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北有“大褲衩”南有“大鐘塔”

【新唐人2010年9月16日訊】【禁言博客】(40)北有“大褲衩”南有“大鐘塔”

北有“大褲衩”,南有“大鐘塔”

網友鬼文子有篇叫:北有“大褲衩”,南有“大鐘塔”。說一座高一百一十三米“和諧鐘塔”, 在江西贛州正在建造。這個鐘塔比英國的大本鐘還高出八米。據說採用英國進口的設備,總投資2.9億元人民幣。

文章說, 就在這個鐘塔開工前不久,有新聞報導說,面對江西撫河的唱凱堤決口,有官員說堤壩的設計標準,能抵禦20年一遇的洪水,但是由於資金短缺,未能達到設計要求。當時覺得很奇怪,江西省政府有那麼窮麼?每年的財政收入上哪兒去了?現在總算是弄明白了,原來修建河堤的錢,都修這個大鐘塔了!

可以肯定的是說,這個大鐘塔上的時鐘完全是擺設,這年頭,電子手錶比冰淇淋還便宜,誰會需要這個破玩意提醒時間?但是大鐘塔的建成,標誌著中國的土地上又多了一個像央視“大褲衩”一樣彪悍的建築,從此以後,江西的官員到北京開會或旅遊的時候,可以驕傲地告訴北京人:你們北京有“大褲衩”,我們江西有大鐘塔。多有面子啊!

現在天災人禍頻發,政府部門還如此投入鉅資,修建大鐘塔,只怕江西人民離哭的日子不遠了!有網友跟帖說,冥冥之中有天意,贛州給和諧送"鐘"了﹔大鐘塔建起來,民心塌下去。詛咒這座塔,快快的塌下,還有那專制獨裁。

微小青春期

因“早熟門”事件引發熱議,“微小青春期”成為熱詞。鳳凰衛視某主持人在微博中講述了他在8月15號參加衛生部聖元奶粉事件新聞發佈會的感受,他說:“整場我都聽得很暈,真是感慨自己智商不夠”。

發佈會上,官方專家表示,就像不同的人會對酒精產生的不同反應一樣,對雌性激素比較敏感的孩子會出現比較明顯的乳房發育,因此,原告那些一歲左右女嬰屬於正常的“微小青春期範圍” 。《北京晚報》記者為此專門走訪了一位有18年兒科臨床經驗的張醫生,張醫生表示,此前 從未聽說這一“專業”名詞兒。

作家黃集偉在博文中說,“微”,本義為隱蔽,隱匿行蹤,這種提示,讓人自然聯想到“微小青春期”熱議中主體的滑落或隱蔽。時間不出一週,“聖元奶粉”和“相關部門”都悄然隱匿,變身為話題主角的,是“性早熟”,果然微妙。

成龍比郭德綱還低俗

作家李承鵬有一篇博文“成龍為甚麼不憎恨”。文章說,成龍很久沒拍過好的電影了,也不需要拍,因為他本人就是一部好的電影。

從“中國人確實需要管一管了”到向菲律賓伸出“友誼之手”,他完成人生演技最重大的一次提升,演得太好了,下一步,應該演個特首甚麼的。

成龍說:“如果警方一開始就擊斃綁匪,人們會說,怎麼不談判?如果警方先談判,人們又會說,怎麼不一槍擊斃”。

成龍這話聽著很耳熟,仔細一想,不就是前兩天,國資委一位領導說的:現在的老百姓是怎麼啦,國有企業不賺錢你們罵,國有企業賺了錢你們還是罵,讓我們怎麼辦。

成龍確實適合當領導,說話都帶著官腔兒,拿著人民的錢,國企不賺錢當然得罵,賺了錢,不回報人民,更得罵。回到菲律賓這件事,警方當然不能不談判就擊斃綁匪,但是也不能談判十來個小時,才擊斃綁匪。

其實呢,成龍比郭德綱還低俗,郭胖子代言的偽劣廣告沒成龍多,也沒說過不憎恨菲律賓,可是郭胖子還是得下架,成龍不會下架,成龍的電影照放,成龍的堂會照開,成龍的傳人還是薪火相傳,可見有關部門比咱們都懂成龍,因為成龍比郭德綱還懂中國內地。

中國人沒人管,你憎恨,中國人太自由,你憎恨,中國網民亂說話,你憎恨,中國記者調查霸王,你憎恨,唯獨中國人被殺害在異國他鄉,你不憎恨,這多少有點兒讓人憎恨。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