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足囚協會

【新唐人2010年10月19日訊】【禁言博客】(54)足囚協會

重慶 “紅”在紅辣椒上就已足夠

《重慶晚報》有一條消息,題目是《重慶18藝術家穿紅軍軍裝扛軍旗一路被圍觀到北京》。說 9月10號一早,重慶江北國際機場引起一陣騷動:一群人,身穿當年紅軍長征時的衣服準備做飛機,帶頭的一人還扛著一桿紅旗,上邊兒寫著“藝術為人民”,非常與眾不同。原來,這是由重慶市政府新聞辦公室主辦、華龍網承辦的“穿越———重慶藝術群落當代藝術主題展”到北京參加宋莊藝術節”。

有評論說,如果用顏色來形容一個城市,重慶現在的顏色,就是一部名著:《紅與黑》。不,應該叫“黑與紅”。畢竟是“打黑唱紅,關於重慶的“紅”,能聽著,也能看到,尤其是剛纔說的新聞,算是又“紅”出了新彩兒,達到了一個新高度。從報導上看,並不是幾個藝術家搞的行為藝術,而是由重慶市政府新聞辦主辦的非常非常嚴肅的官方行為。導演了這麽一齣嚴肅的鬧劇,社會的反應怎麼樣呢?

網友“山東人創天下”說:“不以為醜,反以為榮。”濟南的網友jv說:“一群腦子被驢踢的東西”網友“宏風王”說:“別看外面是破舊的紅軍軍裝,裏面說不定都是 世界名牌褲衩、背心。”

網友“瘋輕揚”建議說;應該派他們去保衛釣魚島!

廣州網友“現實的奴隸”說:感覺他們很變態,如果實在沒事兒幹,你們可以上偏遠貧困地區,捐點兒書本給貧窮的孩子,弄這些噁心人的事兒,就像條到處搖尾巴的狗。不知道重慶市當局,看了這些網友的評論,是不是感覺很“悲憤”。

網友近水樓臺在博文中說,“唱紅”本身就是一齣戲,演到現在,“紅”成了這樣兒,徹底淪為了荒誕劇。這荒誕的“紅”,“紅”的虛空無聊,但是也“紅”的讓人毛骨悚然。

足囚協會

有網友說,中國人真能玩兒文字遊戲。假球盛行的時候,甲A被叫做“假A”,足協被叫做“足邪”。現在,反賭掃黑抄了中國足協的老窩,7名高官被立案偵查,他們都能在看守所裏召開足協會議了。足球協會,乾脆改名兒,叫“足囚協會”吧!

作家李承鵬在博文中說,前兩天有人為了幫謝亞龍跑路子,說謝亞龍,其實是個庸官,不是貪官。其實,在本朝,貪官不見得是庸官,庸官卻一定是貪官。你想,你們處長除了喝茶看報之外,甚麽都不會,卻能十年屹立不倒,並不是因為上級和下級都覺得處長很性感,或者是個帶在身邊能避邪的貔貅(皮休),而是因為處長的存在,對上下級都有好處,這個好處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總而言之,大家知道,查不出來,就是孔繁森,查的出來,就是王寶森。

入黨的造就

不久前在艾曉明教授的推特上,看到這麽個段子:我的學生對我說,老師,我要入黨,你覺得如何?我說我都退了,你還問我幹甚麽啊!學生說,幫我參謀一下嘛。我說。那你告訴我,你為甚麽要入黨。學生說,打入敵人內部。我說你還沒打入,自己先成了小騙子啦,要是真的打入,你還不得撒謊成精了?

一次失敗的地震

新西蘭南島裏氏7.2級大地震,被網友說成是一次失敗的地震。原因是:“新西蘭7.2級大地震,竟然沒人死亡,那也就開不成表彰大會了,沒有那麽多感人事跡,也拍不成電影了,捐不了款了,不能降半旗了,不用全國默哀了,更沒法兒詐捐了,也沒法兒創造生命奇蹟了。最關鍵的是:新西蘭不能多難興邦了……總而言之:這是一次失敗的地震。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