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禍兮 福兮-戴宜威的人生故事(下)

【新唐人2010年10月14日訊】【細語人生】禍兮 福兮 戴宜威的人生故事(下)

宇欣: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現在是《細語人生》節目時間。在上一集節目我們請來了我們的嘉賓戴宜威女士,戴宜威在30歲之前有一個非常令人羡慕的人生,從小受到長輩和親戚朋友的喜愛。一直到她讀大學和參加工作之後,人生都是非常非常的順暢,用她自己的話說,錢包掉了都有人撿了還給她。

可是中國人有一句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在她30歲之後的人生卻來了一個大的逆轉,她出了一場大的車禍之後,造成了後遺症,身體所有的關節都錯位,後來發展成一種叫「纖維性肌痛症」的疾病。這種疾病到目前為止,中西醫都是醫治不了,在美國目前有3、4百萬人依然飽受這種病痛的折磨。

今天宜威女士她來到我們的演播室,你看她一副健康的樣子,非常的可愛,她究竟是怎麼樣恢復到現在這種程度的。還有她在美國經過了治療,西醫醫治不了,到了台灣之後,病情是越來越嚴重,最後醫生說已經無藥可治,讓她自己救自己。那接下來,宜威,後來病情有沒有得到控制呢?

戴宜威:醫生告訴我說,你這個病這麼重,回美國了怎麼辦呢?美國沒有人能救人你?你自己救自己吧!他說你煉法輪功吧!煉了什麼病都會好。

宇欣:那他沒有辦法了?他介紹你來學煉法輪功?

戴宜威:是,對,我那時候想說這不太可能什麼病都會好吧?不過我還是願意相信他,因為我想任何一個重病人都希望緊緊抓住任何一線希望的。可是他可能看得出來我並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所以我請他教我怎麼樣煉法輪功的時候,他就說你自己回家煉吧,自己去學,然後給我兩張印刷很精美的簡介法輪功的單子,他說什麼東西都在網路上,你自己去學就好了,他就把我打發回家了。

宇欣:法輪功的單子、資料,對你今後的人生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有沒有什麼改變對你的命運?這是我們最關心的話題了。

戴宜威:這是天翻地覆的改變,只是我想說可能跟其他公園裡面練的其他氣功都一樣,可能要練個十幾、廿年才能會有效果,所以……

宇欣:你只想目前的這一段時間人生怎麼走,怎麼去過每一天,要怎麼去度過這樣艱難的時光。

戴宜威:是,得要趕快能夠出去上班才行,要不然自己都沒有辦法活了。然後所以回美國以後我也沒有馬上開始學,我就還是去找針灸醫師,因為美國有越來越多的針灸醫師,可是不幸的是我的那個醫療保險沒有給付,那針灸一次要100塊美金。

宇欣:中醫一般好像都沒有醫療保險?

戴宜威:對,很少。

宇欣:現在有嗎?

戴宜威:現在目前有開始有了,是2年前完全是沒有的。而且一個禮拜針灸要2-3次才會維持那個效果,才能夠維持那個疼痛的程度是可以在家走動的,如果不針那麼頻繁的話,就痛到連在家裡都沒有辦法走動。所以我根本付不起那個錢,找了兩個禮拜,因為我回了美國以後,沒有爸爸媽媽天天跟在我後面照顧我,我一回美國自己一做家事,一下子關節就錯位了。錯位了以後沒有醫生給我板回去,就痛得躺在床上,那個肚子餓了都不想下樓去吃東西,就讓它餓一整天。

宇欣:不想,還是不能動?

戴宜威:是可以動,但是因為太痛了,痛到我寧可餓也不要動,最後就在床上忍了十幾個小時,先生回來才能吃,才能吃上東西。就這樣子,這麼痛苦,所以我就跟媽媽說,媽媽我發現我沒有辦法生活,我必須還是要繼續做那些治性的療法,雖然說沒有辦法根治,但是讓我比較能過正常的日常走動、吃飯、正常日常的行為。

宇欣:先生可以幫你一些嗎?

戴宜威:先生因為他要上班,白天我一個人在家。

宇欣:、這樣的家庭也是不亦樂乎。

戴宜威:對呀!我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連自己穿衣服都有問題。

宇欣:在家裡跟先生的關係怎麼樣?

戴宜威:經常吵架。因為我這麼痛嘛,所以心情總是不好。

宇欣:有一句話說「病長沒孝子」,太久了。

戴宜威:對,我們經常吵架。

宇欣:是,一天的作工回來之後。

戴宜威:很辛苦。

宇欣:不但沒有人把熱呼呼的飯端到面前,他還要……

戴宜威:他還要照顧一個病人,而且還不知道照顧到什麼時候才會好,可能永遠不會好。

宇欣:後來怎麼樣,你說跟媽媽打電話說,我還是最好再回到台灣……

戴宜威:反正讓我比較好過一點。結果媽媽說你別回來了,我已經沒有錢了,錢都被你看病看光了,你再回來看病要借錢了。

宇欣:那怎麼辦?

戴宜威:然後我就很……

宇欣:媽媽也沒辦法接受你。

戴宜威:先生也養不活我。

宇欣:醫生又救不了你,怎麼辦?

