朝鮮就是延邊地區,實際上它的內容跟中國的端午節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日期是一樣的。內容上有什麼不同呢?韓國的端午節是祭拜神的,他們在農忙季節剛結束,也就是插秧、種稻剛結束以後,他們祭神,他們祭什麼呢,就是一年的豐收,所以跟我們中國祭屈原,那個端午節的內涵是完全不一樣的。

而且它形式也不一樣,韓國申請的端午節實際上是「江陵端午節」,那麼(中國)往年是特別憤慨,就說韓國掠奪了我們的端午節,引起了很多爭議。後來中國國家的有關什麼文化參贊就去參觀,參觀以後發現確實不一樣,所以後來中國另外申請了一個端午節。

我從中國申請端午節那裡邊看到一點,它只能申請一個形式上的、名字上的,不像韓國那個端午節,它是從內涵什麼的都申請。為什麼呢?因為在中國已經沒有這個內涵了,它雖然有端午節,比如在延邊地區以前是過這個節日的,但是現在統統沒有了,為什麼呢,它就說搞迷信,中國政府不允許的,那麼整個形式都沒有了。

主持人:原來中國的一些傳統節日,中國政府覺得這些都是迷信,所以不准他們去做。

李光勛:對,那麼以後他們申請什麼呢?朝鮮族的「農舞樂」還有西藏的「藏劇」,其它青海等等少數民族它都加在一起,就申請了另外的一個文化遺產。它現在只能是講形式而已,實際的東西我看是沒有了。

主持人:所以這裡面所謂的中韓文化之爭,有些東西還是有很多誤會在裡面,或是有不同的地方,但雙方不了解。我想我對韓國的文化以前並沒有任何了解,對韓國是一竅不通,只知道韓國人好像是高麗棒子,他們是很剽悍的一個民族。我真正對韓國人開始了解就是從《大長今》這個電視劇開始的,看那個《大長今》,哇,原來韓國跟我們的東西很類似,然後服裝、生活習慣是這個樣子。

我想請問一下文昭,文昭您好。您可不可以談一下,我們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國跟韓國文化歷史上的淵源很深,您可不可以簡單的介紹一下,譬如中國跟韓國之間的文化交流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然後譬如說藩屬之間的關係,很簡單的介紹一下。

文昭:中華民族和韓國這個民族在人種起源上、在文化上都有很緊密的聯繫。當然韓國它自己認為它這個民族跟東夷文化是有關係的,而殷商本身也是東夷人的後裔,孔子又是殷商人的後裔,所以就這麼推導過來說孔子跟韓國人是有關係的。實際上現在也有人類學家講,也有學者講,韓國跟上古時期活躍於中國北方的九夷部族也有很大的關係,所以韓國人也比較推崇蚩尤,就是「黃帝戰蚩尤」的那個蚩尤。

一直到武王克商的時候,當時殷商有一個很有德行的大臣,一個王族大臣叫箕子,箕子不願意臣服於周朝,後來就帶著他的族人到朝鮮去了。所以中國史書上比較早就有記載「箕子朝鮮」,那個時候就有朝鮮的稱謂。一直到戰國的時候,遼東這一塊在戰國中屬於燕國的勢力範圍,但是一直到西漢的時候,漢武帝曾經征服過朝鮮設立滄海郡,但是時間不是很長。那就是說朝鮮從漢代以後獨立建國,特別是高麗民族形成以後,在隋唐那段時間還比較強盛。

它獨立建國以後,從民族上來講基本上那就跟中原分開了,分開以後,從服飾到風俗到文字上,雙方文化上的交往十分頻繁。因為朝鮮一直到近代都完全使用漢字,現在朝鮮的服飾基本是李氏朝鮮以後才改成現在的民族服裝,也就是中國的明朝開始才改成現在的民族服裝,之前高麗王朝的時候基本上和漢地中原的服飾都是差不多的。但是它獨立建國以後呢,漸漸地它的一些文化表徵的東西:文字和服飾逐漸和中國分開,嚴格說現在應該還是兩個民族。

