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禍兮 福兮-戴宜威的人生故事(上)

【新唐人2010年10月7日訊】【細語人生】(182):禍兮 福兮-戴宜威的人生故事(上)

(旁白)戴宜威從小受到家族長輩的寵愛,學習成績一帆風順,考大學、找工作都是人家來找她,運氣真是太好了。可是中國人常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又河西」。真巧,在他三十歲那年真來了個大逆轉。

宇欣: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又到了《細語人生》節目時間了。中國人有一句話說「人生都是三節草,三窮三富過到老」。用來形容人的一生沒有一帆風順的,有起有落、有悲歡、有離合、有高興、也有不如意的時候,回想起來人一生還真是這樣,我們今天節目為您介紹一位可愛的嘉賓戴宜威女士。

戴宜威女士她從小就受到長輩的寵愛,從上小學一直到上大學,後來到來美國參加工作,可以說都是非常非常順暢,這個人生非常順暢。可是在她三十歲的時候,人生就來了一個大逆轉。

哇!戴宜威女士您好,聽說您從小時候一直到工作,人生都非常非常的順暢,說這個錢包掉了都有人還給您。

戴宜威:的確,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宇欣:您是生長在台灣?台灣什麼地方,台南、台北?

戴宜威:台北,從小就是念書方面的話,平常很普通,也不是特別聰明的孩子,不像有一些特別聰明的同學不用怎麼念,他們就總是名列前矛,我是一步一步慢慢的爬上去,就是考試就很努力的讀,然後就越考越好,但是在聯考時候通常都是會有一些超意料的表現,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宇欣:就是說平時成績還沒有那麼好,一到關鍵的時刻,考試的時候成績就來了一個飛躍。

戴宜威:嗯,對啊!

宇欣:所以說考大學的時候也是很幸運?

戴宜威:對,記得那時候我以為我要考不上學公立學校,要吊車尾了,我還跟爸爸說「爸您要準備,我可能考不上公立學校了」。因為我是北一女,高中是北一女的,北一女是台灣最好的高中,那大家不會預料到會那麼差嘛!所以我先給我爸爸說可能考不上公立大學了,可能要去念私立的學校。

宇欣:先打個預防針,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戴宜威:對,結果沒想到那成績出來,我比模擬考多了一百多分,結果不但上了公立學校,還上了第一名的台大。

宇欣:哇!

戴宜威:對,那時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到底是這麼回事,真的是很運氣。

宇欣:太幸運了,用台灣人的話說是「班上的黑馬」。

戴宜威:對,老師也都跌破眼鏡。那時候念完第二個碩士之後…

宇欣:就是來美國之後了?

戴宜威:對,那時候要開始找工作啦,那時候已經是911之後了,經濟非常不景氣,大家都找不到工作,也看不到任何有人要招人,結果就在我要畢業的前一個禮拜,我念第一個碩士的同學打電話來問我說「我們公司急缺一個人,下禮拜就要上班」。所以我把那個畢業作業交出去,下個禮拜就去工作了,真的是非常的幸運。

宇欣:真是羨慕您,來了美國讀了兩個碩士。

戴宜威:是的。

宇欣:學什麼的呢?

戴宜威:我念碩士,第一個碩士念的是生物技術碩士,然後再念了一個電腦工程碩士。

宇欣:那這兩個專業有什麼關係?

戴宜威:它們是獨立的,但是近十幾年來有一個新興的行業叫做生物資訊,就是利用計算機來計算生物研究的資料,尤其是基因序列的那些運算,所以我想說為了順應未來的潮流做一個新的生物學家,最好能夠兩方面都可學到。

宇欣:兩全其美。

戴宜威:對。

宇欣:有備無患。

戴宜威:是,沒錯。

宇欣:是,那現在是在什麼地方工作?還是從事這個生物研究嗎?

戴宜威:對,我現在很幸運在耶魯大學的醫學院的醫學影像處理中心做研究工作,所以正好就是結合了這兩方面的專長。

宇欣:您的人生一直都是那樣如意?真是令人羨慕,後來聽說正好是三十歲的那年,說您這個人生就來了一個大的逆轉,出了一次車禍,這是這麼樣的一個經過?