戴宜威:然後我哭了兩三天,一直哭一直哭,我想說我怎麼會落到這種境地,唸了這麼多書,結果什麼都還沒有開始人生就結束了,然後連自己的一碗飯都裝不了。

宇欣:沒有一個好的身體,自己管不了自己,自己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

戴宜威:所以困在幾尺建方的房間裡,連自己穿衣服都沒有辦法,那時候……

宇欣:那接下來怎麼辦?我們先休息一會兒。我想大家依然為你的命運所擔心,那接下來到底怎麼樣,我們先休息一會兒,等一會兒宜威再繼續告訴我們。

(影片旁白)

戴宜威徹底絕望了,辛苦讀了那麼多年的書,拿了兩個碩士,到頭來卻落到如此悲慘的地步。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幫助到她,活著除了忍受痛苦,剩下的還有什麼呢?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了……

宇欣:好,我們繼續回到節目中來,接下來怎麼樣,自己每天困在一個小房間裡,然後你自己衣服穿不上,飯吃不了,自己照顧不了自己,媽媽也不能接受你,醫生又救不了你,丈夫又幫助不了你。

戴宜威:對,這個時候我就想到自殺了,我就想活下去還有個什麼盼頭呢?就是無止盡的痛苦而已,除了吃飯、上廁所,一點貢獻都沒有,就一直等著、等著,一直等著什麼呢?這麼痛苦日子。

宇欣:真的是沒有盼頭,就是說沒有希望,當你沒有希望了那是非常恐怖的。

戴宜威:對,這個時候我就想到要自殺,這個時候就真的是很仔細的考慮,回想以前在醫學院唸書的時候,傳聞那些醫生是怎麼樣結束自己生命的,又不很疼痛。想了幾個小時吧,我就想說還是不能這麼做,雖然是活著非常的痛苦,真的是苦到很想解脫,但是我要是解脫的話,那別人的痛苦可能是我的千百倍,爸爸、媽媽、親戚朋友他們怎麼能夠承受得了呢?所以我就決定……

宇欣:還是為大家想一想,為親人想一想。

戴宜威:對,再痛苦我也要為他們拖著活下去。

宇欣:後來怎麼樣身體的情況?

戴宜威:這時候我就想到來煉煉法輪功吧!反正也沒有其它的事可以做了,也沒錢了,煉法輪功又不用錢,那我就來研究研究吧!

(影片旁白)

戴宜威最後決定,為了家人再痛苦也要活下去,這種活法實在艱難,但是如果繼續尋找根治的方法,可能債台高築了也找不到,怎麼辦?那就按照那位好心的中醫師囑咐的,來煉煉法輪功吧!死馬就當活馬醫吧!

宇欣:一條路已經行不通了,那我們再選擇另一條路吧!試一試也無妨。

戴宜威:對呀!然後第一我就把他當作其他的氣功練,我就去網路上把那個教功的錄像下載下來,然後就到照著比劃。其中有一個動作是要蹲下去的動作,因為我知道那個髖關節只要膝蓋一打開就會錯位,所以我就想做標準,我就把膝蓋打開就蹲下去了,這一蹲就壞了,髖關節就錯位了。然後我就痛到又像之前一樣,痛到肚子餓都不想下床去吃東西。

但是我這次我連煉氣功都沒有辦法,我就很害怕,天哪!第一次這樣想:我會殘廢!然後我就一直哭,哭了一個晚上,可是到了早上的時候,我想說等等,他這個醫生醫術這麼好,他這麼慎重的推薦給我,我不應該這麼快的放棄,我再研究一下吧。

所以早上又下樓去,忍著疼痛下樓去網站上面瀏覽,然後這個時候我就去看看其他的網頁,然後就看到一個地方寫說,新學員一開始一定要看《轉法輪》這部書,不能只做動作。我就開始看《轉法輪》了。我一翻開來以後,第一句話「佛法是最精深的」,我說,噢!原來這個還是跟佛家有關係的,不是只是單純的一個氣功而已。

我就看下去了,就發現,哇!這可不止是佛家啊!這個是很高的科學呀,這個講的不是說是一個很單獨,很偏一門的東西,講的是一個很廣的理。然後把我以前很多的疑問都解開來了,而且我還發現這個是修煉,而不只是單純的做動作而已。我就很興奮,沒有想到既然有這麼多人已經在煉法輪功了,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怎麼這麼閉塞呢?還是書裡面講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都覺得實在是太好了。

比如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說這是真的很高啊!書裡面一直強調要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事情,而且「忍」不是含氣而忍,不是說表面忍住了,心裡面還放不下,而是根本不生氣。我就想說,哇!那真是太高了,如果能夠連氣都不生的話,因為我自己也很不喜歡生氣,然後每次跟先生吵架的時候我都很難過,可是又忍不住。

我;想要是能夠做到連生氣都不生的話,那這個人是真的很有德性的人,生活就會真的非常好,如果每個人都能夠這麼做到的話。我就想說,雖然說大概師父不會收我吧!但是我就是要照著書裡面做的那個生活方法的去做人,然後就算我的病不會好,我也是要照著《轉法輪》裡面說的這個方法去過日子。

宇欣:一口氣把《轉法輪》都讀完了?