那剛才講的,說到底西施是韓國人還是中國人?孔子是韓國人、中國人?四大發明到底是韓國的還是中國的?木頭做的活字印刷最早是出現於韓國還是中國,這本身有一些基本事實的問題,那如果它本身出現在中原的話,我覺得客觀上講,也不能說跟現在的韓國民族有特別直接的關係,只能說在文化起源上、在歷史上有關係,我是這麼看的。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文昭。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一開始就先談中韓文化之爭的事情,從史實等各方面來跟各位說明。那麼我們接下來來討論中韓文化相同之處,韓國人怎麼樣保存他們好的文化,歡迎各位觀眾朋友撥打我們的電話和我們一起進行討論。

我們接著討論一下我剛提到的,我想各位觀眾朋友可能也都有這種情形,比如說大家對於韓劇這種電視連續劇都非常喜歡,那麼從這個連續劇裡面可以看到韓國人跟我們中國人在文化上很相似的地方。至少對我來講,我對於韓國文化的認識是從電視劇開始,那我想很多朋友可能也都有相同的經驗。比如我們講《大長今》好了,第一個從它的服裝來看,這種韓國服飾基本上跟我們中國古代的服飾是非常類似的,還有他們的一些習慣等等,李博士是不是可以介紹一下?

李光勛:是的,《大長今》不僅在中國引起了韓流,在亞洲,整個歐洲、美洲都引起了韓流,我特別要強調一個,就像伊朗這樣一個國家,它都喜歡《大長今》,為什麼呢?後來他們講了,他們穿的服飾跟伊朗的那個阿拉伯服飾差不多。

主持人:噢,是這樣子。

李光勛:因為他們都看到了它的服飾,然後他們的理解是,上個世紀的文化背景都差不多。而且它保留了以前那個最傳統的、最正統的東西的時候,哪個國家、哪個民族都可以接受,因為每個國家的道德水準基本上都差不多,現在是變得很多了,所以大家會覺得有很大的差異,但是從以前更純潔的道德標準來講是差不多,所以我覺得這個韓流被喜歡的原因之一就在這裡。

主持人:我也有這種感覺,我們看韓劇的時候,當然我沒有看其它的,就是比較喜歡看《大長今》,它裡面演的,除了這些演員,比如大家講大長今很漂亮以外,主要它是表現出了一種「人」的,就像剛剛李博士講的,比如它怎麼樣男女有節、君臣之間各個方面,好像不管是台灣還是大陸的連續劇都看不到,可是你從韓劇裡面可以看到,咦,這是我們的東西,然後感覺特別親切。橫河先生,您是不是可以分析一下,這種韓流它成功的原因,您的看法是什麼?

橫河:我覺得它成功的原因,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它保留了傳統。我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因為中國大陸很多人現在強調的就是經濟發展,物質生活提高了,但同時傳統也丟掉了,道德水準下降了。但是如果我們回過頭來看韓國和其它幾個國家,包括台灣,台灣沒有韓國保留得這麼好,當然也有其它的原因。

那麼再看日本,它在經濟發展的過程當中,其實它傳統文化這部分並沒有丟掉,你現在到日本去,你可以看到它的文化其實保留得非常好。韓國也是保留得非常好,而且它能夠把它所保留的好文化作為文化輸出,向世界各國輸出,這點我覺得在東亞文化圈裡面特別容易被接受。

所以儘管中國很多東西已經丟掉了,但是文化這個東西不是一下就容易被完全摧毀掉的,所以好的東西,真正好的東西,人們一看是會產生同感,和它產生共鳴的,所以就能夠去接受它。也就是說在經濟發展的過程當中,其實東亞的傳統和西方來的文明是不應該有很強的衝突的,或者說是可以兼容的,在這點上韓國確實是做得比較好。

主持人:我想李博士您在漢城念的書,拿了博士,那麼對於韓國文化應該很了解,您是不是可以談一下,比如在這幾個經典的韓劇裡面您所看到的,您覺得他們保留得很好的傳統文化包括哪些東西?

