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遵命“史上最牛公函”

【新唐人2010年7月1日訊】大陸司法界最近又爆醜聞,中共政府干預司法,踐踏法律的問題,再度引發公眾熱議。

據《新京報》報導,前不久發現一份公函,是重慶李渡新區管委會發給涪陵區法院的「警告」,公函內容被公開上網,網友稱之為“史上最牛公函”。

報導說,重慶農民付強的蛙場被劃入了李渡工業園區,但在補償沒談好的情況下,施工者就放炮開山,導致蛙場的大批食用蛙在炮聲中死去。於是付強開始訴訟,一審結果,付強輸了官司。

付強繼續上訴,今年6月,付強的律師查閱卷宗時,發現了一份李渡新區管委會發給法院的“公函”,要法院駁回付強訴訟請求,並警告法院不要“一意孤行”。

據報導,李渡新區管委會副主任劉生榮承認,公函是他組織人寫的,代表管委會。

這份政府對法院發出“警告”的政府文件,引起了極大的轟動。現在,案件本身的是非和真相,已經不再是公眾最關心的對像。大家驚異的是,一個工業園區一級的管委會,可以這樣公然以行政權力妨礙司法公正,隨意干涉法庭的判決。

《鄭州晚報》報導,行政干預司法的事在大陸很常見,但是像重慶這樣公開化、集體化的事,還很少看到﹔以前僅僅只是個別當權者遞遞條子、打打電話,以私下接觸為主,是不公開的。

報導分析說,這個案件還有一個特徵,是“去恥化”:過去的干預司法案例中,即便干預者是位高權重者,多少還是會認為這種行為並不光彩,只適宜暗箱操作。而這一次,公函的語氣中絲毫看不出任何的“恥感”,滿是權力的囂張與跋扈,干預司法者連遮羞布都不要了。

曾任多家媒體評論員的盛大林也在博客中評論說,像李渡新區管委會這樣赤裸裸地“干預加要脅”,還是非常罕見的——網友稱它為“最牛”,可能主要就是因為這一點。

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歷來就是權力大於法律,無數的冤案都源自於此。如:對法輪功群體的鎮壓,就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憑的只是當權者的一句話。還有,被判刑11年的趙作海,也是迫於商丘市政法委的壓力,才製造的冤案。

新唐人記者周玉林、蕭宇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