戴宜威:對,一天把九講全部都讀完。

宇欣:一天的時間,從頭到尾全部都讀完了,而且你的收獲就這麼多,一下子就接受裡面的理論了。

戴宜威:對,所有每一講講的事情,有一些是我以前想過,但是沒有答案的,在裡面有給我很的解答。

宇欣:都得到了解答。

戴宜威:豁然開朗。

宇欣:好,觀眾朋友,我們繼續回到細語人生的現場。剛才宜威有講到說,用了一天的時間把法輪功的這本經典著作《轉法輪》讀了一遍之後,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嗎?

戴宜威:結果第二天早上起來了以後,我正打算很小心的運動我的四肢,因為早上都要在床上一根一根肌肉的動,動了大概30分鐘我才有辦法坐起來。

宇欣:就是每天起來的時候,所有的關節……

戴宜威:都是僵硬、痠痛的。

宇欣:都要先活動一下,一點點理順了才可以起來?

戴宜威:對對!而且是痛苦的,不動也痛,動也痛。然後我正打算又醒了,又要開始痛了,正打算一天又要開始了,就是用所有意志力準備忍受疼痛去動了。我一動,平常只能動一點點,我就「膯」一下子手就彈起來了!

我就:哎!我手怎麼會起來了呢?因為我那時候四肢末稍已經開始失去知覺,早上一睡醒時侯從指頭到這邊(手肘)是沒有知覺,你叫它動它都動不了,可能像中風癱瘓的病人那樣子吧!那時候已經進展到這個上臂了。所以,其實早上應該是動不了,要一直想一直想「動、動、動」,要想很久它才能夠聽你使喚。

結果那天我一抬就抬起來,我就看著我的手,這是怎麼回事呢?結果那天看完書的早上起來,嗯!這是怎麼回事?我在做夢嗎?我想我再動動其他地方,一抬另外一隻手,哎!又動起來了,而且都不痛哎!而且感覺我全身沒有一個地方在痛。哇!怎麼會這樣?那我就坐起來看看,哎!也沒問題,我坐起來沒問題,平常都要慢慢的「膯、膯、膯」才能坐起來的。

那我站起來看看,我腳放在地上就站起來了,哇!真是不可思議。我到樓下去,平常走樓梯那真是很痛苦啊!也是用很大的意志力,哎!下樓吧!結果那天我就下樓,一點都不痛,就好像什麼是都沒發生一樣,好像那個車禍沒有發生似的,我就像作夢一樣,我覺得:我還在地球嗎?我掐掐我自己。

宇欣:簡直不可思議!

戴宜威:我是在做夢還是真的?然後我走到樓下,我一看:我的天啊!《轉法輪》裡面說的事情都成真了,都在我身上發生了。

宇欣:第二天、第三天下樓之後怎麼樣?就是這一整天怎麼樣?

戴宜威:一整天我就像做夢一樣,腦子轟轟在響,說這怎麼可能呢?

宇欣:這是神蹟!

戴宜威:對呀!我一直相信神存在、但是那是一種希望,一種很遙遠的希望,但我沒有想到我會碰到神、見到神,但是祂竟然在我身上作用了,我只差眼睛沒有看到而已,已經發生在我身上了。就像《轉法輪》裡講的,這不是原話,你如果是真心誠意要修煉的話,意思是如果你是真心誠意要修煉的話,就會給你淨化身體讓你達到無病狀態。

那我的確是相信的,只是沒有想到這會跟我有關係,我想說我資質太差,不會收入門嘛!沒想到竟然發生在我身上,而且整個過程就一個晚上,就成了,而且我的病是很重的病啊!而且我的關節是錯位的,髖關節是錯位的,其他的地方也不好過的,怎麼就都好了呢?這在物理上根本解釋不出來嘛!分開的關節怎麼自動跳回去了,已經鬆開的韌帶就長好了!一個晚上就好了。

宇欣:就恢復到從前了。

戴宜威:對!而且還比以前更強壯,以前那個炒菜鍋,我單手拿不起來,我現在一拿就拿起來了。

宇欣:這個不治之症到目前為止,中、西醫都不可以解決的這樣的一個病痛,這樣的一個疾病,就是說一夜之間,看了《轉法輪》這本書一遍,一夜之間整個病痛就不翼而飛了,就連一個過程都沒有。

戴宜威:是的,就被拿掉似的。

宇欣:就完全被拿掉了,說拿就拿掉了。

戴宜威:說拿就拿了,我想說:哇!原來神真的存在呀!而且力量還這麼大,我只差沒有親眼看見而已,神已經碰到我了,祂已經在我身上做事了。我身上每天早上起來就是一個見證。

(影片旁白)

一個已經要申請殘障補助的人,煉了法輪功一夜之間全好了,不但好了,比車禍前還強壯,本來健康、事業、家庭、婚姻問題都沒了,人生已經結束了,又被賜與人生第二次機會,這種強烈的震撼和喜悅是她難以言表的。

宇欣:宜威你本身是學習醫學的,搞生物學研究的,在耶魯大學從事生物醫學研究工作,你怎麼解釋呢?

戴宜威:因為我所學到的科學態度就是要保持一顆開放的心胸,而且我永遠都知道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比我們知道的事情多得太多了。

宇欣:從生物學角度,從醫學的角度,再解釋一下,看能不能解釋,我們還要得到一個回答。因為這個確實是一個謎團,因爲很多疑難的病症,癌症、不治之症,在法輪功修煉的人群當中,都得到了非常有效的醫治,就跟你一樣,也是說一夜之間、一天、一個禮拜,這樣的病例,這樣的的人也是有很多,那麼從醫學的角度怎麼去解釋?