李光勛:大家在討論孔子是不是韓國人,我們暫且不談。那麼現在談什麼呢?韓國人講我們的祖先是東夷人,而孔子也是東夷人,他們這麼講,那麼他們保留的孔子思想文化也是非常深。

主持人:從這個節目裡面可以看得到。

李光勛:對,因為大陸文革以後,基本上這個思想都沒有了,基本上已經被剷除了,那麼中國現在在海外搞那個什麼孔子學院,我看啊,它實際上差不多類似一個中文學校,它沒有講,也講不出那個思想,反倒是在韓國保留得非常好。比如說前幾年大陸因為沒有繼承到孔子祭拜的禮節,後來沒辦法,他們專門去韓國成均館學祭拜孔子的「釋奠禮」。這說明什麼呢?韓國人很自信,我保留了中國最傳統的東西,那麼我可以自信的說,我是孔子後代,我承傳了孔子思想。再加上他講也有血緣關係,有沒有?這個我們不知道,但是從他們這個觀點來講,他們是真的承傳了這個思想,而且他心裡邊也把孔子變成韓國人似的。

主持人:在實際的生活上有哪些表現呢?比如你只是去學祭拜的話,那只是一個形式,但是在平常的生活當中……

李光勛:在生活當中,在一個家庭裡邊,它層次很分明。比如說飯桌上,吃飯的時候是長輩先吃飯,然後孩子才開始吃飯等等,然後吃飯的杓、筷子都有區別的,大小不同,顏色不同等等。它雖然是一個很發達的現代文明國家,但是卻非常完整的保留了這些內涵,他們從不覺得這個是麻煩,所以他們的生活方式真的就潛在的流露出那種美德,在《大長今》和後來的《商道》等幾部大片裡邊都有。所以一到大陸,大家看到以後呢,這個才是我們曾經有的東西,他感到很舒服,他馬上親切的感到,唉呀!我們沒有看過的,他們保留得很好,所以就馬上感覺到一份親切感。

主持人:那麼我們先接聽紐約一位胡先生的電話,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你好,主持人、嘉賓好!不能怪韓國風這麼流行,我們自己做為中國人也要爭點氣,別的方面我不敢在專家面前亂說,我是指我們自己中國的文字方面,能不能請專家跟學者大力呼籲重新恢復繁體字,取消簡體,因為我們自己有必要要保留這項優良的傳統,從這一點開始做起,請專家給我指教一下,謝謝。

主持人:好,我不曉得兩位有沒有回應的,或者文昭對於胡先生的這個建議您有沒有什麼回應的?

文昭:我想再補充一點,剛才兩位嘉賓談到了,其實在中國文化中,中華民族這個觀念……,因為中國人在歷史上並沒有近代的民族觀念,它本身這個中華民族觀念並不是一個血緣概念,或者是一個地域概念,它完全是一個文化上的概念。所謂「華夏」,有章服之美,謂之華;有禮儀之大,故稱夏。它完全是一種文化和道德的內涵定義。所以到底什麼是中華文化,什麼是華夏文化,如果從中國古人自己的觀點來看,它並不特別去區分這個血統,因為孔子曾經說:「中國入夷狄,則夷狄之;夷狄入中國,則中國之」。就是說誰去奉行儒家這一套社會倫理和道德規範,他就承認誰是華夏民族,誰就是中華民族,他不看你的血緣,他也不看你這個民族是從哪來的。

唐朝的時候,在唐昭宗年間有一個阿拉伯人,他到中國來做生意,這個人定居在泉州,叫做李彥生,他當時得到了宣武軍節度使盧鈞的推薦要參加科舉考試,他參加科舉考試這件事情在當時的朝廷還引起很大的爭論,就是說一個外國人能不能在中國作官?那麼最後辯論的結果是,他既然到這裡來是接受儒家的教化,讀了聖賢之書那就是中國人,是中國人當然就可以作官。

