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登山者誤闖伊朗 冤獄為誰坐

【新唐人2010年10月3日訊】新聞周刊(237)

提起薩拉•舒爾德(Sarah Shourd),很多人都會覺得耳熟。她就是近日被伊朗政府釋放的三名美國登山者之一。去年7月31號,舒爾德和未婚夫鮑爾(Shane Bauer)、朋友法塔爾(Josh Fattal),在伊拉克和伊朗邊界登山時,被控非法跨入伊朗邊境,涉嫌間諜活動,而被伊朗政府抓捕,被關押在德黑蘭(Tehran)的埃文(Evin)監獄一年多。9月14號,在阿曼政府的幫助下,她在支付了50萬美元的保釋金後,獲釋回家。

9月15號,舒爾德踏上阿曼首都馬斯喀特皇家機場的土地,扑進媽媽的懷裡,終於確信自己已經獲得了自由。前去迎接她的叔叔,也送給她一個熱烈的擁抱。

隨後,舒爾德在機場作了一個簡短的聲明,她說:“從今天起,我要全力為我的未婚夫鮑爾和朋友法塔爾的自由努力,沒有他們,我不能享受我的自由,他們此時此刻應該跟我站在一起。”

今年32歲的舒爾德,出生在美國伊利諾伊州,成長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學校畢業後,她與男友鮑爾搬到了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當老師兼作家,閑暇時間出去徒步旅行。

不料,去年7月的一次旅行,卻讓她身陷牢籠。當舒爾德、以及她的男友和好朋友法塔爾,正在伊拉克靠近伊朗邊境的著名旅遊景點,艾哈邁德•阿波瀑布(Ahmed Awa Waterfall)登山時,不幸被伊朗政府抓捕。

隨後,三人被指控涉嫌間諜活動和非法入境,並被關進了監獄。伊朗總統內賈德還公開表示他們將面臨審判,同時要挾美國政府購買20%的核能源,釋放美國監獄中的伊朗囚犯作為交換。而按照伊朗伊斯蘭教法,間諜罪會被判死刑。

事發後,美國政府一再聲明這三個青年人是無罪的,要求釋放他們。三人的家人和朋友也認為,對他們的間諜指控實在可笑,至於說非法入境,那只是一個沒有標誌的邊界,他們走上街頭,呼籲釋放這三個無辜者。

今年5月,通過美國駐伊朗事務代理——瑞士外交官,和律師的斡旋,在被扣押了將近一年後,三人的母親終於被允許到監獄探望他們。見到了日夜思念的親人,他們所有的焦慮和冤屈,在那一瞬間盡情釋放。

相聚的時間很短暫,母親們看著孩子不得不被繼續關在監獄,不停的呼籲國際社會支持。美國政府也不斷聲明,要力爭讓三個人重獲自由。

美國總統歐巴馬還在三名登山者被扣押一週年之際,呼籲德黑蘭政府立即釋放這三名青年。他說,三位青年跟伊 朗與國際社會的分歧沒有任何關係,他們從來沒有為美國政府工作過。

9月14號,伊朗當局在收到50萬美元的保釋金後,終於釋放了已經有乳房腫塊和子宮頸細胞癌前期病變的舒爾德。她先到蘇丹進行簡單的休息和醫院檢查,之後在19號返回紐約。

回到家鄉的舒爾德沒有休息,而是馬上投入到救助兩位被關押朋友的活動中,她先後會見了很多人,召開過多次記者會。

19號她向媒體澄清自己和朋友不是間諜,同時指出登山地沒有任何標示,告訴他們已經靠近邊境,或者跨過邊境。

28號,她詳細回憶了當天發生的事情。她說:“我們爬了幾個小時的山,看到一些士兵。當時的第一印象是,沒事兒,他們只是伊拉克士兵,可能想問點兒問題,或者是對我們很好奇。”

隨後的經歷讓舒爾德終生難忘。她說士兵們先是告訴他們接近伊朗邊境,後來又騙他們跟著走,而這一個跟隨就是一年多的牢獄之災。

現在,舒爾德和他們的親人一刻都不能放鬆為鮑爾和法塔爾的安全擔憂的心,美國政府也在想辦法,幫助救出另兩名青年回家。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