戴宜威:我想目前的醫學,西方的醫學是解釋不了的,要從東方的醫學來解釋比較有可能。我曾經問我那個很厲害的中醫生,就是不問我任何話,然後就把我骨頭全部扳回去,然後全身就不痛的那個醫生。

我說要怎麼樣用西醫去解釋中醫,他說這沒有辦法,因為這是不同的系統,用不同的方法來看的,所以我覺得中醫走的是一個不同的科學道路,所以它探索的方法還有治療方法就是不同的角度,很顯而易見的這是非常有效的,而修煉就是更高級的,比中醫還要更科學的一個方法。

宇欣:他不需要去把你關節一個一個往回扳。

戴宜威:他掌握了更高的知識,現在又由李老師來教給大家。那目前西醫的方法並沒有辦法去解釋,因為它是不同的系統,而且西醫沒有辦法解釋,或是目前科學沒辦法解釋的事情,並不表示它不存在。因為我們都知道幾十年前根本沒有微波爐吧,可能幾百年前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微波,那它就不存在嗎?它當然存在啊!

還有我們的收音機、電視機,它都是用那個微波傳送的,沒有人可以看得見,那誰可以說它不存在呢?所以我們看不見、摸不著的,並不表示它不存在,只是目前還沒有發明那個方法去探測它而已,所以我覺得這完全不違背。

宇欣:你的先生是怎麼樣看這件事情,就說那個時候身體那樣。你先生是從事什麼工作的?

戴宜威:我先生也是在耶魯從事生物醫學的研究,他在耶魯的藥學系。

宇欣:你的先生是怎麼樣來看待你的身體的變化?

戴宜威:那時候我得到纖維肌痛症的診斷以後,我先生就到處去幫我找治療的方法,他就告訴他的同事、同學,結果有一個跟他合作的醫生,也是在耶魯的醫生,他就說:「唉呀!我媽媽跟妹妹也有這個病。」然後我先生說:啊!連醫生的媽媽和妹妹都有這個病,他都沒辦法。那個醫生給我找了最尖端的研究醫學報告給我看,就是沒辦法。

宇欣:你是什麼時候出的那個車禍?

戴宜威:2005年。

宇欣:2005年,那後來身體好了是什麼時候?

戴宜威:2007年8月。

宇欣:病痛折磨了兩年多,2007年開始讀了法輪功這本書《轉法輪》,之後身體就發生奇蹟了。

戴宜威:對。這時候我知道99年,我再次回台灣時,有聽到這個消息是大陸在鎮壓法輪功,之前從來沒聽過,突然有一天它就說要鎮壓這群人了,然後這時候我想說這是什麼原因呢?然後我就想說我來研究看看,然後我就把他們說的什麼的都看了一下,我就發現這完全是空穴來風,人家說假話還要有一點事實,這是完全跟事實相反,根本沒有依據,那完全都是謊言。

宇欣:身體這個樣子了,法輪功給了你這樣一個完整的身體。

戴宜威:對。所以我每天早上醒來,我的身體狀況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

宇欣:從2007年8月份身體好了之後,一直就這樣了,就是那些疼痛再就沒有了?

戴宜威:嗯。從來沒有再……

宇欣:一掃而光?

戴宜威:沒錯!

宇欣:哇!一夜之間。

戴宜威:奇蹟就在今天正在發生著,而且我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而已。當我發現奇蹟發生了以後,我想說,哇!原來這不只是在故事裡面,這是真實存在,在今天這個社會上奇蹟就發生了,就在我身上。

我要告訴全世界所有的人,然後我發現在網路上有千千萬萬的人,幾百萬的人都跟我一樣,他們都是學煉法輪功以後,在很短時間內就好了,我就很想有個很大的麥克風可以向全世界的人廣播:「全世界的人類啊,大家都有福了,人類可以真正達到無病狀態,趕快去研究一下法輪大法。」

宇欣:對,我們這就是對全世界24小時廣播的全球衛星,希望通過這個全球衛星24小時把你的福音送給我們《新唐人》的電視觀眾朋友。

戴宜威:對,所以我現在要告訴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奇蹟真的存在,法輪大法好!我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今天很高興能來到這個節目,能告訴大家我的故事,我特別希望電視機前善良的人們能夠去了解一下法輪大法。我要告訴爸爸、媽媽,謝謝你們撫養我長大,你們也吃了很多的苦,照顧我,我希望你們還有舅舅、阿姨、表弟、表妹,還有叔叔、伯伯,大家趕快去研究一下法輪大法。

我發現我能夠回報給你們的並不是金錢,也不是其它任何東西,最好的就是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我希望你們能夠趕快去研究一下,找一個煉功點,然後開始學法煉功,也可以跟我一樣身心受益,這是我能夠給你們最大的回報。

宇欣:好,謝謝宜威。

戴宜威:謝謝。

宇欣: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我想說的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世間的事,事事難以預料,如何能夠使坎坷的命運得到轉機,如何能使受傷的心靈和病痛的身體得到醫治,今天節目的嘉賓宜威已經為我們做出了最好的回答。感謝你收看今天的節目,下次節目時間我們再見。