所以你看在唐朝的時候我們不是提到一個名將叫高仙芝嗎?曾經任安西副都護,他本身是高麗人,是一個唐朝名將,而且唐玄宗時候的兵馬大元帥哥舒翰,本身是突厥人,也就是說在中國文化中它並不檢查你的人種或者血緣是從哪裡來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覺得如果以中國古人這個觀念來看,以更廣闊的眼光去看的話,誰能去弘揚中國文化,這本身都是好事。

那麼韓國為什麼現在願意去申請這樣的遺產、那樣的遺產?它有一個基本民族的感情變化,就是它不把現在的中國當成中國了,它把現在的中國和歷史上的中國在感情上看成是不一樣的。在明朝後期萬曆年間,當時韓國歷史上稱「壬辰倭亂」,豐臣秀吉率領日軍入侵朝鮮,想借道朝鮮進攻明朝。當時的萬曆皇帝幾十年不上朝視事,但一聽到朝鮮遭到侵略以後,他就派大將軍李如松帶領大明軍隊去幫助朝鮮,最後「壬辰倭亂」結束,把日本侵略軍從朝鮮趕出去以後,當時朝鮮宣祖大王在漢城以南的南漢山上刻了四個大字,叫「再造番邦」。

歷史上朝鮮基本是完全學習中國的,而且它對中國有深厚的感情,包括明朝亡了以後,當時清朝派使臣到朝鮮,朝鮮史書記載清朝的使臣叫做「虜使」,清朝皇帝叫做「胡皇」,也就是不承認它代表中國文化。後來清朝前期,朝鮮有一段時間還積極準備反清復明。就說朝鮮人所接受的文化觀念,它既然接受了中國文化的薰陶,它就有一個華夷之辯的觀念在,它就是看你現在的這個中國還是不是中國,它對你的感情態度就有所變化。

由於中共在1949年以後做了很多事情,包括破壞中國的傳統,焚燬破壞中國的文物,改變漢字,它本身對你的感情上就有了變化。現在它說這些東西是我們韓國人創造出來的,就證明它已經不把現在的中國當成歷史上的中國來對待。

主持人:好,謝謝文昭。橫河先生,我想請問您一下,剛剛文昭提到這麼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就是韓國現在出來講這些東西是韓國的文化,它就是看到中國對於古代兩邊共有的一些文化可能變了味了,變了質了,您對這個有什麼看法?

橫河:我倒不覺得韓國因為中國現在沒有了,不是原來的中國了,已經不代表中國文化了,它來爭取。而是它認為,這個文化也是它的一部分,它並沒有認為這個文化是哪一家的,因為它確實是這個文化的繼承者,就跟中國大陸在多少年以前一樣,它也是文化的繼承者。所以在這裡它不一定要把民族分得這麼清楚。所以做為它來說的話,它認為這就是它的文化,它去爭取這個文化的文化遺產,這是很自然的現象。問題並不在於它是不是去爭取,問題在於中國為什麼還會有人為這件事情忿忿不平?

因為這個文化實際上是作為生活的一部分,是你傳統的一部分,如果說這個傳統都已經沒有了,這個文化已經消失了,那你去爭這個名份有什麼意思呢?我覺得是沒有意思的。所以對於韓國來說,它去爭取這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話,其實是一個順理成章的事情。

問題倒是在於我們中國大陸,就像剛剛才胡先生所說的,我們從自己做起,我們自己得爭點氣,你不能夠一邊在破壞自己的文化,一邊說別人不該去繼承這個文化。那剛才文昭先生講得很有道理,這個文化能夠繼承、能夠發揚,誰去做都一樣,都是好事情。

剛才講的孔子學院,現在韓國它輸出的文化,輸出什麼呢?輸出的是真正的傳統的文化,你可以說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也可以說東亞文化的一部分,都可以說。但中國現在輸出什麼呢?是孔子學院。我記得前幾天那個籃球運動員陳凱,他在洛杉磯還專門到那個學區去……。

主持人:他好像抗議這個孔子學院。

橫河:對,孔子學校。當時他們保證不會有共產黨文化的東西,他們給了錢,所以在這麼多孔子學院中,洛杉磯這個可能是第一個進入中學系統的,所以他們就去抗議。然後他們檢查了所有的教材、教科書,指出了好幾個地方就是共產黨文化。這個倒不是說它不懂孔子文化是什麼,它是公然宣稱孔子學院並不教儒學,教的是現代新概念,什麼是新概念?就是黨文化嘛!

