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迫害法輪功 中國道德的浩劫

【新唐人2010年7月25日訊】新聞週刊227期

一、焦點話題

1. 學者:迫害法輪功 中國道德的浩劫

來自北美及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愈三千人,7月22日至24日,匯集美國首都華盛頓DC,冒著高溫酷暑,舉行了一系列的活動,包括大型退黨集會、燭光守夜、反迫害大遊行和修煉心得交流會,這是法輪功自1999年7月20日受到中共打壓以來,連續第十一年,在華府舉行大型的反迫害活動,士氣有增無減。夏季正值旅遊旺季,法輪功連日密集的活動,不僅受到美國政界的關注,也吸引了各地遊客駐足圍觀。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目前除了在她的發源地——中國大陸被禁止外,在世界其他國家都可以自由煉功,而且受到當地的法律保護。每年在美國各地的遊行,都是警車開道,並一路保駕護航。那麼中國究竟怎麼了?鎮壓法輪功十一年給中國的社會打來了什麼?中國人應該如何看待這場鎮呀?對此,在720之際,本台記者專訪了旅居德國的大陸著名學者仲維光。仲先生認爲,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對全體中國人的迫害。

大陸著名學者仲維光:“實際上呢,我自己在海外生活這十年來,一直體會到中共的迫害一直沒有減輕過。1999 年的時候我第一次聽説法輪功,當時我也不知道。2000年的時候我就開始接觸一些法輪功學員,在這十年的接觸當中,我明顯地感到,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受到中共在海外直接的壓力和迫害,以及在國內間接的壓力和迫害。直接的壓力和迫害,就在於他們偵查法輪功學員的活動;領館不延長他們的護照;給他們的家屬各種刁難。對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就是對他們的親屬,例如在當地的派出所、居委會迫害他們的親屬,這樣從兩面施加壓力。我作爲知識分子來説也深感這方面的壓力。我是怎麼感到的呢?我是從間接方面,我當然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性和非正義性,但是,儅我起來給法輪功學員講話的時候, 這個時候我發現,第一,我周圍的知識分子,大部分對這個問題保持沉默。第二,我自己的聲音,在很多其他的地方很難發聲出去。另外,我國內的親友到這邊來的時候,他們甚至會主動跟我談,不能接觸法輪功;你也不能夠接觸法輪功問題;你也不了解法輪功的問題,這方面的壓力,十一年下來,實際上一直存在。”

仲維光先生還指出,如果迴避法輪功問題,那麼,“中共變了”這個觀點就不成立。

大陸著名學者仲維光:“波蘭的前不同政見者米竒尼克訪問北京,明明在當前的中國,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但是在北京一些所謂的異議知識分子,在其他一切場合,談到中國當前的人權問題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問米竒尼克怎麼看法輪功問題,而且米奇尼克自己也迴避了這個問題。所以,在我最近的文章中就寫到了,米奇尼克迴避法輪功問題,本身就説明,他在講話中說的‘中共變了’這個觀點是不存在的。中共實際還是冷戰時期的。也就是說在過去五十年中,我們中國民衆在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中所遭受到的迫害,到今天法輪功學員依然在承受這些迫害。過去對那些受害者本人,以及他們家屬的迫害,今天所有都轉移到法輪功身上了。所以在720鎮壓十一年的時候,我們大家都應該清楚看到,這些迫害中共還繼續在國內以及輸出。”

仲維光呼籲中國人“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為了避免將來自己也成為打壓對象,中國人應該替法輪功說話,停止迫害。

大陸著名學者仲維光:“最後呢我想跟大家講的是,720 這個事件,從720開始,是迫害法輪功,還是迫害的我們所有的人?大家要接受歷史的教訓,中共720之後迫害法輪功是擴大了迫害,720之前之後,中共一直迫害的是整個的中國人。中共威脅的是整個的中國人和世界。這個道理我覺得在過去半個多世紀裏,大家和兩個集權主義,和希特勒、和共產黨極權主義的對峙鬥爭中都體會到,中國共產黨直到今天還是沒有變,還是共產黨。他們的本性沒有變,他們還是共產黨,所以,他們對世界和平,對世界民衆的生活的威脅還依然存在。”

他說:“我想呢,“七二零”應該使更多的人覺醒起來。應該使更多的人起來,為法輪功學員說話。盡管你不一定是信仰法輪功的,但是,中國有句古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要聯系到你的家庭,要聯系到你自己。一旦中共把屠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的時候,你是不是希望,別人來幫助你。你是不是希望大家一起來制止這個屠夫(中共)。”