戴宜威:對啊,這說起來真是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比這個小說的故事還懸疑呢,可這卻是真實發生的。就在這個這麼大家都很羨慕,我自己也覺得很運氣的時候,在工作了一個月之後,我就在回家的路上發生了車禍,而這場車禍就把我整個人生都摧毀,從高峰跌到谷底。

宇欣:哇!

戴宜威:對。

宇欣:怎麼樣的一個經歷呢?

戴宜威:就是在高速公路的入口處,因為公路設計不太好,所以在進入高速公路的夾道,必須要轉一個彎,所以我後面的車子沒有看到我還沒匯入車流,他就以為前面沒有車了,就全力地衝上高速公路,結果就撞上我了,所以我車子被撞得全毀,我也受了很重的傷,不過並沒有外傷,都是內傷,軟組織受傷,然後X光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大問題,有一點腦震盪。

醫生就讓我回家休息一個月,可是過了一個月之後並沒有比較好,而且痛的地方更多了,然後醫生就說「可是您不能再休息啦,再休息會更糟糕,您必須要動,這個人就是要動才行。」,所以我就回去工作。

宇欣:那醫生他的診斷是怎麼樣呢?

戴宜威:就是軟組織挫傷。

宇欣:需要一個時間的恢復的過程?

戴宜威:對,醫生就是說只有時間,然後靠自己好,他也沒有辦法。

宇欣:後來是怎麼樣?

戴宜威:結果時間並沒有讓我恢復,是越來越糟糕,本來是只有左半邊比較痛,本來只有寬關節、膝關節、腕關節,那時候承受最多撞擊的那個地方比較痛,然後就慢慢發展成擴散到所有的關節都在痛,然後右邊也在痛,全身都在痛。而且不是說可以忍受的程度,而是說連走路都是要走一步,就要休息大概一分鐘,然後再走一步再休息一分鐘,這樣一直拖著走,我那個時候就開始有點害怕了。

宇欣:多長時間了距離車禍?

戴宜威:九個月。

宇欣:九個月之後身體越來越嚴重了。

戴宜威:對,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擔心這醫生說的會慢慢好,自己好,可是但我看實際越來越糟糕。

宇欣:吃些止痛藥嗎?

戴宜威:對,而且所有的治療方法也都是止痛而已,並不是什麼根治的方法。

宇欣:有沒有嘗試看一下中醫呢?

戴宜威:有,去紐約看了一、兩次中醫,但是中醫沒有在醫療保險裡面,非常的貴,也實在是負擔不起,看一次就要100塊美金的現金,然後所以我就想說我回台灣去看,因為台灣那個資源比較多嘛,醫生比較多。

宇欣:稍有名氣的老中醫什麼的。

戴宜威:那時候會拖那麼久也是因為要回台灣的話就要把工作辭掉。

宇欣:就說這邊您已經結婚了,是吧?先生都是在美國?

戴宜威:是的。

宇欣:那後來決定回台灣,到台灣怎麼樣,有沒有找到一位良醫?

戴宜威:有,一開始找到不太好的醫生的時候,不但沒把我弄好,還把我弄更壞了。多方的打聽,多方的嘗試,我都快要放棄了,終於找到這個很好的醫生,他看到我也不問問題,就把我的手拿起來開始一個關節一個關節摸,然後摸完就扳一扳,然後就把我全身的關節都摸了一遍,扳了一遍,然後他扳完以後,我就那裡都不痛了,這到底是這麼一回事,他告訴我「您的關節每一個都錯位了,所以您才會痛」。

宇欣:哇!就每一個關節,渾身的每一個關節都錯位了。

戴宜威:對,然後我就問說可是X光看起來沒問題啊,他說「您這錯位是在X光的誤差值裡面,所以看不出來,但是已經是不對的位子了」。

宇欣:X光照不到,察覺不到。

戴宜威:中醫一摸就可以摸得到了,而且還可以給它扳回去。

宇欣:那不是很好,每個關節都錯位了,人怎麼樣生活真不可思議,那後來說,醫生給您這個關節都扳回去了之後,怎麼樣,好了嗎?

戴宜威:很不幸的是醫生說「您來太晚了,已經變成舊傷了,就很難好了」。

宇欣:那怎麼辦?