主持人:就是共產黨的這一套。

橫河:就是共產黨的文化嘛!當你拼命去推銷一個外來的東西,把中華文化民族的整個傳統都改變了顏色的東西,弄得四不像的東西,你去推的時候,他自己都不認為這是在輸出中華文化,而是利用孔子的名字來推銷它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是近100年來,是被迫的,中國人是被迫接受的西方的馬克斯主義的東西,那麼你當然就不能去責怪別人在弘揚這個好的傳統文化。

主持人:好,那麼我們現在先接聽一下溫哥華的胡先生電話,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你們好!我是在媒體的行業工作,在這個話題上我看到一個看似不同、但是卻相關的問題,請教元慶兄、橫河先生和李博士。我知道有兩部動畫:一部為電影《功夫熊貓》(Kung Fu Panda),一部是電視劇《降世神通》(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當我和我一個親戚談到這兩部卡通的時候,他卻用很不以為然的態度說,這些只是洋人在美國做的節目。

我就反問他說,那為什麼兩岸三地卻畫不出這樣子的東西呢?更何況人家甚至把東方文化的精髓可以用這種看似通俗卻能傳達給大眾的方式表達出來呢?所以我個人認為,文化必須要重新找回自己的靈魂,就是民族魂,否則像韓國這個孔子的事情它會繼續再發生,而我們一輩子恐怕也做不出一個《功夫熊貓》或是《降世神通》這樣的東西。謝謝。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胡先生。我想剛剛胡先生講的這個也是很有意思,我不曉得兩位有沒有什麼回應?我自己看那個《功夫熊貓》後,包括看一些其它影片,我們覺得很喜歡看,它裡面帶了一些哲學思想在裡面,當然也不一定是哲學思想,就是很深奧的一些人生哲理。

比如功夫熊貓它不是拿了一個圓桶子裡面的祕笈嗎?拿下來以後是空的,他就覺得他不能學到功夫了,沒有辦法得到真傳,但是事實上那本來只是空白留在那裡面的。然後他從他父親那兒去做一個湯,裡面有沒有特別的處方,他父親根本就沒有特別的處方,只是用心去做。後來他忽然悟到了,其實不需要去看那個東西。我想這帶有我們中華傳統的哲學在裡面。

我想再請問一下李博士,之前我們聊天時您有提到一些,比如我們從《大長今》的節目裡,這是我比較喜歡看的節目。我們光看她們女性,每個人的頭髮弄得很整齊,衣服穿得很整齊。我們從這個地方來談一下,從這些小的地方是不是可以看出韓國人到現在好像還保留了這種做事的態度,或對事情認真仔細的態度?

李光勛:對,說起韓國人的特性就是很勤快、很乾淨,曾經叫東方的「白衣民族」,男生全身穿的都是白的,所以他講究非常乾淨。這個乾淨不是幾百年的事情,它整個民族一傳來就是乾淨的。比如唐朝文化,它是乾淨的;日本人繼承了唐朝文化,他再窮他還是乾淨的。所以是整個流傳下來的東西,他心裡信的是什麼呢?都是信神。所以衣服什麼的都有佛教的內涵,整個頭髮中間梳得非常整齊,上衣在哪個部位什麼的都有講究。所以整個都是承傳著,傳下來的好的東西。整個它的姿態也是,男左女右都有不同的,它應該是這樣的。而且手勢、禮節都是不一樣的。所以從保留來講,它這個民族到現在為止就是非常固執,或許是非常珍惜它精神的那個東西。