宇欣: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現在是《細語人生》節目時間。在上一集節目我們請來了我們的嘉賓戴宜威女士,戴宜威在30歲之前有一個非常令人羡慕的人生,從小受到長輩和親戚朋友的喜愛。一直到她讀大學和參加工作之後,人生都是非常非常的順暢,用她自己的話說,錢包掉了都有人撿了還給她。

可是中國人有一句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在她30歲之後的人生卻來了一個大的逆轉,她出了一場大的車禍之後,造成了後遺症,身體所有的關節都錯位,後來發展成一種叫「纖維性肌痛症」的疾病。這種疾病到目前為止,中西醫都是醫治不了,在美國目前有3、4百萬人依然飽受這種病痛的折磨。

今天宜威女士她來到我們的演播室,你看她一副健康的樣子,非常的可愛,她究竟是怎麼樣恢復到現在這種程度的。還有她在美國經過了治療,西醫醫治不了,到了台灣之後,病情是越來越嚴重,最後醫生說已經無藥可治,讓她自己救自己。那接下來,宜威,後來病情有沒有得到控制呢?

戴宜威:醫生告訴我說,你這個病這麼重,回美國了怎麼辦呢?美國沒有人能救人你?你自己救自己吧!他說你煉法輪功吧!煉了什麼病都會好。

宇欣:那他沒有辦法了?他介紹你來學煉法輪功?

戴宜威:是,對,我那時候想說這不太可能什麼病都會好吧?不過我還是願意相信他,因為我想任何一個重病人都希望緊緊抓住任何一線希望的。可是他可能看得出來我並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所以我請他教我怎麼樣煉法輪功的時候,他就說你自己回家煉吧,自己去學,然後給我兩張印刷很精美的簡介法輪功的單子,他說什麼東西都在網路上,你自己去學就好了,他就把我打發回家了。

宇欣:法輪功的單子、資料,對你今後的人生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有沒有什麼改變對你的命運?這是我們最關心的話題了。

戴宜威:這是天翻地覆的改變,只是我想說可能跟其他公園裡面練的其他氣功都一樣,可能要練個十幾、廿年才能會有效果,所以……

宇欣:你只想目前的這一段時間人生怎麼走,怎麼去過每一天,要怎麼去度過這樣艱難的時光。

戴宜威:是,得要趕快能夠出去上班才行,要不然自己都沒有辦法活了。然後所以回美國以後我也沒有馬上開始學,我就還是去找針灸醫師,因為美國有越來越多的針灸醫師,可是不幸的是我的那個醫療保險沒有給付,那針灸一次要100塊美金。

宇欣:中醫一般好像都沒有醫療保險?

戴宜威:對,很少。

宇欣:現在有嗎?

戴宜威:現在目前有開始有了,是2年前完全是沒有的。而且一個禮拜針灸要2-3次才會維持那個效果,才能夠維持那個疼痛的程度是可以在家走動的,如果不針那麼頻繁的話,就痛到連在家裡都沒有辦法走動。所以我根本付不起那個錢,找了兩個禮拜,因為我回了美國以後,沒有爸爸媽媽天天跟在我後面照顧我,我一回美國自己一做家事,一下子關節就錯位了。錯位了以後沒有醫生給我板回去,就痛得躺在床上,那個肚子餓了都不想下樓去吃東西,就讓它餓一整天。

宇欣:不想,還是不能動?

戴宜威:是可以動,但是因為太痛了,痛到我寧可餓也不要動,最後就在床上忍了十幾個小時,先生回來才能吃,才能吃上東西。就這樣子,這麼痛苦,所以我就跟媽媽說,媽媽我發現我沒有辦法生活,我必須還是要繼續做那些治性的療法,雖然說沒有辦法根治,但是讓我比較能過正常的日常走動、吃飯、正常日常的行為。

宇欣:先生可以幫你一些嗎?

戴宜威:先生因為他要上班,白天我一個人在家。

宇欣:、這樣的家庭也是不亦樂乎。

戴宜威:對呀!我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連自己穿衣服都有問題。

宇欣:在家裡跟先生的關係怎麼樣?

戴宜威:經常吵架。因為我這麼痛嘛,所以心情總是不好。

宇欣:有一句話說「病長沒孝子」,太久了。

戴宜威:對,我們經常吵架。

宇欣:是,一天的作工回來之後。

戴宜威:很辛苦。

宇欣:不但沒有人把熱呼呼的飯端到面前,他還要……

戴宜威:他還要照顧一個病人,而且還不知道照顧到什麼時候才會好,可能永遠不會好。

宇欣:後來怎麼樣,你說跟媽媽打電話說,我還是最好再回到台灣……

戴宜威:反正讓我比較好過一點。結果媽媽說你別回來了,我已經沒有錢了,錢都被你看病看光了,你再回來看病要借錢了。

宇欣:那怎麼辦?

戴宜威:然後我就很……

宇欣:媽媽也沒辦法接受你。

戴宜威:先生也養不活我。

宇欣:醫生又救不了你,怎麼辦?

