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多倫多妙評中共政改言論

【新唐人2010年10月8日訊】(新唐人記者謝宗延、林沖報道)辛亥百年前夕,沉寂了近四年的“黄花岗”杂志主编,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于2010年 10月3日在多倫多大學重返讲台,发表了題為“谁孕育了辛亥革命”的专题演讲,也開啟了他“迎接辛亥百年系列演講”的旅程。

由于辛灝年先生的演講正在趕制當中,應觀眾的要求,我們先公布一段辛灝年答觀眾提問的視頻,供大家先睹為快。

提問: 您分析了辛亥革命內部和外部因素,但我覺得現在中國的變化也是必然的,它的內部和外部因素也都非常成熟了,那這種變化與辛亥革命有什么不同?我想這也是我們今天研究辛亥革命的意義。

辛灝年: 你提的問題是相當有水平的。今天中國的環境與一百年前辛亥革命時期的環境有什麼區別?是一樣還是不一樣?因為時間關係,我不能詳細回答你,但是我可以說這麼幾句話。

從民族、民權、民生三個方面來說,在民族問題上,當時列強是堅船利砲打進來,所以容易讓中國人感覺到民族危難,對不對?很明擺著嘛,今天打你;明天瓜分你;後天搶你的主權;又強迫傳教等等,這些作法都讓中國人反感,歸結到一起就是一句話,列強侵略我們,欺負我們,所以我們要民族主義。辛亥革命的三個組成成分,民族革命、民權革命、民生革命。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今天中國大陸人民似乎感覺到,共產黨不也是漢人嗎?這個政權這個國家不也是我們漢民族,中華民族的國家嗎?

我剛才講了,海外有一句話,說我們華人叫\"“黃皮白心”,說們年輕一代是“黃皮白心”,黃臉皮,心是白的,就是指我們生在海外這些人,共產黨是什麼?共產黨是“黃皮俄心”,他一切都是根據蘇聯的模式過來的嘛!他的思想、政治、經濟、文化,我剛才講了為了“馬列”這兩個字,他殺了多少中國人啦!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民族問題,只不過這個民族問題,還沒有給太多的朋友或年輕人認識到,也沒有為他自己所認識到,你知道你在中國實行的是什麼嗎?與傳統文化決裂,抵制西方的現代進步文明,你要的全部是俄化的馬克斯主義的思想、政治、經濟、文化的那一套。這就是最大的民族問題,他把我們的靈魂給挖空了,他把我們中華文化給腐蝕了。這難道還不是民族問題嗎?你打我我身上疼是肉疼,你挖了我的心你挖了我的靈魂,我全身都疼從裡疼到外啊!我們現在只感覺到肉疼的那一面,還沒有感覺到我們心裡面疼的那個東西,那就是靈魂。所以今天的民族革命就是思想革命,徹底的驅逐馬列思想,將中國傳統的好文化、好思想和現代世界進步的文化和思想相結合,這是孫中山說的,“驅逐馬列、恢復中華”的意義就是,還我文化之魂、還我思想之魂、還我民族之魂。這第一個差別。

第二個,民權。我想不用解釋了,晚清人民辦報紙有四百多份啊!今天中國大陸有哪一家報紙是人民辦的?你告訴我哪一家報紙是人民辦的?那麼多的網民,四億網民,連“釣魚島”都成了“過敏詞”,在網站上全部消掉。伍十萬網警啊!比晚清政府的民權上,他不是進步了,都不能講這兩個字,他倒退到了中國三千年的專制都沒有到這一步。民權是“一樣的”?人民完全被剝奪人權了,說一樣那是埋汰滿清了,比滿清帝來的墮落,共產的專制是全面專制,是超級專制腐敗。

第三,民生,我剛才沒有多講因為我今天講的題目的關係,腐敗今天比那時候還腐敗,腐敗是什麼?腐敗就是有權有勢的人發財,無權無勢的老百姓受苦,一鍋飯就這麼多,你百分之零點幾的人吃了我大半鍋飯,留一口飯給我十三億人民分。你說是不是一樣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啊!中共高級幹部子女,無產階級時的接班人,百分之零點四的人裡面,有兩千個這樣的家族,占了我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全國人民財產,這樣的腐敗比滿清厲害一萬倍。

大家想一想,民族問題表現的形式不同,表面上不同實際上更厲害,民權問題更黑暗,民生問題更腐敗。那怎麼辦呢?我想我們的民族是個死不掉的民族,我們的人民別看他老老實實的,真到了那一天,他是非反抗不可。我希望共產黨發自內心的進行“民主政治”改革,而不只講政治改革,而且還是空投口號。要相信一句話,天不變道也不變,作惡多端的結果,多行不義的結果就只有被推翻這一條路。

溫家寶說不進行政治改革,只有死路一條。我請問大家,中華民族的文明史都已經五千年了,中華民族會死嗎?中國會死嗎?中國人民會死嗎?我們兩次亡國,別人用武力亡了我的國,我用文化同化了他的民族,我們的民國不但沒有變小,沒有滅亡反而變大了,中華民國不會死,中國人民不會死路一條,中國更不可能死路一條,死路一條的只有共產黨自己啊!他先為他自己不走死路才說這個話的。我覺得海外對這句話關心程度非常高,可是大家都沒有看到一個根本東西,他怕共產黨死路一條。今天,我們要的不是怕共產黨死路一條,而是中國人民要求“新”,要求“變”,要真正的繁榮富強,要真正的民主和自由。謝謝。

(聽打:田素清)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