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名醫焦東海:再揭杏林黑幕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節目。目前在中國醫療腐敗的問題非常嚴重,經常可以看到相關報導和討論。去年北大醫學教授慘死北大醫院手術台事件引發的風波余熱還未消,最近的「打錯門」事件更是掀起了軒然大波,也有網民抱怨說,「中國醫療的腐敗現在比比皆是,但是又有誰能站出來説話呢?」那麽上海名中醫焦東海就是這樣一位敢於站出來的有骨氣的人士,在本次節目中,他再次向本台記者吐露了自己對當今醫療現狀的擔憂。

焦東海:我反復講了醫療改革失敗,特別表現的就是一個醫療質量下降,瞞報死亡事故,草菅人命。第二個,院長負責製變成院長獨裁製。香山醫院康正祥很典型的例子,他爲所欲爲,他要怎麼就是怎麼。第三個就是等級評審已經十多年了,按有關規定應該是重新評審了,不評審現在情況好多醫院就不符合標準了,但是還是按照標準收費,每天都在欺詐病人,這三個共性的。我們現在中國收費這樣的,三級甲等,三級乙等,二級甲等,二級乙等,每個等級不一樣,收費的標準不一樣,現在實際上香山中醫院已經不符合二級甲等標準了,它還是在按照這個二級甲等標準收費,所以每天都在欺詐病人,現在不僅鈔票問題欺詐病人,而且在病人安全也欺詐病人,二級甲等標準規定的,應該要買呼吸機,到今天還沒買,所以香山中醫院草菅人命,上次我們講有兩百多條,現在可能到三百條了。這三百多條人命不是因爲治療不好死亡,是在治療過程中犯了嚴重醫療不足的錯誤。就是説沒有用心臟除顫器和呼吸機進行搶救,假如說這些人命的家屬去找香山中醫院的話,香山中醫院要賠錢的。

主持人:「看病難、看病貴,看病怕」,老百姓已經將「醫療、教育、養老」三大支出喻為「新三座大山」,醫療位居首位。儘管中國政府口口聲聲說要進行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然而其改革的結果如何呢?「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著見閻王」,「醫院大門八字開,有病無錢莫進來」;「一進醫院,傾家蕩產,全家完蛋」等等。這些民間諺語就是中國醫改的真實寫照。

焦東海:現在醫改老實說,我其它不知道,我只知道中藥藥片還在漲價。中藥,中藥處方的价還在漲,看病貴。其次醫生拿但拿紅包拿回扣,一切向錢看哪。現在收紅包老實講,領導都知道,普遍現象拿紅包,不但拿紅包還拿回扣。這個醫院裡有的像康正祥,我們醫院看病都發文件的,就是比方說你開個化驗給你多少回扣,你開甚麼藥給你多少回扣都有明文規定的,都發了,當然中央衛生部我們政府都不同意的,都認為這是賄賂,賄賂罪呀,但是在我香山中醫院還是這樣幹,你看香山中醫院康正祥賣假藥你們上次不也發表過嗎,不是照片都有嗎?看病怕呢,像老百姓老實講已經麻木不仁了,整個現象,整個社會,整個大環境不太好,腐敗現象太嚴重。那麽我講的看病怕主要是醫療這樣差,用藥用錯了, 給你誤診誤治弄死了你也不知道。

主持人:有報導曾指出,用權力防範事故危險的能力通常很弱,而推卸事故責任的能力很強。在目前「錢狠、權狠、人狠」社會現狀下, 用手中的權力瞞報醫療事故在目前大陸是普遍現象。

焦東海:上次講過我總結一下,中紀委副書記劉麗英的兒子李衛平冤死的事實是非常清楚的,但是8年來還沒有解決。雖然有上海市市長韓正的兩次批示,副市長楊曉渡的四次批示,甚至於陳良宇做市委書記時的批示,都沒用。衛生部兩次批示也沒有。我們醫院,就是香山中醫院造成的醫療事故,我覺得可以解剖香山中醫院的麻雀了俱有全國的普遍的意義。因為瞞報醫療事故是醫院的潛規則,為甚麼要瞞報呢,因為如果把醫療事故捅出來以後,一個醫院的名聲搞壞了,第二個把醫療事故的責任人要受處理,要賠錢,還有評職稱要受限制,再說領導呢要是香山中醫院出了問題,香山中醫院的領導就要有責任,區衛生局領導也有責任啊,市衛生局領導也有責任啊,怎麼老出事情啊?你們監管不力啊,所以都是瞞報的,基本都是瞞報的,因此上次我不是講嗎?張文康Sars瞞報,實際上他是替罪羊。我講李衛平的死亡事故,倒並不是專門講李衛平一個人的事情,因為他具有非常大的代表性,你看李衛平本人是公安部的幹部,他老婆是中央組織部的一個處長,他弟弟是安全部的,他媽媽是中紀委副書記,像這樣的人死掉了,你看還可以瞞報死亡事故半年,而且我們揭發的人都是香山中醫院的骨幹專家揭發的,不是一般人揭發的,都是內部人揭發的。