戴宜威:然後我哭了兩三天,一直哭一直哭,我想說我怎麼會落到這種境地,唸了這麼多書,結果什麼都還沒有開始人生就結束了,然後連自己的一碗飯都裝不了。

宇欣:沒有一個好的身體,自己管不了自己,自己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

戴宜威:所以困在幾尺建方的房間裡,連自己穿衣服都沒有辦法,那時候……

宇欣:那接下來怎麼辦?我們先休息一會兒。我想大家依然為你的命運所擔心,那接下來到底怎麼樣,我們先休息一會兒,等一會兒宜威再繼續告訴我們。

(影片旁白)

戴宜威徹底絕望了,辛苦讀了那麼多年的書,拿了兩個碩士,到頭來卻落到如此悲慘的地步。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幫助到她,活著除了忍受痛苦,剩下的還有什麼呢?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了……

宇欣:好,我們繼續回到節目中來,接下來怎麼樣,自己每天困在一個小房間裡,然後你自己衣服穿不上,飯吃不了,自己照顧不了自己,媽媽也不能接受你,醫生又救不了你,丈夫又幫助不了你。

戴宜威:對,這個時候我就想到自殺了,我就想活下去還有個什麼盼頭呢?就是無止盡的痛苦而已,除了吃飯、上廁所,一點貢獻都沒有,就一直等著、等著,一直等著什麼呢?這麼痛苦日子。

宇欣:真的是沒有盼頭,就是說沒有希望,當你沒有希望了那是非常恐怖的。

戴宜威:對,這個時候我就想到要自殺,這個時候就真的是很仔細的考慮,回想以前在醫學院唸書的時候,傳聞那些醫生是怎麼樣結束自己生命的,又不很疼痛。想了幾個小時吧,我就想說還是不能這麼做,雖然是活著非常的痛苦,真的是苦到很想解脫,但是我要是解脫的話,那別人的痛苦可能是我的千百倍,爸爸、媽媽、親戚朋友他們怎麼能夠承受得了呢?所以我就決定……

宇欣:還是為大家想一想,為親人想一想。

戴宜威:對,再痛苦我也要為他們拖著活下去。

宇欣:後來怎麼樣身體的情況?

戴宜威:這時候我就想到來煉煉法輪功吧!反正也沒有其它的事可以做了,也沒錢了,煉法輪功又不用錢,那我就來研究研究吧!

(影片旁白)

戴宜威最後決定,為了家人再痛苦也要活下去,這種活法實在艱難,但是如果繼續尋找根治的方法,可能債台高築了也找不到,怎麼辦?那就按照那位好心的中醫師囑咐的,來煉煉法輪功吧!死馬就當活馬醫吧!

宇欣:一條路已經行不通了,那我們再選擇另一條路吧!試一試也無妨。

戴宜威:對呀!然後第一我就把他當作其他的氣功練,我就去網路上把那個教功的錄像下載下來,然後就到照著比劃。其中有一個動作是要蹲下去的動作,因為我知道那個髖關節只要膝蓋一打開就會錯位,所以我就想做標準,我就把膝蓋打開就蹲下去了,這一蹲就壞了,髖關節就錯位了。然後我就痛到又像之前一樣,痛到肚子餓都不想下床去吃東西。

但是我這次我連煉氣功都沒有辦法,我就很害怕,天哪!第一次這樣想:我會殘廢!然後我就一直哭,哭了一個晚上,可是到了早上的時候,我想說等等,他這個醫生醫術這麼好,他這麼慎重的推薦給我,我不應該這麼快的放棄,我再研究一下吧。

所以早上又下樓去,忍著疼痛下樓去網站上面瀏覽,然後這個時候我就去看看其他的網頁,然後就看到一個地方寫說,新學員一開始一定要看《轉法輪》這部書,不能只做動作。我就開始看《轉法輪》了。我一翻開來以後,第一句話「佛法是最精深的」,我說,噢!原來這個還是跟佛家有關係的,不是只是單純的一個氣功而已。

我就看下去了,就發現,哇!這可不止是佛家啊!這個是很高的科學呀,這個講的不是說是一個很單獨,很偏一門的東西,講的是一個很廣的理。然後把我以前很多的疑問都解開來了,而且我還發現這個是修煉,而不只是單純的做動作而已。我就很興奮,沒有想到既然有這麼多人已經在煉法輪功了,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怎麼這麼閉塞呢?還是書裡面講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都覺得實在是太好了。

比如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說這是真的很高啊!書裡面一直強調要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事情,而且「忍」不是含氣而忍,不是說表面忍住了,心裡面還放不下,而是根本不生氣。我就想說,哇!那真是太高了,如果能夠連氣都不生的話,因為我自己也很不喜歡生氣,然後每次跟先生吵架的時候我都很難過,可是又忍不住。

我;想要是能夠做到連生氣都不生的話,那這個人是真的很有德性的人,生活就會真的非常好,如果每個人都能夠這麼做到的話。我就想說,雖然說大概師父不會收我吧!但是我就是要照著書裡面做的那個生活方法的去做人,然後就算我的病不會好,我也是要照著《轉法輪》裡面說的這個方法去過日子。

宇欣:一口氣把《轉法輪》都讀完了?