2. 音樂片 獻給被迫害致死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消息,截止到7月23日,已知已有3397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接下來,我們一起紀念一下那些爲了自己的信仰而慘遭中共酷刑殺害的中國人。

3. 於萍的故事

從99年7月開始,中共針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殘酷迫害,在過去的11年裡,導致了無數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慘劇。美國華府法輪功學員於萍,目前正在呼籲營救在中共監獄中受迫害的母親王春彥。她們全家的遭遇可以說正是這場迫害的一個縮影。

28歲的於萍,居住在美國首都華府近郊,在一所培訓中心做行政工作。原本正該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然而對於萍來說,她卻無法享受到這平靜安逸的生活,因為她的心中無時無刻不在惦念著大洋彼岸、正在中共牢獄中遭受迫害的母親。

於萍:“我的媽媽王春彥,是大連一家物流公司的副總經理,九九年在親人的介紹下走入了法輪大法,在修煉之前,媽媽有各種疾病,尤其是神經性衰弱,導致她整夜整夜無法入睡,嚴重的時候每個月光醫療和保健品費就要花費數千元,修煉之後各種疾病神奇的不翼而飛了,媽媽真正的得到了身體和心靈上的健康,我們一家人也從此和樂融融。”

健康的改善、身心的受益,讓於萍的母親堅定地走上了修煉之路。于萍的父親,看到妻子的變化,也很支持她。年輕的於萍也跟著媽媽開始修煉了。

然而,1999年7月,一場史無前例的迫害,打破了這個幸福美好的家庭。

於萍:“99年7月20號迫害開始之後,媽媽因為堅持修煉,不肯放棄而被迫流離失所,爸爸在一個人承擔各方面壓力以及員警的不斷騷擾下,最終含恨離世。”

痛失長子、兒媳被抓,讓於萍的爺爺悲憤交加,患重病去世,奶奶也癱瘓在床,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破碎了。2007年8月14日是她永生難忘的日子。

於萍:“2007年8月14日,我和媽媽在去超市的路上,被員警非法攔下,隨後法庭在沒有通知親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庭,無理判處我媽媽五年徒刑。今年年初我得到了消息,媽媽因為監獄的迫害,而出現了高血壓危相的症狀,隨後雖然多方聯繫監獄,但是他們拒絕承擔責任,並且不讓我媽媽進行保外就醫。”

被抓捕後,面對員警的恐嚇威脅,年輕的於萍不得不面對前所未有的生命抉擇。

於萍:“我和媽媽一起被抓的那一天對我來說是一個人生的轉折點,因為作為一個嬌生慣養的80後,我也有對美好人生的嚮往和憧憬,但是員警在審訊我的時候對我說,只要你修煉法輪功,你就別想有好工作、好的未來,你的人生的一切到此為止了。那個時候我就在想,我是要一天的安寧,還是要一生的安心呢?最後我選擇了自己的良心。”

殘酷迫害下,於萍被迫離開親人,遠赴美國。在海外,她繼續為營救母親而奔走呼籲,希望更多人瞭解真相,喚起人們的正義良知。

於萍:“我現在為我媽媽四處奔走呼籲的原因是因為,首先我相信我媽媽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相信真善忍以真善忍為做人原則更沒有錯,其次我希望更多的人瞭解我媽媽被迫害的事實真相。我也相形邪惡不會永遠橫行人間,而善良的人們應該得到自由。”

這是新唐人記者王凱迪美國首都華盛頓報導。

二、環球焦點

1. 美核動航母參演 制裁北韓雙管齊下

制裁北朝鮮美韓雙管齊下。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和國防部長蓋茨,7 月21日與韓國外交通商部長柳明桓,韓國國防部長官金泰榮,在首爾舉行美韓歷史上首次“2加2峰會”,會後宣佈了對北朝鮮的新的制裁措施。與此同時,美國核動力航母“喬治華盛頓”號也駛進了釜山,代號為“不屈的意志”美韓黃海聯合軍演,25日至28日登場。

天安艦事發4個月,聯合國對元兇束手無策,因此,美國對北朝鮮出臺新的制裁措施。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我宣佈一個嚴厲的制裁措施,以提升對北韓核擴散的防範能力,有助制止資助武器項目的非法活動,阻止北韓的進一步挑釁。首先我們將針對買賣武器及相關原材料,採購高檔物品和其他非法活動,實行新的國家制裁。”