所以我覺得它能在現在這個社會裡,可以在亞洲成就「四條龍」,就是台灣、香港、新加坡、韓國,它經濟上搞到這麼好,都有這樣的內涵。我的朋友就講笑話,說韓國人叫「八哩八哩」,就是快!快!它的電話號碼也都是8282,就是一樣的意思。中國人是慢走,他們不喜歡,你得趕緊做,你得多努力去做,這樣你才能得到更多的東西等等。他投入的精神、信念方面就是非常純潔。

主持人:講到這個滿有意思的,我們看到近年來韓國在企業上面,比如他們的電視機,原來這個Samsung電視機好像不怎麼樣,現在好像已經超過了Sony,然後他們的造船工業在世界上也是非常成功,還有現代汽車等等。在以前比如Samsung電子的品質是很差的,但是經過這麼多年來,好像我們看到它一步一步爬到很前面,這個部分橫河先生您有什麼看法?韓國人他們成功的地方在哪裡?

橫河:我覺得就是認真,還有一個,因為它是私人企業嘛,它有個長遠的規劃,這個規劃就是不斷的投入,不斷的從資金、從技術方面投入。其實不僅是Samsung的電器,就是韓國現代汽車也是這樣,它在多少年前曾經到美國來了一次,然後因為維修質量各方面的原因,沒有成功就退回去了。過了幾年以後,它重整旗鼓再進來。我有些朋友就買了韓國車,他們覺得這次進來的比上次進來的質量就好得多了,各種售後服務,所以它就開始扎下根來了。

其實在今年消費者評價當中,好像韓國車是名列前矛的;而三星的電視亳無疑問至少在美國市場上現在是排第一位的,就是平版的高解析度電視是排第一位的。

這個有多種因素,我覺得除了民族性以外,跟社會制度確實是有關係的。其實台灣也有很多能夠拿得出去的產品。相比較而言,我們看到大陸到現在為止,真的是沒能拿得出非常頂上的產品牌子,因為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開始工業化的過程起來的,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也有30年的歷史了,到現在為止,人們知道的也只是買了一個IBM的……。

主持人:聯想電腦。

橫河:對,聯想電腦買了以後,但是很快就垮掉了,現在在美國市場上基本上它們是退回去了,退回中國大陸去了。然後現在金融危機它想買一些其它的品牌,想用買品牌的方式來打名牌,但是你不知道買了品牌以後,你不知道這個品牌會不會很快就會垮掉?這種如果你是急功近利的,或是你就是要儘快的賺錢,賺一票就走路,打一槍就換個地方,這種思維方式你不可能打出品牌來。在這點上,不管是日本還是韓國,它都是經過幾十年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來的,不是說一下子暴發、發大財就可以解決的。

主持人:我們先接聽一位加拿大的觀眾朋友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大家好,兩位嘉賓好!我覺得中共自1949 年篡政以來,搞了各種運動,都是在破壞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我覺得中共這幫流氓不代表中國人,頂多只能說它們是馬列子孫。也難怪韓國人要說孔子是韓國人。我覺得保持中國文化,保持中國傳統文化最好的地方是台灣。謝謝!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加拿大的王先生。剛剛另外有一位胡先生也提到了,一直沒有人回應,有關中國字各方面的問題。當然我自己是從台灣來的,所以我們所使用的文化或語言很多都是在1949年以前的中華民國政府所帶出來的,至少我堅持,比如我們講的話,在台灣我們講「垃圾」,中國大陸講「拉幾」;,還有一些比如講龜裂,我們講「ㄐㄩㄣ」裂等等這些方面,很多用詞不同,但是基本上我們都希望能夠了解彼此文化上的差異,我們也互相尊重,互相包容。

但是在這邊我也只能個人呼籲一下,希望大家還是能夠欣賞我們傳統的中國文化,包括正體字漢字,它是一個藝術,現在這個簡體字,比如樹葉的「葉」,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它已經變成了一個符號。那我們再接聽大陸牟先生的電話。牟先生您好。

牟先生:元慶、李博士、橫河、文昭,你們好。我覺得中共搞這個孔子學院,其實是對儒家文化的一種破壞,就像它發展寺廟,裝修得好像很漂亮,但搞的是旅遊開發、旅遊收入,賣門票賺錢,利用寺廟來發財。搞孔子學院其實也是打著孔子的招牌推銷它的黨文化,是對孔子儒家文化的一種破壞,我主要就講這些,謝謝。

主持人:謝謝。那我們剛剛提到韓國在企業各方面的成功,大家都講了一些,那您是不是可以講一下,比如您自己認識的韓國人、韓國文化,或者從我們剛剛講的這幾部電視裡面,您可不可實際舉些例子,韓國人成功在什麼地方?跟他們傳統文化是不是有關?