戴宜威:對,一天把九講全部都讀完。

宇欣:一天的時間,從頭到尾全部都讀完了,而且你的收獲就這麼多,一下子就接受裡面的理論了。

戴宜威:對,所有每一講講的事情,有一些是我以前想過,但是沒有答案的,在裡面有給我很的解答。

宇欣:都得到了解答。

戴宜威:豁然開朗。

宇欣:好,觀眾朋友,我們繼續回到細語人生的現場。剛才宜威有講到說,用了一天的時間把法輪功的這本經典著作《轉法輪》讀了一遍之後,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嗎?

戴宜威:結果第二天早上起來了以後,我正打算很小心的運動我的四肢,因為早上都要在床上一根一根肌肉的動,動了大概30分鐘我才有辦法坐起來。

宇欣:就是每天起來的時候,所有的關節……

戴宜威:都是僵硬、痠痛的。

宇欣:都要先活動一下,一點點理順了才可以起來?

戴宜威:對對!而且是痛苦的,不動也痛,動也痛。然後我正打算又醒了,又要開始痛了,正打算一天又要開始了,就是用所有意志力準備忍受疼痛去動了。我一動,平常只能動一點點,我就「膯」一下子手就彈起來了!

我就:哎!我手怎麼會起來了呢?因為我那時候四肢末稍已經開始失去知覺,早上一睡醒時侯從指頭到這邊(手肘)是沒有知覺,你叫它動它都動不了,可能像中風癱瘓的病人那樣子吧!那時候已經進展到這個上臂了。所以,其實早上應該是動不了,要一直想一直想「動、動、動」,要想很久它才能夠聽你使喚。

結果那天我一抬就抬起來,我就看著我的手,這是怎麼回事呢?結果那天看完書的早上起來,嗯!這是怎麼回事?我在做夢嗎?我想我再動動其他地方,一抬另外一隻手,哎!又動起來了,而且都不痛哎!而且感覺我全身沒有一個地方在痛。哇!怎麼會這樣?那我就坐起來看看,哎!也沒問題,我坐起來沒問題,平常都要慢慢的「膯、膯、膯」才能坐起來的。

那我站起來看看,我腳放在地上就站起來了,哇!真是不可思議。我到樓下去,平常走樓梯那真是很痛苦啊!也是用很大的意志力,哎!下樓吧!結果那天我就下樓,一點都不痛,就好像什麼是都沒發生一樣,好像那個車禍沒有發生似的,我就像作夢一樣,我覺得:我還在地球嗎?我掐掐我自己。

宇欣:簡直不可思議!

戴宜威:我是在做夢還是真的?然後我走到樓下,我一看:我的天啊!《轉法輪》裡面說的事情都成真了,都在我身上發生了。

宇欣:第二天、第三天下樓之後怎麼樣?就是這一整天怎麼樣?

戴宜威:一整天我就像做夢一樣,腦子轟轟在響,說這怎麼可能呢?

宇欣:這是神蹟!

戴宜威:對呀!我一直相信神存在、但是那是一種希望,一種很遙遠的希望,但我沒有想到我會碰到神、見到神,但是祂竟然在我身上作用了,我只差眼睛沒有看到而已,已經發生在我身上了。就像《轉法輪》裡講的,這不是原話,你如果是真心誠意要修煉的話,意思是如果你是真心誠意要修煉的話,就會給你淨化身體讓你達到無病狀態。

那我的確是相信的,只是沒有想到這會跟我有關係,我想說我資質太差,不會收入門嘛!沒想到竟然發生在我身上,而且整個過程就一個晚上,就成了,而且我的病是很重的病啊!而且我的關節是錯位的,髖關節是錯位的,其他的地方也不好過的,怎麼就都好了呢?這在物理上根本解釋不出來嘛!分開的關節怎麼自動跳回去了,已經鬆開的韌帶就長好了!一個晚上就好了。

宇欣:就恢復到從前了。

戴宜威:對!而且還比以前更強壯,以前那個炒菜鍋,我單手拿不起來,我現在一拿就拿起來了。

宇欣:這個不治之症到目前為止,中、西醫都不可以解決的這樣的一個病痛,這樣的一個疾病,就是說一夜之間,看了《轉法輪》這本書一遍,一夜之間整個病痛就不翼而飛了,就連一個過程都沒有。

戴宜威:是的,就被拿掉似的。

宇欣:就完全被拿掉了,說拿就拿掉了。

戴宜威:說拿就拿了,我想說:哇!原來神真的存在呀!而且力量還這麼大,我只差沒有親眼看見而已,神已經碰到我了,祂已經在我身上做事了。我身上每天早上起來就是一個見證。

(影片旁白)

一個已經要申請殘障補助的人,煉了法輪功一夜之間全好了,不但好了,比車禍前還強壯,本來健康、事業、家庭、婚姻問題都沒了,人生已經結束了,又被賜與人生第二次機會,這種強烈的震撼和喜悅是她難以言表的。

宇欣:宜威你本身是學習醫學的,搞生物學研究的,在耶魯大學從事生物醫學研究工作,你怎麼解釋呢?

戴宜威:因為我所學到的科學態度就是要保持一顆開放的心胸,而且我永遠都知道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比我們知道的事情多得太多了。

宇欣:從生物學角度,從醫學的角度,再解釋一下,看能不能解釋,我們還要得到一個回答。因為這個確實是一個謎團,因爲很多疑難的病症,癌症、不治之症,在法輪功修煉的人群當中,都得到了非常有效的醫治,就跟你一樣,也是說一夜之間、一天、一個禮拜,這樣的病例,這樣的的人也是有很多,那麼從醫學的角度怎麼去解釋?

