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紀經租房問題 體現民權被蠶食

【新唐人2010年7月15日訊】經租房業主長達半個世紀的上訪維權歷史,早已經不被一般民眾知道。一個4000萬的經租房維權群體,長期上訪卻遭受當局嚴厲的打壓與陰謀分化。“經租房”這個歷史遺留的問題,為甚麼連黨史裡都沒有留下任何記錄?下面一起來了解:

現為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人權委員會副主任的陳有西,在他的博客中寫道,“經租,在民法理論上是不會喪失所有權的。從這樣的活教案中,可以看到中國半個多世紀的公有化歷程中,民權是如何被逐步蠶食的。這體現了沒有法制的年代,對民權的一種漠視和肆意剝奪。

經租房業主周重:「他現在表面上若無其事,實際上他非常怕談經租房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是刨他過去歷史的罪惡,如果把這個事要翻出來以後,他很多東西老帳都要跟他算。因為中共很怕清算。過去他對於我們這些有產階級剝奪完全是以非法的、惡意的這種剝奪,而且很殘酷的,搞得我們家破人亡。」

1958年,為解決大量擁入城市的軍人和工人居住問題,中共政府以“社會主義改造”的名義發佈了“經租房”通知,要求將部分私有出租房屋拿出來,統一管理租賃。北京市經租房有23萬餘間,涉及私房主6000戶左右。而蘇州的私產比例佔了86%,上海為66%。

1966年文革起將所有經租房收歸國有。建設部在2006年下發一份308號密件表示:中共早期沒收的私人房產是“社會主義改造的一部分”,不能歸還。並要求各地“穩控”上訪,禁止媒體報導。

武漢經租房維權人士龔明說,從2006年至今,北京每星期一、三、五都有120名左右的經租房業主到三個不同的部門上訪。包括武漢、長沙、溫州、連雲港、以及甘肅臨川等。

武漢經租房維權人士龔明:「因為反響太大了之後沒辦法,現在上海鬧得非常厲害。每個星期三都到市政府房管局去,每天都有幾十到上百人吧。但是房管局的領導就是不出面。」

龔明強調,經租房業主一旦到北京上訪,就會遭到強烈的打壓、勞教、判刑、非法拘留、軟禁。因為中共愛面子,懼怕問題在國際上曝光。

前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2008年在互聯網公開向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發出第12封的公開信,信中表示:「4千萬經租房的維權人員還包括他們的親友團可能會上億,這對中國來講是一個巨大的群體事件。」2009年,郭泉被中共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0年。

而經租房業主周重認為,“經租”其實類似於城市的土改,如果解決經租問題,勢必牽動土改問題和公私合營等問題的解決。現今,房地產行業已經成為中共的支柱產業,而經租房的房地產大都位在各大城市的黃金地帶,價值無法估量。

周重還表示,以略奪市民房地產進行開發的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是不會將經租房產還給業主的。

新唐人記者熊斌、唐梅、朱娣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