戴宜威:因為他把我歸位以後,等於是把已經又長回去的這個軟組織,雖然說是長到錯誤的位子,他把它扳開來放在正確的位子,所以又拉開了,所以這個軟組織就更鬆了,韌帶就更鬆了,所以就抓不住這關節,固定不住。

所以我回家一開門然後這個腕關節就嚴重錯位,那個痛得簡直不知道怎麼講,我從來沒有經過那種痛苦。

宇欣:會不會有什麼併發症出現?您長此下去,也沒辦法回位,那人怎麼樣生存?

戴宜威:我就是非常的痛苦,因為生活總是要動,一動然後就錯位,然後就必須要回去找他,把它這個錯位的關節扳回去,要不然它會長到錯誤的位子去了,實在是跑太多了,所以我爸爸就帶著我去醫生家附近去租了一個公寓,好幾個月啊,然後醫生帶我去運動,教我一些復健的動作。

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就經常錯位,然後又回去找他扳回來,然後又繼續運動,又回去找他扳回來,很痛苦。

(旁白)

關節錯位造成疼痛、發炎和韌帶受傷,無法固定關節,一使用關節就又錯位,他門不能開,衣服不能自己穿,連碗也不能端,更糟的還在後面,慢慢神經方面的後遺症出現了,使她感到自己完成廢掉了。

戴宜威:可是不幸的是在車禍一年半之後,我開始發現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很痛很痛,半夜痛醒,大概三、四點的時候痛醒過來。

宇欣:是關節痛嗎?

戴宜威:關節痛、肌肉痛、到處都在痛,覺得就感覺好像跑了幾公里的馬拉松賽似的那樣子的痠痛。

宇欣:是關節痛?

戴宜威:肌肉痠痛。

宇欣:肌肉痛了。

戴宜威:肌肉痠痛,就站起來走一走,走一走鬆動鬆動,好像要血液恢復循環的那種感覺,然後才有辦法再躺回去睡,然後就越來越嚴重。有一個病友,他已經病了很久了,也是從美國回台灣求醫,他也是住在台北的,他也經常需要找這位醫師,幫他把骨頭扳回去,所以他就跟我住在一起。

宇欣:你們是同樣的病症?也是車禍後遺症嗎?

戴宜威:他不是,他就是慢慢的就開始有這個問題了,他就告訴我他終於在看了十五年醫生以後,終於有一個醫生告訴他,他是得了什麼病,他說我得了一個叫纖維肌痛症(Fibromyalgia)的病,症狀就是全身肌肉痛,尤其是幾個點,幾個特徵,在身體的這個肩後面,還有幾個這個節點會痛,我就發現說,你說的症狀我都有啊,很不幸的是這個病目前還沒有辦法治。

宇欣:聽說這個纖維肌痛症在美國就有四百萬人?是一個疑難病症。

戴宜威:對,那時候我們大家都沒有聽過這個病。

宇欣:那後來您得了這個病之後,有再繼續看那位醫生嗎?

戴宜威:這位病人就介紹我給她診斷的那位醫生,是在台北的榮民總醫院,就是台灣最好的教學醫院之一,因為這個目前全世界都還沒有發現治療的方法,連病因都還不清楚,他的治病基準還不清楚,所以沒有辦法治療,但是很多醫生都是在做研究,那這位醫生他已經研究了十年了。

宇欣:還不是很久?

戴宜威:對,就在發展的階段,所以我就去找這位醫生,拜託他,讓我當他的實驗株。

宇欣:他那個之前,不是很有經驗,那位病友都已經病了十五年了。

戴宜威:對,他病了十五年了,才終於找到一個醫生,告訴他是什麼病?

宇欣:那後來治療方面怎麼樣?

戴宜威:治療方面,他的療程需要住院兩個月,他就讓我參加他的計畫,我也就進了醫院,跟其他的病友一起,有五個,我們那一批有五個人,然後一起治療,都是纖維肌痛症。

宇欣:做一個試驗。

戴宜威:對,對。

宇欣:那後來呢?

戴宜威:很不幸的是,兩個月的療程過去了以後,我並沒有康復,也沒有比較好,還是繼續的越來越嚴重。

宇欣:那個關節呢?