戴宜威:我想目前的醫學,西方的醫學是解釋不了的,要從東方的醫學來解釋比較有可能。我曾經問我那個很厲害的中醫生,就是不問我任何話,然後就把我骨頭全部扳回去,然後全身就不痛的那個醫生。

我說要怎麼樣用西醫去解釋中醫,他說這沒有辦法,因為這是不同的系統,用不同的方法來看的,所以我覺得中醫走的是一個不同的科學道路,所以它探索的方法還有治療方法就是不同的角度,很顯而易見的這是非常有效的,而修煉就是更高級的,比中醫還要更科學的一個方法。

宇欣:他不需要去把你關節一個一個往回扳。

戴宜威:他掌握了更高的知識,現在又由李老師來教給大家。那目前西醫的方法並沒有辦法去解釋,因為它是不同的系統,而且西醫沒有辦法解釋,或是目前科學沒辦法解釋的事情,並不表示它不存在。因為我們都知道幾十年前根本沒有微波爐吧,可能幾百年前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微波,那它就不存在嗎?它當然存在啊!

還有我們的收音機、電視機,它都是用那個微波傳送的,沒有人可以看得見,那誰可以說它不存在呢?所以我們看不見、摸不著的,並不表示它不存在,只是目前還沒有發明那個方法去探測它而已,所以我覺得這完全不違背。

宇欣:你的先生是怎麼樣看這件事情,就說那個時候身體那樣。你先生是從事什麼工作的?

戴宜威:我先生也是在耶魯從事生物醫學的研究,他在耶魯的藥學系。

宇欣:你的先生是怎麼樣來看待你的身體的變化?

戴宜威:那時候我得到纖維肌痛症的診斷以後,我先生就到處去幫我找治療的方法,他就告訴他的同事、同學,結果有一個跟他合作的醫生,也是在耶魯的醫生,他就說:「唉呀!我媽媽跟妹妹也有這個病。」然後我先生說:啊!連醫生的媽媽和妹妹都有這個病,他都沒辦法。那個醫生給我找了最尖端的研究醫學報告給我看,就是沒辦法。

宇欣:你是什麼時候出的那個車禍?

戴宜威:2005年。

宇欣:2005年,那後來身體好了是什麼時候?

戴宜威:2007年8月。

宇欣:病痛折磨了兩年多,2007年開始讀了法輪功這本書《轉法輪》,之後身體就發生奇蹟了。

戴宜威:對。這時候我知道99年,我再次回台灣時,有聽到這個消息是大陸在鎮壓法輪功,之前從來沒聽過,突然有一天它就說要鎮壓這群人了,然後這時候我想說這是什麼原因呢?然後我就想說我來研究看看,然後我就把他們說的什麼的都看了一下,我就發現這完全是空穴來風,人家說假話還要有一點事實,這是完全跟事實相反,根本沒有依據,那完全都是謊言。

宇欣:身體這個樣子了,法輪功給了你這樣一個完整的身體。

戴宜威:對。所以我每天早上醒來,我的身體狀況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

宇欣:從2007年8月份身體好了之後,一直就這樣了,就是那些疼痛再就沒有了?

戴宜威:嗯。從來沒有再……

宇欣:一掃而光?

戴宜威:沒錯!

宇欣:哇!一夜之間。

戴宜威:奇蹟就在今天正在發生著,而且我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而已。當我發現奇蹟發生了以後,我想說,哇!原來這不只是在故事裡面,這是真實存在,在今天這個社會上奇蹟就發生了,就在我身上。

我要告訴全世界所有的人,然後我發現在網路上有千千萬萬的人,幾百萬的人都跟我一樣,他們都是學煉法輪功以後,在很短時間內就好了,我就很想有個很大的麥克風可以向全世界的人廣播:「全世界的人類啊,大家都有福了,人類可以真正達到無病狀態,趕快去研究一下法輪大法。」

宇欣:對,我們這就是對全世界24小時廣播的全球衛星,希望通過這個全球衛星24小時把你的福音送給我們《新唐人》的電視觀眾朋友。

戴宜威:對,所以我現在要告訴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奇蹟真的存在,法輪大法好!我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今天很高興能來到這個節目,能告訴大家我的故事,我特別希望電視機前善良的人們能夠去了解一下法輪大法。我要告訴爸爸、媽媽,謝謝你們撫養我長大,你們也吃了很多的苦,照顧我,我希望你們還有舅舅、阿姨、表弟、表妹,還有叔叔、伯伯,大家趕快去研究一下法輪大法。

我發現我能夠回報給你們的並不是金錢,也不是其它任何東西,最好的就是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我希望你們能夠趕快去研究一下,找一個煉功點,然後開始學法煉功,也可以跟我一樣身心受益,這是我能夠給你們最大的回報。

宇欣:好,謝謝宜威。

戴宜威:謝謝。

宇欣: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我想說的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世間的事,事事難以預料,如何能夠使坎坷的命運得到轉機,如何能使受傷的心靈和病痛的身體得到醫治,今天節目的嘉賓宜威已經為我們做出了最好的回答。感謝你收看今天的節目,下次節目時間我們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