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冒煙了!新《應急預案》出臺

【新唐人2010年6月21日訊】北京發佈實施新修訂的《北京市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 採取行政領導負責制,將官員政績與他們對突發事件的處置掛鉤。政治觀察人士認為,這說明中國目前的社會猶如瀕臨爆發的火山,但新修訂的《應急預案》無法達到中共的維穩意圖。

6月17號,北京當局發佈了新修訂的《北京市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 《修訂應急預案》將主要突發事件劃分為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和社會安全事件4大類、23分類、51種。

而舊版的應急預案中,突發事件的類型還只有13分類、 34種。根據《修訂應急預案》,遲報、瞞報突發事件信息﹔導致突發事件發生或惡化﹔不服從上級政府統一指揮﹔截留、擠佔、挪用應急資金等的相關責任人將受到嚴厲處置。

在美國的《中國信息中心》主編楊莉藜認為,修訂《應急預案》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是說明,中國目前的社會矛盾確實愈演愈烈,而受到中共高層的重視。

今年,單單在五月份,包括最引人注目的富士康,中國發生了十多宗罷工事件。而在三月和四月之間,各地發生了六起校園慘案,二十二條人命,十六個孩子喪命。此前,2004年四月到十月,在北京、江蘇以及湖南等地,曾先後發生了至少七起校園兇案,造成一百多名未成年學生死傷。

第176期《新紀元》的封面故事《高壓中國臨界點》報導,早在2004年,中國公安部承認每七分鐘就爆發一起大規模的群體抗議活動,如今失地農民、被強拆戶的抗議,已經多得令公安部不敢公布統計數據了。而由於中國地方政府的黑社會化,中央想制止地方的惡行都不可能。社會衝突的規模、暴力程度與頻率、百姓的情緒爆炸,都在日益升溫。

中文政論雜誌《北京之春》主編胡平認為,把官員的政績與對突發事件的處置掛鉤,並沒有改善中共當局「自上而下」的執政模式,中央去向地方問責,但中央本身是不被問責的,而且中共是一個官官相護非常嚴重的特殊利益集團,因此作用有限。

楊莉藜和胡平認為,修訂《應急預案》把官員政績與處置突發事件相掛鉤,又把恐怖襲擊和上訪、集會一起列入應急預案,將形成對不同聲音進一步加強控制,對維權的民眾來說不利。

另一方面,修訂《應急預案》也無法從根本上解決殺童案、殺官案等社會暴力事件。 《高壓中國臨界點》採訪了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夏明教授,他提出,目前中國的「火山」已經在冒煙、在起爆中了,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的社會矛盾走向了一個邪惡的發展方向。中國執政者對老百姓的痛苦極端漠視,沒有任何同情心,百姓在得不到任何幫助和同情的情況下,一方面對自己的生命不加愛惜,一方面還對這個社會施以報復性的懲戒整個社會,喪失了最起碼的惻隱之心。

原首都師範大學心理學教授孫延軍提出:中國整個社會的兩個畸形發展,導致了社會的不健康心態:第一是它沒有信仰自由﹔第二是由於制度問題,導致沒有合理的利益分配原則。他認為,不重塑道德,這個社會就徹底沒希望了。

新唐人記者 吳惟 李若琳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