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命運的轉折點 桑蘭的跨國官司

【新唐人2010年8月19日訊】中國運動員桑蘭準備打一場發生在12年前的跨國官司!最近,中國的體育新聞都在熱衷報導有關桑蘭的消息。《法國國際廣播電臺》華語網站也有網友投書,討論桑蘭這場官司的維權意義。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

桑蘭是浙江省寧波市一個普通家庭的獨生女,從五歲開始桑蘭就和體操結下不解之緣。17歲的桑蘭前途一片光明。她當時正積極練習一些高難度跳馬動作,準備在西元二千年奧運上奪取金牌。

98年7月,桑蘭在美國紐約長島參加一項「友好運動會」,作為奧運前的熱身賽。21號傍晚,她正在練習跳馬時失手跌倒,頭部著地,頸椎神經嚴重受傷,胸部以下失去知覺,一瞬間,桑蘭奪取奧運金牌的夢想頓成泡影。

事情已經過了12年了,公眾以為,這件轟動一時的新聞已經塵埃落定了,到最近,桑蘭在微博上提起了這件往事。

她宣稱,她準備打一場跨國官司,為自己討個說法。桑蘭強調,之所以時隔12年後再提舊事,是因為當年一些外界因素不允許她“尋求說法”。她說,現在有些當事人已經退役退休了,他們不再害怕封口的指令。桑蘭似乎在暗指有領導示意她息事寧人。

據桑蘭回憶,事故發生在她熱身時。當她起跑後發現有一名外國教練在調整跳馬周邊的保護墊,這個動作對桑蘭形成了巨大的干擾。

桑蘭的經紀人黃健認為,當時給出的“意外”說辭,根本說不通。

這個「抽墊子」的人就是參加「友好運動會」的羅馬尼亞隊教練貝魯。

按照桑蘭和她經紀人的透露,桑蘭將跨國到美國去打這場官司,但並不指控這個貝魯,而是指控當時的「友好運動會」。桑蘭在中國的媒體報導中譴責,是這個運動會秩序混亂、管理紊亂才使得羅馬尼亞的教練,得以擅自在她起跳時抽動保護軟墊,這是造成她受傷致殘的直接原因。

不過,當年「友好運動會」組委會已經解散,而且經過了12年,能否成功訴訟還是未知數。事實上,12年前桑蘭就受困於缺少錄像資料,無法查明事件真相。

桑蘭受傷後受到美國醫療與保險的良好治療與關照,她也成為很多美國人關心的人物,某種意義上她成為中美兩國建立友好關係的話題。

回到中國後,桑蘭得到官方最好的醫療醫護和政治關照,她上了北京大學,當了記者,成為官方電視節目主持人。

桑蘭在12年前選擇了封口,是顧慮中美關係,還是羅馬尼亞歷史的友好關係,或是中國代表團的責任,桑蘭直到今天也沒有明確說明。

也許桑蘭在被強迫封口下就深感委屈,而最近的事情把她強壓了12年的委屈引發出來了。

前些日子,桑蘭成為全國青年聯誼會成員。當她為了尋求一個單位蓋章作為證明時,申請被國家體委人事幹部拒絕了。這位幹部還說,桑蘭與他們沒有關係。這個說法深深刺傷了她,讓她產生了被遺棄感。

儘管桑蘭人在北京,她確實已經早就脫離同國家體委的組織關係,而回到她來到國家體操隊之前的浙江體委,她的工資等等關係都不歸國家體委。

桑蘭回憶,受傷十多年來,國家體操隊從來沒有主動邀請她去參加春節聯歡。

傷心的桑蘭還揭露,國家體委的官員曾要求中國電視不要老是報導桑蘭,因為她摔成這樣子,會嚇的沒有人再敢讓自己的孩子練體操了。

美國《華爾街日報》曾經採訪她,報導了她生活的艱難。桑蘭說,她受到國家體委官員的批評,指責她為甚麼不向媒體說國家照顧她的那些好事。

據《南京日報》報導,一項網路民意調查,有48.4%的網友認為,桑蘭打官司是中國體育界維權意識的進步。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轉載作者小山的評論文章,內容提到,桑蘭的故事可能有助於中國正在進行的運動員退休制度的改革,因為現在的體制是國家用大錢兵,沒有小錢來頤養退休了的運動員,哪怕他們曾經為中國爭得了榮耀。

浙江女體操運動員王燕,2007年在全國錦標賽時失手,從高低槓跌下頸椎骨折,因缺少康復資金,終生傷殘。

與桑蘭同屬國家隊友的蘭芸,退役後患白血病,因無法籌錢治療,於07年病逝。

有「雪上飛」之稱的全國女子滑雪冠軍趙永華,患糖尿病10年,右眼瀕失明卻無錢治療,惟有賣金牌籌錢,幸運的她得到一家醫院免費幫她做手術,才逃過失明的厄運。

中國男排主攻手湯淼,在國外比賽時,頭部著地,面對高昂的治療費用,一籌莫展。

至於退役後生活艱難的中國運動員更是不勝枚舉。中國男籃名將黃成義因傷殘廢,母子倆住在一個月租200多元人民幣的舊房﹔全國舉重冠軍鄒春蘭退役後要到澡堂做搓背工謀生﹔還有長跑冠軍艾冬梅,為醫病及養兒子公開叫賣金牌。

新唐人記者 李靜 周平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