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維洛:從天災看人禍

【新唐人2010年8月15日訊】8月8日凌晨,一場特大泥石流,讓素有“藏鄉江南”的甘肅舟曲縣滿目瘡痍。根據中共的官方數字,截止到當地時間8月13日,遇難人數已達1156人,失蹤588人。而民間的死亡數字遠遠超出官方。針對此次泥石流的主因,日前本臺專訪了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他指出,這場泥石流是人爲的因素造成的。人爲因素包括了森林和礦物的過度開採﹔水利過度開發,以及城市選址錯誤。他表示,政府在這些災害中總是強調自然因素,而不去探究人爲因素,因此常常得出錯誤結論,也使得這樣的災害無法避免。王維洛先生並警告,這樣的地質災害三峽地區更嚴重。

一,森林、礦物過度開採

美麗的舟曲,一夜間哀鴻遍野。人類在大自然面前變得非常脆弱。政府將泥石流的責任一股腦地全部推給大自然,使民衆更增添了一份無奈。那麽幾百年來舟曲從未發生過的災難,爲甚麽會發生在今天?水利學家王維洛先生在接受本臺專訪時指出,政府所給的原因並沒有錯,但是,如果不是人爲地過度開發,那些因素不可能造成泥石流的。

水利專家王維洛說:“這個地區呢在歷史上是一個具備相當好的環境,相當不錯的一個地區,特別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的時候,他們那邊基本上都是森林覆蓋的,那麽這五十多年以來呢,這個地區爲國家提供了大量的木材,森林呢被砍伐。那麽可以看到這個地區現在周圍的山上很少有這個成片的森林。中國政府把森林的定義進行了修改,他的森林定義從原來的密度0.4降到現在的0.2。那麽,雖然你還可以在這個地區找到很多很多地所謂的森林,但是這些森林他是沒有任何的生態,環境的防禦功能的。就是說,如果這個地區還是像當時那樣有這麽多森林覆蓋的話,90毫米的降雨,哪怕是暴雨,它也不會引起泥石流。爲甚麽呢?因爲90毫米的暴雨,它首先是打在樹葉上,等到樹葉吸滿水以後,然後再慢慢的滲到地面的土壤裏頭去,然後再往下滲透,不可能形成泥石流,也不可能形成滑坡。而且那個樹根又把這個鬆散的土壤,直接地穩固在這個地層上,所以它不可能發生這個。所以說這個森林的砍伐是第一個原因,過度的砍伐。”

“第二個呢就是他們這裏採礦。因爲這個地區是一個礦産資源相當豐富的地區,有金礦、玉石等等。那麽最近幾年以來呢,西部大開發,淘金、淘沙,那麽就造成了這個整個生態的破壞,這是第二個原因。”

“那麽第三個原因就是最近十多年以來的水電開發。僅舟曲一個縣,已建的和在建的有47個水電站。有47個水電站!在整個這個隴南地區大概是他們準備建150個水電站。他們這裏採取的水電站,就是說採取一個壩,挖水道,然後把水引下去 發電,採取這種形式。那麽在挖水道的時候呢,大量的岩層、土壤被挖出來,挖出來以後呢,他們就堆在甚麽地方呢,就比較容易堆放在“沖溝”裏頭,那麽一有暴雨的話,這些很容易形成泥石流的。建水電站最大的危險是甚麽呢?就是說,它蓄高了水位後,原來是傾斜的地層,它在受到水的浸濕以後呢,這個層面的摩擦力就小了,它層面摩擦力小了以後呢,它就很容易滑動,産生了滑動。以前如果沒有這個水位擡升的話,他是處在一個平衡的一個狀態,如果水位上升的話呢,摩擦力減小他就會産生滑動,那麽這是對山區,像這樣一個地區他是最大的危害。”

二,掠奪性建電站 撈取金錢

那麽爲甚麽要建這麽多的水電站呢?王維洛先生指出,地方政府爲了追求GDP,爲了從工程中撈取極大的金錢,根本就不考慮可能造成的生態惡果。

水利專家王維洛:“在周曲縣呢這些水電設施基本上都不是在中央的計劃裏頭,但是呢因爲中央已經說了,嘉陵江上游可以採用梯級開發。下面的這個政府就招商,猛開。當然就是有錢進來了,才有這些腐敗啊貪污的可能。中國只有做工程,才能貪污,沒有工程的話,錢到不了自己的手裏,所以無論是上層或者是下層,具體到個人,他們對於做這種開發性的工程特別地感興趣。但是他們做這些開發工程的時候,往往不對考慮生態環境的影響。如果他要考慮生態環境的影響,他會覺得這個投資就是沒有效益,不能掙錢,不能掙錢他就萎縮。因爲指導中國最近幾十年的發展就是一個字『錢』,就是一個『錢字』,對不對,所以就在這裏進行這麽一種掠奪性的,瘋狂的一種開發。”