這一決定是在7月21日,美韓外交、國防部長級“2加2峰會”後的共同記者會上宣佈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和國防部長蓋茨在韓國期間,還參觀了三八綫。希拉里隔空喊話,警告北朝鮮不要自找苦吃。

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我們會持續地告訴北韓,的確有一條出路,有一條可讓北韓人民獲益的出路,但是,在他們改變方向之前,美國將堅定地站在南韓人民和南韓政府一邊。”

據悉,美國已經掌握了北朝鮮的黑金管道,黑金來源包括偽造美鈔,販賣毒品、煙草及武器。並鎖定了歐、亞、中東等的十幾家銀行,其中不乏中國和俄羅斯的金融機構。

與此同時,7月21日,美國核動力航母“喬治.華盛頓”號,在驅逐艦“約翰.馬凱”號的護航下,抵達斧山港。代號為“不屈的意志”美韓聯合軍演,25日在黃海頓場。包括韓國海軍大型登陸艦“獨島號”在內的20多艘艦艇,以及4架F-22戰鬥機等均將參加軍演。

美國海軍上校勞斯曼:“我們與太平洋所有國家一起,共同加強整個太平洋和周邊地區的安全與穩定。”

日本派出了4名海岸警備隊成員,乘坐華盛頓號,前往朝鮮半島西岸,作爲觀察員參加軍演。軍演還將在未來幾個月不斷地舉行。中共擔心,美國籍此進駐黃海,強化在東南亞形成的對中俄的C形包圍圈。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楊曉玫綜合報導。

2.美墨灣漏油三個月 生態、經濟影響巨大

美國墨西哥灣的漏油事故已經持續3個月了,7月中旬,英國石油公司(BP)安裝的新頂罩,曾經連續四天完全堵住了漏油,但在後續的壓力測試中,又出現了新的滲漏。目前,距離最後的封堵還有一段距離,這場在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環境災難,已經讓墨灣沿岸5個州的生態環境和經濟發展遭到了沉重打擊,而英國石油公司也要為這次漏油事故持續付出慘痛的代價。

2010年4月20號,英國石油公司(BP)在美國墨西哥灣的“深水地平線”鑽井平臺發生爆炸,造成11名工作人員死亡,大量的海底石油洩漏,先後污染了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馬州、德克薩斯州和佛羅里達州的海岸。

截止7月16號,墨灣油污已經導致2624只動物死亡,其中2095只鳥類,467只海龜,61只海豚,一隻爬行動物和其他一些哺乳動物。專家認為,漏油威脅了10種動物的生存,讓3種珍稀動物面臨滅頂之災。預計,油污的清理工作需要持續幾年,而對當地生態的影響要幾十年。

嚴重的勢態,是向全球發出的總動員號令。BP統計,6月28號,有39000多人、接近5000艘船隻和約110架飛機,部署在漏油海域和沿岸,清理收集漏油,其中有美國的救援隊伍,也有國外的志願者大軍。7月1號,全球最大的“撈油船”,臺灣的“鯨魚號”,開始在墨灣打撈海面上的油污。

7月5號,八艘裝備精良的法國吸油船抵達密西西比灣,加入清理海上漏油的小組。[墨灣漏油國際動員 法派八艘吸油船。然而油井每天的漏油量實在是太大了。隨著漏油污染面積的擴散,越來越多的協助清理的工人和沿岸居民患病,人們開始擔心這場災難對人類健康的影響。

漏油還給沿岸的經濟造成重創,旅遊業遭到打擊,航運業受到影響,漁業生產不得不暫停,整個美國的海產品供應鏈也因此受到衝擊。在紐約的海鮮市場,海鮮批發商和餐館指責BP,讓他們的生意蒙受損失。而在墨灣沿岸,居民的生活,在經濟和生態環境的雙重打擊下,雪上加霜。

美國總統奧巴馬說,墨西哥灣大規模漏油對經濟的影響將是“重大的”,而且是“持續的”。

奧巴馬:“漏油對經濟影響重大且持續。”

BP因漏油事故面對的問題越來越多,有美國線民發起了“聯合抵制BP”的活動。而BP首席執行官托尼•海沃德 (Tony Hayward),還有閒情,在英國觀看帆船比賽。他被白宮痛批一頓,也遭到網友對BP的更強烈的抵制。除了徹底堵住漏油,BP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賠償。漏油發生後,美國政府一直在施壓,讓英國石油公司支付墨灣漏油事故的所有費用。