戴宜威:在纖維肌痛症開始發生了以後,那些關節痛變得不是問題了,這個纖維肌痛症反而是真正讓我廢掉的原因。

宇欣:那您關節不是可以活動嗎?

戴宜威:還是不行,所以還是鬆的。

宇欣:雪上又加霜。

戴宜威:沒錯,而且這個雪比之前那個,簡直是糟糕了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因為這個是中樞神經失調,還有痛覺神經失調。痛覺神經失調,就是有全身有痛覺神經纖維的地方,都感覺到痛。

宇欣:我看過一篇文章說:纖維肌痛症,到目前為止,他研究不出這個病因,有可能事說,這個病人是把本身的疼痛放大的那種疼痛。宜薇女士纖維肌痛症還有關節不能恢復原位,這樣的一個身體後來怎麼樣?我們休息一會,等一下,再由宜薇女士告訴我們。

(旁白)

本來就很不幸的戴宜威,兩種病症加在一起,幾乎成了一個廢人,動不動就眼前一黑,昏倒了。隨身要帶氧氣瓶,更是她可怕的事,她已經在醫院了,可是竟然找不到治療的方法。

宇欣:我們繼續回到《細語人生》節目的現場,繼續由戴宜威女士跟我們講訴他不幸的經歷,不幸的故事。說這個關節錯位,再加上纖維肌痛症,沒有一個有效的治療的方法,這兩種病症都是這樣?

戴宜威:對,纖維肌痛症,就是痛覺神經失調,中樞神經失調,所以就造成了基本的生活的都沒有辦法控制,比如說一個人最普通的呼吸,體溫調節,血糖調節,都全部混亂了。

所以我動不動就會昏倒,我記得最嚴重那次是端午節早上,在醫院病床上醒過來,我就痛到醒過來,然後我就想要叫護士給我拿嗎啡過來。結果我竟然發現我說不出話來。

我那時才知道原來要說話,要動用到這麼多個細胞,那每一顆細胞都在痛,所有的意志力跟力量都用在忍受痛苦中。根本連發出一個聲音的力氣都沒有。我那時才想到,我已經在醫院裡呢,我還沒辦法得到幫助,真是太可怕了,這個身體就像一個刑具,一個牢籠一樣,把我捆在裡面,然後折磨我。

宇欣:醫院、醫生是用什麼樣的方法給您醫治,怎麼樣去止痛?

戴宜威:就只能給我嗎啡止痛。

宇欣:就是用嗎啡止痛?

戴宜威:嗯。

宇欣:哇!這聽起來真是很可怕,本來這個身體已經這個樣子了,那再染上毒癮,豈不是更可怕。

戴宜威:因為只有嗎啡能夠止這個纖維肌痛症的痛,一般的止痛藥,吃了跟沒吃一樣。因為我看到我隔壁病房的一個病友他35歲,就比我大5歲嘛,他經常就手上都吊著一個點滴瓶。

宇欣:點滴瓶裡面是什麼?

戴宜威:嗎啡。他是24小時要滴的,就已經嚴重到那種程度了,醫生也是嘗試尋找根治的方法,因為有中樞神經失調的問題,所以就拿一些作用在中樞神經上面的一些藥物,那些抗癲癇藥,抗失眠藥,抗躁鬱症,這些問題我都沒有,其他病人也沒有。

但是只是他作用在中樞神經上,所以都拿來排列組合試試看。看哪一種組合有效,結果吃了以後,我自己不知道我怎麼樣,可是我看別人就是過了一個月以後,每個人性情大變,那不是變好,是變壞。

宇欣:飢不可為也,無藥可救了。

戴宜威:真的是無藥可救了。

宇欣:那有沒有其他的替代的方法?

戴宜威:聽說針灸有效,大家跑去試試針灸,所以我在這兩個月療程以後,也去中醫門診,榮總有中醫門診,有一個針灸大夫,很多纖維肌痛症病人,在住院治療完以後,然後又跑去他那邊,因為要止痛嘛。止痛效果是不錯,我嗎啡可以少吃一半,但是就是還是沒有辦法說完全不痛,或是正常生活,連正常生活都沒有辦法。

宇欣:就是在痛苦當中煎熬。那長此下去怎麼辦?

