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填不滿的無底洞?「維穩」成本

【新唐人2010年7月22日訊】中國是世界上投入維穩成本最多的國家之一。2009年全中國內保費用5140億,已經接近軍費的5321億元。中國是否能長期承受如此高昂的維穩成本?維穩可能成為中國永遠填不滿的無底洞。

福建省紫金礦業在7月3號發生污水滲漏事故,造成沿江上杭、永定出現魚類死亡和水質污染現象。

紫金礦業在事故發生之後9天才披露相關信息,紫金礦業證券部總經理趙舉剛坦承,沒有及時公布事故信息,是寧可承擔《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違規的風險,因為要以維穩大局為重。

對於地方官員來說,「維穩」的重要性已經遠遠超過社會保障、醫療衛生、教育文化等直接關係人民福祉的事業。廣東惠州僅租用監視器材就花了至少3664萬元,而社會保障中的就業補助、社會救濟等11個福利項目經費加起來才5040萬元。

5月下旬,全中國綜治辦主任座談會在深圳召開,力推「廣東模式」,廣東1584個鎮街和19個開發區都成立維穩中心,配備專職人員17000多名及大批兼職人員。維穩工作力量滲透到了基層的每一個角落。

健全、龐大的維穩機制正在中國大陸形成。各地紛紛成立「維穩辦」、「合治理辦」、「應急辦公室」等機構,由地方重要領導親自擔任負責人。群眾工作室、維穩信息中心、人民調解委員會、矛盾糾紛調解中心也設立在街道辦。

福建、江蘇、浙江等首倡的「綜治維穩進民企」,已經在全國普遍推開,企業內部也設立了維穩辦公室,由董事長親自掛帥。

購買全方位監控系統器材,組建快速反應車隊,擴充維穩人員編製,全天候、多對一的監視,都花費大量的金錢。

四川民眾張先生說:「當地佈有許多監視裝置和國保人員。」

四川民眾張先生:「很多街道上都裝了監視器,很早就有了。還有那個探照燈每天晚上不停地晃動,在空中完全交叉晃動,實際就是監控這裡。民間、大河口這周邊都有維穩的部隊在不停地走動。人民比較集中的地方比如說廣場啊、娛樂場所啊都有警車,穿著制服的人,拿著警棍,不停地在周邊站,監視人民。」

廣東網民原先生說:「當地不到兩百萬的人口,就有300多個屬於國家安全保衛局的國保警察。」

廣東網民原先生:「主要是對付大陸境內的異議人士。那個國安,就是國家安全局,主要是對有跨境連繫的國內國外(人士)。網絡和縣市中還要找人去調查,叫做喝茶。手機竊聽或者是固定電話竊聽,那是他們的家常便飯了。每個地區以上的都是有專門派出的人到北京去攔截,去截訪。」

今年,處於上海世博會周圍的浙江永康市,創建了「8對 1」的社區維穩模式。兩會只是平常的例行會議,北京投入的安保力量就高達70萬人。今年貴州發生的一樁普通刑事案件,維穩花費相當於3年財政收入的費用。

四川張先生說:「中共的高壓政治和腐敗深深不得人心,因此以「維穩」作為理由維持政權。」

四川民眾張先生:「他要政權,他害怕這些人起來鬧事,他肯定要進行監控和跟蹤,不得人心的,他就害怕嘛,害怕他政權垮了。」

據清華大學社會發展研究課題組的研究成果,2009年全中國內保費用達到5140億,已經接近軍費的5321億元。並且,公共安全支出成為政府財政支出增長最快的部分之一,增幅達47.5%。

新唐人記者熊斌、唐梅、周平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