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日“走廊外交” 關係未明

【新唐人2010年10月7日訊】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日本首相菅直人4號出席比利時亞歐首腦會議後,日本媒體報導,“三個偶然”促成了兩人在走廊裏坐下來談了25分鐘。但是,外界評論,被稱爲是兩人即興表演的“走廊外交”幷沒有緩和兩國的緊張關係。

《日本新聞網》一篇特稿講述了這次“走廊交談”的“內幕”。文章說,亞歐首腦工作晚宴結束後,菅直人與溫家寶在走廊裏“相遇”,幷相互打了招呼,“剛好”走廊裏有兩把椅子,於是兩人坐下來會談。消息說,“剛好還有一名翻譯在場”,“三個偶然”碰在一起,促成了這次交談。日本媒體說,這名中方翻譯原本沒有計劃進入會場,顯示溫家寶是在倉促之中最終決定與菅直人會面。

不過,菅直人在布魯塞爾出席亞歐會議間隙對記者們表示,他在會談中對溫家寶說,日本稱做尖閣列島、中國稱爲釣魚島的群島是日本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在官網上發佈的一則短消息證實了這次會談。這則報導說,溫家寶重申,釣魚島是中國固有領土,但他也對菅直人表示,維護和推進中日戰略互惠關係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

在釣魚島撞船事件後,中日關係跌到近年來最低點。事後,菅直人曾說,希望與溫家寶直接對話。第一次機會是9月下旬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但是,中共政府沒有同意。

日方隨後派了特使、民主黨前代理幹事長細野豪志,攜帶菅直人親筆信件前往北京。細野訪華後第二天,中共方面釋放了3名被拘押的日本人。

而此前日方扣留中方船長達20天後才釋放。外界普遍認爲,中方扣留4名日本人是出於報復。

台灣《中國時報》援引天普大學日本校區教授丁菲爾的觀點說,釣魚臺爭議問題幷不是造成中日關係不佳的主要原因,只是兩國間種種複雜問題的像徵。這位熟悉中日臺關係的丁菲爾教授還表示,日本政府認爲一旦在釣魚臺問題太過軟弱,與日本有領土爭議的韓國及俄羅斯可能起而傚尤。

前北京大學教授、史學家蘇明認為,邊界的糾紛和不明確是兩國的政府長期的不作爲而造成的,65年了這個問題都沒解決,責任在兩國政府。蘇明提出,釣魚島事件恰恰發生在九.一八之前,中共爲甚麽要大做文章呢?他向《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表示:

蘇明:“究竟這件事情是否共黨自己在製造,在中國的民間去挑動起來的所謂愛國主義,實質上的民族主義,以此來轉移國際和國內現在對共黨的極端不滿和壓力。不受共黨的導演和指揮,弄清了事實,我們當然就知道該向誰表達憤怒了。”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費良勇在海外關注保釣運動幾十年的全過程,他指出,中共煽動民衆保釣幷不是爲了國家的主權。

費良勇:“保釣運動在歷史上發生了很多次。共產黨它一會操縱民間的反日情緒,好像它是愛國主義者。保釣運動就會演變成反專制的運動,畢竟中共政權同人民利益不是一致的,所以共產黨就會鎮壓保釣運動。歷史上的保釣運動共產黨鎮壓了很多次。共產黨它的中心就是維護專制集團的利益。”

在這次釣魚島事件中,中共高調營救中方船長,以及對日本外交手段趨於強硬,但同時又強力壓制中國民衆自發去釣魚島維護主權。費良勇認為:

“因為它首先維護的只是它的專制政權。而不是甚麼中國的主權。比如說北方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土地,江澤民政權在六四屠殺以後,就為了穩固政權,全送給了俄羅斯。它的國際主義明顯的就是賣國主義。中共是打的愛國主義旗號,都是在進行賣國的活動。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土地它都不在乎,它哪裏在乎一個甚麼釣魚島呢?”

4號,U19亞洲青年足球錦標賽、日本迎戰阿聯酋的比賽在中國淄博舉行,期間,一名男子搶走日本國旗,日本足協當天就此事向亞洲足聯和賽事組委會進行書面交涉,要求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據日本足協透露,已收到中方的調查報告和書面道歉。

新唐人記者普至、李靜、周平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