主持人:其實對事故的處理、對瞞報的懲處,本質上是對權力的管制,後者不能實現,前者就必然難以執行。

焦東海:為甚麼死亡真相早就已經搞清楚了,但他們有關領導官官相護,層層造假,其中有12份錯誤的材料,12份致命的材料放在李衛平的死亡檔案裡邊,所以他們惡劣不惡劣?!那麼在這12份材料當中呢,我認為最主要的,還是2007年7月26號上海市衛生局給我寫的信訪復核答覆書,在這封信訪復核答覆書中,它講李衛平死亡,它這裡面就講到李衛平,說李衛平的死呢,是3個專家下結論認為治療沒有違反診療原則,發生死亡屬於疾病的病情常規,這是3個專家的結論。這一條理由。第二條理由說他的家屬在場,沒有提出異議,第三條理由,說我是主任,說我們科室已經進行過死亡病例討論。這一份東西,就是以上海市衛生局的信訪復核。信訪是這樣的,它有三部曲,答覆,複查,復核,復核以後呢,你就終止了就不能再信訪。實際上這份信訪復核答覆書呢,在法律上,它是違反法律順序,因為它用復核代替複查,這份上海市衛生局信訪復核答覆書,這個答覆書呢就下結論了,說李衛平等5個死亡病例,均死於疾病病情常規,那麼它的三條理由,第一條理由,說李衛平死的時候他家屬在場,這是胡說八道,李衛平死的時候我在場的,他家屬在北京,根本沒有在場,他家屬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組織部的一個處長,我同她見過一次面,她對她的愛人死亡,不是沒有意見,她有意見的。第二條,它說我們科曾經進行過死亡病例討論,我是科主任,到現在為止,我們科都沒有進行過死亡病例討論,我要求死亡病例討論,他們就有權不讓我組織討論。

所以我再講講8年為甚麼不能解決,就是這個03年8月26號,李時珍(盧灣區衛生局副局長)他們搞了這個錯的,就是這個3個專家的結論啊,最關鍵的,他們搞了3個專家結論以後啊,它這個結論得到了盧灣區區政府的支持,得到盧灣區區委的支持,使這個案件不好推翻的,到現在為止我覺得在我們國內的情況,如果沒有相當一級的,或者是市委書記,市長,或者是中央批示,或者下面盧灣區委的書記,他們不下狠心,這個問題解決不了的。對盧灣區衛生局直接管理的就是區委區政府啊,市衛生局信訪辦的都告訴我,這問題根源還在區委區政府。因為盧灣區衛生局屬於他們管的。他們,衛生局領導的烏紗帽都在區委區政府手上,現在看來區委區政府裡面有人支持他,到現在還有人支持他!

主持人:焦東海表示,因醫療事故在香山醫院死亡的三位死者家屬曾到當地法院打官司,但是卻再次受到不明力量的阻撓。

焦東海:這三條人命家屬我們告訴他們以後,他們聯合向盧灣區法院提出來說是醫療事故,打官司,結果盧灣區法院收了他們的材料,既不受理也不駁回,而且去威脅那個支持打官司的律師事務所,就是海達律師事務所,所以你看。還有檢察院的,上次我講了,檢察院,我揭發康正祥說他瀆職,檢察院裡面發生分歧,有一派支持我們,有一派不支持我們,因此盧灣區裡面公檢法,公檢法統一是盧灣區區委領導的。

主持人:當權者做賊心虛,不僅對作爲舉報人的焦東海處處打壓。甚至連他去出診,也被懷疑成上訪,被上海有關部門派人追蹤,難得安寧。

焦東海:7月1號以前,6月30號,我到北京去,人家請我去看病去了,他們說,市公安局的人,叫我們的居委派出所的一個民警去找我了,他說你是不是要七月一號到北京上訪去?我帶著十多個人,我說我沒這個事情,我要去看病去,結果他派了香山中醫院的工會主席、院長辦公室主任,我三點多的飛機去,他們三點多的飛機買不到了,五點多的飛機去的,

結果他要我告訴他7月1號在甚麼地方,他說你同院長講我們請他們吃飯。第二天一早又打電話給我,我說他們院領導不歡迎你們來。結果呢,他們不知道怎麼樣找到我這個地方了。可能是我電話定位甚麼的。找到我地方看我是在看病,他們後來回去上海了。回到上海,那天晚上他請我吃飯時候,就同我談條件了。他說你哪其它事情都不要管了,不要再上訪了,你自己的事情先給你解決,你自己提出方案出來,要賠你多少錢,我們都可以,意思說我們都可以考慮的。你看以前扣你的獎金哪,搶你的成果啊,都可以補給你的,但有個條件,你不要上訪了。我說,上訪是國家賦予的權利,為甚麼不准我上訪了,解決了我就不上訪了。解決了我個人問題使要解決的,但更重要的你們人命問題不解決,像香山中醫院倒退,已經不符合兩級甲等標準,每天都在欺詐老百姓的事情不解決,解決我一個人的問題,我說我對不起老百姓啊。我對不起死者家屬!因為我揭發出的問題並不是純粹為了我個人的事情,我主要還是為了公益事情。所以到現在為止,我沒有這樣幹,民警也明確講了,你不拿錢的話將來這錢就不給你了,他威脅不給我了,我的錢我說你要給的,以後再說,要先把這個問題解決掉了,我焦醫生我的心我的良心我才過得去。

這個月的10號,12號吧,派出所的一個民警找我談,這一點他肯定我了,他說你焦醫生是知名人物,我們要保護你!你同一般上訪人不同.我說我第一次聽到你的話了,要保護我,他說你趕快開個條子出來我幫你去拿錢去.所以我覺得我的生活已經缺乏「安全感」了!

最近不知道你知道嗎?湖北省一個信訪人是湖北省政法委綜合治理辦副主任的老婆。叫陳玉蓮。打了!他的老公就是一個省政法委的一個綜合治理辦公室副主任。給打了。

主持人:被打的官夫人因爲她的獨生女兒被因醫療事故奪去了生命,她堅持上訪。通過親身經歷,焦東海相信,這位官夫人的遭遇是很多上訪人經歷的真實寫照。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