李光勛:在韓國最成功的品牌實際上是高麗人參,它是最悠久的。現在新唐人播放的《商道》,它主要情節就是講高麗人參,這是真實故事。那麼打出這個高麗人參品牌,林尚沃(劇中主角)付出的心血是可想而知,因為很多人覺得清國商人之間有秘密協議要讓他價格降點兒,然後他就不買了,那麼很多人覺得我虧了怎麼辦呢?我少賺一點都得賣掉,所以他們其他人都賣掉,林尚沃統統去買進來,他想哪怕燒掉我都不給你買去。

因為他認為這是一種信念,樹立一個品牌必須有一種信念才行,他的信念是什麼?好的貨就一分錢一分貨,好的貨應該是值錢的,應該拿到這麼多錢,因為高麗人參、紅參分六種,那他拿的是天參,就是最好的參,所以他認為必需這個價錢,後來他真的做到了。做到以後,亞洲就形成這麼一個高價,因為確實藥效非常好,那麼從品牌的形成來看,最重要的關鍵就是信念問題。

第二個,我去南韓感受到什麼?第二個是教育。那麼第三個,我可以講是凝聚力,也就是信念方面。我認識很多韓國老闆,他們經常講,要挖一條井,必須只挖一條井。挖井你沒有這種信念「我要挖到底」,沒有信念時,很多人他挖一半就走,他去另外挖一個。那麼你挖到底的時候,肯定碰到大石頭,那碰到困難的時候你怎麼做?他信念一定以後,他就挖這個井,碰到困難的時候,他覺得要搬出這個大石頭,必需得有人來搬才行,那誰來搬?必需懂得技術,能夠打(移)石頭的,他講的是人才。

比如現代工業的鄭周永,他在他的書裡講了一句話,我看了非常感動。他寫以前他睡覺,以前很窮嘛,所以家家戶戶都有臭蟲,牠吸血的,他被叮以後老睡不著覺,他躺著突然想起臭蟲不可能在水裡游,所以他把朝鮮那個長飯桌的四條腿下邊放水盤子,(牠)肯定不可能游泳上來。第一天他睡得好好的,第二天他發現還是有,他就站起來好好仔細看牠是怎麼咬的,他發現那個臭蟲爬到牆腳再爬到屋頂上,到他站的那個位置上掉下來。他恍然大悟,一隻臭蟲沒有路時,牠會回過來找路,那麼我作為一個生意人我怎麼做,他講什麼呢?沒有路就開拓路,這是他創「現代」的一個精神。

所以他有一個名言,「我不做他就不知道」,這是他的名言,什麼意思呢?比如說他要開發另一個部門,就比如哪個工業,那麼下邊人都勸他,這個是有風險的,他就問「你做過嗎?」這是他的名言,你沒做過,你怎麼知道它有風險?這是他的信念。比如他要造一個車,那麼他一個人肯定不知道車的性能,是吧?那麼他就培養人,他就教育。

那教育的內涵是什麼呢?不像大陸那樣教科書的教育,他都是技能的教育,所以現在你到韓國去看,一到放假,那個農村都保留了一些書堂,就是以前的那些詩書,他們還在教那種,所以呢,他們教育體系是非常好的。

去年11月份,奧巴馬總統去南韓訪問,他回來以後就演講,他講了什麼?我們美國教育體系要改善,要不然我們會落後於這些亞洲國家。所以他們在教育方面是非常深刻的,他們做到了這一點。