為此,美國總統奧巴馬,6月16號,在白宮召見了BP董事長思文凱(Carl-Henric Svanberg)和首席執行官海沃德(Tony Hayward),最終讓BP同意設立一個200億美元的賠償基金。

漏油也讓BP的市值縮水一半。有人擔心BP會因此傾家蕩產。根據BP的年報,公司2009年總資產是2360億美元,稅前利潤為264億美元,專家估計的BP總賠償額是370億美元,相當於BP兩年的純利潤。BP方面也表示,會通過3種方式籌集500億美元來支付賠償。分別是放債100億、貸款200億、變賣公司資產200億;其中可能出售的北海油田開採權,引起了很多石油公司的興趣。

這次重大的漏油事故,對美國的政治也造成了很大影響。民調顯示:漏油事件將直接影響到美國11月的中期選舉。而奧巴馬政府為此已經暫停了擴大近海採油的計畫,奧巴馬本人也已經四下墨灣視察災情,並計畫在幾周內進行第5次視察。

三、社區巡航

北加州奧克蘭安全問題引人關注

在最近的三個月內,(北加州)奧克蘭接二連三發生華人被毆甚至被槍殺的事件,而就在7月中旬,奧克蘭市進行了三十年來首次削減員警。奧克蘭市區的安全問題,再一次引發人們的關注。我們來看看民眾都有什麼樣的看法。

居住在奧克蘭十多年的劉女士以公民行動表達自己對削減員警的看法﹕“我都有簽名,希望他們不要這樣做(裁員)。”

7月13日,由於財政問題,奧克蘭市府與員警工會談判破裂,決定裁減80名員警。這是奧克蘭市三十年來的首次員警裁員。劉女士的看法代表了很多人。

在奧克蘭工作的Kitty﹕“這很讓人擔憂,因為奧克蘭市裁減員警,這是最近發生的事。”“我覺得這(對安全)有些影響。我希望他們能聘回一些員警。”Castro Valley市陳女士﹕“肯定不好啦,你裁了那麼多員警,那些人就出來造反,出來偷竊、打劫。我不贊成(員警裁員)。”

在奧克蘭工作的舊金山溫先生﹕“每天都有事情發生的嘛,真的,很差,治安真的很差。現在又裁員了八十個員警,所以,越來越差。”

在奧克蘭工作的Tony﹕“像奧斯卡‧格蘭特的事件後,我以為他們會增加警力而不是減少,但誰又能說什麼呢﹖”

奧克蘭是全加州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也是非裔人口最集中的城市,華裔人口在灣區僅次於舊金山和聖荷西。近幾個月來接二連三發生華人被毆打,4月16日,舊金山的俞姓父子在奧克蘭街頭被兩名非裔青年毆打,父親受傷不治身亡。7月18日,從維吉尼亞州來到矽谷面試工作的華裔工程師康京巨集,遭遇兩名非裔青年搶劫、 乃至槍殺。這是否說明華裔成為特別的攻擊目標呢﹖民眾的看法各有不同。

奧克蘭居民劉女士﹕“就是走在他們(黑人)旁邊,有時候都很大聲地哇哇叫,這樣子的。另外就是華人好多都不懂英文,他們就不太喜歡。”

在奧克蘭工作的Kitty﹕“我覺得週圍的任何人,不管他們是什麼族裔,多半都對安全有顧慮,我覺得每個人都可能成為(被傷害的)對象,像搶劫之類的。作為華人,我沒有感覺到成為攻擊目標。”

Walnut Creek市陳女士﹕“我想也不會嘛,只是我們華人比較多。”

在這樣的環境下,許多人表示自己更會注意安全。

Castro Valley市陳女士﹕“以前我都敢自己一個人走來走去,現在就很少了,或者找個伴一起走。”

在奧克蘭工作的Kitty﹕“在白天還可以,但到了晚上我覺得很不安全。因為我在這裡上班,我儘量在比較好的時間下班,這是最主要的,在太陽下山前(下班)。”

Walnut Creek市陳女士﹕“晚上不來(奧克蘭),晚上吃飯我們都是有一堆人才來。象我女兒我都不給她……還有很多流浪漢,我們都叫她們小心。”

在奧克蘭工作的舊金山溫先生﹕“我看這樣下去啦,奧克蘭治安不好,生意也不好的啦。”“應該不會的了,會考慮搬走。”

看來,如何真正解決奧克蘭市的社會安全問題,是該市政府、司法機構、以及各族裔社區所壓要面對和解決的挑戰。

新唐人記者張芬、徐瑞加州奧克蘭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