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匯率難解債務 貨幣戰恐釀金融風暴

【新唐人2010年10月15日訊】美國次級房貸危機引發全球金融風暴之後,各國政府採用巨額刺激計劃提振經濟,使得歐美日等福利國家的主權債務激增,之後又引爆了歐洲債務危機。與此同時,中美匯率和貿易爭端不斷升級,隨著美元持續貶值,各國干預匯率愈演愈烈,引發再次釀成金融風暴的憂慮。

10月8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年會,在貨幣爭端問題上沒有能夠達成協議。美歐指責中國等國家人為壓低匯率,加劇全球貿易失衡。

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在年會上說,全球合作減弱將有損經濟復甦,匯率干預也是全球復甦的一大威脅。IMF需要強化監管,以避免未來再度爆發危機。

近幾個月來,由於美元持續貶值,其他國家貨幣全線被動升值。日本、韓國、巴西、南非、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印尼、台灣等不少國家,最近都先後採取措施壓低本國貨幣,以保護出口業免遭衝擊。

IMF總裁卡恩警告說,一些國家政府試圖通過利用匯率工具來解決國內問題,可能引發「貨幣戰爭」,這對全球經濟復甦構成真正的威脅。歷史已經證明,這並非解決方法,甚至會適得其反。

他指出,中國必須讓人民幣升值,才能減少本國經濟對出口的高度依賴。但是,不能把人民幣低估看作一切問題的癥結,認為人民幣升值後當今世界經濟不平衡問題就能解決。

6號,溫家寶總理在中歐工商峰會上表示,貿易不平衡是全球化條件下的結構性問題,人民幣升值過快,將會給中國和世界經濟帶來災難。

他說:「如果按照美國議員的要求,中國的匯率要提高20%到40%,那麼中國很多企業要倒閉,工人要失業,農民要回鄉,社會要出現動盪。中國的經濟如果出現危機,對世界絕不是一件好事。」

9月29號,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對低估匯率的國家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法案。10月14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收於6.6512,再創新高。

英國BBC報導,德國經濟部長布魯德雷13號說,中國有很大責任,避免與美國的貨幣戰演變成貿易戰。但他同時表示,美國批評中國的外匯政策主要是由於華盛頓「未能控制好自己的問題」。

美聯儲主席伯南克10月4號說,不斷激增的年度赤字對美國經濟構成「真正和日益嚴重的」威脅,不能控制赤字將危及未來的經濟。

去年美國政府財政赤字高達1.42萬億美元,而去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為2268億美元。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10月7號表示,今年的財政預算赤字接近1.3萬億美元。

有分析認為,發達國家通過高稅收、赤字財政,實行醫保、社保、退休金等高福利,龐大的工會組織維護這種社會福利制度,政府干預經濟的程度越來越高,這些本質上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學說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的體現,也是歐美金融債務危機、經濟不振的主要原因。

《中國事務》主編伍凡對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說:「我覺得整個歐洲這個社會系統,非常明顯從二戰結束之後到現在走上福利國家這個道路,這一福利國家是由社會黨、社會民主黨一再鼓吹的。可是現在走到了盡頭了。」

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爆發後,歐盟各國政府紛紛採取財政緊縮政策,削減赤字和社會福利。今年6月的20國集團峰會達成共識,要求發達國家在2013年前將財政赤字減半。

而美國經過兩年的刺激計劃,經濟復甦緩慢,美聯儲準備實行進一步「定量寬鬆」貨幣政策,擴大印鈔推動美元持續貶值,以提振經濟和貿易。但同時導致所有貨幣升值,各國競相干預匯率。

哈佛大學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10月13號表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尚未結束,還會持續蔓延,日本將首當其衝,美國也將緊追在後。美聯儲進一步的量化寬鬆將無助於經濟復甦。

分析人士指出,高福利、赤字財政對美歐經濟的危害性,遠遠大於貿易逆差。貨幣匯率戰解決不了巨額主權債務危機,反而增加再次引發金融風暴的風險。

伍凡說:「不像上一次金融風暴,大家各國還可以救自己,用刺激經濟、赤字經濟、超額貸款,銀行拚命印鈔票來支撐這個經濟,把銀行窟窿堵起來。美國這麼做了,其他國家也這麼做。那一場病還沒有完全好,又來第二場病,那你有多少錢來填那個窟窿呢?這次不是銀行本身系統出問題,而是整個國家的經濟和財務系統出了問題。」

人類歷史上不乏「貨幣戰爭」的慘痛教訓。上世紀30年代經濟危機爆發後,多個主要經濟大國施行以鄰為壑的貨幣貶值政策,加劇了危機破壞性,毒化了國際經貿關係,成為誘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因素之一。

新唐人記者 李元翰 周天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