戴宜威:真是不知道。

宇欣:對啊,我們門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

戴宜威:後來好了以後,我媽媽告訴我,他那時候去醫院看我。我阿姨告訴我,我媽媽去了醫院看我之後回家都在哭,我媽說,看起來我好像都快死了一樣。臉色臘黃的躺在那邊,戴著氧氣罩。

因為我經常會有呼吸失調,然後或是昏倒或是休克,所以經常會戴著氧氣筒,戴著氧氣罩。那時候我們這個這一組病人在醫院裡面是用氧氣筒是全醫院的第二大量的,第一的就是急診室,第二量的就是我們這五個病人。

宇欣:在什麼醫院?

戴宜威:榮民總醫院。

宇欣:台灣榮民總醫院。

戴宜威:對。

宇欣:那怎麼辦呢?長此下去怎麼辦?等於回台灣這一段時間,身體開始的時候好像給您歸位了,有一點成績,然後一活動又錯位,之後又發展成了……

戴宜威:神經方面的問題開始出現了,然後還是沒有辦法治的。

宇欣:就是病情越來越嚴重,而且無醫可治。

戴宜威:是。

宇欣:那怎麼辦呢?

戴宜威:這時候,當然還是繼續。

宇欣:有沒有想到乾脆回美國吧。台灣也治不了了。先生還在美國嘛。

戴宜威:對。

宇欣:治了多長時間在台灣?

戴宜威:一年半。

宇欣:一年半,一點沒有起色,而且身體又出現那麼多的問題。人好像是一個廢人一樣了等於。

戴宜威:對,所以我就想說,既然目前世界上還沒有辦法治,在台灣這樣子要等到什麼時候,要找到什麼時候呢?

宇欣:因為沒有希望,因為沒有盼頭啊。

戴宜威:對,那美國既然有400萬人跟我一樣痛苦,那我就加入他們好了,然後我就打算放棄,要回美國了。然後在回美國之前,在網路上在尋找一些針灸的資訊,打算回美國後自己針灸。

宇欣:噢,對啊,您本身就是一個研究室的。

戴宜威:對,而且人家說久病成良醫。

宇欣:自己有沒有一個發現?

戴宜威:對,然後就在網路上搜尋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中醫師的文章,他是寫有關於這個如果您有筋骨方面的傷以後,會怎麼樣的惡化,如過您不治療的話。

我就發現他說的步驟,發生在我身上一模一樣,然後我就去找了這一位醫生,這一位醫生是一位中醫師,他的醫術真的是非常好。他就開始詢問我其他內科方面的問題,然後我就告訴他,我花了30分鐘才把我所有的症狀講完,然後他就說,我來檢查一下您的內臟器官怎麼樣,結果擠出來都是黑血。

宇欣:哇,整個的器官都出問題了。

戴宜威:對,然後他發現我的骨頭有問題、腎、肝、胃有問題,他說,我們來看看您的骨髓,結果一扎下去,也是黑的,他都驚訝了。然後他就很沉重跟我說,您是不是有什麼心結?我心想說。

宇欣:怎麼沒有心結,這樣一個身體。

戴宜威:這怎麼會這麼倒楣,怎麼就這樣子就風雲變色,連一個招呼都沒打。

宇欣:真是天有不測風雲。

戴宜威:對,他說您這個很嚴重,您回美國也沒有人能救您。

宇欣:那怎麼辦?醫生有沒有給您一個什麼樣的忠告呢?

戴宜威:您自己救自己吧。

宇欣:醫生的忠告,說自己救自己吧,怎麼樣救自己?到目前為止纖維肌痛症在醫學上還是一個大難題,前面您有講過說,在美國目前還是有三百、四百萬這樣的病人,在這种痛苦的病魔當中煎熬著,還有您的那個關節錯位,這在醫學上中、西醫都解決不了的,一直在這個痛苦當中,可以說是,您已經是九死一生,病入膏肓了,這樣子一個情況。

今天的節目時間到了,下集節目,再繼續告訴我們的觀眾朋友,接下來在您身上發生了什麽樣的事情,您這的纖維肌痛症是如何治愈的的,還有這些關節是如何恢復原位的。下集節目時間觀眾朋友您千萬不要忘記收看。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