第三個是凝聚力,要把這些人才用到一個勁裡邊去的話,必需有凝聚力。大家都看到韓國的愛國主義非常強,97年他們國家經濟崩潰的時候呢,家家戶戶把自己存的黃金都賣出去了,以後他們把整國家重建起來。那麼金大中當總統的時候,他乾脆喊出口號「Buy Korea」,就是把韓國這個國家當一個品牌,那麼國家成了一個品牌時候呢,它的車、它的工業、它所有的教育、所有東西都是品牌。

主持人:他們這些人民為了國家的進步,願意把自己的金錢、財產拿出來,金大中所實施的是什麼樣的一個制度,他是為了人民的福祉在真正做事情嗎?他為什麼能夠吸引老百姓做這樣的事?

李光勛:這點是非常好的,為什麼韓劇在後來會突然出現,韓流的出現是有原因的,因為92年以前韓國曾經是軍隊統治的一個政權,那時很多學生要求什麼呢?要求民主,不是政府給韓國國民民主,他們的民主是學生喊出來的。所以金泳三當政以後,就開啟了「文民政府」,以後他們的政策都是開放的、民主的,這以後他們所有潛在的那些好的東西一下子像湧泉般迸發出來,他們發展這麼快,原因就來自於這個政權。

主持人:是,那我們再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洛杉磯的婁女士,讓您久等了,婁女士請講。

婁女士:你好,元慶主持人好,橫河先生你好,好久沒有見到你,再見到你,就好像跟我國內的親戚講話,也謝謝李博士。我也是從台灣來的,我講一個很有趣的事情,耽誤你們一分鐘。前兩天我在大紀元報紙上看到關於「特務」這兩個字,我就想起在十幾年前,我到西部一個地方,是拉斯維加斯(Las Vegas)這個城市,他們就經常在講特務、特務。

我有時就覺得很納悶,為什麼要用「特務」這兩個字?因為我們在台灣,我想元慶大概也記得,我們小的時候用的都是「間諜」,對不對?更早的時候我們用的是「匪諜」。所以特務這兩個字我就弄不清楚什麼意思,結果慢慢的看到《九評共產黨》之後才了解這是黨文化。所以我們以後是不是在這方面稍微注意一點,因為特務這兩個字,哪怕現在跟台灣人說,他們也不太理解,更別說其他的了。那現在呢,我想最主要就是希望我們不太懂黨文化的人,你去看看神韻,去看看《九評共產黨》,我想對我們這個認識會有更高一層的理解。謝謝你,元慶。

主持人:非常謝謝您婁女士。那麼另外還有洛杉磯的葉先生,葉先生請講。

葉先生:中國古代宮廷裡的樂隊的音樂,很多都失傳了。韓國到現在還保留住,甚至於整個樂隊演奏的音樂幾乎都保留住,對於這種音樂我希望大家能夠去欣賞一下。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葉先生。那麼橫河先生我想請您回應一下,婁女士還有葉先生都提到有關中國的傳統文化,不管我們在海外還是怎麼樣,剛剛劉女士還提到神韻,您是不是可以談一下?

橫河:我們講到傳統文化,剛才講的都是比較悲觀的一面,傳統文化已經沒有了。那麼現在講到神韻重新把真正中國的傳統文化展現在全世界,所以說,如果我們看韓劇大家都能夠接受,都覺得跟自己有共鳴的話,那我相信所有的人看了神韻以後也會產生更強的共鳴,而且會感到自己是中國人而自豪。所以我覺得現在還有地方正在演出,如果大家能夠去看一看的話,就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傳統中國文化。

另外一個,我想回應剛才胡先生講的一個問題。溫哥華的胡先生講的,其實西方現在對中國文化特別感興趣,像好萊塢確實下了很多功夫去研究,但真正從骨子裡能夠體會這個文化,能夠把他拿出來的,你去比較一下不同的東西,那從神韻你可以看出什麼是真正的深層文化,而不是一些表面上的。

主持人:好,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只能到此,非常謝謝還有一些觀眾朋友還在線上,也非常謝謝兩位,還有文昭給我們的評論。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