三,舟曲縣城選址錯誤

王維洛先生說,對於此次造成數千人死亡,多個村莊遭到滅頂之災的另一個人爲因素,就是城市的規劃不合理,他說,從整個地形上看,舟曲南北軸綫是建設在一個老的滑坡體上,把縣委、學校、醫院、居民區密集地建在這裡,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選址。

水利專家王維洛:“我們可以說這個地方的城市規劃和建設,錯,是從頭錯到屁股上都錯了。打個比方,我們講德國,我那天和我太太說,我說德國你到山區去,我們這裏那個山區去看,你有沒有看到高層建築。它的建築的體量都 相當小,都是順勢建的,對不對。而中國呢,就是比較喜歡就是在這個山區的地方也模仿中國的大城市,這些江南的城市,就是把這個樓房建得很高,體量造得很大,那麽又緊挨著這個河流,所謂河景,那麽爲甚麽呢?這樣的話,所謂土地的增值就是最大,地可以賣得最貴,地賣得最貴的話,地賣得越多的話,地方政府的錢就越多。”

爲了追求“河景”,以最大地獲取土地的增值,舟曲延白龍江建了很多高層建築,那麽在兩岸筑起的水泥牆,使得河水在通過市區一帶,受到強烈擠壓,特別是在洪峰季節,儅河水無法向兩側擴張緩解時,就會自己找出路,造成災害。

水利專家王維洛:“其實他的這種災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和水在那裏搶空間,人和水在那裏搶空間,如果人和水搶空間,大家都往前進的話,那麽到最後只是一個碰撞,只能是衝突,那麽這就是衝突的結果,這是衝突的結果。如果人不採取退讓人認爲他自己永遠能戰勝老天的話,他永遠向自然開戰,而不是避讓,那麽如果正確的辦法的話他們應該是避讓,如果採取避讓的話,那麽它就是說整個周曲縣的縣城他就不能佔有這麽多地用地來建設城市,他也不能把這麽多的人都 在這麽小的一個空間裏,所以說,我們說這個災難確實是人爲的錯誤所造成的。”

四,三峽地區不容忽視

舟曲的過度開發並不是中國的個別現象,而是當今中國的普遍問題。王維洛先生警告說三峽地區的情況更爲嚴重。

水利專家王維洛:“在三峽的地區呢可以說,如果長遠地看哪,可以比甘肅的還要嚴重,我們可以舉幾個,他這裏是縣城,我們可以同樣的舉一個, 三峽起碼有三個縣城,都有可能産生滑坡,而且是大的滑坡,整個縣城都可能會滑到長江裏,江裏面去,爲甚麽呢?他也是這個問題,他選址選的不對,水位太高了。那麽就說三峽他們現在採取的措施,因爲中央對三峽的投資投得比較多,錢比較多,他比較重視,爲了避免這種災害的産生,在三峽呢他是有全部的衛星監控系統,。三峽地區他老有這個微震,他的微震,就是蓄水以後他的微震就明顯的增加,比以前增加了很多。那麽它的這個微震對於這個山坡體的不穩定危害遠超過汶川。這就像一個篩子一樣,整天在那裏給你震,震震你這個也震鬆了。而且,三峽地區這個暴雨比他這裏要大得多。三峽地區下來的就不是90毫米的暴雨,三峽下來的可能是200毫米、300毫米的暴雨,那就說他的危害性就更大。”

他說:“只要這些條件存在,那麽早早晚晚,遲早這個災難都會發生。關鍵在於人們怎麽來分析這個災害的原因,找出他這個原因,而不是找出它表面的原因,而是找出他深層的原因,特別是找出我們人在這裏做錯了甚麽,如果我們人沒有做錯甚麽的話,也不需要改正,對不對,造他們這種做法也不會進步,只能順著這條錯誤的路往前走,中國的自然災害,我說錯了,不是自然災害,中國像這樣的災害就會更多,更加頻繁的發生,因爲它沒有辦法修正。”

記者:採訪中王維洛先生還告訴我們,據當地居民透露,白龍江上游的兩座水壩發生了潰垻。雖然此消息無法得到證實,但他相信可能性非常的大。因爲,如果90毫米的降雨量絕對不會造成如此大的泥石流。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楊曉玫、夏雲飛綜合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