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佳的刀 掀個人抗司法先例

【新唐人2010年7月2日訊】7月1號是中共的建黨日,兩年前的這一天,北京青年楊佳衝進上海警局,揮刀殺了6名警察,轟動一時。當時中國民間輿論反常的一邊倒支持楊佳,把他比喻為「英雄」,甚至說他是大宋的楊家將。楊佳雖然早已被處死,但這兩年,愈來愈多的人效仿楊佳,拿著刀槍,直接對抗公檢法。而這一切官民衝突激烈的現象,大概得回到源頭說起了,讓我們一起來回顧「楊佳襲警案」。

2008年7月1號,距離北京奧運僅一個月的時間,28歲的楊佳搏上了自己的性命,他一個人單槍披馬,闖進上海市閘北區政法辦公大樓,在幾分鐘內,揮刀連續襲擊警察,有6人當場死亡。

楊佳的刀,對於當時正積極籌備奧運,企圖打造「和諧社會」的當權者而言,是致命的一擊。

《南方週末》的報導指出,楊佳犯案後一度拒絕做口供,只解釋了他的殺人動機,他語出驚人地說,「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輩子背在身上,那我寧願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給我一個說法,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而這一句經典臺詞,傳遍了中國大江南北,在互聯網上,幾乎見不到同情警方的言論,取而代之是稱讚楊佳「為民除害」,他的事跡可以納入「武林列傳」。

究竟一個從來沒有犯罪前科的普通青年,對警察埋藏了多少的恨?《網絡日誌》裡的楊佳,陽光、健康,還渴望交女友。最後卻選擇用如此極端的方式,終結別人的生命,也終結自己的生命。

據說楊佳對警察的仇恨,源自於他曾被上海警方指控偷竊自行車,他多次投訴反應冤枉,卻反而遭到警方的暴力毆打,甚至造成他生殖器功能受損。

不管真相為何?楊佳都沒機會再向大家解釋。但一個殺人犯意外獲得公眾的讚賞和聲援,引發各界的反思。

2008年8月底,楊佳在經過短暫的閉門審理後被判處死刑。同年的10月,楊佳案在上海高級人民法院進行二審,許多上海市民前往聲援,儘管很多人心裡都清楚,楊佳應該難逃一死,但仍然有不少人認為審判不公正。

「楊佳一句話都沒有,啞巴。絕對不可能的,這是當事人的權利,沒講話,講不清楚要問他的,有沒有這個事實。沒有法律程序的。」

「不知是剝奪他發言權還是他自己不願意發言。」「實際上和文化大革命差不多,實際上是我們文化大革命的翻版。」

「從楊佳這個事情可以看到,警察和人民是甚麼關係。」

「這就是搶匪,這個政權從開始就是搶匪政權。」

楊佳最終被以「故意殺人罪」裁定死刑。2008年11月26號,楊佳被處決,結束了他短短28歲的年華。

楊佳死後,民間以各種各樣的方式紀念他,還有中國網友為他製作了悼念MV,著名的反共樂團《盤古》也為他寫了一曲「故鄉的刀」。

北京律師劉曉原在楊佳處死後的一年,在他的博文中寫道,楊佳案,「是社會情緒的指示劑和晴雨表,是民衆對社會腐敗和不公的大聲抗議。腐敗和不公不除,一個楊佳伏法了,千百個楊佳還會站出來﹔一起萬州事件平息了,千百起萬州事件還會發生。甚至於發展到後來,倒下的是楊佳,站起來的卻是陳勝吳廣,也未必沒有可能。」

一句「未必沒有可能」,真的在日後被證實了。2010年6月1號,湖南永州一位46歲的郵局保安朱軍,手持一支微型衝鋒槍和兩支手槍,闖入永州市零陵區法院,射殺三名法官,隨後開槍自殺。這起震驚海內外的殺人血案,兇手卻再一次獲得民眾喝采。

實際在楊佳死後的這兩年,中國內地陸續傳出民眾以寄送郵包炸彈,或持刀砍人的方式,報復司法或執法人員,只是程度上沒有楊佳或朱軍來得激烈。

《蘋果日報》評論員李平指出,「當民眾被迫鋌而走險,以槍殺司法人員作為報復社會的手段時,說明司法作為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已崩潰,說明司法人員可能已陷入悔之晚矣的困境」。

當年楊佳一句「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觸動了許多被權力壓得死死的普通老百姓,他們開始懂得以另一種方式,找尋自己的出口。而那群在官官相護制度下的受益者,睡得著覺嗎?

新唐人記者 唐宇 周平 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