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 官場?衙門?

【新唐人2010年6月29日訊】當教育越來越向錢看,沾染了銅臭的教育就變味了;但如果校園裏沾染上很濃的官場習氣,只認權力級別高低,不問學問高低,就變成衙門了。很多學者認為,中國大學現在已經不是學問機關,而是淪為了官場衙門。

上個世紀20年代,安徽大學校長劉文典頂撞到校視察的蔣介石,有過一個著名的觀點:「大學不是衙門」。而今天的中國大陸,大學行政化、「衙門化」已經成為事實。

學者邵建直言:「(現在的)大學不是辦成了衙門,而是辦成了政府。」

由上海市高校校報研究會理事長,上海交大報編審熊丙奇在《大學有問題》這本書裏,全面展示了中國高等教育尷尬現狀。書中有一個章節,專門談到了大學裏官僚化的問題。一個校長和三五百個機關幹部,是目前中國高校的普遍組織人事架構,可以形容為「處級幹部一禮堂,科級幹部一操場」。

中國大學的黨政工團系統、人事保衛系統、行政總務系統、宣傳文秘系統等黨政人員,他們雖然不是在教育的第一線,但工資待遇絕對不比教授、講師低。熊丙奇在《大學有問題》裏提到,利益分配的順序是,部處領導之後才是教授,科長之後才是副教授,副科長之後才是講師。

中國地質大學新銳刊物《激揚》專欄作家劉愛新認為,中國的大學危機還突出的表現在,大量的黨團機構充斥在大學之中,控制並壟斷了大學教育的一切權力和資源,大學已經完全淪陷為官場的附屬品。

耶魯大學教授蘇偉也認為,中國官本位問題非常嚴重。他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官本位問題已經滲透到了整個中國每個社會組織的細胞裏,包括大學和教育單位。

蘇偉:「我其實剛從中國回來,到了一些地方去看,現在連大學的櫥窗,每一個系的櫥窗都有專門一個欄目『甚麼甚麼領導來我們這裏視察過』就登一大堆這種領導的照片。我覺得這個大學幾乎是一種恥辱。大學是做學問的地方、搞科研的地方,甚麼甚麼省的領導來也要登一大堆的照片。我看了好幾個大學,好幾個教育單位都是這樣。」

中共官媒新華網23號報導,北京全面加強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成效顯著。報導還說,北京市將著力建設一支「令人嚮往、受人尊重」的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隊伍,培養一批終身從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專家骨幹。

曾任耶魯大學校長的小貝諾•施密德特,最近在《耶魯大學學報》上公開撰文批判中國大學。施密德特認為,中國大學不存在真正的學術自由,由於對政治的適應,對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損害了大學對智力和真理的追求。他還表示,「中共政府把經濟上的成功當成教育的成功,這是人類文明史最大的笑話。」

新唐人記者李靜、周平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